书趣阁 > 你管这叫幕后黑手? >28 三个名额,与三口之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28 三个名额,与三口之家

    梅伦是否跑路,要看混血协会在这件事上是个什么态度。

    如果他们真想强迫自己去参加那个什么宴会,那他当然不可能留下来受这个委屈。

    反正救命法术基本已经到手了,接下来只要搜集一些情报,就能正式开始执行计划。

    计划失败了其实也无所谓,因为梅伦在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是否会失败的问题了——

    拥有一个共同的“秘密”,且不被第三人知道,是快速拉进两个陌生人之间关系的一种手段。

    同时这件事情也涉及到了“一起同过窗……”这句话背后的原理。

    所以说,今天他看似帮亚瑟出谋划策了将近一整天,真实目的其实是利用这件事,迅速与对方拉近关系罢了。

    而眼下,他已经可以很自信的说,就算接下来后爹计划失败了,或者计划需要时间超出了死劫时限,自己朝亚瑟暂借一颗蓄水珠,甚至把他那枚家传项链借来,也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毕竟他又不需要始终用那种东西,是暂借又不是不还。

    只要有一定程度的交情和信任,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因此,梅伦现在可以说“无事一身轻”。

    那混血协会没有什么东西能制衡他,他凭什么又为了这个协会委屈了自己?

    他离开协会,除了不能在这里继续受到巫师教育之外,又能有什么影响?

    大不了再找别的巫师组织加入呗。

    抱着这种想法,梅伦并没有像他与小女孩声称的那样去郊外看热闹,而是随便在码头区找了家旅馆住了进去。

    接下来需要忙的事情有些多。

    首先,早上福克斯管家交给自己的那个黑盒子他还没来得及看,需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其次,他已经从亚瑟那里得知,那种蓄水魔法最重要的其实是蓄水的媒介,也就是蓄水珠子或者项链。

    附带的魔法本身不是重点。

    所以梅伦根本不用留着命数去对它进行加点。

    或者说,只需要留下一点命数用来迅速学习那个魔法,其他的已经可以任意支配了。

    再次,后爹计划的执行需要他去通灵。

    毕竟现在他们除了知道有那么一个“离异女富婆”之外,基本一无所知。

    如何接近她,如何在接近她之后迅速拉进关系,都是需要有大量情报支持,才能定制出具体思路的。

    否则只是空谈。

    这件事其实最麻烦,因为梅伦没可能去通灵“女富婆”本身,他的级别不够,只能围绕着富婆周围可能的仆人什么的来“打打擦边球”。

    所以梅伦准备将此事放到最后去做。

    ……

    并不精致但还算整洁的旅馆单人房内,梅伦坐在房间一张羽毛床上,首先将早上福克斯管家递来的黑色木盒子打了开。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本泛黄的羊皮书,以及覆在书上的一封信。

    拆开信看去,梅伦发现这封信是老管家福克斯写下的,上面的内容让他看了不由一怔。

    “夫人希望收我当学徒,因为她预见到接下来混血协会可能会发生重大变故……说得好听,这不就是在培养间谍吗?”

    梅伦并不知道自己其实是切尔西夫人下定决心收的第一位,也极有可能是唯一一位学徒。

    他更是根本不了解学徒和老师之间,在巫师世界意味着的是一种非常严肃的传承关系——承认了某人是自己的学徒,可是要照顾一辈子的。

    所以现在看到这封信时,梅伦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顶多就类似于前世研究生和导师之间的关系呗,还能是什么?

    不过尽管没有什么特殊感觉,但梅伦还是仔细思考了一番这件事。

    他现在的想法,和最初相比其实有了一些变化。

    起码来说,因为对命运的“了解”更多,他倒是不再畏惧与那位夫人深入接触了。

    尤其是这种所谓的学徒关系。

    在梅伦看来,这学徒说来好听,其实不过就是间谍,而间谍嘛,自然不能公布自己和“雇主”之间的关系。

    所以雇主本身有什么麻烦,一般都不会波及到间谍身上。

    但相反的是,遇到问题时,间谍却可以求助雇主……

    在一个等级森严的世界里,什么方法能够迅速跨越阶级呢?

    毫无疑问,抱富婆的大腿,求带飞!

    “只是,真要应承下来,我就还得回混血协会去了,嗯……”

    脑海中思考着此事的得失,梅伦并没有去看黑盒子里那本需要阅读一遍才能生效的羊皮书。

    而是掏出一本随身携带的小册子,用它来查看起了自己的属性面板。

    此时,属性面板中的信息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对应的命数则是6、8。

    前者是灰色的,后者是绿色的,属于梅伦现在的主要积蓄。

    “留一个不太保险,还是留三个吧……”

    如此想着,梅伦手指触碰书页上的绿色命数。

    心念一动,他的指尖处就浮现出了一抹绿色烟雾,继而迅速缠绕手指融入其中。

    梅伦的脑海中由此涌现出了大量陌生记忆。

    【你获得了草药学(入门)】

    ……

    入门级别的草药学?

    梅伦因此蹙眉。

    虽说这个入门的草药学对应的记忆并不少,蕴含的知识量也非常多,学起来一定很费事。

    但他可没想过自己将来去做什么采药或者捣药的工作。

    不过,也无所谓,多知道一些草药知识总归不是坏处。

    于是心思一动,梅伦选择再次抽取。

    【你获得了基础魔杖制作(熟练)】

    ……

    “怎么又是辅助能力?”

    适应着脑子里新涌入的知识,梅伦忍不住蹙眉。

    “这样做,变数很大啊……”

    他突然冒出一个想法。

    只是,这想法似乎有点风险……

    有所犹豫,但想想,如果接下来始终是这种垃圾能力,那他的命数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而且尝试一下,也算是对金手指的一种探索,如果能成……

    如此想着,梅伦已经有所决断,于是他拿起一支笔,在书页上写下了一句话——

    “我会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运气大增!”

    没发现有什么特殊现象,但面板上的灰色命数却瞬间少了一个。

    梅伦见此大喜。

    他还以为改变运气这种事必然消耗不菲呢,结果没想到,竟然就只耗费了一个最低级的命数!

    早知道,他还犹豫个什么劲?

    深吸了口气后,梅伦手指接连在绿色命数上点了三次!

    【你获得了基础巫师决斗法(精通)】

    ……

    【你获得了电光术(精通)】

    ……

    【你获得了闪点剑术(掌握)】

    ……

    这次就不只是记忆涌入了,梅伦感觉到自己的第三只手也发生了些许变化。

    同时,他的身体内部,似乎同样诞生了一些奇特的改变,说不清道不明。

    等他从恍惚状态回过神来时,也没搞懂这种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

    “说好的巫师呢,怎么还出现了一门剑术?”

    梅伦对此很纳闷。

    剑术相关的记忆已经烙印在脑海中了,但仔细琢磨,这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技能。

    可这门技能在刚才,却莫名让自己的身体内部有了一些反应,这……

    对此若有所思,可惜梅伦现在手里并没有剑或者其他近战武器,根本无从实验。

    于是他只好实验起了别的。

    从魔法口袋里掏出魔杖,竖着耳朵聆听半晌后,梅伦突然将魔杖尖端指向旅馆房间一处房梁。

    啪的一声脆响,空气中有微弱电流闪过,随后就见一只小东西冒着烟落到了木质地板上。

    仔细看去,可以发现那其实是一只蚊子,眼下已经被电流烧的焦成了一小团。

    “瞬发魔法,真的很方便。”

    梅伦感叹。

    电光术就是他之前学的那门魔法,也是他目前唯一会的。

    但精通级别的电光术与入门级别的可完全不同。

    他现在不仅能控制魔法释放的强弱程度,还能做到心念转动间,指哪打哪……

    标准的蚊子克星!

    不过除此之外,就没什么可实验的了。

    那门所谓的基础决斗法是用来和别的巫师比斗用的,梅伦自己一个人用不出效果来。

    而那门剑术就更没办法进行实践了,因为它要求手持武器必须是金属的,随便找根木棍都不行。

    于是梅伦思考起了,接下来是看那本夫人送来的书,还是去通灵获取情报。

    既然能摸鱼,谁还会想要先工作呢?

    梅伦没怎么犹豫,就拿起了那本名叫《罗宾·莱法利一家的冒险指南》的书。

    信上说这本书有观看次数限制,似乎很珍贵,管家叫他千万不要让别人看了去,看完后要记得还给夫人。

    然而梅伦翻开一看,却没见有什么特殊的。

    仿佛这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传记,里面的故事既俗套又无聊。

    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看着看着,梅伦竟然莫名其妙的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就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一处光线明亮的木屋内,并且变成了一个身材消瘦,满脸络腮胡的中年男人!

    “这……”

    打量四周后,梅伦惊愕的发现,自己似乎,好像进入了那本书里描绘的家中!

    身体变成了这个家的男主人不说,侧头看去,还能看见木屋墙壁上挂着一幅三口之家的全家福油画——

    一位红发少妇抱着一个小女孩,表情温柔淑雅,而“他”则站在少妇身侧,满脸微笑。

    “这是什么情况?”

    梅伦懵了。

    那信上也没提会有这种事啊?

    ……

    正当梅伦“遭逢巨变”,不知所措之际。

    位于格雷厄姆市东南角的混血协会内。

    金发少年凯文,也已经快要没办法再维持住自己脸上礼貌且客套的笑容了。

    “维克多会长,请您务必再派人去寻找一下,我们亲爱的艾格·威尔逊先生。”

    在这里苦等大半个下午的凯文此刻表情十分僵硬,说话时尽管还在维持着微笑,但与其说他在笑,不如说在咬牙切齿。

    “或者起码应该弄清楚,我们这位好先生,目前到底在什么地方?”

    “好的,我这就去催催下边的人。”

    坐在他对面的秃顶中年副会长忙点头,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后,脚步匆匆地朝着会客厅外走去。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467/459151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