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你管这叫幕后黑手? >30 给你一个坑我的机会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30 给你一个坑我的机会

    旅馆单人间的玻璃窗户脏兮兮的,布满了灰尘以及一些手印之类的痕迹。

    但顶替夕阳悄然升起的银色月亮,却仍能毫无阻碍的将其光辉透过玻璃窗撒在梅伦的右边脸颊上。

    一头浓密黑发的少年此刻正表情安详的瘫睡在房间里的羽毛床上,手攥着一本羊皮书,呼吸均匀,仿佛处于深度睡眠状态。

    然而实际上,他正在自己的“梦里”,好奇的四处观望。

    这个“家”并不大,只不过是一间矗立于密林深处的猎人小屋罢了。

    小屋的墙壁上除了挂着一家三口的油画之外,还挂着一颗有一对雄壮鹿角的鹿首标本。

    而在标本侧面,就是一扇半敞开的窗户。

    窗外森林茂密,阳光从树冠渗透而来,洒落在窗前菜地中时显得斑斑点点。

    这里与外面的天色截然不同,梅伦趴在窗前看了几眼,发现森林深处竟然还有几只兔子在吃草。

    “这么真实的吗?”

    暗暗称奇之余,梅伦却并没有出去琢磨那几只动物到底是不是真的,而是重新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张油画上。

    或者说,油画的下方。

    油画下方是壁炉,而在壁炉顶部的台子处,除了有一根融化了大半的白蜡烛外,还静静摆放着一本书。

    走过去拿起这本册子看了看,一行行解说随之映入梅伦眼中——

    “你好,莱法利家族的后人,我是安东尼·莱法利,我想你应该有从你的父辈或者祖辈那里听说过我的事。”

    “但那不是重点,我们现在需要强调的是这本书。”

    “你现在观看的,是一本神奇的故事书,由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罗宾·莱法利制作而成。”

    “它的存在,会让我们莱法利家族永远昌盛下去。”

    “前提是你,以及接下来看到这本书的族人,能够好好利用它。”

    ……

    前情提要很简洁,只是配合昨天的灭门事件,这些话就显得有点荒诞了。

    暗暗腹诽之余,梅伦继续往下看,于是看到了重点。

    “进入故事书的族人,会根据自身性情与身体凝聚成三种不同的形象。”

    “内心坚韧者,不论男女,皆以男主人的形象出现。”

    “心思被爱与欲望占据之人,会以女主人的面貌示人。”

    “最纯洁者,则将以女儿……”

    ……

    花里胡哨的东西说了一堆,核心用处其实还是强化巫师的第三只手。

    将这本小册子大致看完后,梅伦得出结论。

    只是这种强化和他之前认知到的,或者说和老管家信上写的完全不一样。

    简单来说,这本书的强化作用是持续性的,而不是一次性看完就能获取的。

    但这种持续性的强化却有着极大的限制。

    首先,身为故事书的主人公,梅伦需要顺着故事情节去“冒险”。

    然而他自己去还不行,必须要有女儿,或者妻子陪同,闯过“第一关”,才会有一次强化降临,继而开启第二关卡。

    而如果这本书的三个使用名额全被用掉了,那么这种限制就会又多一层——需要三人一起。

    这是个很莫名其妙的设定。

    据这本小册子的书写者说,这么做的原因可能是伟大的罗宾·莱法利当年为了追求极致的巫师之路,而选择了抛妻弃女,成了一个没有感情的“刷级机器”。

    但晚年被孤独所围绕的他却十分后悔这一决定。

    于是就创作了这本书,希望能让家族永远传续之余,告诫后人们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听起来还不错,只是这却难倒了梅伦。

    因为这书是切尔西夫人送来的,他“看完”后还需要给人家送回去,可没有资格决定接下来两位看书的人是谁。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利用这本书强化自己,他就需要与两个陌生人一同去冒险。

    然而,如果是正常的冒险剧情,倒也没什么。

    但据他昏睡之前看到的那些桥段来说,这剧情,其实不那么正常。

    或者说,不那么正经……

    “那位夫人显然不知道这本书的具体用法。”

    梅伦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否则就是在勾引我了,但这怎么可能呢?”

    由此也可以证明,夫人在获得这本书的第一时间,就把书给他送来了。

    如何获得的?

    配合白天听说的那起灭门事件,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凶残、霸气、强大、还充满了自信……”

    梅伦眨着眼睛,爱慕之心蠢蠢欲动。

    “可惜啊……”

    叹了口气,他将手中这本“说明书”放回原位。

    梅伦已经对从这本书里获得好处不抱希望了。

    因为他不觉得会有陌生人能和他一起去“冒险”。

    而且,谁能肯定接下来使用剩下那两个名额的人是男是女?

    想到两个,或者三个大男人组团“冒险”的场景,梅伦不由打了个哆嗦。

    由此,他也懒得再去观察这地方还有什么隐藏细节,按照说明上交代的方法,抬手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根。

    于是他就猛地从“梦里”疼醒了。

    揉了揉仿佛还在幻痛的部位后,梅伦起身将这本书放回黑色木盒子内。

    随后他就看到,自己的密语之书表面那颗蓝宝石内,正不断闪烁着光芒。

    那是“新消息”的提示。

    翻开看去,梅伦面色不由一怔。

    “奇了,老考核官竟然还挺维护我?”

    对自己的巫师天赋没有什么认知的梅伦感觉这事有些奇怪。

    他甚至怀疑起了,是不是昨天晚上自己做的那件事已经暴露。

    不过他倒不是很担心这个,就算暴露了又能怎么样?

    他又没有做坏事。

    梅伦现在正思考着一件事,那就是要不要回去。

    如果要傍富婆,或者说如果要当切尔西夫人的学徒,就必须回混血协会。

    但回协会,就要面临一个目的不明的小黄毛……

    梅伦没怎么犹豫,就从魔法口袋里掏出羽毛笔和一张信纸,在上面书写了起来——

    “凯文·菲利克斯是人。”

    “我也是人。”

    “所以我能知道凯文·菲利克斯最近的密谋。”

    书写完毕,梅伦眼帘低垂。

    一段段画面随之从脑海中涌现。

    愁容满面在房间里来回踱步的凯文、咬牙切齿破口大骂的凯文、抵达一处庄园大门口的凯文、骑在马背上若有所思的凯文……

    这些画面明显有残缺,显然涉及到这件事的人大部分都比梅伦级别高。

    但最核心的凯文却始终很清晰。

    这其实是因为,看似大家族出身的他,和梅伦处于一个级别。

    在没有真正进入巫师学校之前,所有巫师的级别都是相同的,梅伦早就知道这点了。

    据说是入学之前贸然提升等级,会对日后发展不利。

    于是很轻易的,梅伦就知道了对方的确是想要在宴会上做手脚。

    但具体什么手段,却因为有更高级别巫师的参与,而根本没有线索……

    “还真是巧了。”

    梅伦沉吟地想。

    一场有陷阱的宴会即将在欧内斯特庄园举办。

    然而没记错的话,那个吉姆就姓欧内斯特……

    他还正琢磨该怎么让亚瑟接近他妈妈呢,这眼下就出现了一个契机。

    如此一来,岂不是正好?

    只是,那家伙为什么要针对自己?

    梅伦对此很纳闷。

    他的这种通灵指向的是“世界”,可以看到世界上一些已经发生的画面。

    这很神奇,可惜只能看到已经发生的事情,也没可能知道别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所以梅伦就觉得,对方针对自己,似乎没什么理由。

    难道还能是因为那场魔术吗?

    可真要这样,这人的性格就太狭隘了吧?

    不过……也无所谓。

    琢磨了一阵子后,梅伦拿起密语之书,给冯考核官发去一段话。

    随后他就脚步匆匆地离开了这间旅馆。

    梅伦准备回混血协会去。

    不过在回去之前,他还要去做一件事情。

    ……

    “请您让那个凯文务必再等等,我这就回去!”

    密语之书上传来的一句话,让冯·德莱恩的表情不自觉一怔,随后不由大急。

    只是接下来不论他发什么,对方都没见有回信,显然已经是动身往回赶了。

    “这小子,到底在想什么?”

    “明显是个陷阱,还要往里跳?”

    对此有些焦急,但表面上,他却不能声张。

    因为凯文就坐在长桌对面。

    他们此时正在一处装饰华丽的餐厅里用餐,在场的除了冯考核官之外,还有之前那个声称不管这个烂摊子的秃顶中年维克多。

    眼下这位副会长正在餐桌上说着一个不是很好笑的笑话。

    而金发少年凯文,则一边用银质餐勺喝着小碗中的奶油蜗牛汤,一边配合似的点着头,看起来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暴躁。

    不过实际上,他这是因为太饿了,急需填饱肚子,暂时没空闲想别的。

    这很正常,毕竟任谁在这里干等了大半个下午,也都不可能保持饱腹状态。

    所以当突然冒出来的这位老人开始筹备晚餐并邀请他就餐后,凯文略做犹豫就同意了。

    太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觉得如果自己就这么灰溜溜的回去,那这么久的时间,岂不是白等了?

    况且,真要什么事没办成就回去了,他的面子往哪搁?

    虽说跑来公然邀请的主意是吉姆提供的,但他当时能同意,其实也是认同了这个计划。

    结果,就没办成……

    “只要我吃饱了肚子,我就能说在这里这么久的原因其实是因为这群混血太热情了,非要邀请我在这里吃晚餐。

    “才不是因为一直见不到人,所以耽搁了时间……”

    内心抱着这个想法,金发少年心安理得的享受起了这一桌的精美菜肴。

    这倒不是说他已经彻底没了之前的脾气,而是因为他已经看清了,眼前这两位,压根就没办法压得住那梅伦。

    甚至连对方的行踪都不能掌握。

    双方之间的关系,根本就不是很深。

    既然这样,他给这两个不相干的人甩脸色,又算是怎么回事?

    好歹是大家族出身,与其没涵养的朝他们发脾气,不如回去找那些提供错误情报的下属麻烦。

    “然后,我到底该怎么处置那个私生子?”

    凯文对此有些头疼。

    这事想想就很乱。

    因为想要父母复婚,所以他就需要先安抚住性情暴躁的父亲的情绪,以免他冲动之下做错了事。

    而因为要安抚父亲情绪,他就又要找那个私生子的麻烦。

    目的不过是希望他免遭父亲的针对……

    然而,私生子根本不配合他的这个计划。

    那接下来,私生子就有极大可能遭遇父亲暴怒的毒打,能不能活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他可真是不知好歹。”

    凯文暗暗心想,却又不能不管。

    这事往小了说是事关父母未来,往大了说,可是关乎于两大巫师家族之间的盟友关系的……

    然而,眼下计划不顺,要怎样做,才能挽回局势呢?

    心里有事情,餐桌上的凯文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但还没等他想出办法,一阵骚动就突然从餐厅外传了进来。

    老考核官因此变得有些坐立不安,凯文则略显好奇的瞥了门外一眼。

    这一看,就让他突然怔住了。

    因为他见到了苦等许久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视线中。

    然而……

    “你怎么成了这幅样子!?”

    秃顶的维克多副会长最不淡定,见到来人后,一下子就窜出去揪住了来人的胳膊,语气既恼火又震惊。

    “呃,您哪位?”

    露面的梅伦很想这么问。

    不过见餐厅里的金发少年正扯着脖子往这边看,他就没去说别的,而是满脸沮丧地叹了口气。

    “我下午被人追着打了好几顿,刚刚好不容易才脱身……”

    “为什么挨打?”

    不远处的老考核官很配合的问了一句。

    于是梅伦犹犹豫豫地道:“因为,因为赌钱,欠了一屁股的债……”

    这话一落下,几人表情立即变得十分精彩。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467/459325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