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三人齐了

    自从上次艾丽莎透露出想要去拜访自己最喜欢的作者伊露维塔之后,妈妈就不准许她再读该作者的书了。

    并且作为惩罚,妈妈还禁止自己去参加庄园里举办的宴会——

    那次宴会,她可是有几个好朋友到场的,原本她对此十分期待。

    结果当天,她却被禁了足。

    虽说事后听说那个叫凯文·菲利克斯的讨厌家伙也到了场,让她很庆幸自己没有去参与宴会。

    但自由被限制,仍然让她心情烦闷。

    她尤其感到难过的是,没办法再看伊露维塔的书了。

    尽管作者的书,她已经全部看过不下十遍,但突然就不能再看了,让她就觉得生活中好像少了点什么。

    毕竟是从小看到大的。

    也许正是因为察觉到了她的低落心情,妈妈今晚叫人给她送来了一本名叫《罗宾·莱法利一家的冒险指南》的故事书。

    艾丽莎对这本书并不熟悉,但她听说过罗宾·莱法利这个名字。

    似乎是几百年前的一位炼金大师,而他所属的莱法利家族目前效忠于自己的妈妈——昨晚好像还出了点意外?

    艾丽莎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所以让她翻开这本书的原因,其实是那个炼金大师的名头。

    那好像是个很厉害的人。

    可惜,名头虽然不小,但这本书的故事性却很差,和伊露维塔的书完全没法比。

    艾丽莎初时感觉这书很无聊,但因为没别的事情做,她也就耐着性子看了下去。

    然后看着看着,她就红着脸体会到其中乐趣了。

    只是尽管越来越感兴趣,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越往后看就越困。

    最后迷迷糊糊的,竟然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艾丽莎就发现自己从闷热的卧室羽毛床上,莫名转移到了一个整洁干爽的小木屋里。

    还变成了一个红头发的成年女人!

    因为当时天色很晚,所以书是管家派女仆送来的,附带的还有一封信。

    但管家很听妈妈的话,是站在妈妈那边的,正在和妈妈冷战的艾丽莎于是也就没有去看那封信,借此表达对妈妈的不满。

    于是现在,她对于自己的遭遇感到十分茫然。

    更让她心怀惊恐的是,来到这间小屋子不久,这里竟然又出现了一个男人!

    出于某种她不能理解的原因,妈妈从小就严防一切陌生人,尤其是男性靠近她。

    平时参与家族里的宴会,她也都是在只有女性才能进入的休息室里活动,而不让她去公共场合。

    可以说,艾丽莎这辈子和男性说过的话,估计还不到一百句。

    其中家里的老管家可能就占了一大半。

    也正因此,她的性格其实很矛盾,既渴望热闹,又害怕热闹。

    一般情况下,有熟人在场,她就不怕。

    但后者其实才是她的常态。

    那是一种极端“社恐”的常态。

    小时候,不论男女,但凡有陌生人出现,她都是那种红着脸躲到妈妈身后的人。

    长大之后,因为与妈妈之间总是冷战,关系渐渐疏远,没办法躲了,她索性就不与陌生人讲话。

    家里来了客人她也从不露面,通常选择跑到卧室里去,假装自己不存在,并心怀忐忑地希望客人千万不要理会自己。

    如果实在避不过,需要和陌生或者不熟悉的人讲话,她也都是那种心脏怦怦跳,张嘴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样子。

    可以说,这种状态的艾丽莎,其实有些呆头呆脑。

    她现在就是这种状态。

    也因此,面对一个陌生男性突然出现在眼前,一句充满警惕的询问,已经是耗费了她的全部勇气。

    如果对方态度恶劣一些,她估计会僵在当场,不知道怎么回复好了。

    所幸,对方似乎是个很开朗的叔叔,自我介绍时咬字清晰,脸上的笑容仿佛已经混杂到了言语里,充满乐观与阳光意味。

    让她听了之后不自觉就放松了许多。

    只是尽管感觉对方应该不是个坏人,但艾丽莎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

    她是“社恐”,但她不是傻瓜,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个似乎有点熟悉的环境里,又莫名其妙的遇见一个男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放下戒心?

    于是她声称自己叫格蕾丝,格蕾丝·凯特。

    名字是她最喜欢的《蚂蚁王国》里蚂蚁女巫的名字,而姓氏,用的是她一位好朋友的。

    那位好朋友名叫温妮·凯特。

    姓名是一个巫师在巫师世界的特殊标志,某些时候具有特殊作用,所以不能贸然透露出去。

    艾丽莎认为,自己起的假名字听起来还是很不错的。

    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自称克拉克的叔叔听到假名字时的表情,似乎……有点错愕?

    艾丽莎无暇去思考是不是这个名字暴露了些什么,因为对方紧接着就转移了话题,开始给她介绍起了脚下这个地方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也让她恍然明白,原来自己出现在这里,竟然是因为那本书的缘故。

    她于是迅速踏实了下来。

    毕竟这本书是妈妈送给她的,虽然和妈妈的关系越来越差,但潜意识里,艾丽莎始终把妈妈当做最重要的人。

    所以她当然不会认为妈妈送这本书过来,目的是害自己。

    顺带着,她也知道了这本书只有三个观看名额,非常珍贵。

    然而,也正是因为这句话,让她不自觉联想颇多。

    越想,心里就越乱。

    妈妈是先把这本书送给眼前这位叔叔观看的,然后才是自己。

    这虽然不能代表这位叔叔在妈妈心里比自己这个女儿更重要,但也足以说明,妈妈对这位叔叔很看中。

    而且,两人一定是非常熟悉,才会让妈妈把这种,能够将人拽进一处特殊空间的宝物分享给他,并且放心自己与他见面。

    这是很罕见的,毕竟在这方面,妈妈对她从小就管的很严。

    而且,妈妈虽然有许多男性下属与盟友,但据艾丽莎了解,妈妈却从没有什么男性好友。

    从小去她家里拜访的,也基本都是一些阿姨以及阿姨的丈夫儿子什么的。

    可是,什么时候,一个成熟男人,和妈妈如此的熟悉了?

    没错,艾丽莎认为对方年纪一定不小了。

    虽然在这个奇特空间里,外表其实是虚假的,但听对方讲话的方式与待人态度来看,他明显是个成年人。

    大概和妈妈同辈。

    一个成熟男性,被妈妈所信任,甚至信任到能让自己与对方见面的程度。

    而自己这个当女儿的,在此之前却完全没有听说过他的存在……

    对方到底什么身份,答案似乎已经不言而喻……

    少女因此咬了咬下嘴唇,心里感觉有些不是滋味。

    她的家庭很特殊,从小就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也不知道父亲是谁。

    问妈妈,她从来不说。

    如果不是发现自己的长相的确和妈妈很相似,艾丽莎甚至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妈妈的孩子了。

    小时候,她其实还很渴望父爱,但渐渐的,这种感觉已经越来越淡,甚至无所谓了起来。

    因为她其实有些想象不出一个外人,突然闯入只有她们母女二人的生活中。

    可是,现在……

    艾丽莎并没有抗拒妈妈给自己找个继父的想法,毕竟妈妈还年轻,不可能一辈子就这么算了。

    但如果妈妈要给自己找一个父亲的话,起码应该提前和自己说一声啊?

    为什么要如此的突然?

    “还是说,妈妈叫我看这本书,目的其实正是想要利用这里的特殊性,来让我来见一见眼前这个未来爸爸?”

    少女逐渐琢磨过味来了,于是她看向梅伦时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

    ……

    “你怎么了?”

    梅伦刚刚给眼前这位“少妇”讲完目前基本情况。

    正琢磨着要不要继续讲故事书的“冒险规则”呢,就发现对方看向自己的眼神变得非常怪异。

    似乎很彷徨无措,茫然中,却又带着点……好奇?

    自打呼吸法修炼到大师级,梅伦就发现自己对情绪的感知不知不觉增强了许多。

    所以虽然对方那水润的眸子里其实什么都没有,但他还是能察觉到一些特殊信息。

    这让他很是摸不着头脑。

    “没……”

    见梅伦表情疑惑,艾丽莎忙摇头,随后强迫自己露出了一抹略显乖巧与怯懦的笑容。

    “只是在想,这里真是个奇怪的地方……”

    但我现在觉得更奇怪的是你。梅伦暗暗嘀咕。

    不过他其实已经发现了,别看这位现在是一幅年轻少妇模样,实际年龄可能就是一个小孩子。

    大概也就八九岁的年纪?

    不对,按照这故事书里的规则,只有内心追求爱与欲望的人才会变成少妇模样。

    所以她的年龄应该不会小于十四岁。

    和自己是同龄人?

    也许是切尔西夫人的另一位学徒?

    既然是个女孩,看起来似乎也还不错,那也许……

    可以考虑邀请她一起去“冒险”?

    嗯……

    梅伦正沉吟,就见到不远处壁炉前的空气突然扭曲了一下。

    随后,一个红发整齐梳成小辫甩在身后的小女孩,就这么出现在了两人视线中。

    小女孩大概五六岁的年纪,长相稚嫩,小脸上的表情却显得十分严肃,与油画中被少妇抱在怀里的神态截然相反。

    但基本形象还是一模一样的。

    好吧,最后一个成员出现了。

    梅伦心想。

    也不知道这位是谁?

    既然是以小孩子的模样出现,就代表她是那个最纯洁者。

    也不知道具体怎么个纯洁法?

    精神上的?

    还是身体上的?

    “你好啊,小朋友。”

    内心琢磨之余,梅伦表面上朝对方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一共三个成员,现在已经全到齐了。”

    艾丽莎在一旁没说话,不过也是满脸好奇的看着这位小女孩。

    相对男性来说,她在面对女性,尤其是女孩时并不会感到太过别扭。

    因此,当她见这小家伙出现之后并没有回应未来继父的话,反而一脸“茫然”的四处打量时,就小声解释了一句。

    “只要看过那本书,就会出现在这里,你既然能拿到它,就应该与,与那位夫人有关系的吧?”

    她这话其实是在替未来父亲缓和一下气氛,因为她觉得,纵然面对一个小孩子,如果说出口的话没有获得回应,那应该也是一个有点丢面子的事情吧?

    虽然不想承认,但其实,艾丽莎已经决定与这个未来继父好好相处了,不然关系闹得僵硬,妈妈也不会很高兴。

    而且虽然见面时间短暂,但她觉得,自己这位未来继父,似乎不是个讨厌的人……

    少妇内心琢磨着自己的小心思,女孩闻言却没说话,只是眼神古怪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就低头打量起了自己的身体。

    “你怎么了?”

    见这小家伙半天没回应自己,一旁的“继父”又一脸若有所思的模样,艾丽莎只能继续开口。

    “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语气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言语出格而冒犯了对方。

    “要不要,嗯……要不要姐姐帮你看一下?我有学过医学方面的知识,所以……”

    正检查自己身体的小女孩闻言动作一顿,随即抬起头来,表情无奈地回了一句。

    “我是你妈。”
  https://www.shuquge.com/txt/164467/459606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