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民间传奇 >魏忠贤传之魂归凤阳守皇陵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魏忠贤传之魂归凤阳守皇陵

    sat jul 04 17:05:06 cst 2015

    天启七年,熹宗大玻因无太子,立遗诏由弟弟朱由检继位。

    这时,五虎之首崔呈秀已升为兵部尚书,魏忠贤密传崔呈秀进宫。

    “皇上病情如何?”崔呈秀急切地问。

    魏忠贤显出一付忧心忡忡的模样说:

    “恐怕不久于人世。我找你来,正要商量一件事。”

    “公公请吩咐!”

    “皇上立遗诏,将由信王继位。信王平时痛恨我们这些人,你我要想出一条路啊!

    崔呈秀叹了口气,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魏忠贤想了想,果断地说:

    “你我声势遍布天下,与其束手被缚,不如登高一呼!”

    崔呈秀一愣,这是要谋反啊!成了自然好,但他马上想到事情的另一面,委婉地说:“公公为排异己,仇敌四布,又如何信服于天下百姓!”

    魏忠贤长叹一声,跌坐在太师椅上。他早已想到,但不敢承认的现实终于被崔呈秀说破了:失道寡助。看来已经走到尽头了。

    没有客氏的帮助,没有熹宗的靠山,魏忠贤只有无赖又无能的本色。

    崔呈秀看着突然间衰老下来的魏忠贤,小心地说:“依属下之见,此事只能见机行事,不能画虎不成反类犬!”

    “也只好如此了。”声音是那么无力,与当年洪钟大吕的声调,判若两人;倒让人联想起肃宁城里那个输光了血本的无赖的形象。

    八月的北京,暑热难忍。躲在树上的蝉,发出沙哑的悲鸣。“丝拉―――”“丝拉―――”,就好像连续不断地向人们高喊“死啦”“死啦”。

    魏忠贤听着这不祥的叫声,心里烦燥不安。他在屋里走来走去,盘算着熹宗帝归天之后自己的处境会变得怎样。他祈祷熹宗能够康复,哪怕多活一些日子,朝廷的大权也还会掌握在他的手中。

    一天早晨,魏忠贤还在家中,正要上朝,有人来报,“皇上已于夜里驾崩了。”魏忠贤呆若木鸡。

    当天新帝即位,年号崇祯。

    崇祯皇帝进宫后的头等大事,是把禁卫军都换上了自己从信王府邸带来的人。魏忠贤和客氏深感不安。

    从内宫传来消息说,自从换了禁卫军,东林党人就又活动起来,开始对阉党专权进行反攻。杨所修、杨维垣二人已经上奏,揭露崔呈秀滥用兵权,还有几个人密奏魏忠贤不把皇帝放在眼里,企图谋反。

    嘉兴贡生钱嘉征早就对魏忠贤一伙深恶痛绝,这时上书弹劾魏忠贤十大罪状。崇祯皇帝见到奏章,勃然大怒,立刻派人把魏忠贤传来。

    魏忠贤不敢怠慢,匆匆忙忙来到宫中。

    崇祯皇帝襟危正坐,脸色非常难看。

    魏忠贤心里发慌,双腿打软,对着皇上叩头如捣蒜。

    皇上并没有叫他平身,取过钱嘉征的奏书命身边的太监念。前朝熹宗所有太监都是魏忠贤安排的,大多不认识字。这时,太监捧着钱嘉征的奏章两眼发呆,嘴巴一张一合就是念不出声音。崇祯帝恍然大悟,这个太监也不识字,心里更加生气,劈手一把夺过来自己高声朗读,有板有眼,声调峻烈。

    魏忠贤俯伏在地上一直没敢起来,这时就听见崇祯皇帝念道:“魏阉所犯十罪:一、和先帝相并列;二、危害皇后;三、大搞宫内操练;四、目无高祖、成祖和皇帝其他祖先;五、克扣削减对藩王的封赠;六、目无圣人;七、滥授爵位;八、掩盖边疆将士的功劳;九、搜刮老百姓;十、行贿、说人情。”

    魏忠贤越听越害怕,浑身打颤,脑门儿冒汗。

    崇祯帝越来越气,一拍龙案,喝令魏忠贤“滚”。魏忠贤爬着出门,灰溜溜地起来跑回家去。

    魏忠贤回到府中,惴惴不安,知道就要大难临头,可禁卫军已经全都换了崇祯自己的人,无可奈何,只好长嘘短叹。突然一个人影闪过他的脑际。这个人是年轻时的赌友徐应元。后来到信王府中做事,和魏忠贤有过交往,互相也都有过照应。魏忠贤专权恃宠,与徐应元渐渐疏远,徐应元也没有主动地攀魏忠贤这个“高枝”。想到这,魏忠贤就打点一份重礼前去求他。

    当徐应元刚一开口,准备为魏忠贤求情的时候,崇祯帝气愤的斥责道:“好啦!魏忠贤到你那里去的事,我已经都清楚了。难道你也要和他串通一气,谋求不轨吗?”

    徐应元连说不敢。

    “你赶快出去吧!”崇祯抬高声音命令道。

    魏忠贤再也不敢求人说情,只等着发落。

    朝中反对魏忠贤的大臣一见机会已经摆在眼前,便纷纷上奏指责魏忠贤的罪过。

    有的人还上书建议道,就凭钱嘉征所列十大罪状,也应该判处魏忠贤死刑。

    崇祯帝先把几个主要职务由魏忠贤的党羽换成忠正的大臣,然后,经过一番组织准备,于十一月正式公布魏忠贤的罪名,并把他安置到凤阳,去给皇上看祖坟。诏书明确宣布,要立即上路,不得耽误。

    魏忠贤被打发出京。皇上命司礼监王承恩即日清宫,对太监和宫妃逐一进行体验,结果没有净身的太监有16人,未被召幸而怀孕的宫女竟有21人。经过审问,这些男女都是魏忠贤和客氏的家奴和姬妾。接着,又从魏忠贤和客氏家中搜出宫女8人,原来他们想使这几个人怀孕后再送回宫去,效法当年吕不韦的故事。崇祯帝气得咬牙切齿,立刻传旨逮捕魏忠贤,杀掉客氏,抄没两家财产。

    魏忠贤被人押解着上路,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哭丧着脸走得无精打采。很多人站在道路两旁指手划脚,有的还指名大骂,甚至用石子土块打他。魏忠贤心里一阵酸楚,想当年出行,道路两旁跪满了干儿、义孙,动不动就高呼九千岁,想方设法巴结他,逢迎他,可如今,那些人却是这样。魏忠贤低头不语,装聋做哑。

    这一天走到阜城县。魏忠贤听说皇上命令抄了他的家,就知道自己罪责难逃,暗自盘算下一步的计划。当晚,住在阜城尤某家中,辗转反侧,不能成眠。尤家的外厢房住上了一位北京来的姓白的书生,他编了一支曲子《挂枝儿》(叹五更),直唱到这夜五更天。这支曲子正是讥讽魏阉胡作非为,最终落得个可耻下常魏忠贤听罢,知道自己恶贯满盈,皇上不会饶恕他,平民百姓只会奚落他,痛恨他。这时他良心发现,觉得不配活在世上,就趁别人熟睡之际,上吊自杀了。

    第二天清晨,皇上派来的禁卫军拿着圣旨要押解魏忠贤回京正法。见他已死,快马报回京城。崇祯帝下诏,将他的尸体碎尸万段,割下脑袋,悬挂在河间县示众。把客氏鞭死在浣衣局。魏氏客氏两家的亲属不问大小一律斩首。五虎、五彪、十狗、十孩儿等死党一概清除出朝廷,罪恶大的逮捕法办。各地方的小官也统统贬谪。魏阉党羽受到彻底打击。

    魏忠贤被惩处的消息传到苏州,大快人心。人们奔走相告。据说,毛一鹭吓得惶惶不可终日。一日在家闲坐,忽然看见周顺昌带领颜佩韦五个人从外面进来,毛一鹭大叫一声,气绝身亡。苏州老百姓上万人拿着锄头砍刀涌上虎丘山塘捣毁魏氏生祠。大家一把将魏忠贤的巨型木雕全身坐像拽倒,然后用一根大粗绳子套在魏忠贤的脖子上,成百上千的人叫着号子,一直把这个蠢物扔到苏州河里。声势浩大,气壮山河。

    尽管魏忠贤及其阉党被除掉了,但国家的元气再也没能恢复上来,油尽灯灭。又过了16年,崇祯帝吊死在景山的歪脖树上。他归天的形式与魏忠贤是这样的相似!是偶然的巧合,还是历史的必然?
  https://www.shuquge.com/txt/19415/361159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