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演起来

    这人,竟然是威尔的哥哥?!

    格里夫三人目瞪口呆。

    “你们不相信?”周靖挑眉。

    “呃,那倒不是……只是威尔没和我们说起过……”

    格里夫压下内心的震惊,语气结结巴巴。

    他是真没想到,威尔还有亲人,并且亲人还找上门了!

    其实『威尔·伍德』一直挺神秘的,具有姓氏,貌似是部族血亲,但又从未提起过他的家庭与亲人,他们都不知道这家伙还有个哥哥。

    不过,说到底大家也只相处了几天,虽然威尔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不透露来历也正常。

    “那个……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格里夫满脸困惑,他最不理解的就是这件事。

    威尔死在这里的事情,暂时只有他们霜木村的人知道,外人是从哪里得知的?

    周靖面不改色:

    “兄弟之间是有感应的,再加上一点点直觉。”

    “是、是吗。”

    格里夫一呆。

    他总觉得不对劲,可又好像没法反驳。

    格里夫更倾向于眼前这人一直在寻找弟弟的下落,现在才终于找到,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毕竟人来都来了,姑且只能相信了。

    至于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威尔的哥哥……他压根没法判断,总不能现在下去找威尔求证吧。

    看出了格里夫的犹豫,周靖暗暗一笑,表面却肃然开口:

    “看得出,你在怀疑我。”

    “呃,那倒也不是……”格里夫有点不知该如何表达。

    “没事,我理解你的顾虑。”周靖一副不在意的口吻,卷起衣袖,展现出自己刻意加上的鸟状纹身,缓缓道:“威尔身上,有和我一样的纹身,这是我们兄弟俩的记号。”

    “这个我见过!”

    格里夫一惊。

    照顾重伤的威尔时,他就发现了威尔身上有这个纹身。

    除非亲近的人,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么隐秘的事情!

    这一下,格里夫的疑心散了不少,如果刚才对周靖的话只信一半,那他现在信了八九成了。

    这个杰森·伍德,估计真是威尔的哥哥……

    格里夫内心猛地涌起一阵愧疚,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周靖。

    人家亲人找上门来,发现弟弟不幸身亡,这有点不好向人家的亲属交待啊……

    要是陌生人也就罢了,可威尔间接救了猎人们一命,可最后自己却死了,格里夫一直对此耿耿于怀。

    倒不是说仅仅相处了几天,交情就比其他同伴深了,而是因为威尔并非猎人同伴,在紧要关头自愿出手,减少了他们的伤亡,对他们有恩。

    格里夫本来以为救助了一个迷路之人,却没想到自己才是被救的那一方,人家还因此而死,这种心理落差,让他心头一直萦绕着愧疚。

    此时面对着“威尔的哥哥”,格里夫更觉得有愧了。

    他有点不敢直视周靖的眼睛,失落道:

    “我叫格里夫,是这个村子的猎人。你的弟弟救了我们的命,可我们没能救下他……我很抱歉。”

    周靖摆摆手,缓缓道:

    “这不是你的责任。我看得出你是一个好人,你说威尔迷路找你们求助,那幸好你们帮了他,不然他也会死在森林里。是威尔先欠了你们人情,所以你完全不用向我道歉。”

    闻言,格里夫一愣,随即心里涌起一股暖流。

    “至于我弟弟的死……”周靖顿了顿,表现得像是十分欣慰:“他选择像个男人一样战斗,救了你们的命,那他死得就有价值,没有白白浪费自己的性命,我为他感到骄傲!”

    格里夫顿时动容了。

    今天才见面,他本不了解“威尔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可现在听到这番话,周靖的形象在他心里瞬间高大起来。

    竟能如此豁达!

    格里夫心里升起一阵敬佩,他觉得自己肯定做不到这种心态。

    周靖咂了咂嘴,演得意犹未尽,铿锵有力补充道:

    “我们的家训,就是死得其所!只要生命燃烧得有价值,那么就不言后悔!威尔贯彻了我们的家训,他是好样的!”

    格里夫顿时肃然起敬。

    这一听就是个坚毅高尚的家族!

    见几人被唬住,周靖绷住了自己的表情,维持着淡定的样子,心里暗暗吐槽。

    这俩都是我,能不豁达吗……

    假扮成『威尔·伍德』的哥哥,是他想好的方案,如此一来,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和格里夫等人结识,并且从上个使徒留下的影响中获取收益。

    ——让新的星界使徒和上个马甲产生联系,以此继承上个使徒结交的一部分人脉……这是他经过思考后,认为很有可行性的行动方案。

    为此,周靖才在捏人的时候特意在身上弄了个纹身,和『威尔·伍德』同款。

    有了这个纹身,加上自己对格里夫等人的了解,以及这个时代容易相信他人的淳朴……完全不必来回试探讲究太多细枝末节,直接上来表明身份就够用了。

    他本来还寻思着,要不要把威尔挖出来求证,不过幸好格里夫在照顾伤员的时候看见了威尔的纹身,那就不用提出这种“丧尽天良”的建议了。

    现在看来,这个方案效果何止是好,简直就是妙到家了!

    在他暗暗高兴之时,格里夫看了眼墓碑,表情有些为难:

    “于情于理,应该让你带走威尔的尸骨,我也愿意帮忙,只是毕竟埋了快三十天,可能有点……”

    “不用了,就让我弟弟在这里安息吧。”周靖摇头。

    “好……那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

    格里夫有些好奇。

    周靖顿时来了精神。

    之前说的话,都是为了此刻,现在火候差不多了,总算到了摊牌的时候。

    周靖扭头看向墓碑,努力做出一副唏嘘伤感的表情,压低嗓门:

    “我想暂时在村子里住下,陪我的弟弟……”

    “没有问题!”格里夫立马答应下来:“这些天,你就住在我家好了。”

    周靖却摆手拒绝了,缓缓道:“我打算长住,没有让人养着的习惯,我可以付出劳动,当作留在这个村子的租金。”

    “你打算长住?”

    格里夫吃了一惊,暗暗有些唏嘘。

    虽然这人坚强豁达,但他和弟弟的感情真的很好啊。

    ——可能这就是铁汉柔情吧?

    格里夫暗暗感慨了一下,接着好奇问道:“你想在霜木村待多久?”

    “不知道,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你们村子不欢迎外人吗?”周靖眉头一挑。

    “倒也不是,只是霜木村很偏远,平时没什么外人,而且这是村长才能决定的事情,我做不了主。”

    格里夫顿了顿,诚恳道:“我可以带你去见村长,威尔对我们村子有恩,你是威尔的哥哥,村长一定会同意的。”

    周靖也没意见,点了点头。

    几人走出墓园,外面围观的村民见周靖没有危险,顿时哄然而散,以村子的规模,这个消息很快就能传遍所有人。

    ……

    村长的长屋在村中心,格里夫带着周靖过去,路上边走边谈。

    “说起来,你们的姓氏伍德,到底是哪个部族的血亲?”

    格里夫好奇道

    问得好,我也想知道……但我更想知道“部族血亲”到底是什么。

    周靖咳嗽一声,模棱两可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用再提。”

    格里夫一愣,以为周靖不想说,他也没有强迫。

    不过想到威尔一个人进入山林,他的哥哥又选择留在这个偏远的村子……格里夫只觉得他们有着不堪回首的过往。

    有“威尔的哥哥”这层身份,格里夫倒是没有怀疑什么,想了想,又问道:

    “那你们家有多少兄弟姐妹?”

    “看情况……”

    “什么?”

    “咳,我是说不确定,我们家的兄弟姐妹都散落在各地,很多人都没了联系。”

    周靖眼睛也不眨,随口就是一段瞎话。

    家里有多少兄弟,那不是要看我死多少次嘛……

    格里夫似懂非懂点点头,突然指了指罗斯。

    “那他也是你们家的兄弟吗?”

    刚才他就想问了,这个人一句话也不说,默默跟着周靖,是个什么造型?

    周靖早已打好了腹稿,解释道:

    “他是我的同伴,跟着我到处跑,我留下的话,他也会和我一起留下。”

    “原来如此,那看来是关系很好的朋友啊!”

    格里夫恍然,朝罗斯伸出手,热情道:“你好,你叫什么?”

    罗斯低头看了一眼他的手,没有回应。

    格里夫表情一僵,有些尴尬:“你的朋友似乎不爱说话?”

    周靖嘴角隐晦抽了抽。

    “呃,不用管他,他叫罗斯,是个哑巴,脑子也坏了,只能听懂我的话,所以我走到哪都带着他。”

    罗斯:(←_←)

    格里夫愣住了,好似明白了什么。

    他摇摇头,拍了拍周靖的肩膀,感叹起来:“看来你也很不容易啊。”

    罗斯:(→_→)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16047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