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熟人

    周靖等人先行赶到了工坊,这里的存货被洗劫一空,各种异血药剂和异兽装备全没了。

    就连工匠也消失了,整个工坊空无一人,连尸体都没有多少具。

    “估计全部被绑走了。”

    众人四处观察。

    既然这群暴徒是异血战士盗匪,多半会抓走工匠,逼迫他们工作。

    科尔肃然:“这群暴徒还在城里肆虐,意味着他们有一个临时关押俘虏的地方。”

    “肯定的,他们敢袭击要塞城,不可能只带走每个人随身分量的战利品,所以必有一个城里的临时集结点,多半准备好了驮兽车队。他们洗劫城市,一趟趟把战利品搬到一起,最后再满载而归。”

    周靖不假思索。

    工坊没有太多发现,一行人又匆匆前往猎人酒馆。

    酒馆里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桌椅碎片,明显经历了一场战斗,可一具猎人的尸体都没有。

    “看来猎人也被带走了,这群暴徒竟然没有杀人。”科尔吃惊。

    “说不定他们打算像俘虏工匠一样,说服猎人入伙?”周靖猜测。

    “这也太……”科尔不知该说什么。

    在他看来,如果要洗劫一座城镇,首要就是解决城里的猎人。

    如果留着猎人活命,哪怕关押起来也是不稳定因素,随时都会变成麻烦,不如灭口。

    不杀猎人,还想说服入伙……这群暴徒不是蠢蛋,就是极端自信,或者两者兼有。

    周靖观察酒馆战斗痕迹,摸了摸下巴,沉吟分析:

    “这是一座要塞城,猎人不会少,哪怕大部分在外活动,平时城镇里起码也会有十几二十人……所以打起来造成的破坏不会这么小。这群暴徒不可能轻易制服许多猎人,肯定动了手段,我猜是下毒了,让猎人失去战斗力。”

    “猎人活着,我们还有数量可观的帮手。”科尔一喜。

    “不好说,活着不代表有战斗力,应该也被暴徒关押在他们的临时据点,由人看守……看那里!”

    周靖随口说了一句,目光四处观察,忽然发现有断断续续的血点沿着道路一路延伸出去。

    众人也看到了,纷纷目光一亮。

    这应该是有猎人反抗被打伤,在被转移关押的过程中,伤口留下的血迹。

    “沿着血迹,应该能找到关押地点。”

    一行人立马追踪而去。

    ……

    深岩城某处,一座小碉堡。

    这里本来是驻扎卫兵的其中一处兵营,此时守军全灭,被异血之子团伙占据,当作临时据点。

    大火没有蔓延到此处,碉堡内关满了人,囤积着大量劫掠得来的物资,有七个异血之子盗匪在此看守。

    周靖一行人顺着血迹找到此处,藏在远处建筑后,快速探头观察碉堡,将盗匪的外貌、位置记下

    “这里多半就是暴徒的据点了,留守的人好像不多,估计是他们觉得制服了大多数猎人,以为城里没了反抗力量,所以把大部队派出去洗劫了吧?”科尔压低声音道。

    “这是好消息,我们怎么攻?”猎人小队队长征求众人意见。

    “趁着盗匪大部队不在,直接上去砍死他们。”

    周靖毫不犹豫。

    虽然都是异血强化者,但他们这支小队是帝国猎人的精锐。

    自己和小队队长都是三次强化,还有科尔这个二次强化的精英,人数相仿之下,没什么好怕的。

    一群盗匪大概率不会有多么厉害的人物,大多是一次强化……七人留守足以抵挡漏网的城镇猎人,但远远不是他们这支帝国精锐猎人小队的对手。

    众人想了想,也没有意见。

    既然面对的不是敌方大部队,也不需要动太多脑筋,正好削弱敌人总体实力。

    一行人纷纷抽出武器,稍微分散位置,深呼吸一口气,猛然冲出去。

    刚踏上空旷的街道,几人就被七名留守盗匪注意到了。

    七人顿时露出惊色,赶紧朝着周靖等人投掷飞刀、标枪、飞斧一类的东西。

    周靖速度最快,冲在最前头,轻而易举躲开飞来的武器,转眼便冲到一名盗匪面前。

    敌人刚想发动攻击,然而兵器才抬起一半,两道迅疾无比的寒光便在他脖子上绕了一圈。

    噗嗤!

    这个盗匪喷血倒下,毫无还手之力。

    周靖脚步不停,双刀拖出两道光轨,眨眼间又砍死两人,对手连防御都来不及,便瞪大眼睛倒下。

    一次强化的水准,如今完全跟不上周靖的速度,单挑几近秒杀,才做出招架姿势,脖子就已经被双刀切断。

    与此同时,碉堡内某个房间,十来个猎人横七竖八躺在地上,浑身被绑得严严实实,有气无力,骂骂咧咧。

    “那个叫多顿的,竟然冒充猎人,我还以为是真的,没想到是匪徒!”

    “这狗东西趁我们不注意,在酒里放了给异兽用的麻痹药剂,真下作,我全身还是麻的。”

    “妈的,没死在异兽嘴里,竟然栽在一群匪徒手上。”

    众猎人满脸悲愤。

    他们本来在猎人酒馆里照常喝酒,没想到遭了暗算,全体中毒。

    敌人用的麻痹药剂,本身是用来活捉异兽的,能让异兽麻痹酸软大半天,匪徒在酒里还加了分量,众人这才被人三下五除二打翻,没有还手之力。

    现在药效愈演愈烈,众人全身麻痹,几乎动弹不得。

    平时用力就能崩断的锁链束缚,此刻根本没力气扯断,十几名猎人只能老老实实躺在这里。

    这时,人群中的韦伯沉声开口:“别丧气了,想点办法脱困,这帮匪徒不知什么原因暂时没杀我们,可随时都能改变想法要我们的命。”

    离开白原城后,他到处游历,当一个自由猎人,最近在深岩城落脚,没想到会卷入这种风波,暗呼倒霉。

    很快,便有人无奈回应:“咱们一点力气都没有,根本没法逃走,希望城里还有别的猎人,没有像我们一样中招。”

    如今,众人只能寄希望于在事发时,有人不在酒馆,没有着道。

    但说是这么说,众人其实也不抱太大的期盼。

    即便城里还有没中招的猎人,数量也不会太多,根本不是匪徒的对手,人家愿不愿意冒险救人还不一定。

    就算把他们救出去,药效还在发挥,众人脱困了也没有战斗力,只能变成拖油瓶,无法组织反击,完全不能阻止人数众多的匪徒,顶多就是逃跑,任由城市沦陷。

    韦伯郁闷无奈,可也没有办法。

    这种性命不在自己手里的感觉,太让人不安。

    就在这时,隐隐约约的战斗声和惨叫声从外面传来。

    韦伯脸色一变,肃容道:“你们听见了吗?”

    “外面好像有人打起来了?”

    众人急忙侧耳倾听,却很快没了声音。

    过了一阵,房门忽然砰地打开。

    周靖带着队友大步走入,手里还提着一个满脸是血的盗匪活口。

    “猎人兄弟,我们来救你们了。”一旁的科尔大声表明身份。

    众多猎人顿时大喜过望,赶紧在地上扭动,好似一只只蚯蚓,示意来者快给他们松绑。

    科尔等人赶紧挨个扯断猎人们的锁链,扶着众人坐起。

    这时,众多猎人才看清几人的样子,发觉是陌生面孔,不禁一愣。

    “你们不是深岩城的猎人?”

    “嗯,我们是帝国猎人,外出狩猎一头致命级异兽,正好途径深岩城,发现这里的变故。”

    科尔回答,将前因后果简单说了一遍。

    “幸好你们来了,不然我们完蛋了。”

    众多猎人满脸庆幸,下意识打量几人。

    韦伯的目光扫过每个人,这时才看清周靖的样子,忽然一愣。

    这人……怎么长得那么像杰森?

    同一时间,周靖也发现了这个熟面孔,心里一凝,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假装没有认出来。

    还不等韦伯细问,周靖便主动开口,问道:“你们情况怎么样,还能战斗吗?”

    闻言,众多猎人面露苦涩,纷纷摇头。

    “我们被暗算,吃了麻痹药剂,药效还没过去,没法帮你们。”

    科尔不禁眉头一皱:“这下可糟了……”

    他们来搭救城镇猎人,是为了找帮手对抗匪徒,可猎人丧失战斗力,不仅帮不上忙,反而还要他们分心保护。

    几人刚才抓了一个活口,打听出了情报——这群匪徒自称异血之子,团伙成员近四十人,个个都是异血战士,如果只有他们小队几人,恐怕很难对付。

    特别是异血之子头领多顿,竟然是一个三次强化者,乃是这支匪徒团伙的主心骨。

    近四十名异血战士,已经是不容小觑的力量,这样规模的团伙,对绝大多数城市都能造成威胁,正是因为多顿有三次强化的实力,才能纠集这么多异血战士,能够压服众人。

    从抓来的俘虏口中得知,这个多顿并非一直是匪徒,曾经是一名正儿八经的猎人,后来不知道遭遇了什么事,性情大变,最终走上了啸聚山林、为非作歹的犯罪道路。

    而其他团伙成员,许多都是在劫掠过程中招募的,他们抓住这群猎人不杀,就是想劝人入伙,壮大团伙实力。

    “听这个活口说,他们的计划是劫掠一整夜,夜晚还长,我们还有很多时间……趁着异血之子大部队还在外面劫掠,你们先带着猎人转移,顺便把那些工坊工匠也给放了。”

    周靖扭头对众人说道,语气斩钉截铁。

    “那你呢?”小队队长并不介意周靖发号施令,只是瞪大眼睛反问。

    “我去侦察一下,看看能不能找落单的敌人杀死,顺便阻止敌人大部队那么快回来,给你们创造时间。”

    “……好,你注意安全。”

    小队队长寻思了一下,没有反对。

    他不太担心周靖,虽然同为三次强化,可这几个月来他和周靖切磋过多次,没有一次能打赢,心知周靖的实力在他之上,对方只是懒得带队。

    周靖点点头,随手扔下盗匪活口,接着转身离开碉堡。

    韦伯目送周靖背影离开,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开口。

    他心里充满惊疑,不明白为什么会看到一个与杰森如此相似之人。

    韦伯只能肯定,这人绝对不是杰森,因为杰森已经死了,还是他看着下葬的。

    如此相像,只能证明这人与杰森,或许存在血缘关系……

    可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韦伯没有将内心的疑惑立即问出口,决定找个机会私下询问……如果今晚能活下来的话。

    ……

    多顿一行人在深岩城中搜寻,没有发现其他的反抗队伍,但却发现了又一个被土刺击杀的同伙尸体,像是受了穿刺刑一样,上下贯通,死状凄惨。

    “究竟是什么人干的,竟然敢虐杀我的兄弟!”

    多顿翻看着同伙的尸体,眼冒怒火。

    他不知道具体战斗过程,但是在他看来,正常战斗不会是这样惨烈的死状,这肯定是敌人虐杀泄愤。

    “继续找,我要让这家伙尝尝同样的死法!”

    多顿起身,满脸铁青。

    但身后的同伙们却有不同的意见,开口道:

    “老大,咱们先回一趟据点吧,把这一趟收获放好。”

    适才在搜寻的过程中,众人也顺手洗劫,此时每个人身上满载战利品,只想回去存起来,再出来继续劫掠。

    多顿回头看了一眼,见众人意愿相同,只好按捺内心的怒气,点头道:“好,那就先回一趟据点,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再去追杀这个敌人,顺便让其他人不要再落单了。”

    十多名盗匪立马返程,前往据点。

    路上收到消息的盗匪也尽数过来汇合,队伍很快壮大到了二十多人。

    走着走着,这群人忽然停下,惊讶看着前方。

    只见在大火蔓延的街道尽头,一个提着双刀的人影在烟雾中缓步靠近,若隐若现,拦住了去路。

    周靖走出烟雾,在二十几人面前站定,隐含兴奋地扫了众人一眼,接着用刀锋指了指所有敌人。

    “总算找到你们了,来,陪我砍个痛。”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29045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