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 招募

    周靖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问道:“你是来自白原城的流浪猎人?”

    “你认识我?”韦伯疑惑。

    周靖笑了笑:“我没见过你,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现你盯着我的脸看,满脸惊讶,像是见过长得与我相似的人。现在你叫出杰森的名字,不难判断你曾经是白原城的猎人,没弄错的话,你和杰森曾经是一同狩猎的伙伴。”

    这段话透露出来的信息够多了,韦伯越发肯定自己的猜测,但还是证实问道:“那你是?”

    周靖收起笑容,刻意压低声音,装作谨慎:

    “杰森是我的亲弟弟,但我现在没有姓氏,只叫做杰斯。”

    果然是血缘关系,就知道没猜错!

    韦伯马上就信了,他对杰森也没那么了解,立马就接受了这番符合他常识的说辞。

    毕竟两人长相接近一样就是铁证……之前怀疑杰森死而复生的猜测果然还是太荒谬。

    ——就说不可能是同一个人,不提死人不能复活的常理,光是两人的谈吐表现差别颇大,这个杰斯明显不像杰森不苟言笑,而且脑子比那个莽夫杰森好使多了。

    他也不奇怪杰斯隐瞒姓氏,随着刺杀领主事件发酵到今日,“杰森·伍德”名字被太多人知晓,这个姓氏引人注目,隐姓埋名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这时,韦伯忽然有些沉默——杰斯虽是杰森的兄弟,对他来说仍是陌生人,认出身份后反而不知该说什么。

    犹豫了几秒,韦伯想到了一个问题,疑惑道:

    “你是杰森的兄弟,又是三次强化的猎人,为什么杰森没有跟在你身边,而是跑去白原城做了猎人?要是和你在一起,或许杰森就不用死了……”

    周靖摆了摆手,认真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们家族从不依赖他人,哪怕是亲兄弟,到了一定年纪也必须分开,散落在各地,过自己的生活——独立自主,这是我们伍德的家训!”

    韦伯满是肌肉的脸上浮现诧异之色。

    从部族时代开始,抱团生存的观念就溶于世人的血脉,他难以理解这种家训。

    但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猎人,韦伯忽然想到自然界有不少异兽存在类似的习性,会让族群中的成员在外独自觅食、历练,然后才回归族群。

    经常会有族群成员在这过程中死亡,可活下来的异兽会更加强大,是种冷漠残酷的生存习性。

    ‘伍德……看来是一个残酷的家族。’韦伯内心升起这样的念头。

    他不怀疑周靖的话真实性,也不怀疑这种家训带来的强大韧性,只是感到不理解。

    “可你弟弟死了,你真的就……哦!”

    韦伯下意识问出口,忽然间灵光一闪,猛地瞪大眼睛。

    是了,白原城领主鲁特被人绑架撕票,凶手就疑似是一个三次强化者!

    实力对得上、动机对得上……破案了!

    凶手一定就是杰斯——在杰森死亡半年后,他的哥哥亲赴白原城,取走了鲁特的小命,达成复仇!

    韦伯豁然开朗,只觉得一切都对上了。

    一个残酷的家族,对自己人残酷,对敌人一定更残酷!平时互不依赖,可一旦有亲人死亡,这个伍德家族必然会给予猛烈的报复!

    韦伯心下凛然。

    见状,周靖眉头一挑,意味深长:“有些事,猜到了也不要说出去,我相信你和杰森的关系。”

    韦伯回过神来,一脸严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

    他本来就没有揭穿的意思,询问只是为了解惑,如今得到了答案,他也满足了,并没有其他想法。

    韦伯虽然不赞成犯罪杀死领主,但他也不迂腐,既然死无对证、没人发现,他也不会出卖杰森的亲人,好歹与杰森有过一段战友时光。

    何况鲁特本就被白原城猎人视作敌人,要不是领主身份早被人砍死了,杰斯只是做到了他想做却忍住没做的事……当初听闻鲁特死讯时,他可是高兴得干了三大碗肉。

    周靖点头,对猎人的操守还是比较信任的。

    若是心狠手辣,此刻也许想着灭口了,周靖倒是完全没这种想法,好歹是昔日的战友,况且在他眼里被认出来也不算大事。

    知道什么叫永恒使徒嘛,怕个卵!

    聊了一会,告诉了韦伯“真相”,周靖这才走出帐篷,轻轻呼出一口气。

    这个熟人是不会透露什么,但副作用是,韦伯真的以为世上有个开始隐姓埋名的“伍德家族”……

    “小问题、小问题。”

    周靖嘀咕两句,便将这件事放下,打开面板瞅了一眼。

    此时的面板有好几条提示。

    [触发成就【首次击杀-异血战士(二次强化)】]

    [获得1000星界点!【资质提升-体能(小)】x1、【资质提升-抗性(小)】x1]

    [触发成就【异血杀手(十人斩)】]

    [获得1000星界点!]

    干翻多顿和他的一帮手下,触发了两个成就,小赚一笔。

    因为周靖还没有处决多顿,打算带回王都刷声望,所以三次强化者的首杀成就还未触发,不过他对此势在必得,申请亲自处刑可没有开玩笑。

    除了成就以外,这次还触发了一个特殊的提示。

    [你获得生涯事迹——【深岩城之乱】!]

    [评级:城市级]

    [当前传说度加成:+1]

    “这是什么?”周靖还是首次触发,看了眼解释。

    在卷入某些特殊事件并在做出影响时,有几率触发生涯事迹,这东西与传说度有关。这个事迹的传播度、影响力、历史意义等因素越高,增加的传说度就越多,是动态变化的。

    相当于一个星界使徒在当前世界的“名人事迹”、“丰功伟业”,可以带来名气和声望。

    只要宣传“生涯事迹”,就可以提高传说度加成,但上限取决于事情本身的性质——宣传也讲实际,吹也要有限度。

    “奇了怪,我当初刺杀领主也挺轰动的,给了不少传说度,却没有触发这个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判定几率。”

    周靖摸了摸下巴,没什么头绪,便不纠结了。

    反正能增加传说度是好事,这玩意可提高每次回归结算、放置结算的收益。

    关闭面板,周靖摸了摸贴身存放的巫术书籍,眼神闪动。

    “该和那个‘巫师’聊聊了。”

    ……

    林恩缓缓睁开眼睛,入目是一片陌生的房顶,自己正躺在一张木板床上。

    过度使用巫术导致头痛欲裂,像是脑浆正被人搅拌,他闷哼一声,忍不住捂着额头。

    这时,旁边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醒啦?”

    林恩扭头望去,发现床边坐着一个强壮魁梧的男子,隐隐有些眼熟。

    迷糊糊的脑袋涌起一块块记忆碎片,拼凑出昏迷前的经历。

    林恩忽然想起来了,自己透支晕倒前正被匪徒追杀,穷途末路,突然天降猛男将匪徒撕成两半,正是眼前这人。

    “是你救了我?”

    “对,我是帝国猎人杰斯。”周靖点点头。

    “呃,谢谢你杰斯。”

    林恩语气真诚,可脸色不自然,眼神躲闪。

    他庆幸被人救下来,心怀感激,可又担心自己运用巫术阻拦匪徒的场面被人看到,暴露自身特异之处,忍不住忐忑纠结。

    可惜事情没有往他祈祷的方向发展,周靖饶有兴致打量着他,开口道:

    “我看到你能够操纵土石,这可不是异血强化的能力吧,你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还是被人发现了……林恩心中无奈,不知如何反驳,只是闷闷不说话。

    见状,周靖从怀中掏出巫术书:“我看过这本书了,你使用的能力叫做巫术是吧。”

    林恩大惊,赶紧摸向自己的胸口,发现空空如也,顿时着急伸手去抓书。

    “把书还给我!”

    周靖轻易格开林恩的手,摇头道:“先回答我的问题,这本书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林恩的小胳膊小腿,根本扭不过周靖,尝试几次无果,只好颓然放弃,无奈道:“这是我挖出来的。”

    周靖晃了晃书:“详细说说。”

    林恩嘴唇嗫嚅,纠结了一会,还是认清形势妥协了,在帝国猎人面前不敢造次,郁闷诉说自己的来历。

    几年前,他还是一个商队的记账员,跟着队伍四处行商,某一天在野外遇到异兽袭击,队伍四散而逃,他在逃跑途中掉到一个地洞里,好运避开了异兽。

    而在摔进地洞的时候,他后背被什么东西硌到,发现有半截黑色硬物被埋在地里,便用手刨土挖出来,拽出个古旧的盒子,里头放着一本书籍,便是这本记载了巫术知识的残书。

    幸运逃得一劫后,林恩就开始钻研这本书的内容,发现自己似乎能练习上面记载的巫术知识。他根据书本内容,到处游历冒险寻找能够启迪巫术之力的自然之灵,在又一次被异兽追逐的化险为夷后,意外发现了一个自然之灵,艰难将其融合到体内,这才获得了土元素的巫术之力。

    之后他便隐居在了附近的深岩城,不敢暴露自身能力,专心研究巫术书的内容,直到今天。

    “……所以你有了巫术之力,什么也没做,就只是待在家里?”

    周靖眉头一挑。

    “我不敢用,不然被人发现了,一定会有人抢走我的书。”

    林恩支支吾吾,说着忍不住看了一眼周靖,表情好像在说我果然有先见之明。

    拥有超凡的力量,他也想展现,也想开启新的生活,可顾虑让他不敢迈出这一步,所以一直把自己锁在屋子里努力钻研巫术知识,一直压抑着内心的冲动。

    虽然现在暴露了,让他心中惊慌,可莫名又有种轻松,好像自己想让别人知道却又不得不深藏的本事,终于被迫让人知晓,就不用再隐藏自己。

    林恩愿意妥协回答,多少有这方面的因素,在心里憋得太久了……同时也是看在周靖是他救命恩人的份上,感觉不到周靖的敌意。

    听完林恩的解释,周靖揉了揉太阳穴。

    还以为这是一个有传承的巫师,没想到是个自学的,看来是没法从林恩口中得知世上其他巫师的信息了。

    “现在我知道了你的能力,你打算怎么办?”周靖抱臂问道。

    “我也不知道。”林恩一脸纠结:“你想要我干什么?”

    杀人灭口的事情,他做不出来,也打不过周靖,甚至内心都不往这个方向想。

    他只祈祷周靖不会起歹意,就算状态完好也八成打不过这人,更何况现在透支了精神。

    周靖仔细打量他一阵,忽然一笑,把巫术书扔回林恩怀里。

    “不用紧张,我问你这些事情,只是因为好奇,从没见过这样的力量,不打算把你怎么样。”

    林恩赶紧攥住书本,松了一口气,又诧异看着周靖:“你不拿走我的书吗?”

    “不用。”

    周靖摇头,他已经完全看过一遍了,随时可以从经历日志中调阅。

    他顿了顿,看着林恩失而复得的惊喜表情,笑道:

    “你有非凡的才能,要不要接受我的雇佣?我支付你酬劳,条件是我也想钻研这本书的知识。”

    “这……”林恩一愣,犹豫起来。

    周靖嘴角一勾,道:“书上说,自然之灵只会在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出没,一般很危险,有了我的保护,你就可以不用担心野外的威胁,能够大胆寻找自然之灵。我已经是个知情人了,你再去找别人合作,又会有更多人知晓,我对你没恶意,别人可不一定,所以和我合作是最好最安全的选择。”

    闻言,林恩有些意动。

    隐居这两年,巫术几乎没有进步,仍然只融合了一个自然之灵,就是因为不敢再深入野外寻找新的自然之灵。

    自己这点把戏根本对付不了太强的野外异兽,运气能眷顾一次,但不会一直那么好运。

    而且这个强悍猎人说的对,他已是知情人,木已成舟,与其想着继续隐瞒,一起合作也很好。

    “你让我考虑考虑可以吗?”林恩一时半会拿不定主意。

    “当然,在我离开深岩城之前,你可以慢慢想。”

    周靖很好说话。

    招募林恩是他思虑过的结果,比起单纯拿走一本书,带上一个成功修成巫术的人自然更有裨益,活生生的例子总比死书好。

    但他也不强迫,如果林恩真的不愿意,那就算了,大不了自行钻研所谓的巫术,书上已经把入门方式写得很清楚了。

    只有寻找自然之灵才能开启巫术之力,自然之灵相当稀有,要用书上记载的特殊方法才能发现,找到这玩意要碰运气。

    星界使徒有大量试错成本,林恩都能成功,使徒自然更有机会。

    不过周靖觉得林恩大概率会答应,不仅因为自己是恩人,还因为这人刚才的表现透露出了介于超凡和平民之间的心态,并不是多么强势的性格。

    只要能取得信任,没有恶意,并给对方带去所需的东西,人家应该不介意分享与合作。

    周靖起身离开,走出屋子,抬手遮了遮阳光,嘴角勾起。

    “巫术体系吗……不知道用起来会是什么样的。”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29521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