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吴家庄

    林子里四下无人,周靖顺便又练了一趟基础锤炼法。

    虽然不晓得当前世界是否有超凡,但自己不用碰运气寻找,主世界武道家体系的练法,正好当作主修。

    周靖用四号使徒的身体开练,很快便有了锻炼信息,武道家体系与当前位面并没有太多力量冲突。

    身上星界点富裕,他直接给【基础锤炼法】和【中平枪法】开了修行加速。

    另外,面板上还显示自己触发了【初来乍到】的成就,这是每次进入新星界都可得到的重复性成就。

    奖励100星界点和一份技能版“语言快速解析”,他对两者不陌生,都存入仓库。

    做完这一切,周靖这才施施然走出林子。

    他指定投放的地点,按照主世界的资料应当是一片安稳之地,附近就有一座村子,他准备以此为始,先打探一番这个世界的变化。

    “上次主世界与这个星界交汇,这里还是乱世,后来有个天降猛男完成一统大业,建立了大夏王朝。在交汇期结束的时候,这个王朝才立国不久,正欣欣向荣,如今第二次交汇,不知这里过去了多少年,这个王朝是什么光景了…”

    周靖一边想着,一边沿着土路前进。

    约莫行了半个时辰,一大片由数百株绿树合围的土墙跃入眼帘,其内飘出袅袅炊烟,却是一座村庄……

    村庄四下里延伸出好几条土路,偶见驴车、行脚货郎来往,倒也不缺人气。

    庄外则是大片田野,不少面黄肌瘦的农夫打着赤膊,正在地里耕种。

    路边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吴家庄”三字。

    周靖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但探索者课程给的资料里,地名是用主世界通用语和该位面文字一起注释的,他早先做过功课,此时正好认识这仁字,确认了是自己制定投放的村庄。

    “看上去还挺繁荣,进去看看。”

    他眉头一挑,沿路走向村庄。

    离村子越近了,周遭的村民、行路人便越多,更多人注意到周靖此人,不禁频频投来惊奇的目光。

    就连附近田地里劳作的农夫,也纷纷停下手里的农活,直起腰远远打量大摇大摆赶路的周靖,不敢靠近。

    倒不是周靖行为出格,而是他这身相貌与众不同,如此魁梧勇壮的大汉着实少见,比寻常人等还高出一头还多。

    一头乱发好似狮鬃,浓眉大眼,阳刚威猛,顾盼之间宛若虎视。身着黄色短褐,袖子卷至手肘,小臂肌肉虬结,蒲扇般的大手骨节分明。腰间系着黑带,两腿缠着腿绷,溅有泥点,一身风尘仆仆。肩上挑着一根棍棒似的弯曲树枝,龙骧虎步,行人无不退避,浑然好似猛兽下山、狮虎出林!

    虽引人注目,但路上却是无人阻拦,周靖走进村庄,环顾一眼,发现这個村子还真不小,但布局却是一目了然。

    村子最中间是一片高墙合围的大庄子,看起来貌似是当地地主的宅院,占地颇广。周遭分布着一圈又一圈的简陋草屋瓦舍,多半是农夫的住处。

    此外,村里还有不少客栈、酒家、茶馆等商铺,给南来北往的行路人歇脚休憩,这座吴家庄兴许是位于一处交通要道的分叉,是以村里外人不少,生意倒是不差。

    “据资料显示,大夏王朝立国之初,人口便有好几千万,如今不出意外,怕是已经过亿了,人口比异兽世界多多了,国土面积更是泰拉帝国的几十上百倍。异兽世界文明程度原始,而d19位面的大夏王朝,已是比较成熟的农耕文明,这一座吴家庄,不管面积还是户数,都是霜木村的几十倍,几乎算是一个小县城了…”

    周靖暗暗作了一番对比。

    他左右看看,见村口有一个茶棚,大步走过去。

    自打周靖一进村,这个茶棚的茶倌便早早注意到了,心中有些惧怕,此时发觉周靖靠近,他赶忙迎了上来,堆起笑脸。

    “客官,来一碗茶汤吗?”

    周靖初来乍到,没过这里的语言,自然没听懂,不过他早有准备,当即便用了适才【初来乍到】成就奖励的一份“语言快速解析”。

    发现未知语言,已使用【语言快速解析】

    你获得技能【大夏王朝官话】

    掌握程度:lv2-

    周靖也不坐下,扛着棒子站在茶棚外,也不用话术遮掩,直接问道:

    “老丈,我久居山林,不闻世事,今日出山,正有些事要问,当今是什么朝代了?还是大夏吗?”

    茶倌吓一跳,差点想上来捂周靖的嘴,但是打量两人身材差距后,还是从心了,战战兢兢道:“哎哟,客官慎言,当今自是朝廷的天下,哪个还有别的”

    周靖拉着苦瓜脸的老茶倌一阵掰扯,大体知道了当前的状况。

    当今大夏王朝已延续一百六十年,距主世界上次交汇过去了一百来年,中间与周边外族打了几仗,有胜有负,扩张了些许国土,导致主世界的地图有一些过时,在边境区域存在误差。

    不过自己指定投放的地区,是大夏王朝中原偏南的富庶之地,离边境远着呢,主世界地图仍然有效,大方向肯定没问题。最多有点小误差,比如一些小村庄在一百多年的变迁中消失或兴起,这是难免的。

    周靖记在心里,想了想,又问了一番世道如何。

    四号使徒毕竟“志向远大”,既然有造反的计划,那他打算先了解一下目前的民生环境,再做打算。

    闻言,茶倌苦笑起来:

    “现在这世道…唉,能活着吃上一口饭就不错了,我们这些下里巴人,哪里敢妄言。”

    周靖眉头一扬,拽住茶倌的手臂:“老丈,细。”

    茶倌不太乐意,却不敢违背这个一眼看上去就不好惹的大汉,只好支支吾吾了起来,却勾起了自身苦楚,时不时唉声叹气。

    听完,周靖心里提炼了一番,便大致清楚了情况,倒不怎么意外。

    自身好歹接受过义务教育,过历史课,大夏王朝坐了一百六十年的江山,现在的情况也不算新鲜,无非就是封建王朝末年的那些通病。

    皇帝昏庸、奸臣当道、土地兼并、民不聊生…还差个天灾人祸就齐活了!

    ‘还好还好,至少起义是顺应天时,不算完全的祸乱世间…

    周靖暗自松一口气。

    使徒的人生目标不是强制性的,如果太违背自身意愿,那他也不乐意。要是当今是太平盛世,造反实在有点过意不去。

    幸好是个黑暗混乱的世道,搞事没什么心理压力。

    这时,周靖心里一动,问道:“老丈,我看村口石碑写着此处乃吴家庄,我初来乍到,不知此地规矩,劳烦你给我讲一讲。”

    见这大汉不再纠缠朝廷的问题,茶倌松了一口气,小声答道:

    “这吴家庄是此地大户,养着五六百庄客,这方圆上千亩地,都是吴家庄的田产,这村里农夫大多是庄上的佃农,靠吴家挣吃喝。

    吴家老太公名常贵,是此地庄主,膝下有四子,大儿读书,二儿、三儿习武,四儿年纪尚浅,俱是人中龙凤,还养有一女,据嫁入州府某处大户人家,具体我却是不知晓。

    此地倒无别的规矩,只要不是犯事之人,便可随意来去,若是囊中羞涩,也可投宿庄上,老庄主好善乐施,常有资助之举。”

    周靖点了点头,忽然问道:“那老丈,这吴家庄可曾做下什么恶事?”

    茶倌当即变了脸色,急忙朝左右瞥了一眼,随即不愉道:“去!你这闲人,究竟买不买茶汤?不买便莫要与我掰扯!”#

    完,他便不再开口,转身回了茶棚,自顾自煮茶。

    周靖挑眉,想了想,也不与这茶倌计较,自顾自扛着树枝棍子,在村子里闲逛起来,左看看右瞅瞅,一身壮硕的筋肉始终引人注目。

    他一边逛着,一边考虑接下来如何行事。

    ‘打探消息、练武,这些都很重要…但真正的当务之急是搞钱!我现在身无分文,不弄点钱,连顿饭都吃不起。’

    周靖暗自思忖起来。

    打工挣钱?倒是可以,但怕是有点蹉跎,而且这庄子里好似也不缺工人。

    偷盗?以四号使徒的个性,这么做恐怕会掉同步率。

    或许可以投宿吴家庄,稍微显露一手自己的过人之处,换点钱财应该不难……只是,以“陈封”暴烈的个性,怕是不适合寄人篱下。

    想了一阵,考虑到大夏王朝的社会风气、文化背景,周靖有了决定。

    先自力更生,街头卖艺试试!

    耍把式不适合自己,这具使徒就会一套中平枪法,还是初者水平。

    虽然周靖记着刀术技巧,用是可以用,但四号使徒没有肌肉记忆,耍起来怕是有些磕绊,而且自己的刀术都是实战应变,没什么花活招式。

    “干脆卖力气,好歹发挥一下26点体能的特长。”

    周靖心里有了计较,当即出村。

    他找了一阵,寻到一块近似人高的椭圆巨石,在稚童们好奇的围观下,一路把石头推着回到村里,停在一条人来人往的街道。

    周靖拍了拍巨石,放下脸面,大声吆喝起来:

    “老话的好,出门在外靠朋友,诸位乡亲父老,我途经宝地,盘缠用尽,只好在此卖艺,还望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封建时代娱乐活动有限,街头卖艺者屡见不鲜,即便是这样的村落,村民们对此也是司空见惯。

    一听有这好玩事儿,当即便有行人驻足好奇围观。

    街边的茶铺酒肆里,也有不少客人扭头看了过来。

    一见到周靖这副相貌,不少人都是心头一跳,暗呼好一条孔武有力的大汉,顿时生出兴趣。

    周靖又吆喝了几遍,旁边围观路人越聚越多,村里很快热闹起来。

    同一时间,有一行三人进村,走在街上。

    当先者是一个中年男人,唇上二绺细须,颌下一溜山羊须,穿长袍执折扇,似是风雅文士。

    旁边一男一女,男的是个壮年男子,身形挺拔,好似一棵青松,肩宽下窄,猿臂狼腰,背上挂着两截麻布包裹的长条物件。

    女子是个英气勃勃的少女,眉眼与壮年男子依稀相似,好似一对兄妹,长发束腰,一口短刀别在腰间。

    看起来都不是寻常人。

    “这吴家庄倒是兴旺,此地庄主乐善好施…师父,我们要不要去拜会一番?”

    壮年男子看向中年文士,小声询问。

    中年文士摇了摇折扇:“不必了,这里不是我们的地头,贸然拜会,恐生事端。”

    壮年男子挠挠头:“我曾有朋友几年前受过吴老庄主接济,应当不会出问题。”

    中年文士用折扇点了点他,无奈道:

    “人心隔肚皮,这等地方大户,哪个不是和官差有些关系?要是人家临时起意,拿了我们交官,那又如何是好?我们此行去州府办事,尽量别露了行藏。”

    这时,一旁的英气女子冷哼,附和道:“师父的没错,这些地方豪族,打拼下偌大家业的,能有什么好人?接济过路好汉,左右不过是搏个善名、结个善缘,真当人家随便你打秋风不成。”

    “好吧好吧,那咱们找个酒家歇脚总可以吧?”

    壮年男人语气讪讪。

    “嗯,不过要少吃些酒。”中年文士笑呵呵。

    就在这时,一阵喧闹声传入三人耳中。

    壮年男子伸长脖子一瞧,讶异道:“师父,阿妹,前面有人卖艺!”

    英气女子脸色一动,似乎颇感兴趣,不过却是没动,转头看向中年文士。

    见状,中年文士啪地一下收起折扇,笑道:“看看也无妨。”

    三人循着热闹,一路来到卖艺处,此时这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中间留出一处空地来,

    一条大汉正在吆喝,正是周靖。

    看清楚周靖凶悍勇猛的相貌,三人齐齐一惊。

    壮年男子目露异彩:“好一条汉子!浑不似寻常人!”

    中年文士也是面露惊奇,小声嘀咕道:“这人一身凶悍之气,怕不是哪处山寨下来的强人?”

    “他这是要卖什么艺?”英气女子看到场中没有其他器具,只有一块近人高的巨石,不禁好奇起来。

    这时,人群正好也有闲人起哄,笑着朝周靖喊道:

    “兀那汉子,你吆喝了半天,一无戏装,二无刀枪,却是卖的什么艺?”

    周靖拍了拍身边的石头,哈哈一笑:“我别无长技,倒是一身力气不小,且看我能否举起这块巨石。”

    话音刚落,人群顿时哗然。

    这块石头甚是巨大,看着没有四五人抬不起来,围观众人第一反应便是不信。

    英气女子也是将信将疑。

    中年文士却一副“我早就看破一切的微笑,呵呵打趣:

    “原来是卖力气,这一般是腥活儿,那块石头多半是特制的样子货,看着重,实则里面是空心,等他举起来了,弄不好就要掏出大力丸来卖了。”

    “原来如此。”英气女子恍然。

    然而这时,周靖抬起手制止骚动,大声道:

    “大家伙不愿相信,我口无凭,谁能举起这块大石,尽可上前一试,真假不辩自明!”

    他一完,便有闲汉不信邪,越众而出,往掌心呸了两口唾沫,接着下蹲抓住巨石想抬起来。

    然而这闲汉用尽吃奶的劲,石头都没动弹一下,倒是这人用劲太猛,裤兜里崩出了一个响屁,引得哄堂大笑,臊得他赶紧埋头钻进人群。

    有人开了头,又有六七个村夫上前尝试,全都失败而归。

    这时,壮年男子手痒难耐,也越众而出,朝着周靖一抱拳:“好汉请了,在下也想试试。”

    周靖瞅了他一眼,随口道:“你自便就是。”

    壮年男子也不墨迹,蹲下抓住石头便发力,脸色逐渐涨紫,额头绽起青筋。

    巨石微微摇晃,竟真的被他略微抬起了几寸。

    可接着此人便撑不住了,赶紧撤手,石头重新砰地一声落地。

    看到这一幕,围观村夫不禁微微动容,窃窃私语。

    “竟然真有人能抬起来。”

    “虽只是抬了几寸,可也是好神力了。”

    周靖有点意外,不禁另眼相待。

    他刻意挑的石头,就算是凡人中的大力士,也不可能举起来,这个壮年男子的力气真是不小了,

    估计不是普通人。

    这边,壮年男子喘了两口,调匀气息,朝周靖一抱拳,便退回了两名同伴身边。

    “哥,你力气真大。”英气女子称赞。

    “可惜举不起来。”壮年男子叹气:“太重了,我估摸着能完全举起来的人,这世间也没几个。”

    见状,中年文士倒是奇了,忍不住问道:“这玩意儿真是石头?”

    “货真价实。”壮年男子点头。

    就在三人暗自惊奇之时,周靖觉得火候已到,大声道:

    “大伙儿已试过,便知此乃真石,若是我能举起来,还望各位不吝钱财。”

    闻言,围观众人纷纷响应,还有好事者嬉笑起哄。

    “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举!”

    “举不起来倒赔钱不?”

    周靖也不回答,嘴角一咧,在众目睽睽之下,屈膝蹲下,两手扳住巨石的底部两侧。

    正当众人屏息凝神之时,一声虎咆般的暴喝炸响。

    “起!”

    整块巨石腾空而起。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石头径直飞起几米高。

    —何止是举了起来,直接扔了上天!

    达到最高点,飞起几米的石头骤然回落。

    周靖双手托天,接住近人高的巨石,脚下砰地绽开一圈烟尘,整个身体却稳稳当当,连晃都没晃一下。

    众人震惊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

    咔擦!

    中年文士直接把折扇捏断了,眼珠子差点瞪飞出去。

    壮年男子张大了嘴,下巴差点脱臼。

    英气女子倒吸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三人看向周靖,如同在看一尊鬼神!

    全场仅仅安静了一秒,轰天的喝彩声便响了起来。

    “好!!”

    众人满面潮红,大力拍手,兴奋叫好。

    与此同时,中年文士三人,忍不住对视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底的惊骇之色。

    壮年男子亲自试过巨石分量,此时最是不敢相信,骇然无比:

    “好本领!即便是号称绿林第一高手的‘天王’,也没有这等神力吧!我若是和他放对,恐怕走不出十合!”

    “这还是人吗?”英气女子表情和见了鬼似的。

    反倒是一直淡定的中年文士,此时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满脸兴奋的酡红,激动难耐:

    “没想到竟在这种小地方偶遇这等好汉,怎能不结交一番?!若是能邀他上山聚义,尽可打遍南方绿林无敌手!!”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392902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