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星界使徒 >153 棒打吴家庄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153 棒打吴家庄

    十几个庄客架着昏迷的吴方,匆匆忙忙回了吴家庄院,顿时引起庄上骚动。

    吴常贵与吴镇听庄客禀报此事,俱是惊了,急忙赶到主厅,一眼便见到狼狈的吴方等人。

    “这……这发生了何事啊?”

    吴常贵惊愕,不明所以。

    此时,吴方在庄客旳救治下,已然悠悠醒转,眼中仍然金星乱冒,只觉半张脸疼得入骨。

    他一边嘶着凉气,一边恨声道:

    “我今日去讨债收田,不知哪里蹦出个大汉,竟来阻拦于我,一言不合便偷袭,将我打晕!”

    “他为何平白无故打你?莫不是你冲撞了他?”

    吴常贵皱眉。

    吴方捂着脸,怒不可遏,愤然道:“我一开始以礼相待,好言好语,可这人却不依不饶,我气急之下,便不客气了点。谁知此人性情暴烈,我只是嗓门高了些,他便趁我不备,动手来打,着实可恼!这口恶气小爷咽不下去!”

    吴镇也是大怒,骂道:“当真是欺人太甚!”

    吴常贵却知三儿素来跋扈,没有全信,转头看向一旁十多个鼻青脸肿的庄客,沉声道:

    “事情果真如此?这大汉是何模样,你们十几人都护不住我儿?”

    “那汉子确实是突然动手。”一旁的庄客赶紧回道:“老太公不知,那大汉好生魁梧,乍一看如熊似虎,生猛至极,我们十几人一拥而上,却反倒被他一人打伤。”

    闻言,吴镇忽然心里一动,问道:

    “这人可是叫作陈封,一头乱发,穿着黄色短衣,手持树枝?”

    “那大汉未曾自报家门,但相貌确实如此。”庄客纷纷点头。

    “竟真是此人!”吴镇又惊又怒。

    吴常贵也想起曾在门前见过周靖,诧异道:

    “原来是他……怪了,我吴家不久前邀他入府一叙,还愿奉上盘缠结识一番,未曾得罪于他,礼数尚算周到,这人为何如此不卖我等面子?三儿,你可曾自报家门,说你是吴家府上之人?”

    吴方见老爹和二哥都认识这人,也是纳闷,不满道:“我自然说过,他却是一点情面也没讲!”

    闻言,吴镇脸色阴晴不定,忽然砰地一拍桌,豁然站起:

    “他如此欺我吴家,岂能算了?三弟你且稍待,我这便点齐庄客,将他拿了,绑到你面前来!”

    他知道周靖力大无穷、武艺不俗,本来还有结交的想法,可经此一事,心思也淡了,与吴方同仇敌忾起来。

    毕竟再怎么说,那大汉也是外人,而遭了打的却是自己亲族。

    见状,吴方赶忙道:“二哥小心,这人轻易放倒我身边十数个随从,身手却是不坏。”

    吴镇冷哼一声,斩钉截铁道:

    “他武艺再高,打得了十几人,能打几百人吗?我带上三百庄客,捉他不过是手到擒来!”

    吴常贵在一旁摇头,却没有阻止,拿起茶碗喝了一口,吐出茶沫,慢条斯理开口:

    “这人动手在先,我等占了个理字。记住绑了活口,问清他有什么来头,再见机行事。若是没什么来头,便交给官府处置吧,给牢头一些孝敬,让他死在狱中,却是不必脏了我等的手。”

    “我自然省得。”吴镇点头,冷声道:“不过我却是先要叫他吃些苦头。”

    吴常贵嗯了一声,闭目养神,不再说话。

    吴方却是催促道:“二哥快些去,不然那汉子惧莪吴家势大,多半是要跑。”

    “我这就走。”

    吴镇一听有理,匆匆唤来数百庄客,就要出门捉拿周靖。

    可就在这时,庄院大门处突然发生骚动。

    一个门房慌忙跑进庄内,路上还跌了一跤,嘴里大声疾呼:

    “祸事了!有人打上门了!”

    闻言,吴镇、吴方等人一惊,带着庄客涌到门口空地。

    只见一个大汉带着好些个畏畏缩缩的农夫,绕过影壁,出现在吴镇等人面前,这领头大汉正是周靖。

    四周庄客越聚越多,全都手持棍棒,敌意十足。

    周靖却是泰然自若,一手树枝一手哨棒,凶威凛然。

    “就是此人!”

    吴方大叫,愤恨盯着周靖。

    吴镇心里不解,顿了顿哨棒,皱眉道:

    “我正想去寻你,你倒自己上门了?”

    周靖随意回道:“免得费事。”

    “……倒是好胆色。”

    吴镇眯眼,暗自惊奇。

    他还以为周靖犯了事会赶紧跑路,没想到竟自个儿送上门了,着实让他错愕。

    难道这人不知道他们庄上有数百个门客吗?这自投罗网是几个意思?

    他一直这么勇敢吗?

    这时,吴常贵越众而出,盯着周靖,沉着气拱手道:

    “这位壮士,我吴家庄以礼相待,自问不曾亏待,你却打伤我儿,此事可有误会?”

    “没什么误会。”周靖也拿眼瞅他。

    吴常贵皱眉,又看了一眼瑟缩的农夫们,心里有了点猜想。

    ——这个汉子,多半是自认为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之辈,应该是为农夫出头,讨个公道。

    这种人向来是麻烦,在他看来不过是“是非不分”的多管闲事之人……大家各过各的,本无冤无仇,却非要闹出些事端,还自有一套歪理。

    他这种当地大户,最讨厌的就是这种破坏自己安稳清闲生活的人了。

    不过幸好,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莽夫罢了,自己这边数百人,局面尽在控制之中。

    念及于此,吴常贵心情也平和了一些,打算讲些道理,用言语架住周靖,占了理字再让庄客动手拿下此人,斟酌开口:

    “那你为何要伤我儿?可是觉得我儿讨债之举不妥?好教壮士知晓,这些村夫都立了借据,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吴家……”

    周靖却直接打断了对方,朝吴方扬了扬下巴,咧嘴道:

    “说些什么啰里吧嗦的鸟话,那人胆敢瞪我,我便给他一巴掌,好教他清醒清醒。”

    吴常贵愣了,半晌都没回过神。

    这……这人咋不按套路出牌?

    你这就纯纯不讲理了啊,现在行侠仗义的路子都这么野的吗?

    道义的高地,就这么拱手让了出来,那你上门是来做什么的?

    吴常贵一头雾水,暗自恼怒,压着火,沉声问道:“壮士脾性着实暴烈……那你此番上门又是为何?莫非不是找老夫说理?”

    周靖扭了扭脖子,缓缓道:

    “打了你庄上的人,你们自不会善罢甘休,你们数百庄客人多势众,别人都说不好惹,我却是不想时刻提防,为免你们报复于我,干脆先上门杀你全家,斩草除根,了结恩怨,一劳永逸!”

    吴常贵目瞪口呆,人都听傻了。

    他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周靖说不出话来。

    一旁的吴镇却是火冒三丈,猛地一顿哨棒,破口大骂:

    “真是岂有此理!你这泼贼,反了天了,当我吴家好欺负不成?!怪我有眼无珠,竟当你这鸟人是条好汉!”

    “这等暴徒,定是从哪个山头下来的强人!左右,把他给我拿下,绑了交官!”吴方直接给他定了性,声音漏风。

    哗啦啦——

    一声令下,早已跃跃欲试的数百庄客,顿时合围而上,人潮淹没周靖。

    “哈,早这样不就完事了吗!”

    周靖大笑一声,在人海里横冲直撞,肆意施展一身勇力。

    砰砰砰!

    棒影翻飞,时而如锤抡砸,时而如枪戳刺。

    但凡有庄客挨了一棒,直接倒飞出去撞翻别人,骨断筋折。

    而庄客的哨棒打在周靖身上,却是不疼不痒——达到20点的抗性,抵挡这些凡人的拳脚棍棒,相当轻松。

    眼花缭乱间,便有二三十个庄客被打倒地上。

    树枝敲了好些人,已经折断了,周靖干脆只用一根哨棒,好似一道旋风在人群里横行,噼里啪啦掀翻一拨拨庄客,若是哨棒被打断,他便从庄客手中再夺一根新的。

    呼呼呼——

    棍棒挥扫如狂风卷地,周靖干脆拿这些庄客当陪练,练起了疾风流的步法、拳术,以及使徒自带的“中平枪法”,越发得心应手。

    四号使徒的“武学”资质,是紫色级别的天才水准,又开了修习加速的辅助,可谓是如虎添翼。

    武学技能在实战中经验飞速增长,肌肉记忆高速形成。

    没过一会儿,面板竟然就弹出了熟练度升级的信息。

    [【中平枪法】已升级]

    [当前等级:lv2-(熟练)]

    [【武道流派-疾风流】已掌握]

    [当前等级:lv1-(初学)]

    升级好快!

    周靖眼神一亮,资质高了,修习效率也随之暴涨,他打斗起来越发来劲。

    ……

    在周靖陷入数百人围攻时,跟过来的农夫们早慌忙退到一边,焦急看着,却不敢卷进去。

    张三用力握着叉子,手背青筋绷起,好几次想要冲进去帮助周靖,可看到黑压压一片的庄客,又忍不住心生惧怕,双腿不听使唤。

    他一个普通人,只是凭着一腔血勇,跟着周靖来到吴家。

    真正到了地方,张三看到吴家人多势众,沸腾的血液不禁冷了,吴家过往的积威涌上心头,让他踌躇不前,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庄院外已经围了大批看戏的人,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聚集了过来,纷纷惊奇诧异,议论纷纷。

    不多时,李纯三人终于匆匆赶到,拨开庄院外围观的人群,挤了进去,一眼便看到身陷重围却横行无忌的周靖,顿时惊了个呆。

    “还真是陈封兄弟……”

    李纯捂着脑门,心里无语。

    这陈兄弟说好只是去吴家庄回绝邀请,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会打起来?都是在弄啥类?

    陆云昭也是纳闷了:“吴家庄此前颇有礼数,陈兄弟怎么突然和他们对上了?现在该怎么办?”

    “这……”李纯也是头疼。

    如果对上的是几十上百人,那他二话不说,招呼两位头领就上。

    可场中数百庄客,就他们几人,哪里对付得了?

    这时,陆心娘却是毫不犹豫,拔出短刀,娇喝出声:

    “还说这么多作甚,陈家哥哥势单力孤,还不上前相助?!”

    话音落下,她便直接冲进庄客之中,身形轻盈灵动,快刀寒光连闪,起落之间便刷刷刷戳翻几人。

    自家妹子都上了,陆云昭也没辙,摘下背后两个长条物件,剥下裹布,露出黑黝黝的沉铁双锏,悍然冲进战团。

    “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吃我一锏!”

    陆云昭性子也来了,双锏抡转,势大力沉,发出破空呼啸。

    他大步向前,周遭的庄客被他连人带棍一起砸翻,同样勇不可挡,砸倒所有挡路之人。

    “罢了罢了……陈封兄弟,我来助你!”

    李纯无奈,也不说什么隐藏行迹的话了,双手一抖,从袖子里弹出两柄匕首。

    接着他飞起一脚,蹬翻一个背对他的庄客,随后身形一转,匕首抹了旁边一个护院的脖子,出手刁钻毒辣,也有一身本事。

    三个绿林豪强一动手,与周靖内外夹击,顿时打了庄客们一个措手不及。

    数百名庄客的阵势,肉眼可见混乱了起来。

    另一边,吴方一直提着一杆哨棒在旁掠阵,虽然心里愤恨,可对周靖发怵,不敢轻易上前与周靖搏杀。

    此时看到还有人插手,吴方大为恼火,持着棒子便迎上当先的陆心娘,暴喝道:

    “贼子!敢来搅小爷的事,看棒!”

    他奋力举棒戳出,力透棒尖,章法森严,显然不是样子货,也是个真正有武艺的。

    陆心娘却凛然不惧,侧身避开刺击,手中短刀贴着棍杆刷地削向吴方手指,行云流水。

    吴方吓了一跳,急忙抖棒想要震开短刀,却没想到陆心娘刀法相当不俗,任他换了几式,刀身始终黏着棍子,差点逼得他松手弃棒。

    两人眨眼间便拆了三四招,吴方大感吃力,落入下风。

    就在这时,陆云昭从斜刺里杀出,见有人缠着妹妹,立马虎吼一声,双锏当胸横扫。

    吴方赶紧持棒一挡。

    铛!

    他顿时如遭雷击,噔噔噔大步后退,仅仅接了陆云昭一击,虎口便炸裂飙血。

    见陆云昭还要杀上来,吴方吓得亡魂大冒,赶紧借力脱身,躲到庄客后方。

    “这都是些什么人?!”

    吴方满脸惊惧,他平时自诩武艺不凡,可没想到突然冒出来的三人都是好手,好似个个都能轻易拿下他。

    就在这时,正在人潮内冲杀的周靖,忽然发出一声暴喝:

    “不怕死的,就过来!”

    吼声如狮虎咆哮,声震如雷。

    众多庄客纷纷呼吸一窒,心生恐惧,急忙退后几步,留出当中一块空地。

    这时,众人才惊愕发现,地上已经躺了上百庄客,满地都是哀嚎的伤员。

    周靖一人便操翻了一百来人,棍子都打折了三根,此时浑身凶横之气,好似择人欲噬。

    天赋【煞气】源源不断释放,震得剩余庄客心惊胆寒,手脚颤抖,在旁边围着,却是不敢再轻易杀上去了。

    周靖得了休息的间隙,扭了扭脖子,稍微缓了一口气,体力徐徐恢复。

    四号使徒当前的属性,足以在几百人里杀进杀出,但要完全干翻几百人,还是没那么轻松的,【煞气】能震慑剩余敌人,对他很有助力。

    周靖虎视众人,接着倒提哨棒,大步向前。

    围着他的庄客不断后退。

    心胆俱丧之下,不少护院直接扔棒跑路,如鸟兽散。

    很快,周靖在吴家几人面前站定,持棒指着吴镇等人,喝道:“上前受死!”

    吴镇浑身颤抖,惧怒交加,嘶哑着开口,恨声吼道:

    “陈封!我吴家庄与你往日无冤,你为何要坏我数代家业?!”

    他完全想不明白,左右不过是一点口角矛盾,为什么会演变成这样。

    闻言,周靖咧了咧嘴:

    “你数代家业?更是数代农夫血汗!你们享了几代人的福,够本了,上路也不可惜啦!”

    “狂徒!纳命来!”

    吴镇目眦欲裂,虎吼一声,持棒杀将上来,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

    可下一刻,周靖手中哨棒忽如黄龙出洞,好似一杆大枪戳出,在吴镇反应过来之前,便以迅雷不及之势,倏忽戳中他的面门。

    噗嗤!

    棒尖穿透颅骨,破脑而出!

    周靖抖手拔出棍棒。

    吴镇养得精壮的身体前扑倒地,直接没了生息,一照面便是秒杀。

    “啊,二哥!”

    吴方凄厉大叫。

    周靖猛然飞身上前,一棒砸烂吴方的脑袋,好似打碎了个烂西瓜。

    吴常贵扑通瘫坐在地,瞪大眼睛,看着面前挡住日光的小山般身影,恐慌道:“不!不要杀我!我还有……”

    嘭!

    周靖不耐听他聒噪,直接一棒送他了账。

    他这才回过头来,看向满场惊惧的庄客和村夫,一身暴烈之气涌动,深呼吸一口,陡然暴喝如雷:

    “杀人者,陈封!”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39922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