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星界使徒 >175 炼丹与女道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175 炼丹与女道

    另一边,叶家。

    屋子里,叶顺忠与张进端听到周请所说,皆是满脸愕然。

    "道长所说何意?邪崇是怎生回事?

    叶顺忠赶忙追问,神色惊异。周靖斟酌了一下,缓缓道∶"邪祟者,乃阴秽之气,一旦沾身便损害人精气血,难以祛除,你家太公多半是沾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他也没见过邪祟,但不妨碍他胡编乱造。

    这个世界所属的"诸华文化"文化谱系背景中,有这一类的概念,只是当前世界没有证实过,还属于"民俗迷信"的范畴。

    不过在主世界,灵魂的存在早被证实,可以用设备直接观测,什么邪灵啊、怪异啊,超能学院也有相关记载,资料丰富。

    所以周靖对这些概念,也不是毫无了解,此时编起来煞有介事,

    甚至他心中隐隐觉得,这团黑气很可能真是邪祟灵物,自己瞎编也不是无来由的,兴许还真猜对了。

    叶顺忠和张进端听得脸色数变,大为震惊。

    从周靖嘴里听到此事,两人深信不疑,暗道涨见识了。

    ""没想到民间鬼魂灵异  之说竟是真的..."

    张进端喃喃自语,心灵遭到冲击时缓不过来。

    叶顺忠压住震惊之情,定了定神,直接深深一拜,着急道∶"还望道长出手相救,我叶家上下必将感念道长恩德,为道长修建生祠。"

    "生祠就不必了,此事对我不过举手之劳。

    周靖摆了摆手,随即发动念合,用融合了精神力的风元素,去切碎磨灭叶太公身上的黑气,

    他虽然不懂得什么驱邪术法,但精神力已达二阶,强度估计超过了这个世界当前的水平,他刚才已试过,能够直接用精神力粗暴消灭黑气,力强便可破万法。

    黑气顿时剧烈挣扎起来,好似滚油般沸腾,但在周靖锋利的风元素精神力切割下,很快便被撕成碎屑,消散一空,

    周靖感知中阴冷怨念的气息,随之消失。

    速度松弛下来,好似脱离了噩梦,进入深沉的梦乡。

    周靖稍微检查了一番,确认无误,这才扭头道;"我已驱除了叶家太公身上的邪祟,他的病情应当不会再恶化下去

    叶顺忠大喜,赶忙又要拜倒∶"道长大恩,在下没齿难忘

    但周靖却搀住了他,打断道"切莫高兴太早,你家太公沾染邪祟太久,身体亏空严重,若不补足根基,同样时日无多。"

    叶顺忠啊了一声,表情紧张∶"那…那该如何是好?"

    周靖却微微一笑,慢悠悠道∶"救人救到底,正巧贫道精通炼丹,这段时间便炼制一些补益丹药,为老太公调养身子。药材和器皿,便要你来提供了。"

    叶顺忠心情大起大落,又庆幸又感动。只觉心头一块大石落地,赶忙又是连番道谢。

    至干炼丹靠不靠谱……灵风子道长这种真正的高人,应当不会说假话吧,叶顺忠是不信也得信了。

    张进端行医多年,还是头一回碰到这么"治病"的,忍不住又去给叶太公把脉,发现脉象确实好转一些了,忍不住感叹: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灵风子道长神通广大,老朽佩服至极。

    张进端发自内心称赞,随后看向叶顺忠,道∶"叶兄亲自登门请我出诊,我却没帮上什么忙,心中惭愧,我也留下为老太公调养身子吧。"

    "那便多谢张大夫了。"叶顺忠拱手,也不冷落张进端,道∶"此情我叶家同样记下,诊金不会短了分毫。

    张进端连忙说受之有愧,摆手推脱,叶顺忠则执意如此。

    两人来回客套了一番,最后以张进端主动要求降低七成诊金结束了战斗。

    张进端留下继续照料叶太公。周靖则写了药材清单交给叶顺忠,接着在管事的领路下,去了叶家宅邸中的药房,这里炼药工具一应俱全。

    很快,便有管事按照清单送来大批药材,顺便还搬来一座丹炉。

    周靖稍微熟悉了一番器皿,然后便赶走仆役,关在房间里开始制作药物。

    在制药这一块,他有着丰富的实操经验,早已是大师级人物,还有高级【药剂学】和【物品分析功能】帮忙,仅仅试验了两三次,便完全上手,以几平不出错的药材配比,不断产出成药。

    周靖给出的药材清单,并不是药方;里面混杂了大量无关紧要的药材,除了给叶太公炼制滋补药物,还打算中饱私囊,给自己炼制一些药物。

    他这次制作的是三种药物,第-温养滋补之药,长期服用增补身体。第种是关键时刻激发潜力的吊命猛药,在生命垂危时使用。第三种则是提振精神清醒头脑的药品,可以辅助冥想,或临时强化精神。

    种药物,他都刻意捏成丹丸状,坐实"炼丹"名义之余,还方便储存和携带

    同时为了提升卖相,他分别给三种药取了名字,滋补之药唤作"玉春丹",吊命猛药唤作"夺天丹",精神秘药称为"清心丹"。"

    三种都是自行创造的高效药方,将药性发挥得淋漓尽致,效果颇为神异,在当前时代制药条件下,已是罕见的珍品了。

    忙活了小半天,出炉的丹药装满七八个瓷瓶,在桌子上一字排开。

    周请心中满意

    能够自力更生、自产自销,才不担心资源用尽,这可是光用拳头捶人做不到的

    他收起丹药,离开药房,径直去见了叶顺忠

    叶顺忠此时回了主宅,正在处理家中事务,听闻周靖炼丹有成,赶忙放下账册出门迎接,心头暗暗震惊好快的效率,

    民间传说炼丹都要花费很长时间,什么七七四十九日才能成丹,大多是装神弄鬼。但灵风子道长反其道而行之,竟如此朴实迅速,这种作为,反倒让叶顺忠更为相信。

    周靖拿出两瓶药,交到对方手里,紧不慢道∶

    "绿瓶叫作玉春丹,可滋补气血、增补根基,长期服用能调养脏腑,去除一些劳累暗伤,让身子骨越发硬朗,给你家太公每日服用三颗,用清水化开,至少持续两个月。白瓶叫夺天丹,若是犯了急症;或生命垂危,便服用此药,可勉强吊住口气,除非你家太公情况突然恶化,否则不必使用。"

    "多谢道长赐药我这便给老太公送

    叶顺忠郑重收起两瓶药,语气激动。他感谢了一番后,拜别周靖,随后赶紧去了叶太公住处。

    张进端还在这里照料叶太公,见叶顺忠带来了周靖的"丹药",本着为病人负责的态度,先行做些测试。

    他倒出一颗翠绿色的玉春丹,嗅了嗅,只觉一股草木芬芳之气冲入鼻腔,整个人精神一振。

    "好药.

    张进端下意识赞了一声,随后将玉春丹放进口中,用舌头抿开。

    霎时间,一股清新之气在口腔内荡漾开来,清甜回甘,口舌生津,提神醒脑。

    一口吞下,他很快感到腹中生出暖流,内腑舒适熨贴。

    张进端也是懂药的,细细体会了一番,大为动容∶"这玉春丹当真是天下少有珍品..药效竟如此神异

    叶顺忠见专业人"都这么说,登时心中大定,喜不自胜,越发庆幸自己与周靖搭话,和这般奇人异"搭上关系。'灵风子道长有这般炼丹手段,可不能让他白白辛劳,虽然道长不爱黄白之物,可我叶家也须有所表示,以重金求购丹药,表明一番心意。否则恶了道长,就得不偿失了。'

    叶顺忠暗自盘算,下定决心要用钱答谢周靖,顺便尝试求购更多丹药,留在家中以备不时之需。

    至干购买丹方,或是与周靖搭伙做药房生意,叶顺忠却是根本不敢想,只怕冒犯高人,让人误以为他们觊觎药方。

    两人再不迟疑,用清水化开玉春丹,给叶太公服用下去。

    叶家太公怪病被治好的事情,好似飓风一般刮过,轰传宁天府,

    叶太公得病之事,已是流传了数涸月的谈资,全城郎中束手无策,当地百姓都是知晓的。此时突然有人解决了怪病,市井百姓都大感好奇,纷纷打听。很快,便有人打听到了细致情况。

    叶家大房大老远请来"妙手"张进端,但这位杏林名医同样对叶太公的病情束手无策,最后竟是那位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灵风子道长出手,用炼丹之法,治好了叶太公的怪病。

    一至干邪崇之事,只有周靖、叶顺忠、张进端三人知晓,却没有说出去。下人知晓周靖为叶太公炼丹,便认为是丹药治好了老太公,于是才有这般传言。

    宁天府百姓惊奇不定,更是兴趣大。

    这灵风子道长,竟然还懂得炼丹之术,连名医都解决不了疑难杂症,他却是能诊治。

    在这般理解之下,市井中流传出一种说法,认为这灵风子也是个不输于名医的杏林妙手,当世高人。

    一时间,周靖名声大噪,本来就是宁天府近来最火热的谈资,热度又高涨了层

    许多得了病的人,蠢蠢欲动想找周靖诊治,然而此人住在叶家,又没说出诊,同时还是个深不可测的神通之人,他们犹豫良久,还是不敢轻易登门。

    街头巷尾议论纷纷,便有好事之人给他安上了许多名号,"丹仙"、"踏江道

    "、"御风真人"等等,风头可谓是时无两。

    宁天府,城北某处大宅。

    宅邸内有一处竹林,一间偏僻的院落便隐藏在竹林深处。

    一个女子在屋内闭目打坐,手上搭着拂尘,身穿青黑道袍,容貌清纯中透着妖艳,肤若凝脂,看似风华正茂的二八佳人,但眼角却有着隐约的鱼尾纹,年纪实际已不轻了。

    这个女道人打坐调息,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眸子,眼中尽是凛然之色。

    "叶家太公被治好,这么说,我施的厌胜之术被人破了………·这灵风子,看来是个真有道行的……当真可恶,没想到这宁天府,又来了一个会术法的道人。

    她神情浮现三分烦躁。

    好不容易甩开那疯狗般追着自己想除魔卫道的清灵派魏子夫,不久前才藏身于宁天府,勾搭了一家豪强,她本打算大展手脚,搏一场富贵,没成想此地忽然又来了个有道行的家伙。

    不知这灵风子是什么作派,看他故弄玄虚,懂得借当地豪强为自身造势的样子,怕不是同道中人?也意图扬名,攀附权贵?

    女道人低声自语,语气暗恨。

    无论自己用什么手段,引起什么动静,都可能被人识破,相当影响计划。

    这种情况,就像是自己本来想怎么糊弄外行人都可以,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懂行的,分走了"最终解释权"。

    "不知这灵风子的事迹几分真几分假…看来要找个机会,试他一试。可惜我只能开灵眼,却不会望气术,不然倒是可以轻易看出此人到底有几分道行。若是稀松平常,那便可以找个机会和他斗法,让他知难而退,甚至暗害此人,将其除去-劳永逸…….

    女道人眼神闪烁。

    连续几日,周靖都在炼制丹药。叶家不仅提供药材、场地,甚至还要花大价钱购买丹药,他不收还不行,人家表示这是"一番心意"。

    碰上这种冤大头,不宰都不好意思每天炼制的成品,大多数自己收起来用了,只有少部分卖给叶家,完全供不应求,人家还感恩戴德。

    此举除了占便宜以外,还是为了维持"物以稀为贵"的形象。

    周靖祭出自己的炼药本领,是故意为之,为了炒作自己"精通炼丹"的本事一

    .神通虽然受人敬畏,但能提供实际好处的丹药,才会让那些权贵更追捧他,叶太公服食玉春丹,一天天好转,叶顺忠最为高兴,对周靖越发感激。但其他各房叶家掌事人,心情就不那么美妙了。

    然而他们也不敢埋怨周靖,只能将这股郁闷压在心底,每日见到周靖,仍是毕恭毕敬,不敢冒犯。

    外面传闻自己治好了名医也束手无策疑难杂症,相当于踏着张进端成名,但张进端不太在乎,他行医多年,年岁已高对这种虚名早就不甚在意了。

    况目传言也大体没错,周靖确实是个有真本事,张进端也没什么不服。  比起无关紧要的虚名,张进端对周请的炼丹技艺更感兴趣,追几日在照料叶太公的闲暇时,常常登门拜访,想要交流经验。

    周靖没有将对方拒之门外,正好也想找个医术高超的人取取经。

    两人交流几日,周靖展现了自己对各种药材的深刻理解,张进端听得惊叹连连,在了解药性方面自叹不如,无比钦佩周靖的药学造诣。

    如果说张进端之前只是敬畏身怀未知手段的神秘高人,现在则是在自身擅长的专业方面被对方折服了。

    张进端自觉获益良多,也不吝啬,不仅分享自己行医的经验,甚至还将自己半辈子编纂的医书草稿《杂病辨诊录》拿出来,请周靖品鉴指点。

    在这锺氛围良好的技术交流中,周靖的医术技能升级极快,短短几日时间就从ly0升到lv2的熟练。

    同时,他也从对方口中,得知了民间三大名医的名号,各有各的擅长之处。

    张进端号称"妙手",最擅长把脉辨症、诊疗。"金针郎中"孙伯清尤其擅长针灸之术。"清散真人"葛同则精通用药。

    这一日。

    周靖和张进端在院子里像往常一样交流

    叶顺忠忽然登门拜访,两人停下话,一起看向他。

    周靖见他表情微妙,不禁心里一动,主动问道∶"叶居"有何事?"

    叶顺忠迟疑了一下,说道∶  "道長,宁天知府在玉临河畔设宴希望邀请您明晚赴宴,不知您意下如何?

    “哦”“

    周靖眉头一挑。

    见状,叶顺忠赶忙解释道∶"我只是替知府带一句话,若道长不想赴宴,我这便回绝了他。"

    "……既是知府相邀,那便去一趟吧、正好有事劳烦干他。'

    周靖闻言,笑了起来,表情意味深长。

    叶家这块跳板总算发挥效果了。自己在宁天府短短数日,炒作了这么多热点出来,终干引起达官显贵、世家门阀的注意了。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44706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