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星界使徒 >183 青龙冲霄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183 青龙冲霄

    宁天府,西门渡。

    今日江上光景一如既往,舟来船往,千帆摇曳,码头繁忙热闹。

    梅绽青背着行囊赶到码头,身上已是换了一身劲装,头戴皮笠,腰悬佩剑,打扮得好似个江湖客,不似个道人。

    她风尘仆仆、步履匆匆,囫囵扫视一圈,随即赶紧跳上一艘乌篷小舟,甩出一锭银子给船夫,直接喝道:“闲话少叙,我有急事,马上开船。”

    正在休憩的船夫听到有人上船,本还想询问一番,然而到了嘴边的话却被银子砸了回去。

    他掂了掂银锭,发觉足斤足两,登时笑如菊花,当即吆喝了一声客官坐稳,随后立马载着梅绽青摇橹出港。

    梅绽青藏身乌篷之中,从怀里悄然掏出几个灵袋,尽数打开,低声吟诵法咒。

    几只模样相似的阴邪鬼物从中飞出,盘旋一圈,接着朝港口码头一无所觉的路人袭去,顷刻间便穿透了好些人的身子。

    这些路人看不见鬼物,被鬼物穿过也没有受伤,只是忽然感到浑身一寒,打了个激灵,还以为被江风吹了一下,没有放在心上。

    他们却是不知,自个儿身上已沾染阴邪鬼气,过不了几天就会大病一场。

    几头阴邪鬼物目标不仅是码头上的百姓,还有江上正在行船的船腹,到处留下痕迹,让越来越多人沾染阴邪之气。

    “希望能拖延追兵……”

    梅绽青脸上颇有些肉痛。

    这些阴邪鬼物都是她用养鬼术炼出的怨灵,能以阴邪害人,每一只都精挑细选,对死者生辰八字很有讲究。

    养鬼要常常以阴气滋润,否则会遭到反噬,而每次驱使阴邪鬼物都耗费阴气,需要重新祭炼,平日里她不舍得轻易动用,可今日为了逃出生天,也顾不得本钱了。

    梅绽青此时已逃出章家,打算坐船跑路。

    章家求援搜捕需要时间,中间的时间差便是稍纵即逝的逃跑之机,她不敢多耽搁,一直朝着西门渡狂奔。

    因为和魏子夫交手多次,梅绽青对望气术的追踪效果颇有了解,所以路上间或放出鬼物散播阴邪之气,试图混淆望气术感知。

    这招用来摆脱魏子夫很好使,但她不知御风真人会不会中招。

    ——就算不成,只要能阻拦一小会,那便值了。

    在西门渡口大肆散播阴气,是为了让自身气息混入其中,使追兵无法第一时间锁定她是哪个,以此瞒天过海。

    她知道周靖可以御风飞行,但她觉得只要能在对方锁定自己之前乘船远渡,还是有机会跑掉的。

    在她看来,御风真人术法高深,自身无论怎么逃都有风险,而走水路总好过陆路,至少没那么容易被大队人马围追堵截。

    梅绽青也没有万全把握能逃走,但她不想坐以待毙,该跑还是要跑。

    若是干等到明天斗法,就是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她不愿如此,只能当断即断,冒险脱逃。

    “算姑奶奶倒霉,遇上这种高人……不过只要能远离宁天,那灵风子多半不会追击,只有那魏子夫像疯狗一样咬着我。”

    梅绽青心中盘算,暗暗祈祷敌人别那么快追上来。

    就在这时,渡口码头的方向响起一阵惊呼,众多百姓指着天上飞来的人影,表情惊异。

    众目睽睽之下,周靖飘然落地,衣袖随手一拂,将周围一些想要跪拜的挑夫艄公给托了起来。

    他用元素视觉环视一圈,登时眉头一皱。

    此时此刻的西门渡,到处充斥着阴邪之气,不知多少人被沾染了。

    不仅是码头百姓,江上也有许多舟船的船夫渔民沾染了黑乎乎的邪气,乍一看便有上百处,一时间竟看不出到底谁才是正主。

    除此之外,他还直接看到了几头正在作乱的阴邪鬼物,就像是到处撒尿的黄狗,在不同地方留下痕迹。

    “果然是这样……看来我赶到还算及时,那梅绽青还未走远。”

    周靖面不改色,直接念合狂风,袭向这几只作乱的阴邪鬼物。

    这几只阴邪鬼物毫无反击之力,凄厉尖叫,被融合了精神力的风刃斩碎,消散在风中,犹如砍瓜切菜一般。

    这种驱鬼役灵之术,在这个世界的术法体系中,已是不错的攻伐之术,但遇上周靖却没有用武之地。

    周靖虽然不会这里的驱邪手段,但他的精神力属性远高于这个世界修行之人的正常水平,以力破巧绞杀几只被人祭炼出来的阴邪灵体,没什么问题。

    “让我看看,你会在哪里……”

    解决了作乱的鬼物,周靖环视当场,将各处阴邪尽收眼底,心中分析。

    一路飞来,他已然了解梅绽青的意图,就是想用这种瞒天过海的方式,拖延追兵发现她的时间。

    如果换作魏子夫,等找到正主,她已逃之夭夭。可惜人家遇到自己这个会飞的,迅速锁定了她的行踪,计划便落空了。

    只是到了西门渡码头,自己再想立马锁定梅绽青,就不那么容易了。虽说她肯定是在场邪气之一,但不像之前一样有清晰的出城逃跑路径,在场很多邪气都有可能是目标。

    不过也可以直接筛选掉一部分……这梅绽青既要走水路逃走,便不太可能在码头上,所以大概率是攀附在江面行船的那些邪气。

    但这些行船都在移动,正在朝出港口驶去的舟船也不在少数。

    想要仔细筛查,最好亲自登船,否则难以锁定梅绽青在哪艘船上。只是这样每艘船都要耽搁些时间,若是运气不好,连续多次没找到正主,那接下去寻找就更费劲了……毕竟舟船在移动,出了港口便顺江而下,速度就不慢了,距离宁天越来越远。

    自己虽然能飞,可也要耗费法力,自身的二阶精神力,虽说超过这个世界的常规水平,但也远不到用之不竭的地步。

    ……所以要么飞到前面去守住出港口,巡检每艘过去的船只,要么让这些舟船停下,全部回港。

    后者自是最好的,那样梅绽青便无路可逃了。

    就在周靖思忖之时,一队渡口官兵匆匆赶来。

    “不知御风真人来此有何要事?”

    为首的却是西门渡的监门营副指挥使,是个识得周靖样貌的,当即拱手问话,态度还算敬重。

    周靖看到他,顿时眼前一亮,开口道:

    “你们来的正好,城内有妖女害人,已惊动官府,官差正四处追捕。贫道望气追踪而来,发觉那妖女上了舟船,想走水路而逃。”

    “竟有此事?”

    监门营副指挥使一愣,他却是还没收到消息。

    事发突然,消息传播没这么快,官府也没有为这点小事关城门的打算,便没有命令传来。

    周靖竖掌一礼:“还望通融一二,让渡口守备打旗号,召唤江上行船回港,细细盘查。”

    “这……”

    监门营副指挥使犹豫起来。

    虽说他乐意卖周靖一个面子,但驻守西门渡是职责所在,听从一个无官无品的外人吩咐,多少不太合适,况且此事详情他也不清楚,不由得心里衡量。

    念头转了一圈,监门营副指挥使决定稳一手踢皮球,拱手道:

    “在下愿意相助真人,只是此事我也做不得主,不如这样,我去通报指挥使大人,再遣人问问渡口守备。”

    “若是如此,只怕贻误了时机。”

    周靖闻言,知道指望不上西门渡守军,只好熄了心思。

    虽说对方行事合乎规矩,可等通报完,那梅绽青早跑没影了,到时候再让不是同一批的舟船回港,和刻舟求剑没啥区别。

    “还是贫道出手吧……烦请稳住码头百姓,贫道接下来所为,只是为了捉贼,还望莫要误会。”

    周靖摇摇头,不等监门营副指挥使细问,便忽地冲天而起,直直飞向出港口。

    因为行船在港内的速度尚不算快,他借风飞行轻易超过了一艘艘船。

    码头上的官兵和百姓,还有渡口港湾各个舟船上的船夫,都惊奇看着周靖御风越过头顶,飞向出港口。

    “那是御风真人?”

    “真人这是要做什么?”

    众人满心诧异。

    乌篷船上,正在摇橹的船夫也啊哟了一声,兴奋道:“哟,那不是灵风子嘛!果然是天人,十多天前他踏江入宁天,我就在渡口看了个真切,惊得一宿睡不着,回去和孩子说了,他们还说我老眼昏花呢。”

    船内,梅绽青面如金纸,状态颇为不佳,似是受了伤。

    祭炼的鬼物被灭,她也遭受反噬,心神受创,当即猜到是周靖追来了,藏在乌篷里压根不敢冒头。

    此时听到船夫所言,梅绽青心里一动,勉强让语气平静,问道:“船家,那御风真人此时却是在做什么?”

    船夫不疑有他,应答道:“真人适才飞了过去,落向出港口左近的江面上,却不知要做什么。”

    梅绽青登时心里一沉,只觉猜到了周靖的打算……这是想要借着踏江而行的手段,扼守出港口的江面,盘查所有过去的船只?

    ‘这灵风子当真可恨,不给我丝毫活路!’

    梅绽青眼神阴晴不定,随即银牙一咬,面露阴狠之色。

    本不想动用此术,眼下却不得不如此了……

    她调整了一下语气,语气忽然变得柔媚,勾魂摄魄,轻声呢喃:

    “船家,可否进来一叙,我有事相商~”

    船夫内心一荡,只觉脑子好似只剩这个声音,魂被勾住了一样,鬼使神差放下船桨,矮身钻进乌篷。

    几秒后,小船忽然猛地摇晃了几下,接着迅速平静下来。

    一阵窸窸窣窣的换衣声响起。

    没过一会儿,梅绽青便走出船舱,已然换了一身褴褛的粗布衣,还做了易容伪装,眼窝深陷皱纹横生,颇为老气,看不出原来的美貌,同时脸色蜡黄骨瘦如柴,似乎成了个营养不良的船家妇人。

    脸可以易容,但她的身子却在极短的时间里消瘦下来,只剩皮包骨头,没了原来的丰腴诱人,却是颇为诡异。

    这时,原来的船夫也跟了出来,变得双眼无神,痴痴傻傻。

    “相公。”梅绽青轻轻唤了一声。

    “婆……子?”船夫愣愣回应。

    “相公大病未愈,且歇着吧,我来驾船便是。”

    梅绽青轻声说话,随手拍了拍船夫的脖子,从上面取下了几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船夫呆呆点头,回了船舱,竟对梅绽青言听计从。

    梅绽青不再搭理船夫,这才敢直接看向远处站在出港口江面的周靖,眼神闪烁,惧恨交织。

    ‘此番元气大伤,若是能逃出生天,来日必有厚报!’

    她适才动用媚术,勾魂夺魄,引船夫入舱。

    随后,梅绽青迅速出手制住船夫,霸王硬上弓。

    先是施了阴阳夺魄之术,在阴阳合动时用符针插入船夫脑部数个穴位,导引阴气入脑,此法可短时间内夺去目标心神,让人对她言听计从,而中术者最多一日后便会暴毙身亡。

    随后她动用另一个采补秘术,将大半邪术道行倒灌入船夫体内,再从船夫身上取了阳气,锁入自身,秘法化开,用以镇邪,暂时压下自身阴邪气脉……如果此时用灵觉看她,便能发现她身上的阴邪之气淡了许多。

    这是为了伪装道行,以逃避周靖筛查,装作被阴邪之气沾染的无辜之人。

    此术极损道行,大伤元气寿数,一经施展,立马变得形销骨立,几乎相当于散功,一身修为最多剩二三成,乃是采补之道下的偏门邪法,唤作“阴阳倒逆化胎术”,用以保命。

    虽然采补之术本就是进境极快的修行之法,只要勤加修习,损去的道行日后还能恢复过来,但至少要花费数年时间。

    梅绽青练成后也是首次动用,以前从未被逼至这般境地,多年苦修所剩无几。

    所以她此刻心里滴血,恨怒交加,却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

    梅绽青屏息凝神,只等经过出港口时假扮船家夫妇,瞒天过海。

    然而就在此时,她却看到站在前方江面上的周靖忽然双手一合,整个人再度浮空。

    呼呼呼——

    狂风凭空而来,呼啸卷动,吹得周靖下方的江面水波连绽,远远扩散。

    正当她不解时,突然看到周靖身前的水面出现一个涡旋。

    下一刻,一条细小的水柱从涡心延伸出来,夭矫狂舞,好似一条幼小的水龙破水而出。

    紧接着,这条幼小水龙飞速壮大,越来越高,旋转卷起呼啸烈风,原本平静的江面顿时波涛汹涌,好似有蛟龙在水下翻江倒海。

    哗啦啦——

    众人视线追随,目光渐渐上扬,嘴巴越长越大。

    在码头、江上无数人惊骇欲绝的注视下,龙吸水之景凭空而生!

    哗啦啦啦——

    只见水龙卷在江上飞旋移动,搅得浪涌云翻,天降骤雨,堵住了出港航道。

    舟船随浪剧烈起伏,几乎都要被吸了过去。

    所有船只赶紧调头,躲向渡口码头,全部都被逼回港内。

    “青龙出水?!这是什么神仙!”

    梅绽青扑通跌坐船板,手脚一阵冰寒,脸上浮现难以言喻的恐慌。

    御风真人此前的手段,她勉强还能接受,可眼前这种天地之威般的神通,已然超出了她对术法的理解,简直打碎了她修行至今的观念……

    这岂是人力可为?!

    如此匪夷所思的道行,难不成就是那姓魏的老牛鼻子提到的“道法自然”!

    码头上的监门营副指挥使,已然愣在当场,双股战战,几乎想要立即跪倒,顶礼膜拜。

    西门渡无数人,满脸震撼,尽皆失神失语。

    仙人乘风起,青龙冲霄汉!

    这惊世骇俗的一幕,深深烙在无数百姓的心中,仿佛一辈子也忘不掉。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46484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