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 事毕

    水龙卷在江上横行,出港舟船调头退避。

    周靖御风飞到一旁,也避开龙卷,额头青筋跳动,微微有些刺痛,这是精神力消耗甚巨的表现。

    ‘这世界的元素躁动活跃,果然容易产生连锁反应……’

    周靖吐出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缓解疲累。

    他这次也存了试验的心思,全力呼风,使其旋转狂涌,将力量发挥超过临界点,引动了更多未被精神力念合的风元素,才形成了这条远超他真实力量的水龙卷。

    这水龙卷风速颇快,脱离了精神力控制,周靖也难以将其停下,甚至离得太近也会被卷进去遭受伤害,只能任其自然消散。

    此番既是为了捉人,也是故意搞个大场面,见绝大部分舟船都被逼回港,周靖心中稍定。

    这时,他忽然发现其中有一支乌篷小舟,还在朝前航行,像是被水龙卷掀起的涡流吸过去,似乎失了掌控。

    周靖凝目看去,见到一对男女在惊慌驾船,一个是船夫老汉,另一个面黄肌瘦的妇人,似乎是一对夫妇,身上都沾染着不重的邪气,都像是被牵连之人。

    他当即飞了过去,落在船头,随手抖出一阵风,稳住船身。

    “不要往前了,回渡口码头。”

    周靖随口说了一句,顺便打量这对船家夫妇。

    船夫呆呆愣愣,没有回应。

    而那妇人却下意识一抖,神态瑟缩,似乎颇为惧怕自己。

    “不敢违逆真人。”

    妇人赶紧回话,声音沙哑,回头招呼船夫,手忙脚乱驾船调头。

    周靖却是眉头微皱,觉得这两人有些奇怪。

    他扭头看了眼码头,只见黑压压的人群在岸上围观,哗然惊呼,许多人跪拜在地,顶礼膜拜。

    其他回港船只上的人,在操弄船只时,也不忘频频向他投来震惊骇然的眼神。

    周靖重新回头打量这艘小船上的夫妇,发现这船夫见了自己却没有任何表现,自顾自驾舟,当他不存在。

    而那妇人似乎在强自镇定,手忙脚乱操船,难掩生疏。

    周靖忽然抬手,抓住妇人的手臂。

    “干、干什么?!”

    妇人大吃一惊,想抽出手,却发现周靖的手掌好似铁箍。

    周靖瞧了眼她没有老茧的手掌,随后又给了一发侦测,这才笑了起来:

    “梅绽青,你易容术倒是不凡,我第一眼竟没认出你。”

    他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小舟露出马脚,自己过来一探,倒是直接找到正主了,省了自己细致盘查其他船只的功夫。

    装作船妇的梅绽青心情彻底沉了下去,不死心道:“奴家不知真人何意,还望真人自重。”

    周靖摇了摇头,忽然翻手一扭,径直将梅绽青的手臂拗断。

    咔擦!

    梅绽青没有预料到周靖这么果断,惨叫一声,抱着骨折的手臂跌倒。

    她顾不上再说什么,挣扎着要翻下甲板落水,还想再逃。

    这时,周靖大袖一扬,卷起烈风将梅绽青托起,随后重重拍在船板上,又弄断了她好几根骨头。

    梅绽青痛叫连连,也不装了,愤恨盯着周靖:“灵风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你真要赶尽杀绝不成?!”

    周靖眉头一挑:“现在不就有冤仇了?”

    梅绽青咬了咬牙,道:

    “我当初去登门拜访,本是想送你一场富贵。当今世道混乱、朝纲不振,天子好大喜功、倒行逆施,这大夏王庭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正是我等修行中人搏一场富贵之时!皇帝老儿每年都会来宁天小居,你有神通我有媚术,咱们内外合力,蛊惑天子,岂不快哉!若你放过我,咱俩联手,权势唾手可得!”

    她还没有放弃,因为此时船上没有别人,她便将当初的想法全盘告知,想要最后再努力说服周靖,获得一条生路。

    周靖闻言,表情却有些古怪。

    这人……在想屁吃?

    虽说自己也有类似的想法……可咱什么资本,她什么资本?怎么看自己都不需要她,这场合作自己没多大收益,反而还会埋下个定时炸弹。

    想来蹭我,还腆着脸说送我富贵……想的还挺美。

    “荒谬,似你这等妖女,贫道怎会与你同流合污?”

    周靖当即严词拒绝。

    梅绽青见状,心知再无幸理,怨恨道:“灵风子!你道行高深,栽在你手里,老娘无话可说,我先行一步,在阴曹地府等着你!”

    “那你慢慢等吧。”

    周靖随手一掌,将梅绽青拍晕过去。

    他看向旁边呆呆船夫,皱了皱眉,稍微查探了一番,发觉此人大脑受损,已是没多久好活,估计中了梅绽青的术法。

    “……也是个倒霉人。”

    周靖摇摇头,驭风推舟,让小船如离弦之箭,径直往码头驶去。

    闲着也闲着,他顺便进船舱稍微搜索一番,赫然找到了梅绽青藏起来的包袱。

    打开一瞧,包袱里面有不少奇奇古怪的东西,易容工具、伪装衣物、邪术用品等等。

    其中还有两本泛黄的书籍。

    周靖拿起书翻了翻,忽然眼神一动。

    这两本书,一本是《阴阳混胎秘要》,一本是《幽谷纪章书》,都是修行典籍,来自一个叫作“幽谷派”的师门,包含好几类术法,也并不全是邪术,八成就是梅绽青练的秘籍。

    稍微看了两眼,周靖便自行收了起来,打算日后再细读。

    他暂时没打算修炼这世界的术法体系,但开拓一下视野也是好事。

    另外,自己的元素巫师体系,在这个世界应该无人可以入门。

    如果有朝一日需要培养些人手,这两本秘籍便能派上用场了……

    不一会,小船回到了码头,周靖提着梅绽青上岸。

    此时这里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一见到周靖,都露出震撼惊惧之色,纷纷退避,不敢靠近。

    大多数人只看到周靖造成青龙出水之景,却不知前因后果,拿不准周靖的意图,自然害怕。

    见众人惊惧的样子,周靖扔下梅绽青,负手在背,缓缓开口:

    “诸位不必惊慌,贫道此举是为捉拿这名妖女,与尔等无关。这妖女乘船欲逃,我便略施手段,逼船回港,不消多久,那龙吸水之景便会自行消散。”

    闻言,众人这才心下稍安,嘈杂议论。

    这时,监门营副指挥使带着官兵赶了过来,隔开百姓维护秩序,朝周靖惶恐一拜,讪笑道:

    “真人法力通玄,真乃天仙下凡,我今日真是大开眼界。”

    “嗯。”周靖不置可否应了一声。

    监门营副指挥使低头看向昏迷的梅绽青,好奇道:“这便是真人要捉的妖人?”

    “不错。”周靖点点头,环视一圈,提高语调,朗声道:“此女名为梅绽青,身怀邪术,在城内犯了十几条人命,遭贫道追击。她为了拖延追兵,大肆动用邪术,你们在场不少人已被她施了邪祟,若不及时救治,必大病一场,甚至性命难保。”

    话音落下,在场百姓顿时哗然,大为恐慌,骚动起来。

    他们对梅绽青不甚了解,而此时听到自己也遭殃了,立马对这妖女忌惮恐惧起来。

    周靖这时再开口,道:“不过诸位也不必慌乱,贫道懂得驱邪之法,我点中之人且来我面前,贫道自当为你驱除邪祟。”

    “真人高义!”“感谢真人搭救!”

    不少百姓当即感激拜倒,七嘴八舌开口,深信不疑。

    周靖直接在码头摆开救人的阵仗,点出那些被邪气侵袭的百姓,挨个驱除邪气,其余人都在旁边围观。渡口守备官兵则绑了梅绽青,守在旁边,不敢寸步离开。

    过了一会儿,魏子夫与叶家、章家等人总算赶到西门渡,看到的就是这番场景。

    紧接着,一行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被还在江上肆虐的水龙卷吸引了过去,尽皆一愣。

    这是个什么造型?

    宁天府还有这种天气?

    魏子夫倒顾不上别的,赶紧挤进人群,看到落网的梅绽青,仔细辨认一番确认是正主,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赶忙凑到周靖身边,激动拱手道:“多谢真人出手相助,总算降伏这妖道了。”

    “举手之劳。”

    周靖点了点头。

    这时,叶家和章家之人,也从百姓口中打听出事情原委,顿时惊为天人。

    叶顺忠看着江上横行的水龙卷,目眩神迷,大为崇敬钦佩。

    章文涛则下意识咽了一口唾沫,再看向周靖,只觉这人好似万丈高山一般,再不敢生出小心思,姿态更加恭敬。

    不多时,周靖为码头百姓驱完邪,在一众百姓感恩戴德的感谢声中,与魏子夫一行人回了城。

    一行人不曾耽搁,由魏子夫出手,废了梅绽青的修行之后,便径直将她交了官。

    赵兴安听了禀报,火速开堂审判,直接判了她罪大恶极杀人偿命,暂且收押梅绽青,等刑部复核批准,便秋后问斩。

    另外,官府也出了告示,张贴全城,细数梅绽青罪行,说清此事原委。

    短短两日后,“妖女祸乱宁京、真人斗法捉拿”的传闻,已传遍州府。

    不曾亲身经历百姓,从口口相传中得知此事,纷纷捶胸顿足,大为惋惜自己竟然错过这般奇事。

    不过当时西门渡的青龙出水之象,持续了大半个时辰,即便在城内都能看个真切,自是做不得假,许多人目睹了这样的奇观,对事情深信不疑。

    “青龙冲霄汉”的事迹成了宁天百姓又一谈资,而这次比周靖此前的事迹更加惊世骇俗,听闻者无不骇然失色。

    甚至市井中还流传出了一套说法,声称这妖女梅绽青乃是天上妖怪降世,是一只女蝠妖,为祸天庭,避灾下界,想要兴风作浪,而御风真人实则是雷部神霄护法天君,此番来到宁天府,是要下凡捉妖。

    这一套说法煞有介事,给周靖编了个实实在在的神仙来头,竟然有很多人信服。

    虽说是封建迷信,但对周靖倒颇为有益,让他披上了一层更神秘的面纱,留给众人的高人印象又再度往上拔升了一层。

    ……

    解决了妖道,魏子夫这两日都是乐呵呵。

    多叨扰了几天,他才终于向周靖辞行。

    “事情已告一段落,我出来半年多,也该回乡了,若日后有闲暇来南方,再来拜会真人。”

    叶宅门口,魏子夫和李清扬背着行囊,朝周靖道别。

    这几日,有不少宁天权贵表示想要供奉魏子夫,但魏子夫乃出世之人,尽数回绝了。

    周靖笑了笑,客气道:“你我一见如故,说不定我日后会去北方找你一叙。”

    魏子夫很是受用,感慨道:

    “依贫道之见,真人他日必能名扬四海,此行能结识真人这般人物,实乃我之荣幸。这次回了北方,我定会将真人事迹传扬出去,教天下修行之人都知晓,当世已有人练成道法自然之境,免得他们整日里觉得祖师爷都是在吹牛。”

    李清扬闻言,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暗道师父好不要脸。

    周靖莞尔一笑,点头道:“路上保重。”

    魏子夫与李清扬行了个道礼,也不再多唠叨,洒脱转身离去,混入人群之中,消失无踪,了無痕迹。

    周靖看了一阵,才回屋子,竟发现张进端在此等候,也背上了行囊,不由问道:

    “张大夫这是要走了?”

    “老太公身子好转,已无大碍,无须我照料,老朽此番是特地来向真人辞行。”

    张进端作揖说道。

    这些时日,他天天来和周靖探讨医术和草药知识,早已被周靖折服,不吝啬分享自身医术,两人算是朋友了。

    “半个月来,听真人讲解炼丹之道,老朽获益良多,许多疑难关窍豁然开朗,打算回乡闭关著书,将那本《杂病辨诊录》写完,梳理一身医术传给世人,来日成了书,再来拜访真人。”

    张进端语气颇为感激。

    周靖闻言,也郑重起来,拱手道:“既如此,便祝张大夫一路顺风了。”

    “借真人吉言。”

    张进端礼貌告辞,背着药箱离院子。

    周靖坐回椅子上,看了眼面板,此次降临时间已所剩无几。

    面板上还有个信息,却是两天前在西门渡一番作秀后,蹦出来的新收获。

    [你获得生涯事迹——【宁京灵风子】]

    [评级:国家级]

    [当前传说度加成:+3]

    “如此一来,我算成了这寧天府的地标型人物之一了,等传言四散,世人皆知我这个当世高人在宁天府隐居,那便天下扬名,彻底有我这一号人物了,计划便能到下一个阶段。”

    周靖吐出一口气,忍不住回想起梅绽青落网时提到的信息。

    皇上每年都会来宁天府小居一段时间……

    念头百轉着,他的眼神闪烁不定。

    ……

    大半个月前,灵风子横空出世。

    短短十几二十日,便做出了“踏江入宁天”、“风卷玉临河”、“青龙冲霄汉”三个脍炙人口的事迹,整个宁天府无不知晓。他又有为百姓驱邪避灾之举,拥护他的百姓不知凡几。

    此事也被白纸黑字记载在宁天府的地方志之中。

    御风真人之名传扬,受當地豪强尊崇追捧,成了宁天府权贵阶级的座上宾。

    他从此坐镇宁天府,以寻访天机之名,不断让自身曝光,提升名气、夯实地位,声望日隆,自不在话下。

    此行亲身降临时间结束,周靖的意识也脱离比尔这一使徒的身子,暂且回归。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4666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