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星界使徒 >191 潜入与换家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191 潜入与换家

    日落西山,月上中天。

    夜晚的山林更为幽深寒凉,时不时响起窸窸窣窣的风吹树丛之声。

    两千多喽啰叫骂了一整天,此时总算歇了,扎了简易的营地,与坐落在山崖之下的黄荡山分寨遥遥对峙。

    而此时此刻,在山崖的另一侧,一个背着长枪的身影,正在陡峭的岩壁上攀爬,动作灵活矫捷,有如山中猿猴,如履平地,正是周靖。

    他按照白天的计划行事,趁着夜幕降临,准备直奔山崖上的主寨,来一出神兵天降,直接拿下黄荡山头领。

    “我这也叫特种作战了吧……”

    周靖暗自嘀咕。

    他特意寻了个避开分寨的位置爬山,还一直开启着地图雷达,确认黄荡山群贼一个个小红点的动向,由此避开暗哨眼线。

    借着夜色遮掩,周靖没有惊动任何一人,偷偷爬到了山崖上,接着寻了个贼兵巡逻的间隙,飞速翻过颇高的木制寨墙,直接进了主寨。

    以他的身手,即便有人看到,也只会瞥见一条黑影飞速闪过,让人以为是错觉。

    “进来了……”

    周靖定了定神,在阴暗中行动,探索黄荡山主寨。

    地图雷达功能完全是潜行神技,所有巡逻贼兵、明哨暗哨,他隔着老远就避开了。

    虽然主寨内防卫颇严,但他潜行十分轻松写意,神不知鬼不觉。

    不一会儿,周靖找到一个落单的喽啰,确认四下无人,便陡然欺身而上,从背后捂嘴锁喉,将其制住,并拖到了偏僻处。

    “唔唔唔……”

    喽啰惊恐挣扎,从喉咙里闷闷出声。

    周靖加大手上力气,低声喝道:“我问你答,不想死的就乖乖配合,如果你敢大叫惊动别人,我就捏碎你的喉骨!”

    这喽啰吓得浑身筛糠,赶紧放弃挣扎,连连点头。

    周靖这才松了松力气,让其可以说话,沉声问道:“你们黄荡山头领的住处在哪里?”

    “在、在西边厢房……”这喽啰颤声回答。

    “你们寨主和其他头领眼下又在何处?莫要诓我,否则教我发现你有所隐瞒,你小命不保!”

    “许、许寨主还在聚义厅,我适才路过看到那边有亲卫把守着,至于几位头领我却是不知道,他们白天带走了许多弟兄,现在不知去了哪里……”

    喽啰不敢撒谎,战战兢兢回答。

    “嗯?其他头领不在?”

    周靖听完,眉头一皱,敏锐感觉到有些蹊跷。

    这些头领还带了兵马,难不成有什么行动?

    念头微转间,周靖暂且压下这个疑惑。

    ……先不管这个了,反正自己已经潜入进来,完成擒贼先擒王的任务再说。到时抓了寨主,自然能问个明白,好过在这里盘问喽啰或自个儿瞎猜。

    周靖没有迟疑,提溜着贼兵,让此人指路,朝许贵所在的方向而去。

    很快,一座联排厅堂跃入眼帘,正是黄荡山的聚义厅,檐下还有几个孔武有力的卫兵把守。

    周靖直接打晕手里的喽啰,将其藏在僻静处,随后便猫着身子,从阴暗处靠近,侧耳倾听动静,观察形势。

    地图雷达上,聚义厅里只有一个小红点,在来回走动。

    就在这时,一个传令兵从外面跑了过来,匆匆进了屋子。

    “寨主,有事禀报!”

    “说。”

    屋子内响起一个熟悉的男声,正是周靖白天听过的许贵的嗓音。

    传令兵继续道:“寨主,于头领带着分寨人马要动手了,特命我来通报一声。”

    “我知晓了,你下去吧。”

    简单几句说完,传令兵出了聚义厅,匆匆离开。

    周靖眼神一闪。

    见目标就在屋子里,他不再犹豫,陡然如豹子一般蹿出,脚下迈开疾风步法,已然运转起了武道气焰。

    刷!

    整个人好似一阵狂风,骤然冲至守门的几个卫兵身旁。

    而这几个卫兵才堪堪察觉动静,还在把目光转过来。

    嘭嘭嘭!

    周靖拳如奔雷,在几个卫兵来得及做出反应前,便偷袭将人全部放翻。

    紧接着,周靖二话不说,直接大步跨入聚义厅,一下便撞上了正在准备出门的许贵。

    直到这时,他身后的几名卫兵才扑通扑通倒地。

    听到动静,许贵讶然抬头,发现大门被周靖魁梧的身影遮得严严实实。

    他愣了半秒,才陡然意识到发生什么事,脸色霎时间惊慌起来,急忙就要后退,嘴里大声疾呼:

    “救……”

    然而他才喊出一个字,周靖便已杀到面前,蒲扇般的大手悍然抓出。

    “过来吧你!”

    大手扣住许贵的脖子,直接将其举了起来。

    许贵脸色憋得涨红,抓着周靖精铁浇铸般的臂膀,双腿腾空,惊慌乱蹬。

    周靖稍微收了点力气,沉声开口:

    “许寨主,你乖乖听话,我就不要你的性命,若你大声喊人,我顷刻间就能捏断你的脖子,可明白?”

    许贵急忙眨巴眼睛,示意清楚了。

    周靖见状,这才放对方落地,从掐脖子改成捏着肩膀。

    他一边控制着许贵,一边将门外几个晕过去的卫兵拽进屋子,同时随手关上房门,防止被路过巡逻的贼兵发现,能拖一会是一会。

    许贵惊魂未定,强自稳住情绪,主动开口问道:“这位好汉,你是何人?”

    周靖瞥他一眼:“陈封。”

    许贵一惊:“你便是大闹安林府的催命阎罗?!”

    他没想到,白天提到的陈封,竟然会独自摸上山,直捣黄龙,擒住自己这个寨主。

    明明山寨里处处是暗哨眼线,这人是怎么偷偷溜进来的?

    ——邓兄弟诚不欺我,这陈封果然好生了得,不可小觑!

    这时,许贵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邓兄弟今夜带着兵马去包抄虎头山后路,本是想伏击陈封,可这人眼下却不在山下,邓兄弟此行却是扑空了!

    如此说来,此刻没人能搭救自己了……

    许贵心头紧张,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陈封没有直接下杀手,应该是觉得他还有用,此行多半只是擒贼先擒王,不一定非要杀他……

    想明白对方的来意,许贵总算稳住了心神,二话不说直接表态:

    “好汉身手过人,此番是我栽了,我愿意归降虎头山。”

    他相当光棍,眼下小命在对方手里,才没必要梗着脖子死扛。

    当然,许贵也不是真心归降,只是想以此稳住周靖,虚与委蛇一番,找机会翻盘。

    周靖见这人怂的这么快,不禁饶有兴趣:“你倒是爽快。”

    “识时务者为俊杰。”许贵讪笑一声,想了想,试探道:“不过我有一言不吐不快,不知好汉可愿一听。”

    “说说看。”周靖挑眉。

    许贵清了清嗓子,小心翼翼道:

    “那虎头山寨主彭进,是个不学无术之辈,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像好汉这般的绿林豪杰,何必去投那虎头山?若好汉不嫌弃,我黄荡山愿给兄弟第二把交椅,甚至我可以退位让贤,让兄弟做黄荡山之主。兄弟在安林府坐下好大的事,嫉恶如仇,而我同样厌恶官场沆瀣一气,这才落草为寇,你我意气相投,是同道中人,若是联手,何愁不能称雄庐河?!”

    他以为周靖只是虎头山新入伙的头领,所以想试试能不能劝说周靖改换门庭,挖一挖墙脚。

    周靖闻言,哼了一声:“我可不是虎头山的人。”

    “啊?”

    许贵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周靖咧了咧嘴:“我并未落草虎头山,而是虎头山归降于我,你却是会错意了。”

    “竟、竟有此事?!”

    许贵目光圆瞪,大吃一惊。

    如此说来,是老对手彭进被人夺了位置,如今虎头山已经改姓,这陈封才是寨主?!

    他却是没料到这茬,一时间震惊失语,准备好的说辞一下子卡壳了。

    人家都一山之主了,这还怎么挖墙脚?!

    这时,周靖却眯了眯眼,敏锐察觉一个问题,开口道:

    “我一开始没说我的来意,你就直接认定我是虎头山的人,不奇怪我为何在此出现……这么说,你们白天时已发现我了?”

    许贵身子一震,意识到自己惊慌之下露了破绽。

    周靖见状,便知有猫腻,当即喝问道:

    “另外几个头领去哪了?你们有何计谋?你若敢隐瞒,教我发现了,休怪我不客气!”

    “好汉莫要动怒,我这便告诉你……”

    许贵无奈,只好如实相告,将夜袭计划简单说了一遍,

    主要此事瞒不住,等山下打起来,人家什么都知道了,现在否认是自己找罪受。如今小命被人攥在手里,他实在硬气不起来。

    最重要的是,山下的部队马上要动手了,就算自己此时说了,这人也来不及回去通风报信。

    其他头领全都参与夜袭,而他不以武艺见长,所以坐镇主寨,并未亲临一线,这才遭周靖直捣黄龙捉了。

    许贵只觉倒霉透顶,只能在心里祈祷其他头领偷袭得手,击溃敌军大部队,这样自己还有转圜的余地。

    周靖听完,表情有些微妙。

    倒是巧了,自己上来潜行斩首,对方则是夜袭营地,双方的打算不谋而合……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切战术转换家?

    ‘我此行本想抓住所有头领,却只拿下一个寨主,其他人恰好不在,让我扑了个空。我现在下山通知虎头山人马防备夜袭,多半也来不及了,不如趁势搅乱对手后方……’

    周靖念头急转。

    哗——

    就在这时,山下忽然传来隆隆的军阵厮杀声,兵器交击,惊叫痛叫,轰然响彻夜空。

    周靖微微一惊,心知事不宜迟,当即改了计划。

    他一个手刀,直接打晕了许贵,将其夹在腋下。

    紧接着,他踢倒火盆烛台,点燃屋子,随后把几个晕倒的卫兵踹出门,然后拿了火把冲出聚义厅,放声大吼:

    “不好啦!寨主遭贼人刺杀了!”

    他嗓门如雷,到处奔走,一边不停喊话,一边在山寨里到处点火。

    声音远远传了出去,火势也逐渐高涨。

    主寨内的喽啰听到喊话,纷纷惊了,到处询问查证,又见寨子到处失火,顿时惊慌失措。

    有人信以为真,也在惊叫寨主死了,有人则顾不上别的,忙着救火。

    哗啦啦——

    整个主寨迅速混乱起来,骚动喧闹,像是炸营了一样。

    周靖趁乱来到主寨的山崖边上,一眼便看到崖下厮杀的战场。

    只见黄荡山夜袭的兵马两面夹击,已经攻入虎头山营地,双方披着月光近身接战,喊杀声震天响。

    数千人战成一团,其中虎头山的两千人被夹在当中,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腹背受敌,落入下风。

    “这彭进在搞什么东西呢?”

    周靖眼角微抽。

    他都跑出去偷袭对方老家了,有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眼前,那彭进竟然没有做些安排防备对手夜袭吗。

    自个儿的武道还没练到会飞的境界,离这么远,一时半会赶不过去,无法参战。

    但在这时,周靖忽然眼神一动,探头看向崖下的分寨。

    分寨的兵马大多出击了,此时分寨内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岗哨守卫,分布在各个防御工事中。

    “我本来不想这么干的,看来不整点狠活是不行了。”

    周靖眼神变幻,忽然将许贵扔在一边,取下背上的镔铁盘龙枪,双手握持。

    他大步来到山崖边上站定,武道气焰沿着肌肉经络,汹涌灌入兵器。

    嗡嗡——

    镔铁盘龙枪颤动起来,发出嗡鸣之声。

    周靖深吸一口气,力贯双臂,猛然抡枪下砸。

    砰砰砰砰!!

    地面一下下震动,碎石四散暴射。

    这时,倒在一边的许贵被这番动静给震醒了。

    许贵眼皮一颤,茫然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崖边正在砸地的周靖,顿时一愣,

    “这是在干什么?”

    正当许贵懵懂不解时,一阵滚石声骤然响起。

    隆隆隆——

    只见周靖面前的一小块山崖,竟轰然坍塌,朝下方坠落!

    大块大块的岩石砸进分寨,发出砰然巨响,动静宛若平地震雷!

    一座座房屋被巨石砸塌,分寨里的喽啰没料到灾从天降,纷纷四散奔逃,惊声惨叫,直接炸锅了!

    看到这一幕,许贵猛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盯着周靖的背影,好似在看一尊魔神,神色惊骇得无以复加。

    “你……你干了什么?”

    许贵颤抖着开口,语气惊恐,难以相信自己看到的景象。

    人力,竟然能砸碎山崖?!

    这还是凡间之人吗?!

    周靖瞅了眼结果,这才收枪回身,重新提溜起魂飞魄散的许贵,沉声开口:

    “现在告诉我,你们是从哪条密道下山包抄的?”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48176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