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星界使徒 >194 单枪平二山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194 单枪平二山

    收服黄荡山费了一番手脚,不过速度还是很快。

    虎头山人马转道回了虎头寨,周靖只带着红云山喽啰,以及两寨头领与各自的亲随卫士踏上归途。

    走了一些时日,一行人距离红云山已不远了。

    周靖三人和洪定先走在前头,随意闲聊着。

    因为洪定先的功夫是这两寨头领之中最高的,这几天郭海深、方真日日与他谈论武艺,颇为惺惺相惜,交情逐渐加深,比其他头领的关系更好一些。

    “三位哥哥,你们当真不留在庐河?”

    洪定先闲聊了一阵,忍不住发问。

    郭海深摇头:“余寨主待我等不薄,只是我们兄弟闲不住,还想到处云游。”

    洪定先叹气:“唉,三位哥哥不在,那我上了红云寨也没个交手的人,那陆云昭武艺虽不错,性子也算豪爽,只是却不对我胃口。而邓直虽枪法不凡,可出身朝廷,我对他也甚是无感,这日子恐怕要过得没滋没味了。”

    方真眨眨眼:“这有何难,你干脆弃了寨子,跟我们一起浪迹天涯,岂不快哉?”

    闻言,洪定先有些犹豫:“我在虎头山落草已久,就这样离去,不太好吧?况且我还身负通缉……”

    周靖一直没怎么说话,想起这人来历,便问道:“我听人说,你是文水县人,因家仇当街杀死当地豪绅,才畏罪潜逃,去了虎头山入伙。”

    闻言,洪定先想起久远的回忆,从鼻腔里长长出了口气:“不错,我叔婶遭权贵所害,我出于义愤杀人,遭了通缉无处容身,于是便落草了。”

    “听说那文水知县和县尉也与你有仇,你怎地没有一并解决了?”

    周靖摸了摸下巴。

    洪定先一愣,随即无奈道:

    “我曾有这般想法,只是县尉毕竟是官,不好动手。而且彭寨主不想轻易冲撞官府,在我上山后常常劝我不要犯下杀官大罪,所以我便搁下此事,免得连累山寨,后来时日渐久,心思也淡了。”

    周靖点点头,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话锋一转道:

    “洪兄弟这般好汉,天下大可去得,区区通缉,何必放在眼里。若你想随我等而去,我们自然欢迎。”

    方真登时心领神会,立马附和起来:“是啊,我二哥犯的事,比你大多了,照样没带怕的。况且待在虎头寨有什么好的,洪兄弟想顾全兄弟义气无可厚非,只是为何不想想那彭进是如何待你的?”

    洪定先闻言,脸色阴晴不定起来。

    他为虎头山出力多年,被人俘虏时,那彭进竟不顾他的死活,这件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同一时间,队伍后面的许贵,也找上了彭进。

    “彭寨主别来无恙啊。”

    许贵笑呵呵拱手,对虎头山拉他们黄荡山下水的事情,似乎没有丝毫芥蒂。

    彭进横他一眼:“我已不是什么寨主了,你是在讥讽于我?”

    “哪里话,难道我不是一样么?”许贵微笑。

    “啧,我和你没什么话好说。”

    彭进哼了一声,语气不耐烦。

    许贵摆了摆手,热络道:“哎,咱们虽有宿怨,可也是不打不相识,彭兄弟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如此生分?何况,咱们已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也该亲近亲近了。”

    彭进眼神一动:“哦?你想说什么?”

    许贵压低声音,道:“你我的山寨,在庐河也是一方豪强,如今却被一个小寨收服了,你我本为一寨之主,日后却要听别人的命令,你可服气?”

    彭进脸皮一僵,沉声道:“败给那陈封,我自然服气,难道你敢不服?”

    “我当然服气那陈封,如果他当寨主,那我二话不说,尽心辅佐。可余风就算了吧,他虽是老江湖,但才能一般,远不如我……咳,和你。整个红云山,只有清风扇李纯和神锏陆云昭能入我的眼。”

    许贵小声说话。

    彭进眯了眯眼:“我也不服那余风,可又能如何?你鬼点子多,莫非有什么计策?”

    许贵轻哼一声,细致道:“依我之见,他红云山行这蛇吞象之事,自然会戒备你我,必尝试压制咱们威望,将我们山寨打散吞并。可由于我们势大,余风只能徐徐图之,蚕食我等山头。或许会利用你我嫌隙,让你我制衡彼此,让他坐稳寨主之位……”

    “嗯,有道理,你继续说。”彭进虽然没那么聪明,但好歹也当过寨主,对这一套不陌生。

    许贵顿了顿,继续道:

    “我们不如做戏,假装不对付,让余风自以为拿捏住我们,然后再暗中架空他。你我山寨完善,红云山则小门小户,容不下我们二山的人马,所以我们的人多半能继续留在各自山头,他若不开口,我们就以这个理由请求,谅他不好拒绝。

    我们找个由头回到各自山头,再盘踞不走,名义上听红云山号令,实际给他来个听调不听宣,那余风没了陈封这等猛人,又能奈我们何?我们就当红云山只是一个盟友,效仿古时诸侯便是了,这样一来,也不算违背了陈封的约定。”

    许贵在路上的时候,就分析了并入红云山后会发生的情况,猜到余风可能运用的制衡手段,于是便跑过来找彭进提前讲明白,免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彭进闻言,眼神发亮:“妙啊,你这读过书的鸟人,脑瓜子确实是不一样啊。”

    “那是自然。”

    许贵抚须微笑,暗暗鄙视彭进不学无术,粗鄙不堪。

    一行人各怀心思赶路,终于到了红云山。

    山脚下,余风、李纯等众多头领,早早在此相候,翘首以盼。

    见到周靖等人,余风带着满脸喜气,大步上前迎接。

    “陈兄弟、郭兄弟、方兄弟!”

    “余寨主。”

    周靖三人上前相见。

    余风立马拉住周靖的手,关怀道:“三位兄弟可有受伤?”

    “那倒不曾。”周靖摇头。

    “这便好、这便好……”

    余风连连点头,松一口气,好似这才安心。

    随即,他神色变得兴奋,激动赞扬道:

    “三位兄弟仅凭两百人马,就拿下庐河一带的两座万人大寨,简直是神乎其神!陈封兄弟实乃当世一等一的英豪,便是古时名将复生,兄弟也毫不逊色!”

    “余寨主谬赞了。”

    周靖面不改色。

    方真哎了一声,叫唤道:“二哥何必谦虚?你枪挑千军,力破山崖,勇镇二寨,天下何人能做到?”

    余风等人闻言大奇,赶忙追问,他们对于细致过程还不太清楚。

    方真也不隐瞒,绘声绘色讲了一遍详情。

    红云山众人登时大感骇异。

    这近乎是以一人之力平了两座山头!

    “陈家哥哥真是武艺无双,可惜我未能一起参战,没看到哥哥英姿。”陆心娘颇为懊悔。

    李纯震撼不已:“陈兄弟这身武艺,比数月前厉害许多,直可泣鬼惊神。”

    几人围着周靖一阵惊叹。

    郭海深适时开口,打断众人,稳重道:“莫要冷落了虎头山、黄荡山的诸位头领,我来为各位引荐一番。”

    说着,他便一一介绍众人。

    许贵与彭进在周靖面前,就是个安分的乖宝宝,带着各寨头领礼貌上前拜会余风。

    余风也赶忙一一回应,不管熟悉陌生,对每个人都要吹捧几句,做足姿态。

    一圈下来,众人这才算是结识了。

    “以后大伙儿便是自家兄弟了,一起大块吃肉、大碗吃酒。”

    余风朗声说道。

    众人不管如何作想,纷纷应是。

    这时,余风扭过头,朝周靖三人躬身拱手,再次发出挽留:

    “三位兄弟为我红云山立下汗马功劳,陈兄弟居功甚伟,还请留在寨中,我愿让出头把交椅,奉兄弟为山寨之主!”

    众人闻言,目光纷纷看向周靖,面带希冀。

    周靖再次拒绝,摇头道:“此行只为报答,我意已决,不要再劝。”

    余风大急:“陈兄弟切莫再谈报答之言,真是折煞我也,此番是我红云山欠了兄弟偌大的恩情!”

    红云山这一次得到的好处太大,远超出了应有的报答,等传出去后,绿林群雄们不会觉得是周靖还清了人情,而会觉得红云山倒欠了一个天大的人情。

    众人都叹了口气,知道周靖并非欲擒故纵,而是真的推辞。

    周靖环视一圈,见所有人表情复杂,便开口道:

    “既然此间事了,我这便离开了。”

    “兄弟为何这样着急?再怎么样,也容我设宴为兄弟接风洗尘啊。”

    余风连忙说道。

    周靖摇头:“寨主盛情,我们兄弟心领了,只是在此逗留了好些时日,不想再上山叨扰,吃醉了酒又要耽搁好几天,江湖儿女不必婆婆妈妈,在这里分别便是。”

    “这……好吧。”余风无奈应下,又道:“只是无论如何,还请收下些金银作盘缠,方便路上吃用。”

    “也好。”

    见周靖没拒绝,余风赶紧让众头领各自拿出钱袋,数也不数,全部交到周靖三人手里。

    周靖三人收好了钱财,又让张三等人押着林嵩跟在后面。

    ——回程的途中经过虎头山,他已经顺便让人将林嵩从牢里提出来了,带在队伍里,免得还要往返一趟。

    做完这一切后,周靖朝众人一抱拳: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各位后会有期。”

    说完,周靖也不留恋,扛着铁枪转身便走,背影渐行渐远。

    事情办成,拿下两座山寨,交给红云山后,他便直接潇洒离去,毫不拖泥带水。

    看到这样的做派,在场三方人马只觉内心有一股热血在涌动,大感心折。

    “真是豪杰做派!”

    李纯忍不住感慨。

    “人各有志,可惜他不愿留在山寨,不然……唉。”

    余风惋惜摇头,唏嘘不已。

    人群中,洪定先脸色不断变幻,终于下定了决心。

    他忽然越众而出,冲着众人拱手,沉声道:

    “余寨主,彭兄弟……恕我不愿留下,只想追随陈封兄弟左右,告辞。”

    他话一说完,不等愣神的众人有所反应,立马转身追向周靖一行人。

    “洪兄弟,且慢……”

    彭进脸色大变,想要出言挽留。

    然而,彭进发现洪定先根本不理他,一溜烟跑上去和周靖等人汇合,这下他登时坐蜡了,不敢上去当着周靖的面阻挠人家。

    “怎会如此……”彭进有点慌了神。

    他本觉得日后还有机会修补他和洪定先的关系,却没想到人家直接溜了……没了这位武艺高强的兄弟,自己并入红云山后的地位就暴跌了。

    众人遥遥望着一行人走远了,不敢阻拦,心思各异。

    另一边,周靖等人听到后面追来的脚步声,驻足回望,发现是洪定先跟了上来。

    “我已想好了,与其留在红云山与他们勾心斗角,还不如跟着三位哥哥走南闯北,快意江湖!”

    洪定先抱拳,语气坚定。

    闻言,三人不禁露出笑容。

    “哈哈哈,洪兄弟所言极是,跟咱们一起,日子才有滋味。”方真大笑,上前大力拍人家肩膀。

    “有洪兄弟加入,真乃幸事。”郭海深也是微笑。

    周靖点点头,开口道:“既如此,那我们便走一遭文水县吧,正好我们要去江春,倒是顺路。”

    洪定先闻言,顿时愣了一下:“哥哥这是何意?”

    周靖嘴角一咧:

    “那彭进不帮你报仇,我来帮你,反正我们四处飘零,债多不压身,没什么好怕的,管他是哪路权贵,只要兄弟你有意思,我这便为你取来仇家项上人头。”

    洪定先怔住了,随即一阵浓浓的感动涌上心头,大为动容,纳头便拜:“哥哥如此待我,安能不为哥哥效死?往后我便随哥哥执鞭坠镫!”

    “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不必多礼。”

    周靖笑了笑,扶起洪定先,一行人扬长而去。

    ……

    没过多少天,一则石破天惊的传闻,轰传庐河。

    那催命阎罗陈封沉寂数个月,竟然再度现身,直接收服了庐河一带的万人大寨虎头山、黄荡山,仅仅是为了报答红云山的收留之情!

    而在事成之后,此人毫不眷恋功劳,将战果交给红云山,径直洒脱离开!

    庐河一带的绿林好汉、江湖人士,尽数知晓此事,无不交口称赞,直呼陈封义薄云天,豪气无双。

    孑然一身去,不计功与名——这等慷慨之举,一时间不知教多少绿林好汉心折佩服,敬仰者不计其数。

    另外,绿林道还打听到陈封收服虎头山和黄荡山的过程,全都震撼到了,无不惊骇陈封之勇,甚至有人喊出“绿林第一高手”的名号。

    威名越发显赫!

    同时,陈封“单枪平二山”的事迹,随着世人哄传,朝着周围省份扩散,越传越广,赫然有席卷天下绿林之势!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48849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