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 名动

    江春,宁天府。

    在一处繁华的闹市中,有一间唤作“万江楼”的酒楼,此刻酒楼大堂内坐满了食客,门外还围了不少伸长脖子的百姓,都在津津有味听大堂里一个说书先生讲故事。

    “……话说那陈封,丈八身材,狮发兽面,虎背熊腰,拳掌大如头,胳膊粗似腿,是金刚力士,号催命阎罗。那阎罗持一杆八百斤重神枪,据传此枪乃一蛟龙所化,本在山中修行,有五百年道行,却遭这阎罗降服,此枪有一名号,唤作蛟龙闹海破军枪,抡转开犹如龙战于野,当者人马俱碎!”

    说书先生摇头晃脑,抑扬顿挫,听者无不兴致高昂。

    啪的一声,说书先生拍了下惊堂木,继续道:

    “且说这阎罗陈封,在庐河一带兴风作浪,一杆神枪压服两座山寨,一颗豪胆吓退上万雄兵,更是发下誓言,要杀尽天下贪官恶霸,替天行道!每过一地,便探访当地百姓,若有恶霸横行乡里,那阎罗便在勾魂簿上添名姓,以杀止恶、分财于民,视沿途官差如瓦雕泥塑,至今横行无忌!

    不过,这阎罗也不是滥杀之人,若是一地知县乃清明官吏,他也秋毫无犯。”

    有食客听着,忍不住开口,感慨道:“这陈封倒是个行侠仗义之辈,当真是好汉。”

    旁边,有锦衣华服之人冷哼,厌恶道:

    “侠之大者该为国为民,动辄杀人,这算个什么侠?杀人魔罢了!贪官恶霸,自有王法处置,又岂是他一人能定论的,他这个阎罗莫非还想当个判官?”

    周围几个食客有些不服,但见这华服之人身边有家丁护卫,非富即贵,只好讪讪移开目光,熄了反驳的心思。

    说书先生看了华服人一眼,咳嗽一声,改口继续说下去:

    “这阎罗一路为非作歹,沿路县城的豪绅富商纷纷卷了细软出城避难,躲过这灾星,倒是奇景。据传这阎罗如今已离开庐河,来了江春地界,仍然作风张扬,遭官兵追击数次,可惜被他尽数逃脱了……”

    酒楼门外的人群中,有两个头戴草笠的青年,穿着劲装,长相酷肖。

    两人是一对兄弟,在绿林中有些薄名,哥哥“拿云雕”张雷,弟弟“冲天隼”张振,曾拜名师学艺,身手甚是不俗,只是踏入江湖不久,名声还不大。

    兄弟二人途经宁天府,发觉酒楼有人说书,便驻足闻听。

    “这陈封端的是当世豪杰,教人心折。”

    弟弟张振忍不住开口,语气敬佩。

    张雷点头赞同:“此人着实不凡,这一路上,不知多少次听到他的事迹了。”

    张振看向哥哥,压低声音道:“咱们要寻一山头落草,可这江春一带没什么大寨,不成气候,本想去庐河,但这陈封单枪平二山,更是厉害,索性去投此人。”

    “唔,我看此事可行,虽说此人行径张扬,但武艺着实惊人,日后或能成大事。你我兄弟发过誓,一生绝不碌碌,浪费一身本领,要投奔就投奔这种豪杰。”

    张雷点了点头。

    同一时间,在人群另一边,一个中年文士也在听着说书先生的故事,手掌轻抚着颌下长须。

    此人年纪不小,两鬓已然生白,看上去俊秀儒雅,头戴蓝白相间的书生冠,身披天蓝色文士袍,腰间悬着一柄宝剑,剑穗如银丝,剑格上镶了颗翡翠。

    在这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劲装男子,也都腰悬长剑。

    “掌门,这陈封的事迹是真是假?世上真有这般武艺?”

    其中一个劲装男子好奇开口。

    中年文士撇了撇嘴,抚须道:“市井传闻多有夸大,不过空穴来风,这陈封武艺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那和掌门相比如何?”

    “没有动过手,我怎地知道?”

    中年文士语气不甚在意。

    他是吴山派当代掌门沈三秋,号称“江春第一剑”,身边跟着的两人是他的弟子。

    此行下山来到宁天府,他有三件事要办,一是来见分舵舵主叶衡,谈谈分舵发展,顺便和叶家维系一下交情。

    二是江春的不少江湖门派,都受到权贵相邀,齐聚宁天府,似乎是江春权贵要请他们出手办一件事,目前尚不知是什么情况。

    第三便是来登门拜访那享誉江春、神秘无比的御风真人。沈三秋虽是个江湖高手,但对待这类神通之人,一样心怀敬畏,想要结识一番。

    沈三秋又听了一阵说书,摇头评价道:“这陈封恃武而骄,行径张扬,很快便有祸上门,大难临头还不自知。”

    说完,他带着弟子离开。

    就在这时,有两个道士打扮的出家人经过万江楼,也驻足听了一阵。

    两名道人年纪相仿,都是中年,不过一人面目好似稚童,皮肤白嫩,另一人则皱纹横生,好似个老农。

    面嫩道人手上搭着拂尘,沧桑道人背上挂着长剑,除此之外,两人着装一模一样,都是头戴紫金莲花冠,身穿黄黑太乙袍,脚踏皂白登云履,一派仙风道骨。

    “师兄,这陈封究竟是何来历,哪来这一身非人的武艺?”

    沧桑道人皱眉开口。

    面嫩道人闻言,甩了甩拂尘,空出的一只手掐指卜算。

    过了一阵,他忽然发出惊咦:

    “奇了,此人无果无因,不知缘起,不知命终,和那御风真人竟是一样的命数。”

    沧桑道人吃了一惊:“竟有此事?师兄,你的天元大算是不是又弄错了?”

    面嫩道人顿时不满:“瞎说,近些年来我算得越来越准,十次里面总能中三四次。”

    “……这也叫准吗?”

    “有本事你来算,不然闭嘴。”

    面嫩道人不高兴。

    沧桑道人讪讪:“我又不会天元大算,你修术,我练武,你寻道,我护道,不是师父早就定好的吗,师兄何必挤兑我。”

    “明明是你没有练术法的资质,当初你怎么撒泼打滚求师父的,我还记得清清楚楚,你还吃了一顿板子打屁股。”

    “咳……也不知那清灵派的魏老道有没有诓人,这御风真人是否真的具有道法自然之境……”

    沧桑道人表情尴尬,僵硬移开话题。

    面嫩道人哼哼一笑,也不揭穿对方,顺着说下去:

    “我们此行不就是为了探他的底?我清凉山祖师典籍记载,身怀这等无果无因的命格之人,多有奇异之能,疑似上仙临凡,在一百多年前曾惊鸿一现,没成想如今又现世了。如果记载为真,那这御风真人说不定真是那什么雷部天君,而那陈封恐怕也是哪路神仙下凡。”

    说着说着,面嫩道人收敛了笑容,声音放低,叹道:

    “紫薇帝星黯淡,又有这种怪异命格之人降世,这世道是越来越混沌了,乱世之兆啊……”

    ……

    宁天,赵府。

    知府赵兴安正在迎接一位登门的使者。

    “见过赵大人。”

    这使者拱手开口,牵扯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态度颇有些倨傲。

    “金大人,快快请进。”

    赵兴安微笑,态度既热络,又不显得太巴结,邀请使者进门。

    这姓金的使者,乃是左相吕文宗的人,代表左相前来商讨事情。

    近些年,吕文宗一直负责打理皇上秋巡之事,深受皇上喜爱,在朝中颇有权势,乃是吕党之魁。

    朝中有秦党、吕党、朱党等等,多数时候斗得不可开交。

    赵兴安虽不是吕党之人,不过皇帝秋巡一事,他当宁天知府多年,已是经验丰富,在这方面不会自找麻烦。

    两人到了后厅落座,有仆人送上茶水,边喝边聊。

    金使者抿了一口茶,随意赞了句,便直入主题道:

    “圣上秋巡,前些日子已然出发,这沿路州府都已打点好了。吕相此前遣人通知过赵大人,赵大人也不是第一次接待圣上,想必不用我多说。”

    “这个自然。”赵兴安微笑点头,问道:“吕相派金大人登门,可是有什么新要求?”

    金使者点点头,缓缓道:“圣上听闻宁天府有个御风真人,甚是感兴趣,有可能要召见此人,所以左相便派我来做些准备,看看这御风真人是不是有真才实学,免得一个招摇撞骗之辈蛊惑圣听。”

    赵兴安闻言,顿时一笑:“呵呵,左相多虑了,那御风真人是真正的得道高人,能呼风唤雨,这是本官亲眼所见。”

    金使者却不买账,淡淡道:“非是在下不信赵大人,只是吕相要我亲眼观之,否则作不得数。”

    赵兴安眨了眨眼:“那不知金大人打算怎么做?”

    金使者用茶盖刮了刮杯沿,慢条斯理道:

    “这样,你让那御风真人来见我,当着我的面使出所谓‘仙法’,供我审视。若是个破绽百出的,便让人将他拿下,押进大牢,看看是治个妖言惑众之罪,还是治个欺君之罪。

    若是能以假乱真,我便试试他的性子,如果是个恃才傲物的,便驱逐他离开宁天府,免得圣上兴起召见他时,他冲撞了圣上。如果此人是个听话乖巧的,吕相要我教他一些讨圣上欢心的言辞,免得此人口不择言,冒犯了圣上。”

    赵兴安闻言,面上露出一抹古怪之色。

    他听得出来,这人压根不相信御风真人的手段,只是将其当作哄皇上高兴的事物了,态度居高临下,要将一切掌控在手里,不允许出现任何计划外的变数。

    赵兴安心里倒不奇怪对方的态度,这使者并非江春之人,而是北方来的,并未亲眼见过真人的手段。

    金使者发觉赵兴安的犹豫,便皱眉问道:“赵大人,这乃是吕相的吩咐,莫非你有什么难处?”

    赵兴安咳嗽一声:

    “我并无意见,只是依本官之见,还是金大人亲自登门拜访比较好。”

    “这是何意?你堂堂宁天知府,难道还指使不动一介草民?”

    金使者只觉不解。

    嘿,你猜对了,我还真喊不动人家……

    赵兴安当然不好意思直接承认,而且也不想去得罪御风真人,于是笑呵呵道:

    “若是喊此人登门,说清缘由,此人定会做好准备应对金大人的盘问,如此一来难辨真假。所以本官觉得,还不如金大人突然上门造访,让他毫无准备,便可一窥真面目……”

    金使者皱眉,觉得赵兴安这是在搪塞。

    不过他想了想,也没有拒绝,点头道:“也罢,那我便上门一趟……哼,倒是给他好大面子。”

    赵兴安笑而不语。

    ……

    叶家宅邸内。

    炼丹房内,比尔盘坐于地,闭目冥思,静待丹炉焚煮药材。

    浓郁的药味弥漫。

    屋内别无他人,颇为安静,只有柴火噼啪声。

    忽然间,比尔身躯一抖,缓缓睁开眼,目光从木然变得灵动。

    “呼,回来了……”

    周靖呼出一口气,意识已然重归这具躯体。

    本次穿梭,他切到了比尔这边。

    因为到了秋天,据说皇帝要来宁天府秋巡,所以他换到了比尔身上,免得错过了狗皇帝。

    至于陈封那边,已经到了江春,坐船去吴山派其实挺快的。不过周靖暂时让他别急着造访,放置方案是让陈封在江春绕路,先四处讨恶扬名。

    他打算等下次投放过去,再亲自登门吴山派,捞点武功心法。

    “如今比尔在宁天府待了数月,声望越传越广,常常有其他州府的人特意来宁天拜访,同时和宁天府权贵的关系,也打得较为牢靠了……”

    周靖捏了捏太阳穴,分析着比尔放置期间的经历。

    叶家受他影响,结交了更多达官显贵,现在几乎都快把他供起来了。

    叶太公特意从宅子里划出了好几个院子,独留给周靖一人居住,不许家中小辈打扰。

    而比尔的魔法资质提升后,这段时间修行,巫术能力也进步了不少,狂风之灵的技能树,已经点满第四层,开始在点第五层了。

    呼风唤雨的能力,比上次穿梭时厉害多了。

    “不知道皇帝出发了没有,多久能到宁天府……”

    周靖暗自沉吟。

    没多久,他炼完了这炉丹药,暂时停下制药,走出丹房。

    来到院子门口时,周靖发现有管家在这里等候。

    管家看到周靖出来,赶忙迎上去,恭敬道:

    “真人,有人登门拜访……”

    ------题外话------

    推书《某舌尖的霍格沃茨》

    简介:海格的粉雨伞之中藏着巨型剔骨刀,这怎么想都不是正常的猎场守护。

    斯内普是天才火锅王子,魔药课第一节课内容是烫毛肚,这真的没问题嘛?

    格兰芬多无辣不欢、拉文克劳遵循酱料规则,斯莱特林推崇食材本味,赫奇帕奇表示能吃就行!

    伏地魔和食死徒在十几年前四处杀戮,就是为了抵制非魔法界的空气炸锅、微波炉?

    这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啊?

    说好的霍格沃茨、魔法世界呢?!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497700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