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 > 星界使徒 >207 路遇与袭击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207 路遇与袭击

    嘚嘚嘚——

    马蹄疾,土烟扬。

    二十八骑风尘仆仆,在官道奔行。

    “此路通往桐吴县,那陈封下一站极可能是这里,不知现在犯案没有。”

    其中一名负剑的中年江湖人皱眉开口,此人唤作燕寒君,是青莲派掌门,江湖人称“孤月剑”,在南方颇有声名。

    “我们从宁天出发,一路追了十来天,应该快截住那陈封了。”

    另一个双臂套铁环的魁梧男子说话,此人是海鲸派帮主,安大风,诨号“铁手血鲨”,在南方武林也是一号人物。

    “总算快追上了,早日截杀此人,完成大人们的吩咐,赶紧回去覆命吧。”

    一个腰间挎刀的精瘦老者中气十足出声,此人是太乙门门主,“玄虚刀”路锡鳞,也是声名赫赫。

    二十八骑都是成名日久的江湖高手,不是一门之主,便是江湖名宿,结伴讨伐陈封。

    一个江湖门派想走正路发展,绕不开巴结权贵、寻找官路靠山,所以这些江湖名宿接到宁天数个世家的邀请,都不敢怠慢,郑重对待这份差事。

    毕竟,这种大人物手里随便漏出来一点,就足够他们受用了。

    众人颇为羡慕带队的沈三秋,不仅和他们一样巴结世家权贵,还通过弟子攀上了御风真人,日后不知有多少好处等着。

    “今日天色已晚,不一定能赶到县城,我们寻一处地方落脚吧。”

    沈三秋抬头看了眼渐渐泛黄的天色,回头说道。

    众人纷纷点头,也无异议。

    一行人放缓马速,节省马力,走出四五里,发现官道延伸出一条土路,通往一处乡村客店,众人便拐了进去。

    走了一阵,一处店家跃入眼帘,由篱笆围着,面积倒是不小。

    店内传出一阵喝酒划拳的呼喝声,颇为热闹,看上去生意颇为兴隆。

    一行人牵着马上前,店小二赶紧迎了出来,点头哈腰。

    “诸位爷,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把我们的坐骑牵去马厩,好生照料。”

    沈三秋颔首。

    店小二闻言,赶紧作揖,小心翼翼道:

    “哎哟,诸位大爷却是来的不巧,小店前脚刚来了数十位客人,占了大半厢房,现在只剩三间房了,我看这位客官一行也有二十来人,您看这……”

    他见这群人负刀背剑,恐怕都是麻烦的江湖人,于是把姿态放得很低,连连赔罪,好声好气。

    沈三秋听里面动静热闹,知道店小二所言不虚,问道:“那这附近可还有什么客店?”

    店小二语气为难:“客官,这方圆十里地,就我们一家村店,往前二十多里倒是有一处村集,只是此刻天色不早,赶过去恐怕已经天黑了……”

    安大风闻言,皱眉道:“不必如此麻烦,沈掌门,咱们就在这里将就一晚吧,我去让里面那些人匀我们几间厢房,给点银子就完了。”

    “也好。”

    沈三秋点头。

    “客官,这……”店小二有些着急。

    里面那伙客人也都带着兵器,不是善茬,他两边都得罪不起,生怕双方一言不合起冲突。

    沈三秋却不搭理他了,让众人把马儿拴在一边,接着大步进店。

    大堂里坐满了人,本来在兴高采烈喝酒,听到有人进来,纷纷转头看去。

    沈三秋一行人进了门,也左右观察在座客人。

    店里一时间安静下来,双方互相打量。

    众人很快发现,店内这伙人里面,有孔武有力的大汉,也有面黄肌瘦的农夫,都带着兵器,不像是本分人。

    沈三秋扫了一眼,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面孔,诧异开口:

    “林嵩?你怎地在这?”

    “掌、掌门?!”

    林嵩瞪大眼睛,满脸讶然。

    店内正是陈封一伙人,找了个地方吃酒歇息,前脚才到不久。

    听到此言,郭海深等人都颇感意外,惊奇打量沈三秋。

    “这位便是号称江春第一剑的高手?”

    方真上下打量,颇为好奇。

    沈三秋拿不准这群人来路,眉头紧皱,盯着林嵩,呵斥道:“你不是去庐河押送一些财物吗,怎么迟迟不归门派?”

    林嵩回过神来,面露惊恐之色,下意识看向一旁的陈封。

    这时,陈封才转身面朝门口,看着沈三秋,道:“你便是吴山派掌门?倒是巧了,竟然在这里遇到。”

    目前他还在放置模式中,并非周靖亲身降临。

    闻言,沈三秋等人目光不由转到他身上,发觉此人筋肉虬结、煞气四溢,面貌颇为熟悉。

    陈封?

    众人立时认了出来,眼神微变。

    这些时日,各地府衙对陈封的通缉力度大增,通缉画像的精度也上来了,如今与陈封颇为神似,不难辨认。

    一行人都没想到在村店偶遇目标,悄然对视,暗自交换眼神。

    沈三秋更是不理解,自家徒弟怎么和陈封混到一块去了,难不成落草了?

    他定了定神,悄悄在背后打手势,示意众人准备动手,接着朝陈封抱拳。

    “这位好汉请了,在下沈三秋,偶然途经此地,见天色已晚,想在此留宿,还望诸位行个方便……”

    沈三秋开口客套。

    趁对方目光聚在自己身上,他忽然身子一扭,留出一个空隙。

    刷!

    一点寒光骤然从他适才的身位飞出,直奔陈封。

    却是一个江湖高手用沈三秋身体遮挡动作,悄然掷出淬毒飞刀,故意偷袭。

    几乎是眨眼间,飞刀就到了陈封面前,迅疾突兀。

    陈封面不改色,大手一挥,后发先至,刷地一巴掌扫开飞刀。

    只听咄的一声,弹飞的飞刀插在了客栈的横梁上。

    “哼,雕虫小技。”

    陈封手掌毫发无损,提起一旁的镔铁盘龙枪,站了起来。

    “来者不善!弟兄们,抄家伙!”

    郭海深等人勃然变色,纷纷起身。

    就在这时,一众江湖高手抢先抽出兵器,四散扑杀。

    “杀!一个不留!”

    沈三秋暴喝,反手抽剑,剑势迅捷轻灵,瞬息间刺倒旁边两名敌人。

    二十多个江湖名宿在店内大肆动手,转眼间便砍倒了不少人。

    他们武艺出众,个个都能敌数十人,寻常人压根不是对手,只有绿林豪强能够抵挡一番。但陈封身边的绿林高手,人数还不足对手的一半,护不住所有亲随。

    而这种狭窄的室内环境,这群江湖人的灵巧功夫,更能施展开,眨眼便与陈封一伙人打作一团。

    在这群江湖名宿眼里,陈封这伙人都是朝廷重犯,虽然其中一些人貌似是不通武艺的寻常村夫,可他们不会有丝毫手软。

    “找死!”

    陈封暴喝,猛地一脚踢在枪头,带着如山如岳般的劲力,直刺最近一人。

    “来得好!”

    这个江湖名宿大喝一声,竟然举刀去格,赫然是将陈封看作一般武人来对待,想要见招拆招。

    然而刀锋刚触及枪尖,便被一股拧转的劲力崩开,完全无法抗衡。

    这江湖名宿脸色急变,想要侧身躲闪,却已来不及。

    刷!

    下一秒,枪头径直捅穿此人的胸膛,没有丝毫滞碍。

    陈封握枪一挑,从中将此人剖成两半。

    嘭!

    好似水囊爆炸一般,哗啦炸开漫天血污。

    凶厉的一幕,顿时惊得众多江湖人心头猛跳。

    沈三秋眼神骤缩,大声疾呼:“点子扎手,先剪其羽翼,再围杀此獠!”

    “爷爷在此,岂容尔等放肆!”

    陈封长枪一旋,暴喝一声,径直杀向人堆。

    众多江湖高手知他力气惊人,不敢撄其锋芒,急忙四散,想要游走缠斗。

    然而他们想法虽好,却都是无用。

    陈封不仅势大力沉,还灵活迅捷,抡转似巨熊,扑跃如猛虎。

    本来室内不适合长枪发挥,然而阻拦长枪轨迹的障碍,无论是桌椅还是柱子,全被直接砸碎,根本无法阻挡枪势。

    他一出手,非死即伤,无人能躲。

    无论这群江湖高手练什么武功,仰仗什么绝学,都不是一合之敌。

    前来讨伐的二十八人,全是成名已久的一方高手,眼下却被陈封像杀鸡一样捏死,几个呼吸间便丢下了六七条人命,众人吓得胆寒心颤,亡魂大冒。

    “你这厮练的是什么武功,竟有这般功力?!”

    沈三秋脸色大变。

    这和他预料的情况截然不同。

    他心中顿生后悔,不该如此草率出手,应该想办法先行撤走,服用扬功丹再说。

    只是,这般意外碰面,若贸然退去,也会让对方生疑,此番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就在这时,陈封不言不语,直接抖手一枪砸过去。

    沈三秋赶紧运起轻功躲闪,步伐变幻,抽身暴退,这才惊险避开枪锋,被劲风扫得脸颊生疼,吓得冷汗直冒。

    正当他以为躲开了这招时,陈封忽然一抖枪尖,震出一股无形枪劲,隔着一尺轰在沈三秋胸膛。

    沈三秋发觉不妙,紧急运功抵御,又侧身卸力,然而还是遭受重创。

    砰!

    他噗地狂喷一口鲜血,整个人倒飞出去,轰然砸穿墙壁。

    “劈空劲力!”

    看到这一幕,众多江湖名宿无不骇然色变,开口惊呼。

    这种功力是江湖人可望而不可即的传说,他们练武一辈子,从未亲眼见过有人能使出来,今天才真正见到。

    “此人武功已臻至化境,不可力敌,快走!”

    燕寒君目眦欲裂,凄厉呼喊一声,刷刷刷几剑快攻,好似月华纷飞,逼退缠斗的两名绿林高手,紧接着毫不犹豫跳窗逃跑。

    不远处,郭海深与安大风厮杀,两人都是手上功夫出众,四只铁臂硬碰,还是郭海深功力更深,略占上风。

    见陈封如此生猛,安大风不敢再纠缠,硬生生受了郭海深几拳,吐血借力脱身。

    另一边,太乙门主路锡鳞和洪定先对战,以刀对刀,一柄长刀忽前忽后、忽快忽慢,虚实玄妙,刀法占了上风,让洪定先左右支绌难以招架。

    可此时,他也不敢恋战,刷刷几刀逼开洪定先,踏着轻身步法,转身就跑。

    见状,其他江湖名宿也都起了退意,顿时作鸟兽散,纷纷逼开对手,夺路而逃。

    他们的坐骑就拴在店门口,逃出去的江湖名宿跳上马,头也不回四散狂奔,顾不上同伴了。

    这个时候,就死道友不死贫道吧!

    陈封衔尾追杀一阵,又打死打伤数人,看着仅剩的人朝不同方向跑远了,这才停步不追。

    他扭头回到狼藉的客栈,开口喝问:

    “伤亡如何?”

    “二哥,我们死了十来个弟兄,都是这段时日才跟着我们的穷苦人。”

    方真咬牙切齿。

    这群江湖高手见势不妙直接就跑了,从交手到结束,过程其实不长,陈封身边的绿林中人没有死伤。被敌人杀死的都是最近才跟着的村夫,还没来得及勤练武艺。

    “把他们好生安葬。”

    陈封回应。

    这时,郭海深从地上提起一个还没咽气的江湖名宿,逼问缘由。

    这人不敢违逆,战战兢兢讲了来龙去脉,众人这才知道这群敌人的来历,以及突然发难的原因。

    “可恨!这些江湖名宿,竟然甘当朝廷鹰犬!”

    郭海深怒喝。

    方真也是恨恨咬牙:“没能把他们尽数留下,当真可惜!”

    二十八个敌人,大半死在陈封手中,有十人左右骑马逃了。

    陈封随手扔下手里的人,冷冷道:“无妨,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吴山派、青莲派、海鲸派、太乙门……这些江湖门派既然对我等出手,爷爷便礼尚往来,一一登门拜访,砸了他们山门,夺了他们武学!”

    郭海深点头,也不说偷学武功是江湖大忌了,他并不迂腐,别人做了初一,他们也能做十五。

    这时,林嵩忽然一咬牙,上前开口:

    “几位哥哥,我愿助各位一臂之力。”

    众人扭头看去,目露询问之意。

    林嵩定了定神,无奈道:“掌门与诸位为敌,他又在这里认出了我,定会觉得我与诸位一伙,将我视作叛徒,我已无处可去,还望诸位哥哥收留,我愿鞍前马后,服侍哥哥。”

    沈三秋挨了陈封一枪,身受重伤,但事后打扫战场,并没有发现他的尸首,显然是拖着伤势骑马跑了。

    掌门跑了,林嵩心知从此之后,自己无法在吴山派容身,陈封这伙人想带他去拿赎金也不可能了,自己就失去了作用。

    为了自保,避免被这群人用来泄愤,他觉得只能选择表态入伙,别无他法。

    众人扭头看向陈封,等他决定。

    陈封点了点头:“那你便跟着吧。”

    说完,他便不再理会林嵩,随手掏出一个钱袋,扔到柜台上,吓得躲在柜台后的掌柜和店小二一哆嗦。

    “些许银两,聊作赔偿。”

    陈封随口说完,也不看掌柜反应,便转头和众人一起打扫战场,安葬弟兄。

    ……

    另一边。

    沈三秋驱马狂奔,面如金纸,口中溢血。

    “咳咳……这陈封好生了得,世上怎会有这般天赋异禀的武人……”

    他一想到适才的血雨腥风,便肝胆俱颤,心悸后怕。

    沈三秋颤巍巍拿出自家门派的疗伤丹药,一把吞进口中,在马上默默运功疗伤。

    虽然挨了一发劈空枪劲,受到重伤,但幸好不算致命,还能撑得住。

    他已是吓破了胆,路上根本不敢久歇。

    一连逃了数天,他才觉得彻底安全,放缓了速度。

    这一夜,沈三秋在一处破庙落脚。

    外面下着小雨,他则在庙里烧火取暖。

    “唉,此事没能办成,回了宁天无法交差,又惹上了陈封这等强敌,这可是亏大了……”

    对着噼啪燃烧的柴火,沈三秋默默发呆,心绪纷乱。

    就在这时,破庙外响起脚步声,有人靠近。

    “是谁?!”

    沈三秋回过神,猛然抽剑在手,紧张起身,已是惊弓之鸟

    下一刻,一个穿着墨底绿纹劲装的男子走进破庙,腰上挂着两柄剑,浑身湿透。

    此人相貌英武,只是此时神态阴郁,好似满怀心事,正是段云峰。

    看到沈三秋紧张的模样,段云峰略一打量,随即抱拳沉声道:

    “在下途经此地,只是来此落脚避雨。”

    沈三秋看此人也是个练家子,心里戒备,道:“此地我已占了,你寻别处吧。”

    段云峰皱眉:“我冒雨走了许久才找到此处,只是进来避避,况且破庙本无主,兄台莫要得寸进尺。”

    说完,他也懒得搭理沈三秋,径直走进破庙,去了另一边的角落坐着,避开火光照耀,藏身在黑暗中,不细看无法一下子发现。

    “粗鲁之辈……”

    沈三秋心里嘀咕,却不好再赶人,守着火堆,暗自戒备着段云峰。

    两人相对无话,互不搭理。

    过了一阵,庙外忽然又响起一阵马蹄声,一队官兵停在庙外。

    这队官兵拴好马,走进庙中避雨,一眼便看到火堆旁的沈三秋。

    “咦,这不是吴山派的沈掌门吗?”

    领头的官兵队长却是认出了沈三秋,好奇开口。

    沈三秋抬眼望去,却是不认识此人,诧异道:“你识得我?”

    “我们是宁天府出来的,大半个月前凑巧见过沈掌门一面。”

    官兵队长拱手,神色客气。

    沈三秋了然,打量一行人,问道:“你们在此作甚?”

    “前些日子,有人蒙面行刺皇帝,刺客不知所踪,府衙便调遣城中士卒,派出一队队人马出城寻找刺客踪迹,我们便是其中一队。”官兵队长随口回应。

    “什么?皇帝遇刺?!”

    沈三秋微微一愣,他在事发前就离了宁天府,这段时间一直在野外行动,倒是首次听到此事。

    “不错,据说朝野震怒,那些大人们下了死令,必须抓住刺客,有功者可升官封赏……只是我们不知刺客相貌姓名,有如大海捞针,只知那刺客擅使双剑,能在御林军中杀进杀出,十分了得。沈掌门若闲暇无事,不如与我等同行一阵?”

    官兵队长开口邀请。

    “擅使双剑?”

    沈三秋一愣,下意识看向另一边昏暗的角落。

    官兵队长疑惑,沿着他的目光看去,这才发现庙中还有一人。

    看清阴影中段云峰的模样,他不禁一怔。

    段云峰面无表情,暗自点了点在场人数,随即默默起身,缓缓抽出了剑。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51557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