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星界使徒 >208 夜雨与投效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208 夜雨与投效

    三尺青锋出鞘冷,江湖夜雨杀气横。

    剑刃破空,凄厉呼啸,破庙内透出一声声惨叫,惊起庙外一阵唏律律马嘶,在黑夜里传出老远。

    摇曳的火光,将一干人的身影投射到墙壁上,正激烈搏杀。

    其中手持双剑的身影,好似幽魂一般,在众多影子里穿梭,剑刃抹开一个个脖颈,所过之处接连有人扑通倒地。

    最终,只剩两个身影,其余人尽数倒下,庙中满是溅射的血迹,染红了佛像。

    “你是何人?!”

    沈三秋持剑在手,语气震惊,死死盯着对面的段云峰,心中直冒寒气。

    此人身手神出鬼没,在他的纠缠之下,仍飞速诛杀了一队官兵。

    虽然有自己受伤未愈的缘故,但此人武艺之高,也是生平罕见……要不是不久前才见识过陈封非人般的强悍,这人几乎是他见过最厉害的高手。

    这人骤然发难,难不成真是行刺皇帝的刺客?!

    沈三秋心脏猛然一跳,忌惮与激动同时浮现。

    这一趟没能诛杀陈封,大败亏输,若是能擒住刺客,同样是大功一件,甚至有更大好处!

    真可谓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要不是败给陈封神枪,逃跑时偶然留宿破庙,那便没这个好运遇上这刺客。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这一连串念头,也不过电光石火间,沈三秋已有了决断,便是拖着受伤之身,也要抓住机会,拿下此人。

    幸好,自己还有扬功丹作倚仗!

    另一边,段云峰爆发速杀一队官兵,耗损内力颇多,胸膛微微起伏。

    他已经察觉沈三秋武艺不差,但并无二话,快速调匀气息,冷着一张脸,双剑径直杀了上去,不打算留下活口。

    “好贼子!”

    沈三秋运起轻身功夫急退,趁机探手入怀,掏出扬功丹,直接丢入口中,吞入腹内,运转内功化开药力。

    做完此事,沈三秋心里一定,才返身迎敌,步法灵动,手中长剑舞成一片清光,吴山派的水云、骤雨、雾江三路剑法肆意泼洒开来。

    沈三秋剑走轻灵,绵密灵动,招数繁复,采取守势,一看便是经年累月练就的精细功夫。而段云峰双剑则狠辣迅疾,诡异刁钻,出手必取要害,都是要人命的杀招,毫不花哨,论杀伤力更高一筹。

    两人都是使剑的,路数截然不同,这一交上手,顷刻间便走了二三十招。

    沈三秋只觉小腹火热,一股股内气充盈全身,心知扬功丹逐渐生效了,暗喜连连,不断催发内劲,渐渐转守为攻,一柄剑使得越来越快,眼花缭乱。

    段云峰眉头微皱,已发觉对方功力的变化,但他心神专注,不为所动。

    又走了几招,段云峰忽然荡开沈三秋剑锋,转身似要夺路而逃,故意卖了个破绽。

    “休走!”

    沈三秋快步赶上,一剑直戳对手后心。

    段云峰早有准备,脚步一错,侧身闪开,双剑好似灵蛇,从诡异的角度刺出。

    “哼,异想天开!”沈三秋经验也是丰富,早看穿这点意图,剑花一抖,换位削向段云峰手腕,想逼对方撤招。

    然而就在这时,沈三秋突然脸色大变,只觉高速运转的内力,好似脱缰野马,一下子失去了控制,陡然在经脉中乱窜。

    这一意外变化,直接导致他劲力失控,身子瞬息间绵软无力,剑势刷地偏了出去。

    在差之毫厘的搏杀中,这种失误足以致命!

    “糟了!”

    沈三秋大惊失色。

    还不等他弄明白怎么回事,段云峰双剑已然交错一剪。

    刷!

    鲜血四溅,持剑的断掌飞上天。

    段云峰面不改色,动作不停,上步与沈三秋抹身而过。

    两道寒芒在沈三秋视线里交叉一闪。

    噗嗤!

    鲜血激喷。

    一颗凝固着惊愕表情的大好头颅,掉落尘埃。

    在段云峰背后,一个断手的无头尸身摇晃几下,扑通倒下,没了生息。

    破庙重归寂静,只剩噼啪的柴火燃烧声。

    段云峰抖手甩去剑上血迹,呛啷收剑入鞘,皱眉看着沈三秋的尸体,有些疑惑。

    “这人功夫不坏,怎地突然送死?”

    他想不明白,索性不想,蹲下搜尸,手法不太熟练,显然不常干杀人越货的事。

    不一会,他便搜出了些碎银子,还从沈三秋怀中找到几瓶丹药,以及一本秘籍《流云细雨功》。

    段云峰随意翻了几页,便收进怀里。

    他有自己的武功绝学,对这本秘籍不太在意。

    “此行正要去找那陈封,便献上此功当礼物好了……顺带看看这陈封为人,与传闻中可有差别。”

    段云峰眼神一闪。

    他不敢久留,草草挖了个土坑,将满地尸体全部扔进去埋上,然后带上两匹马,披着夜雨匆匆离去。

    破庙内,只留下满地干涸血迹与四处的剑痕,见证着适才的生死搏杀。

    ……

    时间一日日过去,众多江湖高手失手的事情,逐渐发酵。

    二十八位江春及附近的江湖名宿,联手追击陈封,却被打杀过半,狼狈逃走,消息已在南方江湖中传开了,引起一片哗然。

    这么多高人联手,竟也大败亏输,这些江湖名宿的声望大受打击。

    一辈子的名气,反倒给陈封作了嫁衣,给他的赫赫威名添砖加瓦。

    江湖上本就流传着陈封此前的各种强悍事迹,如今他连对付成名日久的江湖高手,都如砍瓜切菜般轻松,有如此彪炳的战绩,民间对他绿林第一高手的呼声越发高涨。

    燕寒君、安大风、路锡鳞这些侥幸留得一命的江湖名宿,逃回门派里惶惶不可终日,生怕陈封打上门。

    然而在事情传开后,陈封却没有动作,仍然在一地地县城游荡讨恶,这让幸存的江湖名宿以为陈封没有登门的意思,不禁大感侥幸,庆幸逃得一劫。

    宁天府世家诛杀陈封的打算落空了,还想纠集人马再行讨伐。

    然而经此一役,南方武林中人都明白了陈封是块极其难啃的骨头,江春附近的许多门派之主遭陈封打死打残,剩下有名有姓的高手要么是小门小户,要么是独来独往,这下说什么都不肯出手,便是有可能得罪权贵也不管了。

    宁天府世家无奈之下,只能暂时熄了这个心思,江春各地县城的官吏豪绅遭殃,他们一时也管不了了。

    兴和十一年,深秋。

    天气湿寒,某处落叶堆积的野地林间,陈封一伙人正在烤火,许多人都已裹上了棉衣皮袄。

    多日前与江湖名宿一战,队伍折损了十来人,后来一路讨恶,陆续有贫民跟随补充,此时人数又到了四五十人。

    其中同行的绿林高手数量已上涨到了十四位,比之前更多了些。

    “二哥,这都好些天了,我们何时动身去寻那群江湖门派的晦气?”

    方真坐在火堆前,语气迫切。

    “再等等。”

    陈封随口回应,横枪膝前,仍然一身单衣,好似压根感受不到寒冷一样。

    “前些日子二哥也是这么说的,这要等到什么时候?”

    方真嘀咕。

    他心心念念要去找江湖门派的麻烦,每天都要追问几回。

    陈封闭眼不答。

    就在这时,他忽然身子一震,重新睁眼,眼神有了光彩,却是周靖切换过来了。

    “呼,看来没出什么乱子……”

    周靖接收经历日志,在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微微松了口气。

    诛杀各地县城贪官恶霸,以及逃避官兵追捕,对四号使徒而言毫无难度,唯一一个让团伙出现一定伤亡的,便是江湖名宿的联手袭杀。

    “可惜,当时不是我亲身降临,不然一见面就抢先出手,把这群江湖人的脑袋给拧下来了。”

    周靖暗自摇头。

    没有亲身降临时,一个使徒智能的记录未刷新自身掌握的情报,放置模式下,使徒行事还是有点死板,遇到沈三秋没有立即出手,不然伤亡会少一些。

    而且,若是亲自出手,这群江湖人多半一个都跑不掉,看来当前不算高的使徒同步率还是影响了临敌的应变发挥。

    四号使徒的放置方案,目前是四处走县城讨恶为主,并且不离开团伙太远。

    周靖之前特意调整过,讨伐江湖门派不在四号使徒当前的事务序列中,所以在一伙人遭遇袭击后,四号使徒虽说出要找回场子的话,却迟迟没有行动,这次是放置方案略微占了上风,摁住了使徒发扬个性的举动。

    周靖打开面板瞅了眼,发现经过这段时间实战修行,各项武道技能进步明显,自身的抗性、能量属性,都达到了可突破的标准。

    【屠万为雄】里程碑进度稳步提升,同时因为各路江湖名宿的助攻,【天下第一】的进度一下子攀升了一大截。

    另外,累积击败五十个通晓武艺的高手,还获取了一个新成就【一流高手】,获得2500星界点与一份【资质提升-武学(小)】。

    陈封出道至今,干的都是颇有影响力的事,信息态粒子收益不少,如今通关进度已达成近半。

    照这个效率刷下去,或许在人生目标达成前,就能满足240点的通关需求了。

    但这只是最基础评价的标准,有比尔的例子在前,要获取更高的通关评级,四号使徒信息态粒子的累积收益超出标准越多越好。

    不过有一说一,四号使徒的人生目标,难度确实高了一档,至今还未达成任何一个,目前比较接近达成的,只有较简单的【替天行道】、【啸聚山林】。

    如果不顾后果的话,现在就揭竿而起,也有机会达成【造反起义】。只是眼下班底有限,他打算先发育发育……虽说目前四处杀官讨恶的行为,和造反谋逆也差不了太多,但只要还没正式竖起反旗,就还没质变。

    周靖暂且放下此事,重新打开属性界面,选择破阶。

    抗性和能量属性双双提升到二阶,弹出特质选择的页面,他挑选了一番,分别选了【皮糙肉厚】、【快速回气】。

    前者让自身的皮肤、筋肉更具防御力,韧性十足,锐器更难破开。

    后者则加快各种能量的自然恢复效率,就算气力枯竭,也能徐徐回复,提高续战力,和四号使徒的体能特质【耐力悠长】搭配,可以长期坚挺、超长待机。

    梳理完放置阶段的成果,周靖这才关掉面板。

    他环视一圈,忽然开口:

    “时机差不多了,我们下一站就去吴山派,寻他们的晦气。”

    闻言,众人顿时精神一振。

    “哈哈,咱们总算要动手了吗。”方真大喜,倒是不疑有他。

    “此地距离吴山派不远,我们乘船过去,最多也就两三日。”

    郭海深颔首。

    “哥哥是想走正门还是走小道?我知一条小路,可以从后山进入吴山派。只是还望哥哥不要大开杀戒,毕竟这只是掌门一人所为,我那些同门未曾招惹哥哥……”

    林嵩开口提建议。

    他眼下也认命了,干脆出谋划策,希望能以此请求陈封饶过一些相熟的师兄弟一命。

    “放心,咱们肯定会饶你那姘头一命。”方真打趣。

    林嵩闻言,只觉羞恼气苦,又不敢招惹方真,干脆闷头烤火。

    众人兴致颇高,各自建言献策,议论纷纷。

    这时,一名健硕青年好奇开口:“哥哥,待我们做完此事,日后要干些什么,是要留在江春寻一处山头啸聚,还是去别的地界继续这般行事?”

    周靖看向此人,暗自搜了搜日志,脑海里浮现这人的姓名,好似是叫作“拿云雕”张雷,此人还有一个弟弟,唤作“冲天隼”张振。

    两兄弟是最近才来投奔的,身手不凡,是这段时间主动入伙的绿林高手里最厉害的两个,脚力出众,轻功不凡,擅使单刀,还会用飞蝗石、打穴镖等暗器。

    哥哥张雷能和方真斗个旗鼓相当,武力值也有个88,而弟弟张振稍弱一些,武力水平大约85的样子。

    但张家兄弟二人曾拜名师,会一套阵法,双刀合璧,威力陡生,能和郭海深打五六十合不分胜负,十分不俗。

    听到张雷问话,周靖摸了摸下巴的胡茬,道:

    “南北二十四省,高手如云,贪官恶霸也是层出不穷,我们继续四处讨恶,等时机成熟了,再啸聚山林也不迟。”

    如今自身绿林名望惊人,时不时有人来投,证明四处除奸讨恶、替天行道的做派,很受民间追捧,这套路线可行。

    他打算先当一股流寇,灵活行事,滚雪球拉班底,不想这么快守着一处山头当坐寇。

    就在一行人谈话之时,在林子外望风的张三走了回来,开口叫道:

    “哥哥,外面又有一位好汉前来投奔。”

    周靖注意力转了过去,笑道:“快快请他过来。”

    张三点头,出去传话。

    不多时,一个背着双剑的英武男子走进林子,正是段云峰。

    他环视一圈,目光落在最引人注目的陈封身上,一眼便知这是正主,抱拳沉声道:

    “在下段云峰,燕北人士,听闻壮士除奸讨恶的行迹,深感敬佩,特来投奔。”

    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没听过此人。

    方真看向郭海深,郭海深也摇了摇头,表示没在绿林中听过这人名号。

    周靖起身,上前把臂欢迎,大笑道:“段兄弟也是好汉,既然意气相投,那便和我们一起吧。”

    他倒是认出了此人的身形,貌似就是那一夜行刺皇帝的家伙。

    不过这人好像没有透露此事的打算,多半存着观察他们是否可靠的心思。

    周靖此时也不打算拆穿此人底细,便故作不知。

    “愿为陈兄弟效力。”

    段云峰沉声回应,顿了顿,又道:

    “我既来投奔,也不好空手上门,此番带了见面礼。”

    “哦?不知是什么?”

    周靖好奇。

    段云峰从怀中掏出一册秘籍,递给周靖。

    “我听闻二十八位江湖名宿截杀陈兄弟,正巧赶路之时,偶遇那吴山派掌门沈三秋,便出手当场格杀此人,事后从他身上搜出了这本流云细雨功,貌似是吴山派的镇派绝学,便当作见面礼交给兄弟了。”

    “掌门死了?!”

    林嵩张大嘴,一脸恍惚。

    他还以为沈三秋定能逃回门派宣扬他是叛徒,没想到掌门虽从陈封枪下逃出生天,却意外死在了路上。

    “嚯,那吴山派是名门大派,姓沈的功力高深,段兄弟竟能杀了他,武艺当真是不错。”

    众人心中一惊,顿时不敢小觑。

    ‘这家伙连皇宫都能闯,可以在御林军里面开无双,杀个重伤的江湖高手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真打起来,恐怕比我大哥郭海深还犀利。’

    周靖心里暗想,没有开口揭穿。

    他接过秘籍,翻看了几眼,便转身看向众人,道:“此功既然厉害,那诸位兄弟便一起参悟。”

    众人闻言,登时一愣。

    张三指了指自己,讶异道:“我们也能练吗?”

    “这是自然。”周靖理所当然点头,补充道:“不止这本秘籍,日后我们去寻江春这些江湖门派的晦气,夺来的武学绝艺,大家想练哪个就练哪个。”

    他不打算敝帚自珍,准备把夺来的武功全部传下去,一是作为跟随自己的福利,用来培养班底。

    二是打破门户之见与高深武学的垄断,使这些高深武学传到民间,人人有功练,引发江湖内卷。

    民间会武的人越多,以后起事,自己便有更大助力。

    而且就算所有人都能练,以自身的资质,也是练的最快的。

    众人立马来了精神,兴奋激动,直呼哥哥豪气。

    他们没想到这等镇派绝学,陈封愿意共同分享,这等气魄,教众人心中更是折服。

    周靖回头,拍了拍段云峰的肩膀:

    “兄弟这份见面礼,当真丰厚,我代众位兄弟多谢你了。”

    “……素闻陈兄弟行事豪爽,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段云峰不禁对他高看了一眼,暗自点头认可。

    这陈封,看来是个值得投效的……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23284/451718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