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心理罪 >第三集 致命杀局_22、调查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集 致命杀局_22、调查

    樊振走后不久部长的人就来势汹汹的来了,他们到来的时候粗声粗气显得极不耐烦的样子,而且口口声声都是让我把樊振交出来,否则就以包庇的罪名把我也送到黑山监狱里去。看见他们这样,我才忽然觉得我自始至终其实什么都不是,最起码在他们的眼里什么都不算,这个队长所有人都知道是部长施舍给我的,我的能力和这个位子根本就不配。

    不过这时候我却不能向他们低头,我冷冷地看着他们说:“我以为部长的部下应该是器宇不凡的人才对,可是现在一见却发现都和一些市井无赖没什么区别,这让我怀疑部长的属下是不是都是些飞扬跋扈的武夫。”

    他们听了我的话更加愤怒,我却知道他们不会轻易对我怎么样,刚刚的恐吓不过是吓我罢了,他们可能这样的手段用的多了,以为我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看到这架势就会害怕,但是我其实已经看出来了,他们之所以是这样的口气和态度,完全是一种优越感,他们觉得他们是高高在上的,这就让我更加肯定了何雁和我说的那些,他们并没有把我当成一个队长来看,而是一个调查的嫌犯,因为刚刚他们的态度,是对一个嫌犯的态度。

    我继续说:“你们说我包庇了樊队,那你们找出证据来,部长是一个严谨的人,什么事都将证据,你们没有证据就是构陷。”

    他们中有几个人听见我说这样的话忽然笑出声来,我见其中有个人稍稍制止了他们,但是他的神色却并不是要帮我,而是因为怕他们泄露了什么,我多看了这个人一眼,并没有说话,这个制止的人出面说:“何阳,樊振去了哪里你有义务告知我们,别忘了我们都是为部长办事的。”

    我看着他说:“我并不是为部长办事,这你们心里很清楚,再说,我没有见过,你要我怎么说,我编一个谎言出来你们会信吗?”

    他们一行有五个人,个个都声势不凡,见我这样说其中有一个已经不耐烦了起来,他冲出来说:“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当场毙了你?”

    其实见到这五个人,我很讶异部长真的派了这样的人来问我樊振的事,按照我的判断来说,这种人连进办公室的资格都没有,而且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似乎都是和樊振平级甚至还高出一个级别来,我想到竟然是一群这样的人在掌握整个部门,竟有些莫名的悲怆起来,我忽然觉得我能理解樊振,面对这样的队友,真正是一种折磨。

    他边说着已经掏出了枪指着我,我却冷冷地说:“你这么勇猛那么就开枪,去和部长报告说因为我拒绝合作所以你开枪杀了我,看看部长是什么反应。”

    这个人也就是吓吓我,见我一点也不怕,一时间竟有些下不了台的干愣着,还是旁边整个制止的人打圆场说:“大史你把枪收起来。”

    大史于是这才把枪放下,但就是在这时候我忽然留意到一个很细微的举动,我似乎看见大史朝我使了一个眼色,似乎是在暗示我刚刚的行为只不过是在和我开一个玩笑,我捕捉到这微弱的信息之后,脑海中在飞快地思索他们刚刚这些举动的用意,我觉得我一开始的直觉果然错了,我就讶异部长的属下怎么会是一些这样的人,原来是故意弄出这样的架势来的,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故意弄成一群匹夫一样让人厌恶。

    我想着的时候大史已经重新开口了:“队长,不如把他带回去好好审审,像他这样的人就是嘴硬。”

    这个制止的人没有说话,好像在考虑他的意见一样,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然后将每个人都观察了一遍,我这才发现他们的眼神中隐藏着一种我无法洞察的光芒,现在他们表面上的这些举动都是装出来的,可是为什么要这样装出来呢?

    我想了一下,忽然就有了答案,然后不动声色地再次看向他们,我说:“我不知道你们得了什么信息,我只想告诉你们我并没有看见樊队,至于他有没有到过办公室我也不得而知,我回来的时候看见桌子上有这样一把钥匙。”

    说着我把钥匙拿出来,他们看见钥匙之后,隐藏在眼中的那种光芒忽然就迸射了出来,似乎是见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一样,我见他们如此按耐不住,心知这东西必定事极其重要的一样,但现在在我手上就是一个烫手山芋,我于是想刚刚制止大史的这个人说:“既然你们是追查樊队的信息来的,我估计这应该是他留下的,那就给你们去做调查吧。”

    说着我把要是递给他,他伸出手来接了,但是在他伸出手来的时候,我看见所有人的眼神似乎都聚焦在了他身上,我装作没有察觉到的样子和他们说:“其余的我就不知道了。”

    这个拿了钥匙的人忽然上前一步握住我的手说:“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东西很有用。”

    说着他就像是在和我握手一样,但是这又不像是握手,因为我感觉到他的拇指在我的手背上划了三下,我不动声色,然后他松开手和其他人说:“我们到其他地方去继续调查吧。”

    然后他们就一窝蜂地走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只是很快我就察觉到了很多的不寻常,第一盘问的话为什么会一下子来五个人,虽然这也符合一般的查案流程,只是像这样的部门一下子来五个人,是不是有些太多了?

    第二是他们五个人各自心怀鬼胎一样地,总让我有种不安的感觉,尤其是他们的眼神,我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最让我疑惑的还是樊振给他们的那把钥匙,这钥匙是拿来干什么的,看他们的样子好像都想要一样,这忽然让我觉得,这个部门的操作似乎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简单。

    好一阵我才把注意力从这一群人的身上转移开,现在办公室里人员稀缺,只有了我和郭泽辉两个人,部长似乎也没有要给我补派人手的意思,那么他的意思,是不是就是看着这个办公室自生自灭了?

    郝盛元家里的事我让郭泽辉和警局的人一起去看了,他们去看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在医院查看郝盛元的尸体,郭泽辉说郝盛元家里发现了重大的线索,让我还是亲自过去看看,警局这边暂时都还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是否要通报。

    我听见是这样的语气,就在电话里和他确认究竟是发现了什么,郭泽辉才说:“郝盛元家里挂满了尸体,少说也有一二十具,现在还在清点核查。”

    听见有一二十具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于是赶紧就开车往他家的方向去,这个发现无疑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地在我耳边响起来,我忽然觉得有些心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心焦。

    当我行驶到一个十字路口正通行的时候,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惊呼的声音,接着我就看见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我急速驶来,当我看见的时候同时只听见“砰”的一声,我就感到自己似乎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撞击,人就开始往侧边飞,但由于安全带的关系被拉住了,接着我就感觉到眼前的景象完全是一片混乱,我听见一声巨响,似乎是车子又撞在了什么东西上,然后我的世界就翻滚了一圈,车子就这样翻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27817/121092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