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玄之又玄

    镇元子的手在发抖。

    旧年老友的下场,依然历历在目。

    妖师鲲鹏一击之下,命陨当场!

    好不容易遁出元神,却被冥河觊觎。

    一口阿鼻在前,一口元屠在后。

    只能舍了那伴生的先天灵宝散魂葫芦,勉强遁入六道轮回,留下了转世重修的机会。

    而如今……

    轮到他被推到这风尖浪口之上。

    前方是归墟之境,后方则是幽冥血海。

    一着踏错,永劫无生!

    但是,劫数当头,因果混沌,身不由己,灵智蒙昧,又那里能冷静的下来?

    若换一般人,怕是当场便要被因果迷了心智,被业障乱了神魂,怒从中烧,就要不自量力的打上碧游宫!

    也就镇元子乃是地仙之祖。

    自洪荒以来,开派万寿山,立业五庄观。

    广结善缘,大开山门,收容三界散修,传道授业,有教化之功。

    又持有地书,兢兢业业,梳理地脉,屡受功德。

    在这生死关头,这曾经攒下的功德,终于有了用处。

    就见镇元子脑后,一束灵光升起。

    他那本已浑浊的双目,被这灵光一闪,立时恢复了清明。

    他的神魂,也从蒙昧之中,挣脱出一丝理智。

    手中圣皇的金书玉页,见此机会,当即推了一把。

    先天八卦演化。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

    一个吉字跳动出来。

    六二:鸣谦!

    贞吉!

    两个耀眼的金文,映入眼帘。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

    手中的金书玉页抖动起来,整页都跳动起来。

    一个大大的吉字,从中跳脱而出。

    圣皇德音,渺渺而起。

    “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

    “镇元子!”

    “还不速速醒悟!”

    德音如雷,手中的金书玉页,在德音中轰然崩碎,化作无数金粉玉屑,落到地上。

    镇元子终于醒悟。

    他稽首而拜,面朝火云洞:“镇元子叩谢圣皇点拨之恩!”

    此刻,他实心实意,无比感激。

    救命之恩哪!

    当然,镇元子也明白。

    伏羲圣皇冒着大因果出手,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窥见了因果源头,知晓了他如今正处于一个可能影响三界命运的门槛之上,便顺势而为,推了他一把。

    也可能是为了偿还昔年的因果。

    火云洞,本是红云的道场。

    红云身陨之后,便由镇元子代为看顾。

    后来,镇元子窥见了人族大兴的征兆。

    便将火云洞,赠与了人族圣皇,充为人族道场。

    借此,将红云的转世与人族牵绊上。

    因果显化,红云转世,借此多次得了人族帝师的机缘,获益匪浅。

    镇元子更是收益良多。

    如今,伏羲圣皇点拨于他。

    基本上就将昔年的因果,偿还了一大半!

    往后再想躺在旧日的功德簿上,舒舒服服的收获功德就难了!

    人族气运,少了一个大盗窃取。

    但这依旧是值得的!

    镇元子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他扭头看向那个在旁边被吓傻了的弟子,对他道:“你且先下去,自守道心,参悟黄庭!”

    “是!”这弟子浑浑噩噩,懵懵懂懂,下拜而去。

    镇元子望着弟子的背影。

    心中全无轻视。

    因为,就在刹那之前,他又何尝不是如这弟子般,浑浑噩噩,懵懵懂懂。

    惊惧于因果,神魂混沌,灵智隐没。

    一个不慎,劫数立时临头。

    当真是凶险万分!

    “谦卦!”他低语着。

    脑海中,回闪着碧游宫的一幕幕。

    负手而立的截教圣人,衣袂飘飘。

    脚下大地,片片青荷涌动,上清神雷之光,引而不发。

    青萍剑遥遥锁定。

    “滚!”

    风云变色,杀机隐现。

    镇元子难以理解,这是为何?

    他又没开罪过截教。

    旧年封神劫中,金箍仙马遂路过五庄观,他还请人家吃了人参果,喝了八仙酿呢!

    八百年前,那奎牛从北俱芦洲出来,路过五庄观,啃了他养在万寿山上的三十三株阴阳道草。

    他不也没计较?

    还好吃好喝的招待了那奎牛一个多月呢!

    所以……

    截教圣人,究竟为何发怒?

    又为何要拒他千里之外?

    “不要让本座说第二次!”截教圣人冷漠无情的说着,顿时风雷涌动,天发杀机。

    脑海中回闪着当时的情景。

    忽地……

    镇元子福至心头。

    “谦受益……”他喃喃自语着伏羲圣皇为他所演化的先天八卦。

    昔年紫霄宫中,道祖所讲的大道德音,也从神魂中升腾而出,仿佛在耳畔回荡着。

    “谦,亨也!”暮鼓晨钟,余音淼淼。

    道祖的视线,在这刹那,扫过他的身体。

    似乎是专门看着他,对他说的一样。

    “日中则仄,月满则亏!”

    余音绕梁,万世不绝!

    而镇元子的眼瞳之中,则仿佛出现一副古老苍茫的画面。

    恶浪滔滔的东海深处。

    无数仙人,翘首以待,凝视着矗立于紫芝崖上的道人。

    道人抬头望天。

    “吾,今日立教……”

    “曰截!”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本座奉此大道,证此道果!”

    “为三界,截取一线天机,为众生留一分余地!”

    “是故大衍之数当有五十!”

    “然其用只得四十有九!”

    天花乱坠,功德喷涌,大道显化,道人头顶三花绽放,结出一枚道果滴溜溜的飞上三十三重天,与上清大道彼此融合。

    轰隆隆!

    上清神雷响彻三界。

    无尽上清仙光,洗涤天地。

    混元无极圣人屹立天地之中,从此万劫不磨,万法不沾!

    于是,所有的一切,被串联在一起。

    伏羲圣皇命人送来的金书玉页上的先天八卦,在心底回荡。

    咚!

    镇元子如蒙雷击,恍如大梦初醒。

    他仿佛悟到了,但说不出来。

    他也似乎明白了,然而,难以形容。

    但神魂之中的道心,却圆润了一分。

    隐隐约约,镇元子感觉到,若自己能悟透这一切。

    立时便可斩出善尸!

    踏上那准圣之境!

    然而,机缘未到,积累不足。

    他始终距离真相,还差一步。

    就这一步,却是天堑一般。

    明明就在眼前,真相触手可及。

    但却怎么也看不清,拼了命也够不着!

    镇元子明白,自己若是未能遇到恰当的机缘,积累足够的功德与修为,那他将永远被困在当前的境界。

    “慈悲!慈悲!”镇元子低眉一叹。

    他虽未能悟透。

    但终究,隔着那模模糊糊的因果,看到了些蛛丝马迹。

    “谦受益!”他咀嚼着:“谦受益!”

    便唤人进来,吩咐下去:“贫道幸蒙截教圣人点化,感激涕零!”

    “尔等当将此事,遍传三界,扬圣人慈悲,颂圣人大德!”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

    六二,鸣谦!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

    吉!吉!吉!

    既然卦象显化,依卦行事,便可逢凶化吉!

    虽说,这传出去,恐怕会被许多人笑话。

    说他镇元子,热脸贴了冷屁股,还要打肿脸充胖子。

    但是……

    内观道心。

    镇元子知道,自己赚大了!

    若截教主每骂他一次,道心都能圆润一分。

    那镇元子愿意天天送上门去被骂。

    哪怕被打一顿,也是甘之如饴!

    于是,镇元子抬起头,看着门下弟子们,轻声道:“告知三界……”

    “自今日起,五庄观镇元子……”

    “遥尊截教圣人!”

    嗯……

    我就要当截教主的汪汪队。

    我还要立大功!

    你们想笑就笑吧!

    虽天机隐遁,因果模糊,不可推算,不可预测。

    但……

    镇元子还是知道。

    自己的成道之机,就在截教主身上!

    这不仅仅是伏羲圣皇告诉他的。

    也是道祖点化他的。

    更是截教主亲口所言。

    一个滚字,蕴藏无穷玄奥,玄之又玄,妙之又妙,大道之机,尽藏其中!

    门下弟子,却一个个都是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完全不知道,自家老师到底怎么了?

    ……………………

    火云洞中,闭目打坐的伏羲圣皇,忽地睁开了眼睛。

    他遥遥感知着五庄观中的事情。

    眉头跳动着,这位圣皇感到难以理解。

    他命人送去金书玉页,只是为了偿还昔年镇元子向人族赠送这火云洞道场的因果。

    免得这镇元子,一时被因果业障迷了心窍,去那碧游宫中送死。

    本意只是叫他冷静冷静,实在不行,就点醒于他。

    可没有叫镇元子如此这般,向截教主谄媚的意思。

    “难道……”

    “我做错了什么事情?让镇元子会错了意?”

    伏羲圣皇眉头轻皱着。

    身前,河图洛书显化。

    一道道先天八卦,开始演化。

    但所有卦象,都变得混混沌沌,模模糊糊。

    “罢了!罢了!”伏羲圣皇随手将苏醒的两件宝贝收起来。

    事涉圣人,他不敢多算。

    这两件至宝的元气,当用到关键之时。

    左右,已经还了那镇元子昔年的因果。

    他自己想差了,或者想错了,那是他的事情。

    忽地……

    伏羲圣皇咦了一声。

    他的指头轻轻掐动。

    冥冥中,圣皇感知到了,万寿山五庄观镇元子的气运,似乎涨了一小节!

    旁人或许难以知晓此事。

    但火云洞中的圣皇,却是清清楚楚的。

    毕竟,他才刚刚观过镇元子的气数,知晓他的情况。

    又因居于火云洞中,跳脱在天地三界外,比其他人看的更清楚。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

    圣皇目瞪口呆。

    他从未遇见过这种事情。

    被人打了脸皮,在三界中失了颜面。

    上赶着去献媚,就能平白增长气运?

    “镇元子究竟悟到了什么?”

    伏羲圣皇低下头去。

    怪!

    太怪了!

    ………………

    PS:说明一下吧。

    镇元子的实力问题。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0063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