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第五十九章 乌巢禅师与奎牛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九章 乌巢禅师与奎牛

    辞了太白金星,天蓬回了自家浮岛,看了眼手里的金箍。

    他倒是有心想要,干脆挂印而走,悄悄的跑去下界避祸。

    在下面躲个几年,等风声过了,再回天庭。

    可问题是……

    他敢吗?

    昨天,受了那么多仙神的礼物。

    吃了那么多的好处!

    送出去了那么多承诺!

    现在,他想跑?

    呵呵……

    怕不是下场会比背后被法宝砸上几十次还要惨!

    叹了口气。

    天蓬也别无选择。

    只能硬着头皮,再去一次碧游宫。

    “希望,太白金星没有哄骗俺……”他看着手中金箍说。

    但,只要一想起上次的碧游宫之行。

    天蓬便瑟瑟发抖。

    截教圣人之威,在心底回荡。

    特别是那一剑……

    惶惶如大日,巍巍似天地。

    不可阻挡,无法推算,不可抵御!

    剑出而有佛陀落泪,菩萨悲歌。

    就这样,畏畏缩缩、犹犹豫豫了许久,天蓬才慢慢吞吞的拿起自己的天庭仙印,悄悄的出了浮岛,向着南天门而去。

    还未到南天门,天蓬便撞到了一个坐于鸟巢之上,灰衣灰袍的僧人。

    这僧人,端坐于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编织而成的鸟巢中。

    闭着眼睛,身前放着一个木鱼。

    手中不停的敲着木鱼。

    但没有任何声音,也不见丝毫声响,手中更是连那敲木鱼的物事也没有。

    只是做着敲木鱼的样子。

    天蓬见此,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能在这天庭内神出鬼没的西方教门人?

    是哪位佛陀?何方菩萨?

    便小心翼翼的上前,打了个稽首,问道:“大师在此,是特意等小仙?”

    那僧人没有回答,依旧做着敲木鱼的姿势。

    嘴里念念有词,但没有任何诵经之声,也不知他念的是什么经文。

    天蓬见着,便只觉头皮发麻。

    几个在天庭听过的传说,浮上心头。

    据说,如今的三十三天,乃是远古天界破碎后的产物。

    而远古天界,乃妖族所居。

    大能无数,单单是金仙便足足有着三百六十五尊。

    真可谓是鼎盛一时,气压三界。

    然而……

    一切都随着一场可怕的劫数,尽数灰飞烟灭。

    但偶尔,会有天庭仙神,遇到些不详的人与物,听到些可怕的声音。

    而所有遭遇到这些不详之事的人,据说下场都极为凄惨!

    天蓬连忙架起祥云,就要绕路。

    但……

    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跑不出那鸟巢中的灰衣灰袍的僧人周围。

    无论他怎么飞,都是在这僧人的鸟巢周围打转。

    天蓬吓坏了。

    他只能鼓起勇气,再次向前,对那僧人问道:“大师在此,诵的是何经?”

    这一次,那僧人终于睁开了眼睛。

    一双宛如黄金一样的眸子,其中流动着金灿灿的液体。

    一滴又一滴……

    好似血泪一样流下来,滴落到那鸟巢中,燃起一团又一团金色的火焰。

    化作一只只小小的火焰精灵,在这僧人身边打转。

    “贫僧在此,念的是心经,敲的是心中木鱼!”僧人轻轻说着,然后抬头看着天蓬,那双金色的眼瞳,仿佛有着魔力一样,让天蓬忍不住的不敢与之对视,甚至不由得就生出了几分亲近之心。

    “心经?心中木鱼?”天蓬挠挠头,西方教的那一套弯弯绕,他委实是绕不清楚。

    但好汉不吃眼前亏,于是便谄媚着道:“大师果然是佛法高深,小仙愚笨,实在难以领会,不如就此道别……”

    僧人笑了笑,那张古井无波的脸,微微偏转了一下:“施主何必着急?”

    “贫僧有《心经》一卷,凡五十四句,共二百七十字,今施主有缘,不如且待贫僧为施主念上一遍,以便消解魔障,化解业障!”

    说着,也不容天蓬拒绝,就闭上眼睛。

    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根黑色的木锥,便这样敲了起来。

    笃笃笃……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木鱼声声,伴随着无尽梵唱,声声入耳而来。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声声木鱼之声,浸入神魂。

    句句梵唱之音,钻入血肉。

    让天蓬顿时便被迷了心窍,仿佛木偶一样,只余下机械的身体。

    当时,便有着热泪,从眼眶滚滚落下。

    忍不住的跪下来顶礼膜拜。

    “大师……大师……”

    天蓬不由自主的跪到了那僧人面前:“弟子罪孽深重!弟子罪孽深重!”

    “求大师度我!求大师度我!”

    只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身前这伟大的禅师,慈爱世人的佛陀。

    端坐于鸟巢上的灰衣僧人见此,露出笑容来。

    浑身上下,散发出无尽佛光。

    照耀着周围的云雾、宫阙,说不出的慈悲,说不出的庄严。

    “那汝便将那日碧游宫中的一切,都说与我听罢!”

    “不得有半句遗漏!”

    天蓬闻得法旨,宛如听到了命令的士兵般,马上就叩首而拜,同时,那日的一切,都从神魂中冒出来。

    紫芝崖前的惊涛骇浪。

    圣人威势,扑面而来……

    碧游宫中,圣人闭关石门之前的种种感悟……

    还有圣人法旨所言……

    最后离开之时,那一剑斩落西方。

    林林总总,仿佛就发生在方才。

    无比清晰,也无比的明白。

    天蓬正要开口。

    “哞!”一声牛叫,便从耳畔响起。

    宛如惊雷一般,打的天蓬瑟瑟发抖。

    天空顿时开裂。

    一只毛茸茸的可怕大手,将那天穹都撕了开来。

    两只形如弯月的牛角之下,是一双湛蓝的牛眼,牛眼之中,无数雷光喷涌。

    “哪里来的蟊贼,竟敢觊觎掌教老爷的秘密?”

    “死来!”

    那大手带着无数雷霆,当空抓下来,抓向那鸟巢中的僧人。

    咔嚓!

    整个鸟巢,都被那大手,抓的稀碎。

    但牛眼却露出了一丝不解。

    他松开大手,无数细碎的杂草与落叶,簌簌的掉下来。

    一个木雕的僧人模样的木偶,也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却是一个替身!

    天蓬则瞬间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站在了南天门前的一处回廊。

    前方,隐隐约约,能看到南天门外的云雾。

    后方,无数仙阙,若隐若现。

    方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幻梦一般。

    却无比清晰,无比清楚!

    “到底……是怎么回事?”天蓬瑟瑟发抖,只觉浑身鸡皮疙瘩起了无数。

    他明白,方才的幻梦,恐怕不是幻梦。

    而是真实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情。

    两位大能,在以他为战场,做过了一场。

    一者,是那灰衣灰袍的僧人,以无上佛法,化身木偶,拉他入梦,欲强行将他度化!

    另外一位,则似乎是一位妖族大圣,神通无敌,在发觉了僧人的企图后。

    便隔空出手,直接打断了那僧人的佛法。

    从那模样来看,恐怕,乃是那位如今盘踞着北俱芦洲,于那狂风岭上称王称霸的截天大圣!

    截教圣人坐骑奎牛!

    这让天蓬忍不住想起了太白金星与他说过的他的前任的下场。

    “于仙邸之内,以自身灵宝自裁而死……”

    “据说,其尸首为自身宝剑,自背后洞穿三十三次……”

    “神魂俱灭!”

    太白金星的话,犹在耳畔。

    天蓬已经瑟瑟发抖,浑身冰冷。

    他感觉,自己要是稍有行差踏错,便要步了那位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前辈后辙。

    甚至可能更惨!

    他这次,侥幸能因为事涉圣人,惊动了那截天大圣。

    下次呢?

    他下次还有这么好的命,得到大能出手相救吗?

    所以,天蓬知道。

    此去碧游宫,将决定他的生死!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053349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