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曲阜使者

    七月流火,天气渐渐炎热起来。

    但沙水河沿岸的气温,却与往年不同,依然凉爽舒适。

    即使艳阳高照的正午,温度最多也不过三十度。

    骑着牛徐吉缓缓走在河岸边。

    望着这碧波荡漾的河水。

    徐吉神色淡然。

    虽然已经在这人间,在这沙水河畔,住了一个多月。

    但他却感觉才过去了两个小时一样。

    他能记得这一个多月的一切。

    因为这所有的东西,在他面前,只是将将两个小时的过去。

    仙凡之别,恐怖如斯!

    凡人一个多月,在仙人眼中,不过一两个小时而已。

    “西游记中似乎有描述过,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他想着:“原来是这样的啊!”

    在仙人和凡人身上,时间的流速是不一样的。

    仙人可以和凡人一样,享受岁月。

    仙人也可以跳脱到凡人之上。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但无论仙人怎么选,他眼中和所感受的时光,与凡人完全不同。

    仙与凡,已经是两个不同物种了。

    徐吉想起了那沙水河伯。

    那也是一个人类。

    至少是一个人类的魂灵所显化。

    但他却吃人!

    而且,只吃童男童女!

    就像他在现代新闻里看到过的那些富豪。

    他们只吃最好的食物,只追求最极致的口感。

    或许,在那河伯眼中,凡人的孩子,就和地球的富豪们餐桌上的乳鸽、乳猪一般。

    “好在……”徐吉想着:“我是生在红旗下,长在现代文明世界的……”

    “天然的……革命者!”

    那位伟人,早已经将种子,种在了包括他在内的很多人的心中。

    并一直在默默生长。

    只是,平素并不显山露水而已。

    然而,一旦遇到事情。

    遇到那些感同身受的事情。

    这种子立刻爆发出力量来。

    屠龙者,早已经将屠龙术,传授给了他的后人。

    并一直默默守护着。

    就像他说的那样。

    不必怀念我!因为,你们就是我!

    唯一的问题是……

    老神仙若是回来,看到他这样做,会不会责怪他?

    毕竟……

    徐吉可是用他的法力,他的神通,杀了一个河伯,还将满河水族统统劈死!

    但……

    徐吉却不后悔!

    那河伯不杀,那水族不除,他念头难以通达。

    “上仙……上仙……”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徐吉不用回头,就已经知道是陶三。

    他甚至知道陶三的来意。

    轻轻一拍身下的大水牛,缓缓调转过去。

    他看向来到自己面前的老人。

    “是曲阜来人了?”他问道。

    “上仙圣明!”老人低着头,恭恭敬敬的说道。

    “曲阜使者,想请您过去一会……”陶三战战兢兢的问道:“您的法旨意下?

    “不见!”徐吉轻声说道:“让他们滚!”

    河伯吃人,曲阜的达官贵人就不吃人了?

    呵呵!

    和这些虫豸见面,只会浪费时间!

    陶三抬起头,连手脚都有些颤抖。

    “上仙……”他似乎还想再劝。

    但上仙却已经背过身去。

    那柄看似寻常的皂黑色的宝剑,也已经自动悬浮起来,紧紧跟在仙人身旁。

    那个傍晚,剑鞘上一朵青荷飘出。

    沙水河伯与满河水族,尽数在狂暴的雷霆中灰飞烟灭的点点滴滴,浮上心头。

    陶三明智的低下头去:“小老儿谨遵法旨!”

    在现在的沙水河沿岸。

    这位骑牛而来的上仙,就是天,就是地。

    说一不二,唯吾独尊。

    所以,上仙不许跪。

    就真的没有人敢再跪了。

    徐吉感知着陶三的远去,他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很清楚,现在的陶三,只是身体没有跪而已。

    他的心,他的灵魂却依然跪着,依然不得自由!

    只能是期待下一代了。

    而徐吉有足够的时间。

    凡人一生,在他面前,不过匆匆数月而已。

    ……………………

    陶家村。

    一辆黄金装饰,白玉为窗的宝车,静静的停在村口。

    车上坐着的是,世代公卿之后,仙种神裔之孙。

    周室之贵种,姬姓诸侯之后,如今的鲁公大夫王善!

    王善身着锦衣,配圭玉,风度翩翩,温文尔雅,气度不凡。

    然而……

    在这里,在这个沙水河畔的小村。

    这位仙种神裔,却是坐立不安,心浮气躁。

    这里的空气,让他心中烦闷。

    要不是使命在身,他连一息也不肯在这里多留。

    于是,竟不下车。

    更不肯进村。

    高贵的仙种神裔,是不可能踏足凡人所居的污秽之地。

    那会玷污他的血统,让祖先蒙羞的!

    这一次,错非是沙水河河伯陨落。

    王善连曲阜城都不会出!

    仙神子孙,哪怕再落魄,也要恪守礼法。

    什么礼法?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凡人!

    世仙世神,名门望族。

    羞与凡人往来。

    甚至,哪怕只是和凡人呼吸同一种空气。

    都可能会玷污他的血统。

    于是……

    交涉的事情,便都是下人、家臣去做。

    在王善想来,此事,当是万无一失的。

    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道人,学了点神通,来到鲁国。

    所为何事?

    还不是想要,靠着神通,得到了一个卿士或者大夫的身份,进而与上界取得联系?

    想的美!

    拿点赏钱,就麻溜的滚出鲁国吧!

    不然,鲁公上奏上界。

    天仙一怒,这等野道人,立刻就要死无全尸!

    擅杀河伯!

    这可是大罪!

    如今,鲁公念在这道人,识得天数,斩杀沙水河伯,还算乖顺的面子上。

    可以既往不咎。

    甚至赐下赏钱。

    这简直是神恩浩荡!

    这道人,但凡识趣一点,就该快点拿钱走人,莫要纠缠。

    于是,当王善听到自家家臣转达而来的那道人不见自己的答复:不见。

    脸色瞬间煞白。

    “本大夫屈尊降贵,亲临凡尘,他不斋戒沐浴,扫榻相迎也就罢了!”

    “竟敢拒绝来朝拜我?”

    “反了!反了!”

    世神世仙的大夫,顿时勃然大怒。

    “我要上奏鲁公,请天界来人,诛杀此獠不可!”他怒气冲冲的说道。

    在宝车之前十几步的地方,陶三听着宝车内的曲阜上仙发怒,顿时吓得瑟瑟发抖,双腿发抖。

    若是过去,他早已经跪在地上,磕头不已。

    但如今……

    他虽然想跪。

    但膝盖却怎么也弯不下来!

    双腿好像打了钢板一样。

    心中,上仙的话,不断回荡。

    “不许跪!”

    “我不许你们跪!”

    “站起来!站起来!”

    于是,陶三居然强忍着,没有下跪!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然而,他不跪。

    这就出了事情了。

    那个代表曲阜使者的家臣,立刻勃然大怒:“你这凡人,君子发怒,你竟敢不下跪谢罪?”

    “想造反吗?”

    说着,这个宛如铁塔一样的家臣,便一脚踢向陶三。

    要将这个胆大妄为,没有尊卑礼法的凡人一脚踢死!

    然而,他这一脚却怎么都踢不出来了。

    因为……

    一条藤蔓,不知在何时,出现在他身后,轻轻一卷,便将这个武道实力不俗的壮汉,直接捆了起来,然后向后拖拽。

    这人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一条从村口的那颗柳树下,伸出来的藤蔓。

    柳树摇动。

    枝繁叶茂!

    “主上!”这壮汉惊恐的喊起来:“有柳妖!”

    坐在宝车之中的王善闻言,掀开帘子。

    便看到自己的家臣,被一条从柳树上伸出来的藤蔓牢牢捆住,拖拽着吊向树冠。

    他顿时勃然大怒:“好胆!”

    “区区柳树成精,也敢在吾面前放肆!”

    却根本没有看到,那柳树树梢之上,片片柳叶摇动,晶莹剔透,翠绿欲滴。

    更看不到,那柳树的枝叶之间,微微道德之光,缓缓流动——这也是如今人间修士普遍所不能看到的东西。

    礼崩乐坏,劫数氤氲。

    因果孽障,弥漫人间。

    所以一叶障目,于是身犯险境而不知,自蹈灭亡而不觉。

    也是他命不该绝,祖上有德,才没有与那沙水河伯一般,为业障迷了神魂,被因果推入死地。

    却也差不了多少。

    当下,他便祭起了一方方方正正的铜印。

    这是一件宝物。

    乃是鲁公宝库中,为数不多的一件法宝。

    是上界仙人所赐,据说乃是某位天仙,仿照大能的灵宝:番天印仿制的宝贝。

    此宝一经祭起,便陡然化作一座铜山,砸向柳树。

    要将这大胆柳妖,当场镇压,彰显鲁公神威!

    但……

    那柳树却只是轻轻一摇枝丫。

    嗖嗖嗖……

    条条藤蔓,从柳树中伸出来。

    啪啪啪!

    王善祭起的法宝,在柳树的枝丫抽打下,只几个回合,就被打的摇摇欲坠。

    啪嗒!

    法宝灵光尽失,变回原形,落到了地上。

    那些藤蔓却继续向前。

    伸到王善身前,轻轻一卷,就将这位曲阜来的仙神之后,直接捆起来。

    藤蔓一收。

    王善就被拖拽,倒吊到了树梢之上。

    不仅仅是他。

    跟着王善的随从、家臣、下仆数十人,也全部都被藤蔓捆起来,吊到了树梢下。

    一时,陶家村村口,数十位穿着华丽的曲阜来人,倒吊着,一个个脑袋朝下,嘴巴被藤蔓牢牢堵住,只留一个鼻孔呼吸。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

    以至于陶三反应过来的时候。

    村口的柳树之下,便已经挂满了人。

    陶三看着那一个个被倒吊起来的曲阜上仙,他咽了咽口水。

    “村口的这颗柳树,何时有如此神威了?”

    “这怕已经不是柳妖……而是柳神了吧!”

    柳树树叶,轻轻摇动。

    洒下一片片微光。

    微光中,有着字符在跳动。

    0、1、2、3……

    还有着一个个奇形怪状的符号。

    +、-、x、÷……

    似乎就是,那位上仙在柳树之上所刻的字符。

    也是这沙水河沿岸如今无数孩子,都在学习的东西。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0958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