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孟白

    王善等人被吊起来的时候。

    在陶家村的对岸,也有着一辆华贵的宝车,在缓缓前行。

    宝车中,坐着的是血脉比王善更加高贵的仙神之后。

    庄公之弟,恒公之子。

    曾经权倾鲁国,几乎废立鲁公,甚至自立的庆父之后,孟孙氏之嫡子。

    孟白!

    与鲁国的大多数仙种神裔不同的是。

    孟孙氏,因为庆父之故,反而挣脱了因果孽障。

    所以……

    孟白能看到,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

    他看向那条河湾的深潭,平静的水面下,微波粼粼。

    一条又一条,细小的游鱼,在水下游动。

    鱼身之上,隐隐有着雷光,纵然白昼也清晰可见!

    远眺河岸对面。

    一株柳树,吊着数十个曲阜来使。

    树冠繁盛,流光旋转。

    那一片片翠绿的柳叶,晶莹剔透。

    道德之光,引而不发。

    教化之德,藏而不现。

    “这是有大德上仙法驾驾临啊!”孟白在心里说。

    教化之仙,才称大德!

    家族世代相传的传说,在心底浮现。

    传说,天界之上,有着无上仙尊、帝君,他们修为通天,慈悲为怀,悲悯苍生。

    所以常常会下界,入世立教,于人间建立道统。

    又或者,转世于下界,以人族之身,教化万民,立德立言,垂于万古。

    然而……

    自从周都破灭,人间因果混乱,孽障无数。

    就已经没有什么上仙下凡了。

    因为……

    现在的人间,对他们来说。

    乃是一剂混杂着无数剧毒之物的毒药。

    即使以仙人之尊,有无数宝物依凭。

    贸然下凡,也要为红尘因果之毒所侵蚀。

    稍不留神,便是万劫不复!

    那么……

    为何如今,却有一位上界的无上仙尊,肯屈尊下凡,还来到了鲁国的边陲,这西南的沙水之畔?

    看样子,他似乎欲要在此,传下道统,教化万民。

    他是谁?

    带着这样的疑问,孟白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家臣、随从散了出去。

    命他们前往各村,打探消息,探知情况。

    ……………………………………

    徐吉骑着大水牛,踏着河水,缓缓而行。

    河水向两面分开,让开一条道路。

    一座建在河床之下,一条青色的水脉之下的水晶宫暴露在眼前。

    骑着大水牛,徐吉步入这水晶宫中。

    这个水晶宫,是那日那河伯死后,就被徐吉所感知。

    当夜,徐吉便骑牛而来,进了这河伯的水宫。

    进了宫中,徐吉对这水晶宫内的黄金、珠玉,看也不看。

    他的眼睛,只有那水晶宫内的一件白玉所铸的玉圭。

    轻轻伸手,就将这玉圭握在手中。

    白玉之上,一个个古老的文字,次第的开始浮现。

    玉圭在他手中,好似一条游龙般,温顺的环绕在指间,亲昵无比。

    徐吉只是微微用力,便只觉这整条沙水河的一切水流,都在自己掌握之下。

    这就是那河伯行云布雨的法宝。

    只需以神通驱动,便可以决定这沙水河的河水流速以及沿岸的降雨。

    换而言之,有这宝贝在手,再有些修为,便可成为这沙水河的河伯。

    也就是说,只要徐吉愿意。

    他就可以以此物,再造一位沙水河伯。

    一个听命于他的河伯。

    但是……

    徐吉注视着手中的玉圭。

    “那不是我所想要的!”

    打倒一个河伯,再扶持一个河伯?

    何必呢!

    “肯定有办法……”徐吉说。

    冥冥中,直觉告诉他,他的想法是对的。

    肯定有办法。

    有一个可以跳出杀一河伯,再立一河伯的循环的办法。

    ………………………………

    到得傍晚之时,孟白的家臣、随从就纷纷回来禀报了。

    有人向孟白禀报,那骑牛而来的道人,每隔三日会在那陶家村的村头大树之下,教授幼童,教幼童种种计算之数。

    孟白一听,顿时就确认了。

    果然是上界仙尊下凡!

    原因很简单。

    蒙以养正,圣功也!

    这是功德之事!

    唯一让孟白不解的是——为何这位仙尊会选择来到这沙水河畔,屈尊降贵至此,教授凡人幼童?

    讲道理,他不是应该,去到曲阜,甚至临淄、雍都、雒阳这样的人族大城,选择跟脚深厚,来历不凡的福德之家的子弟来教化吗?

    为何来到这里,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须知,教一个凡人幼童。

    即使费尽心机,也只能教出一个。

    但若是教导一个公侯子弟,收为弟子。

    那他就可以辐射一国。

    一人便可以教化数百万的凡人!

    孟白想不太明白。

    好在,家臣禀报,说是明日,就是三日之期。

    届时,陶家村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凡人村庄,皆会将幼童送来陶家村,于那柳树之下,听那道人传授。

    孟白便决定,明日前往那陶家村,亲眼看看,亲耳听听。

    若果然是仙尊下凡,甚至乃是帝君下界。

    那么……

    孟白的内心不禁火热起来。

    仙种神裔的高贵,来自于祖先的血统。

    但更高贵的,莫过于自身成道,飞升上界。

    让子孙以自身为贵!

    若能拜入一位仙尊,甚至帝君门下。

    那他必可飞升!

    只是,接下来,随着家臣们回报的事情越来越多。

    孟白又开始迷糊,甚至恐惧起来。

    那道人命百姓,不可跪拜除天地、父母、祖先、师长之外的其他任何人。

    甚至不许跪他!

    这就让孟白想起了些古老的传说。

    商逆纣王,便是如此!

    不敬鬼神!

    所以,武王承天命,伐于牧野,流血漂橹,战而胜之!

    之后,周公建立礼法,明确纲常,才有的这数十万年的太平岁月。

    “难道,那道人是成汤余孽?”孟白想着。

    这个想法,很快就又被新的情报打碎。

    因为,家臣们报告,那道人与凡人讲上古大禹治水的故事,言那上古人皇,不求仙神,不假鬼神之力,率领万民,疏浚江河,将那灭世的大洪水,最终导入大海!

    于是,便教凡人,从山中伐木,拖至河边,打制出一件件巨大的木器,名曰:水车。

    此物,不用神通,不需道法。

    遇水而转,日夜不停。

    将那沙水的河水,引入渠道。

    那道人,又让百姓修建渠道、疏浚河道。

    从河床、河边滩涂挖掘淤泥,用于肥田。

    于是,沙水河沿岸百姓,如今虽然没有河伯,也不祭山神、土地。

    然而,五谷茁壮,四畜平安。

    百姓纷纷颂其德!

    听完这些,孟白就浑身上下,鸡皮疙瘩起了无数。

    大禹,上古人皇,圣帝也!

    其地位堪比天庭帝君!

    那道人,竟敢言大禹之事!

    还篡改大禹治水!

    他不怕大禹震怒,神灵降罚?

    更不用说,他在这沙水的所作所为,桩桩件件,都是犯忌讳,甚至取死之事!

    ………………………………

    唔……

    这是最后一章公众章节了!

    从开书到现在,差不多是一个半月,更新了二十来万字。

    我也很惭愧!

    也知道大家的抱怨和难受。

    但问题是~作者君有作者君的苦恼。

    只能说,上架后不会让各位失望!

    虽然不敢比肩老鹰,却也大概能满足各位的饕餮胃口吧!

    废话不说,今天零点,先更十章!

    把保底更了!

    然后白天再看情况吧!

    恳请各位读者,支持一下首订,支持正版阅读!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09683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