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瑞兽吉鸟

    翌日,天刚蒙蒙亮。

    孟白就已经带着自己的家臣、随从,恭恭敬敬的沐浴斋戒,然后渡过沙水河,来到了陶家村的村口。

    到得这里,孟白才发现。

    这里……

    这个过去的凡人山村,已在不知不觉中就脱胎换骨。

    田中种着的麦子,几乎每一株,都垂着好几个饱满的麦穗。

    麦穗沉沉,滴着晨露,鲜艳欲滴。

    这是嘉禾!

    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田野中,生长的都是嘉禾!

    鲁国上次发现嘉禾是什么时候来着?

    恐怕,要追溯到一万年以前!

    路边,一簇簇的杂草,生长在一起。

    孟白看着,却是咽了咽口水。

    因为,那些野草……平凡的,随处可见的野草。

    如今却一株株,根系相连,枝叶相依。

    这是……木连理!

    再看那远方田埂,那松柏肃肃之间,晨雾弥漫。

    几只雪白的狐狸,在田间一闪而逝!

    白狐!

    孟白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可不是寻常的东西!

    白狐……

    非大贤大德,不会出现!

    鲁国上一次出现白狐,还是熹公之时。

    熹公追随恒公,九合诸侯,回师之时,有白狐现于路旁,白鹤翱翔于天际。

    熹公见之,大喜不已!

    呱呱……

    一声鸟鸣,在头顶回荡。

    孟白抬头一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却见那天空之上,几只苍鸟盘旋。

    其中一只,浑身赤红。

    此乃赤雁!

    真正的祥瑞!

    只会出现在大德大贤出现过的地方!

    啾啾!

    柳树之上,那一个个倒吊着,被捆的严严实实的鲁公使者们的头顶树冠上。

    一只通体雪白的鸠鸟,轻轻用着鸟喙,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再看那雾中的村庄。

    一只只雪白的身影,来回穿梭。

    那是白燕!

    白燕在衔泥!

    白鸠、白燕、苍鸟、赤雁……

    上古之时,王者治世,才有这样的配置!

    更重要的是……

    孟白想了起来。

    鲁国如今,是不可能有这等祥瑞的吉鸟、吉兽的。

    他又看那些祥瑞,并无神异之处。

    所以……

    它们不可能是从别的地方,闻得大德大贤的味道,循迹而来的。

    所以……

    真相只有一个:它们本都是寻常的凡兽、凡鸟。

    但因为聆听大贤布德,大德授法。

    所以,沾染了祥瑞之光,转化为吉鸟、瑞兽!

    仅仅只是在这凡人乡村,一个多月,就让吉鸟涌现,瑞兽来朝。

    “那位上仙……到底是何来历?”孟白在心中惊叹着。

    他走到河边,看向那深潭。

    据说,这里原本只是一道河湾。

    然而……

    河伯来犯时,上仙以雷霆轰灭。

    从此,河湾化作深潭。

    当地凡人说:潭水深不可测,几有百丈!

    凡人没有说错。

    潭水清清,深不见底。

    一条条细细的雷龙,在那潭底游动。

    它们是雷之精灵。

    那日雷霆轰击之后,在这深潭之中,孕育而出的精灵。

    看着这些雷龙缓缓游动。

    孟白忽地看到了,一条细细的小雷龙,在潭中轻轻一挣。

    便化作了一条约莫不过柳叶大小的小小鲤鱼。

    这鲤鱼化形成功,便无比喜悦,它轻轻越出水面。

    湛蓝色的鱼尾,晃动起来。

    道德流光,萦绕在鱼尾,一圈又一圈。

    其中隐隐有着古老的符号,无比吉利,无比吉祥!

    孟白咽了咽口水,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道德锦鲤!”

    “沾染了道德的锦鲤!”

    天地中,有瑞兽无数。

    皆是感王者之德,沐大贤之教,甚至感圣人之教而孕!

    譬如,昔年仓颉造字,便有神龟得道。

    伏羲圣皇演八卦,于是,龙门鲤鱼化龙。

    而其中最贵者,便是道德祥瑞!

    先天道德不败,便万法不侵,万邪不惧。

    但也正因此,其诞生的条件无比苛刻!

    孟白也只在家族的古老密档中,见到过些只言片语的描述。

    他也只知道,道德瑞兽,无论大小,都必然代表着无上吉祥!

    甚至,可能意味着一个全新的时代!

    涂山之兆启,夏后氏为人皇!

    玄鸟降生,成汤兴盛!

    百毂之噬现,文王获天命!

    现在,这条小小的沙水河中,雷龙化作道德锦鲤。

    这是不是意味着……

    一个新的时代,已经萌发?

    孟白正想着。

    就听到了前方的河面上,有着四蹄踏水之声。

    他抬起头,定睛看去。

    却见在薄薄的晨雾中,一头神俊非常,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的乌青色的大水牛,载着一个道人,踏波而前。

    牛蹄踩在水面。

    无数涟漪,向四面八方扩散。

    河床之下,无数水草,缓缓摇曳着身形。

    青色的雷光,在河床流动。

    那只道德锦鲤,欢快的在其中游动。

    清香扑鼻而来。

    孟白一个激灵,立刻跪下来,磕头叩首:“周公后人,姬姓孟孙氏弟子白,拜见天尊!”

    天尊者,天界之尊者。

    既可以用来称呼诸天帝君,也可以用来称呼某些不可描述,不能形容,无法揣测的存在。

    那些站在天地至高处,俯瞰三界,主宰三界的掌教圣人。

    孟白身后的家臣、随从,看着少主人跪了,纷纷跟着下跪。

    骑在牛背上的道人,没有说话,甚至没有搭理孟白。

    只是骑着牛,从孟白身前走过。

    水牛的牛尾轻轻一扫,就将孟白一行人扫到了一旁。

    那双宛如雷霆般的牛眸,仿佛看杂草一样的扫了一眼孟白。

    就继续向前。

    它载着那道人,来到那颗大柳树之下。

    孟白呆呆的跪着,不敢抬头。

    眼角的余光,只看到那道人,从牛背上落下。

    啾啾!

    树冠上的白鸠引吭高歌。

    啾啾……

    数十只白色的飞燕,扑哧扑哧的飞来,一只只落到那牛背上。

    嗷嗷!

    柳树后面,一窝纯白的小狐狸探出头来。

    哗哗!

    柳树轻轻摇动,一片片花瓣落下。

    明明是盛夏,但柳树却开花了!

    花香弥漫,清新自然!

    道人盘膝坐到树下。

    一柄皂黑色的神剑,从背后飞出,落到身前。

    孟白看到这里,哪里还不知道。

    这位道人的来历,是他不可想象和无法揣测的。

    恐怕,不是某位先天而生,自鸿蒙初判以来,就存在于天地的天尊。

    便是那几位的门下高徒!

    7017k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09767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