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鲁公

    没几天,孟白等人就带着匠人,献上了第一批铸造好的样品。

    一共是五套度量衡权。

    长尺、卷尺、标尺……

    龠、合、升、斗、斛……

    大大小小的秤砣与秤杆。

    徐吉一件件拿起来,在眼中看着。

    这些都是陈昂教授帮他设计好的。

    一尺,大概23厘米。

    最小的尺子,就是标尺,一把正好一尺。

    以十进制划定,在尺上有着一个个星星点点的小小数字,来标识分、寸。

    这标尺是以青铜铸造,掺了些香铜在里面,其上有着卡座。

    这样子一来,匠人在加工小部件时便有了精确的丈量工具。

    不必再与过去一般,完全靠经验。

    至于卷尺,则是用了一种在山区的蚕丝打造的。

    神话世界里,千奇百怪的事情,层出不穷。

    譬如说,在这鲁西南有一种铁蚕。

    这玩意只吃桑树上最坚硬的树皮。

    吐出来的丝,又硬又黑。

    百姓对这种蚕深恶痛绝。

    因为它吐出来的丝,基本不可能被织成衣服穿。

    徐吉还是从孩子们手里发现的——孩子们喜欢养这种蚕,然后拿它的丝来做弹弓。

    于是,这种铁蚕变成了徐吉的宝贝。

    去年就叫孟白去找了不少养着。

    如今,算是派上用场了。

    用铁蚕的丝,绞成线,然后用香铜浸泡,便可织成薄而坚硬,却可以卷起来,有着弹性的铁帛。

    用来做卷尺,最合适不过了。

    而且,也不仅仅可以用来做卷尺。

    此蚕将来,恐怕还会成为顶尖的原料,甚至孕育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出来。

    和标尺不一样,卷尺可以做的很长,这五件卷尺,就都有着一引。

    而长尺,就是主要用于日常生活丈量的,就是一根木头做的,有三尺长,没有那么精细,只有寸,没有分。

    这是为了方便百姓日常使用。

    将尺子们放下,徐吉看向那一个个量器。

    满意无比的点头。

    这些量器,既有着古典的美,蕴含着哲学,也有着现代的简易。

    而秤砣们,也被铸造的大小分明,外表光滑。

    “很好!”徐吉道:“可以拿去市集,作为公器,凡有纠纷、非议,皆以此度量衡为准!”

    有了它们,沙水的商业贸易,就有了标准。

    民间也有了可以信赖的公平。

    不错!

    徐吉知道,这五套度量衡,恐怕都会和那些水车、造纸的器物一样,在他离开后,就莫名其妙的变成类法宝一样的东西。

    可惜啊!

    徐吉叹了口气,沙水还是太穷了。

    不然,他一次性造就百来套、

    说不定就可以薅到这个神话世界的天地羊毛了。

    可惜……

    沙水太穷!

    他也是没办法!

    功德水车就三辆,功德造纸池一口,竹篾倒是有数百个,但水缸就一口……

    人穷志短就是这样了。

    明明知道,只要多造一点,说不定就能薅到羊毛,让民间多些宝贝。

    却限于物资匮乏,害怕失败浪费。

    就像风车,一次只敢造一辆。

    因为,这东西投资太大了。

    光是准备原料和加工零部件,就要一个月。

    失败一次,几百个工匠,一个月就白忙活了。

    他也不得不小心起来。

    ………………

    曲阜。

    当代鲁公看向朝堂。

    往日乌泱泱的仙种神裔,如今已去了大半。

    季孙氏被关了起来。

    孟孙氏就剩几个老人还坐在那里。

    叔孙氏倒是还在。

    问题是,连先祖都陨落了。

    就靠这小猫三两只,济得了何事?

    现在,鲁国只能指望大国干涉了。

    “齐公如何答复的?”他问向一个刚刚出使归来的使者。

    这是他的亲信周宣。

    祖上来历,也是非同小可。

    周携王之后!

    那个被巫妖二族扶持的傀儡,曾经一度与平王争过正统的人。

    当然,这段历史,已经被上界金仙抹去了。

    只有少数人知晓。

    毕竟,堂堂阐教正统,武王嫡传,却出了个被巫族和妖族扶持的傀儡,还一度占据镐京。

    这脸皮丢的太大了。

    周宣拜道:“回禀君上,臣见齐公,言及沙水之事,又言君上,愿以沙水相献……”

    “齐公初时应允,然而其后,却又反悔……”

    “臣在临淄打听,得知如今齐、宋交兵,齐公暂无力援我……”

    鲁公听完,叹了口气。

    齐国,曾是包括鲁国在内的诸多诸侯的主心骨和保护伞。

    恒公手持打神鞭,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天子赐胙,诸侯来朝。

    一时,礼法重建,秩序俨然。

    然而,恒公晚年不详。

    传说,有大恐怖之事!

    此乃因果反噬,人道降罚!

    自是之后,齐国日衰,到得如今的齐公,更是失去了往昔的霸权。

    居然连宋国,也敢与齐国交兵了。

    须知,宋国自先君襄公,于泓之战惨败于楚。

    宗庙神庙几乎全部陨落。

    便连其上界祖先下凡,也被楚国先君,于九天之上射落。

    自此一蹶不振。

    这样的宋国,都敢和齐国交战。

    齐国,指望不上了!

    “那楚国呢?”鲁公问着另外一个使者。

    这是出使楚国的大臣。

    对鲁国来说,遇到事情,先求于齐,齐国不行,就只能抱楚国大腿了。

    那使者俯首而拜:“君上……楚王已老……”

    鲁公听着,只能长叹一声。

    是啊!

    楚王已老!

    就算他想干涉,恐怕也有心无力了。

    年老的楚王,自身难保!

    但他还是有些不死心,问道:“世子怎么说的?”

    使者答道:“臣并未见到楚王世子……”

    鲁公低下头去。

    他看向群臣,这些世神世仙,仙种神裔之后。

    “今日曲阜,又有数千凡人逃离……”

    “再这样下去,人就要跑光了!”

    没有凡人,再是仙种神裔,也是无计可施。

    偏偏,他们还不敢封锁城市,抓捕逃民。

    因为……

    他们害怕,会被一只牛蹄。

    从天而降的牛蹄一脚踩死!

    “君上……”一个大臣出列:“为今之计,恐怕只有遣使绛城,拜谒晋公,向晋公哭诉,请下凡仙君为我等主持公道!”

    “除那贼道,还我鲁国朗朗乾坤!”

    群臣纷纷俯首拜道:“请君上遣使绛城!”

    鲁公挣扎了几下,终于还是点头:“好吧!”

    若有可能,他是不愿派人去绛城的。

    因为,绛城的晋公,乃是曲沃之后,非是晋国嫡传。

    向晋公低头,就意味着承认晋公的合法性。

    周公之后,向乱臣贼子低头。

    这要是过去,想都不用想。

    但现在,却是不得不做。

    再不想点什么办法,很快,曲阜就会只剩下仙种神裔。

    甚至连仙种神裔也会跑光。

    到时候,就剩下他一个孤家寡人。

    社稷不灭,也灭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1073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