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成为圣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夫作难,七庙同堕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一夫作难,七庙同堕

    砰砰砰!

    砰砰砰!

    曲阜,鲁国宗庙。

    庙祝惊恐的抬起头,只看到无数先祖牌位,在那宗庙之上,疯狂震动!

    然后,一块接一块的掉下了神位。

    接着,整个神庙的所有门户,都开始砰砰砰的震动起来,似乎有什么极为恐怖的事情,正在发生。

    庙祝慌慌张张的走出神庙。

    就看到了宗庙上空,阴云密布,无数雷霆滚滚响动。

    整个世界都似乎失去了颜色。

    老庙祝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人道反噬!”他大喊大叫:“人道反噬!”

    “哈哈哈……人道反噬……”

    身后宗庙的建筑,却已经在纷纷崩碎。

    一夫作难,七庙同堕!

    ……………………

    昆仑山山腰,姬申依然在努力。

    可惜,纵然有着曹叔的符诏,但飞升诸侯们,却没有几个人肯见他,见了的也未必答应,答应的也不是真心实意,只是走个过场,给曹叔点面子而已。

    但也有人主动联系了他。

    可惜只是吴国的飞升者而已。

    吴国,虽是宗周先贤之后,泰伯后人。

    然而……世居那吴越妖族之地。

    早就和楚王一样,有了妖族血统。

    而且,还是妖族里最为低劣的一种。

    湿生卵化的水族血统!

    本就在昆仑山不受人重视,想方设法的想要挤进昆仑山的仙神正统行列。

    要不是实在没人了,姬申都不想见。

    此刻,姬申强忍自己内心的不舒服,勉强在道观里见了来访吴国飞升先祖。

    “道友愿意援手,贫道感激不尽!”

    “但请道友尽快与下界子孙传讯……”

    正说着,姬申忽然的感觉到阵阵心悸。

    他低下头,看到自己的仙人皮肤,瞬间干瘪了下去。

    一根根白色的发丝,从头顶哗啦啦的落下。

    他惊恐的抬起头,却发现眼前一片模糊。

    他张嘴想要发出声音。

    但声带已经彻底腐朽。

    而元神与真灵,更是在刹那,便已经衰败。

    他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

    这位鲁国飞升先君,便在刹那之间,肉身化作了灰灰,元神与真灵一同衰败。

    扑通!

    他坐着的地方,只余下无数白色的粉末与一件已经彻底腐烂,散发着恶臭的道袍。

    在他对面的吴国仙人,瞬间尖叫起来。

    吓得破滚尿流。

    马上就夹起尾巴,一路狂奔!

    天人五衰!

    触之即死,碰之既亡!

    传说,即使是目睹,也是大不祥!

    …………

    人间,沙水,柳城。

    不久之前的风云变色,天地无光之景,仿佛依然在眼前回荡!

    让他们瑟瑟发抖,也让他们胆战心惊!

    凡人,水族甚至妖族的怒吼。

    更是让他们魂不守舍。

    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

    这怒吼而出诅咒的力量,是无可匹敌的!

    “大老爷……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芈旅想不明白。

    “掌教圣人老爷……比传说中,还要更进一步了!”赢稻的手有些发抖。

    两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一起。

    然后看向了彼此。

    楚王王孙、秦国公孙。

    虽然,秦国、楚国,皆是秩序的异类。

    甚至乃是秩序的挑战者!

    然而……

    他们依旧害怕,依然恐惧。

    “你们怕了?”不知道在何时,骑牛而来的道人,出现在了身后。

    赢稻与芈旅,立刻就转过身,看向那位至尊,深深低头,异口同声:“天尊明鉴……”

    “弟子确实怕了!”

    不怕,才有鬼!

    “为何要怕呢?”骑在牛背上的天尊问道。

    怎么能不怕呢?

    那不久前还在耳畔回荡的诅咒。

    那些将鲁公视作生死大敌的凡人、水族、妖族……

    还有……

    那风云突变的天地之色……

    两人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赢稻鼓足了勇气,说道:“天尊……”

    “弟子不太明白……”

    “您为何要将所有仙种神裔,都列为敌人?”

    “以弟子所知,并非所有仙种神裔,皆是将凡人视为刍狗,将众生视作蝼蚁的……”

    徐吉笑了:“譬如呢?”

    “譬如当代秦侯!”赢稻昂起头来,挺直了胸膛:“当代秦侯,胸襟广阔,志向高远,与凡人同甘共苦,与治下万民,同进共退!”

    “麾下大将、贤臣,亦皆能感凡人之苦……”

    “严厉约束河伯、土地、山神……”

    “对顽劣之辈,破山伐庙,断其祭祀!”

    徐吉点点,感叹道:“本座亦有所闻,当代秦侯,确乃民主雄君!”

    在这个神话世界好几年了。

    徐吉自然没有闲着,到处溜达,也到处去听别人的评价。

    秦侯任好的风评,确实非常好!

    徐吉也曾悄悄的去雍都,听过那位秦侯私下的处事为人。

    果然是雄主!

    不愧是神话世界的穆公!

    其为人谦和,待人和善,便是身边人犯错,也不怎么追究,对凡人也没问题,并未将凡人视作刍狗,肆意压榨。

    但……

    这是相对的。

    这就好比,让隋炀帝去和阿明、博卡萨、蒙博托、杜瓦利埃竞选仁君典范。

    那肯定是毫无悬念的胜出。

    这样比喻,或许有些过分。

    但事实大差不差。

    这个神话世界,是真的有大能伟力的。

    高高在上的诸天神佛,就像一座座大山,压在众生头顶。

    凡人别说对抗这些大能了。

    沙水两岸,少说也曾有十几二十万的凡人。

    但在一个小小的河伯面前,就战战兢兢,只能引颈待戮,任其予取予求。

    所以,纵然真有那么几个心系凡人,悲悯众生的神佛。

    他们也改变不了任何事情。

    就像秦侯任好,虽然确实悲悯治下凡人。

    但他无能为力!

    只能改变局部,只能影响身边。

    出了雍都,就无能为力。

    只能是偶尔抓住几个做的太过分的河伯、土地开刀而已。

    赢稻听到‘掌教圣人老爷’的夸赞,顿时就心潮澎湃,激动起来。

    在他身旁,芈旅也忍不住的说道:“天尊容禀:当代楚王,也为雄主!”

    “其北伐中原,南联妖族,治下凡人与众妖,虽说做不到如天尊治下教化之地一般,情同手足,亲如兄弟……”

    “却也远胜中原,凡人在河中捕鱼、取水,不会受到任何阻拦和危险!”

    这也是事实!

    楚王,历代皆强者。

    且是楚国的最强者。

    不够强的,都死了。

    所以,靠着无人能及的修为和神通,楚王反而能做到中原邦国做不到的事情。

    不服者死!

    所以,虽然统治极为粗糙,但反而能约束治下的水族、妖族,不敢随意吞食凡人。

    因为,万一做的太过分,被楚王找到了借口。

    会被直接打死的!

    只是……

    徐吉看向这两个人,他只是问了一个问题:“秦国凡人,楚国凡人,能免于被河伯吞吃,水族分食,妖族吸食的恐惧吗?”

    “秦国、楚国的水族、妖族,可以免于被修士、仙神,无故杀戮,剥皮取宝的厄运吗?”

    两人都愣住了。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是无法禁绝的事情。

    秦侯再怎么强势,也不可能监控所有地方,更不可能去约束河伯、山神、土地们正常的‘贡赋’收取。

    他只能做到,尽可能的避免正常行为之外的事情。

    因为他不可能,让河伯、山神们,连香火都吃不到。

    说到底,秦国的河伯、山神、土地,也都是秦国公族、贵族的先人。

    秦侯怎么能自己打自己的手?

    至于妖族、水族……

    那就更不可能提供任何保护了。

    楚国也是一般道理。

    楚王虽然没有秦侯的公族负担。

    在楚国,王室强者只有两条路:要嘛死,要嘛飞升。

    所以,楚国境内的许多神位,实际上都是空着的。

    祭祀的也都是早已经陨落的上古妖族天神。

    但楚王,需要联合妖族,团结国内的强者。

    这样,楚国才能得到这些强者的支持,拥有北伐中原的力量。

    于是,楚国境内的山川土地,实际上被楚王们分给了强者镇守。

    这些强者有人族,有妖族,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乃是土皇帝。

    只要不做的太过分,楚王不会管。

    徐吉看着这两人的神态,轻轻微笑起来。

    “天地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因果孽障,循环不休,所以劫数氤氲,大劫在即!”

    早在到达人间的第二年,徐吉就大概知道了,这个神话世界存在着一种叫‘劫数’的机制。

    这些年来,他一直在搜集和打探着有关‘劫数’的情报。

    也大概搞明白了。

    所谓劫数,便是这个神话世界的自我保护和调节机制。

    在名曰‘因果’的机制作用下,即使是诸天神佛,一旦陷入‘劫数’之中,便不可自拔。

    甚至会陨落!

    这也是悬在这个世界的大佬们头顶上的利刃。

    更是他们最为畏惧的东西。

    这,给了徐吉操作空间。

    恐惧,是可以团结人的。

    他看向自己面前的两人。

    一个秦国的公孙,一个楚国的王孙。

    “大劫将来……”他轻描淡写的说着:“因果之下,尔等是选择与旧世界一同被埋葬……”

    “还是站在新世界中……”

    “尔等自己决定!”

    赢稻听着,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是没有选择的。

    秦国,便是‘掌教圣人老爷’的。

    无论秦国是否愿意,都必须站到‘掌教圣人老爷’的船上。

    因为,当叛徒的话,就是欺师灭祖,肯定会被挫骨扬灰的。

    “弟子虽然愚钝……”赢稻稽首:“但愿随天尊,一见新世界!”

    芈旅听着,当然不肯让赢稻得分。

    也连忙说道:“弟子亦然!”

    徐吉笑了笑,也不管他们的话,是真情还是假意。

    但他知道。

    旧世界让人变成鬼。

    新世界可以让鬼变成人。

    他有信心,改造这两个人。

    因为这两个人,良心未泯。

    也因为他们确实有着想要改造,至少是改良世界的志向。

    这从他们肯舍弃奢华的生活,肯丢开高高在上的人设,来到这里,与凡人一起生活,甚至适应了凡人的生活就能看出来。

    他们是可以团结,也是可以教育的!

    徐吉也不是傻子,更不是教条主义。

    他明白,做任何事情都要因地制宜,不能生搬硬套。

    在这个神话世界更是如此!

    “既然如此,那尔等便用心的去学吧!”徐吉说道:“尔等会明白,今日所做的选择是何等正确的!”

    “诺!”两人齐齐恭身。

    在神话世界,最高生产力就是道法神通。

    这是客观事实!

    ……………………

    广成子,看向道观中,已经灰灰的姬申遗蜕与留下的道袍。

    他的手,在颤抖。

    “天人五衰!”他咽了咽口水。

    此乃是人道反噬。

    一夫作难,七庙同堕!

    说的就是这个!

    因果牵引之下,人间孽障,归于上界先祖。

    于是,飞升先祖,天人五衰。

    哪怕是金仙,也是瞬间灰飞烟灭。

    一如昔年的周公!

    哪怕是圣人亲传弟子,纵然已修成金仙。

    周都被破之日,一夜白头,两日衰败,三日灰灰。

    就是这样的可怕,就是如此的恐怖!

    这就是为什么,圣人也好,大罗、准圣也罢,都不会在人间亲自建立秩序,建立王朝,直接统治。

    甚至,就连制度礼法,也不会轻易插手。

    只是引导,只是暗示的缘故。

    因为,不如此的话,一旦崩溃,因果牵引,直接找到源头。

    恐怕即使是圣人,也难免要落入劫数,不得不做过一场了。

    而圣人之下,立时灰飞烟灭!

    “鲁国到底发生了什么?”广成子呢喃着。

    在他身旁,那个吴国飞升者,战战兢兢的道:“此事发生之前,弟子正与姬申师兄谈论,托梦人间子孙,联合共保,出兵沙水一事……”

    广成子皱起眉头来:“沙水?”

    “然!”

    “你仔细说来!”广成子立刻问道。

    这吴国飞升者哪里敢隐瞒,立刻便与广成子将前因后果讲明。

    广成子听完,当即以法旨,召来各飞升诸侯,一一询问。

    更令人以符诏去召来曹叔询问,得到了肯定的答复。

    于是,一切都被他联系在了一起。

    “通天师叔果然在下界再建道统?”

    “因此之故,所以,姬申被因果牵引,天人五衰?!”

    “怎么可能!”广成子根本不敢相信。

    这才几天啊?

    换在下界,不过数年而已。

    哪怕是圣人,区区数年就能建立健全一个新的道统,并教育出第一批弟子?

    还能让这些弟子引发鲁国人道反噬,导致天人五衰?

    这不合理!

    但事实就在眼前。

    姬申,鲁国最后的一个飞升仙人,被人道反噬,天人五衰!

    这是铁一般的证据!

    “兹事体大,尔等随我立刻去见圣人老师!”广成子再不迟疑,立刻就说道。

    ……

    今天睡到12点半才起床,舒坦!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下午总是写得慢~~~

    慢慢来吧!


  https://www.shuquge.com/txt/42045/412366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