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租房

    乌朵朵奇的看着眼前的手镯,感觉跟自己的手镇般配,果然是个跟自己有缘分的东西啊,反正也是你主人不要的,那我就收了吧!乌朵朵不知道,这手镯的主人可不是凡人。

    乌朵朵再摸摸自己的额头,奇怪,刚才明明感觉流血了啊,还有,怎么感觉头有些晕晕的啊,不行了,难道是我中暑了?

    乌朵朵想到这里,也顾不上兴奋的心情,拉着小车,快步的往车站走去。

    经过一天一夜的火车和汽车的转换,乌朵朵头昏脑胀的回到家里,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头大睡一觉。

    乌朵朵的母亲越云挽已经整理好房间了,乌朵朵一进去,倒头就睡,晚饭,越云挽叫也不起来,一觉睡到大天亮,乌朵朵清气爽的起身:“妈,你在摘菜啊!”

    越云挽闻声,抬起头:“朵朵,你怎么起来了!头还晕吗?你怎么没有买晕车药吃啊!”

    越云挽抬起头的一刹那,乌朵朵才发现,半年不见,母亲又苍老了许多,脸上的皱纹多了,人也比以前瘦了,手也比以前粗糙了,这都是干活积累下来的,以前的越云挽如她的名字一样,很漂亮的,那会儿乌家家里也有钱,越云挽也不用像现在这样操劳,现在则是完全相反,本来年纪就大,又要种地,又要包揽家里的家务,又要给人打零工,再怎么强悍的身子都受不住!这样的越云挽,看的乌朵朵心酸。

    乌朵朵吸吸鼻子:“妈,我帮你吧!”

    越云挽笑着道:“不用,妈都弄好了!”说话间,利索的把手上的菜合拢在一起,直起身,站起来,跨出田外去。

    这时,乌朵朵的父亲乌山河走出来:“朵朵,起来啦,怎么没有多睡一会儿啊!也就是今天,以后可不能睡懒觉了!”

    乌朵朵转头看向乌山河,眼里的泪差点掉下来,半年不见,乌山河比以前更沧桑了,满头的白发。乌山河是个不服老的,觉得自己还是老当益壮,每天骑着摩的去载客,供自己读书,身子也比以前瘦多了,脸色通红黝黑,是那种晒红的!

    f省临海,在南方最南部,这会儿又是夏季,非常的炎热,每日的紫外线很强烈,乌山河就是顶着这样的大太阳骑摩的去载客的,即使是在阴凉的地方坐下,一动不动,那都能热得让人汗流浃背,吹的风也是热的,还很闷!

    乌山河此时穿着短裤背心,露出来的皮肤都是两个颜色的,黑白分明,这怎么能让乌朵朵不心疼呢!

    早年经商,后来由于投资错误,加上物价上涨,乌山河没了店铺,生活走下坡路,然而,小学仅上了小学一年级的他供养出了两个大学生。

    乌朵朵本来想要休息几天再去找工的,看见这样的父母,乌朵朵决定还是今天就开始去找工吧,一会儿自己去网上查查,可是有什么工没有!

    乌朵朵对着乌山河强笑道:“爸,没事儿,以后我不会睡懒觉的了,我会好好找工,然后努力工!”

    自己的宝贝女儿回来了,乌山河很高兴,脾气火爆的他难得没有再说乌朵朵,其实,乌山河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罢了。

    第二天,乌朵朵就去昨天联系的厂子面试,然后,乌朵朵回来了,越云挽关心的询问了一两句,乌朵朵摇摇头:“妈,那个厂子倒是要文员,可是一个星期要上六天,只休息一天不说,工资才一千八!”

    乌朵朵是在b市实习的,b市的公司都是一周工五天,休息两天,一天是正常的八小时制,所以乌朵朵很不满意。

    乌朵朵好奇的问越云挽:“妈,我刚才回来时,见到村口有户人家很热闹的。那是在干什么啊?难道是要娶老婆?”

    越云挽拍拍女儿的肩膀,道:“哦,那是你越大叔家的大闺女明天就要嫁人了!”

    正说着呢,外面响起一个高嗓门,尖锐的声音:“他二婶子啊,今晚你家谁去吃喜糖啊!哟,朵朵回来了啊,怎么都没有去我家玩儿啊!”说话间,就有一个农村妇女走了进来,高高的额骨看的吓人,一脸的刻薄相。

    乌朵朵冲来人笑笑:“大伯娘,你怎么来了?呵呵,我这不是刚回来吗!”

    来的是乌朵朵的大伯娘,说实话,乌朵朵很不喜欢自己大伯一家,乌朵朵的大伯和大伯娘典型的是同样的人,贪婪吝啬,其实说起乌朵朵的大伯乌山海一家,比乌朵朵家还有钱,生活又好,按说亲兄弟吧,要相互帮衬,但是乌朵朵的大伯乌山海却不是这样的,总是要压乌山河一头,否则就会得红眼病,即使是这好处他也得不到,乌山海宁可便宜外人,也不给自己的弟弟,就怕被自己的弟弟压过去,要只是这样还好,关键是乌山河比他差吧,乌山海还会幸灾乐祸,你说,这是什么人!

    乌朵朵的大伯娘,乌山海的老婆叫刘美丽,刘美丽又哟了一声:“这么久没见,朵朵变漂亮了呢,来,大伯母看看!嗯,胖了一点,这次回来还走吗?你这上大学,可花了不少钱呢吧!”说完也不等乌朵朵回答,吃吃的笑着。

    乌朵朵心生不悦,也不怪乌朵朵生气,你说有这样的伯母嘛,那话里的意思就是高兴乌朵朵又花了乌山河不少的钱了,还真是~~不予余力的要打击乌朵朵家啊!

    乌朵朵甜甜的笑着:“大伯母,不去了,我这已经都毕业了呢!就要开始找工,帮家里挣钱了!”

    刘美丽顿时脸拉了一下,又恢复满脸笑意:“哟,不错!懂得孝顺家里了,什么时候大伯母也能得你孝顺孝顺啊!大伯母家可穷了!”

    乌朵朵回家一个来月了,找工很不顺利,也是,乌朵朵是以b市的标准照工自然是不行的。

    再加上,乌朵朵还要在农村跟县城里来回跑,乌朵朵就决定在县城租房子,省得来回跑,a县的公交可不比b市的便宜,b市的去哪里都是几毛钱,a县的去哪里都是几块钱,再多的钱也禁不住这样花啊,而且还那么费时间,所以,权衡利弊,乌朵朵还是决定直接在县城租房子吧。

    乌朵朵在网上搜索租房子的信息,还在找工的时候,在县城的街道上留意,不想,还真是让乌朵朵看到一处房子要出租的,那张出租的纸条简简单单的写上,哪里有房子,想要出租,一个月一百八,有意者联系。

    乌朵朵当即就如获至宝跟业主联系,接电话的是一个老头子,乌朵朵问了一下那个地方环境,特别是治安之类的,那个老头子问清楚乌朵朵是个大学生,正在找工,所以才想要租房子的,就让乌朵朵来看看。

    当时乌朵朵还不知道那个地方是高级小区,一到那个小区,乌朵朵一看吓一跳,这里的小区好高级啊,乌朵朵也没有想过会不会是骗人的,要知道,现代的骗子还是不少的。

    在保安亭那里,保安问清乌朵朵是来找谁的,还打电话询问了一下,确定清楚了,才让乌朵朵拿出身份证登记,才让乌朵朵进去。

    见到这么严密的审查,乌朵朵觉得在这里租到房子的话,一定很不错,根据保安亭的指示,乌朵朵找到了业主说的那户人家,那个小区很大,乌朵朵要找的人家,却是离保安亭门口很近的一栋楼房,那户人家是在第二层。

    老爷子知道眼前的人就是想要租自己房子的,看乌朵朵的第一印象很满意,这个孩子很爱干净,又听乌朵朵有礼貌,更加的满意。

    转身进了屋子,乌朵朵看看那光洁的地板,再看看自己的脚,算了,还是脱鞋的好!

    乌朵朵进去里面,顿时很不自在了,无他,只因这房子装修的很好,很干净,还很宽敞。

    那个老爷子示意乌朵朵赶紧坐,给乌朵朵倒了一杯水,主动问了乌朵朵一些话,比如说,乌朵朵爱不爱干净啊,乌朵朵平常爱不爱惜东西啊,整理东西如何啊,交友如何啊,会经常带朋友回家吗?

    乌朵朵很奇怪,这个,一般不是自己审查房东的房子的吗,现在怎么变成了房东要审查自己了!不过还是一一回答了,自己可没有什么朋友,也不能说自己很爱干净,但是,至少自己住的地方不会脏啦,自己平常很节俭,不爱惜东西弄坏了怎么办,然后,乌朵朵又跟面对老师似的保证,自己可是个好孩子啊!末了,乌朵朵才小心翼翼的问老爷子:“您这房子一个月的房租真的只要一百八吗?那水电费是不是我出,这里的水电费不贵吧?”

    老爷子对乌朵朵的诚实很满意,虽然乌朵朵不是很爱干净,老爷子有点皱眉头,但是保证了不会乱来,把自己的房子弄得乱七八糟的,老爷子觉得把这房子放心的交给乌朵朵,老爷子还是很放心了。

    看乌朵朵小心翼翼的问话,老爷子很慷慨:“不用你交水电费,这个我交就可以了!一个月确实是一百八!”其实,这个钱,老爷子就是用来交水电费的。

    然后,老爷子才开始安乌朵朵的心,告诉乌朵朵,自己叫海玮屏,就是本地人,因为孙子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要接自己去s市养老,所以,自己想要找一个看家的人,只要乌朵朵能好好的待这个套房,不乱来,不要给自己的家弄得乱七八糟的就好。

    就这样,海玮屏确定就租给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了,然后又对乌朵朵道:“如果没有问题,这个合约你看一下,签一下字!”

    乌朵朵稍微看了一下,大概的都有,这真要是有什么猫腻,自己也看不出来,乌朵朵就在上面签字了。

    ---

    很肥的一大章哈,看在这么肥的份上,大家点个收藏,投点儿票票吧!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09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