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惊惧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了!姜孟城恍然大悟:“你这里还要向上级打报告吧,干脆我送她好了,她住在哪一栋啊?”又低头看看乌朵朵,轻声的道:“你要回你的住所吗?别害怕了,我送你回去吧!”

    如果是这样更好,保安也怕麻烦,保安看乌朵朵也同意,把地址给了姜孟城,姜孟城保安还是认识的,据说是军校出身,在当地的武警部队里呢,人也不错,住在小区也有一年了,偶尔还会指点保安几招,心地不错,所以保安也放心把乌朵朵交给他。

    乌朵朵大哭一场,心里的恐惧发泄了不少,擦干自己的眼泪沙哑着嗓子道:“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今天晚上麻烦你们了。”说着,坐直

    温润的小手离开,让姜孟城在心里遗憾了一把,可更多的是对乌朵朵的怜惜,看乌朵朵那红肿的两侧脸颊很刺眼,尤其对比那肤若凝脂的肌肤,更是鲜明。

    姜孟城逗趣道:“美女,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如果不是心情太糟,乌朵朵还是能笑出声的:“那就麻烦你了!”乌朵朵也没有过多的推辞,虽然心情好上一些了,可是,乌朵朵的心里还是惊惧的。

    姜孟城让乌朵朵上车,把乌朵朵送到了套房里,刚一打开门,小白就狂叫着奔跑过来,乌朵朵打开房里的灯,嘴上边道:“小白,别喊,是我,这是我的朋友!”乌朵朵以为小白是看见陌生人来了。

    殊不知一直等着乌朵朵回家的小白确实是因为陌生人来了狂叫,还有一部分是觉得主人的气息不对劲。

    本来冲着姜孟城狂叫的小白,听乌朵朵的话,从龇牙咧嘴的对着姜孟城以示威胁,到现在只温顺着围着乌朵朵转。汪汪的叫。

    乌朵朵都仿佛能听见小白话语里的担忧了。乌朵朵也从没有想到这一刻小白的担忧让自己的心瞬间温暖了不少,看着小白对姜孟城狰狞的样子,乌朵朵甚至有了一丝安全感,让乌朵朵不由得对小白道:“小白,别担心,我没事!”

    小白狰狞的面孔自然也落入姜孟城的眼中了,那光滑柔亮的皮毛瞬间让姜孟城产生惊艳的感觉:“这是你养的狗吗?这可是雪獒啊!你养的很好嘛!”

    乌朵朵说到小白也不免骄傲:“是啊!”

    姜孟城要扶着乌朵朵坐下,乌朵朵忙抽出自己的手:“我没事!”然后就去沙发上坐下。

    姜孟城皱着眉头看乌朵朵红肿的脸颊:“你们冰箱在哪里?”

    乌朵朵这才想起自己还没有给救命恩人倒杯水喝,很不应该,乌朵朵起身道:“厨房在这里。我家没有饮料。只有开水,对了,有冰镇的西瓜。”乌朵朵想起昨晚自己冰箱里还有半个西瓜冰镇着。这样会比较好吃。

    姜孟城跟着乌朵朵到厨房里,乌朵朵打开冰箱,拿出西瓜来切,姜孟城则道:“不用招待我了,你这脸上要敷一下。要不明天就更肿了。你们冰箱有没有冰块?”

    “啊?没关系啦!我冰箱里没有冰块。”姜孟城虽然这么说,但是乌朵朵还是拿出西瓜来。

    把西瓜切好放在盘子里,乌朵朵又倒了一杯水,端到客厅里。

    姜孟城不可置信的:“你们冰箱没有冰块?”姜孟城不信的在冰箱里翻找,还真是没有冰块,倒是有一些乌朵朵奇思妙想冰冻的葡萄。

    这一番翻找。姜孟城才真的相信,夏天还有人不用冰块的,并且冰箱下面空旷的让姜孟城不敢相信。本来姜孟城还想着,没有冰块用冰棍也凑合,就是浪费了点,不想现在连冰棍都没有。

    最后,姜孟城拿着那明显比自己平常吃的大一圈的葡萄出来。又问乌朵朵她的毛巾在哪里,或者湿纸巾也可以。

    乌朵朵自然不好意思让姜孟城在那里忙活。去浴室把毛巾拿上,嘴上道:“其实真的不用了。”

    拿过毛巾,姜孟城跟乌朵朵说了一声,就捡了几颗葡萄包起来,递给乌朵朵:“诺,拿去敷上吧。”

    乌朵朵感激的接过来,道谢,让姜孟城去客厅坐着吃西瓜,乌朵朵则坐在沙发的另一头,用毛巾敷脸,可是一碰上,脸就疼,乌朵朵不由得嘶的一声,不由得把手移开,再轻轻的往脸上靠近,然后一碰又移开,疼啊,这会儿乌朵朵静下来终于感觉到两个脸颊热辣辣的疼起来了。

    小白虽然听了乌朵朵的话,可是明显觉得主人的情绪不大对,可是主人都那么说了,小白想了一会儿,自己要坚决的跟着主人。于是,乌朵朵和姜孟城在忙活,小白也围着乌朵朵团团转,嘴上呜呜叫着,乌朵朵这才想起小白的晚饭还没着落,虽然今天晚上有给小白留,但是今天小白应该吃了一天的冷饭,可是要做热乎的,乌朵朵也没心情弄。

    乌朵朵坐下后,小白就蹲在乌朵朵的脚边,摇尾巴给乌朵朵看。

    姜孟城把毛巾递给乌朵朵,就坐下吃西瓜,经过之前的一番折腾,姜孟城可是出了一身的汗,正口渴呢,那西瓜就在客厅里散发着西瓜的清香,引诱着自己。

    男人吃瓜都有一个特点,嫌麻烦不吐子,连子一起吃进去,这样吃瓜快,也省的麻烦。不一会儿,四分之一就进姜孟城的肚子里了。

    姜孟城半颗西瓜都进肚子,感觉到一股由内而外的清爽,由心舒畅啊!抬头看乌朵朵在那里要敷不敷的样子,实在是不顺眼,这要敷到什么时候啊。

    要说姜孟城虽然怜香惜玉,但是对女孩子有一点不能理解的就是受点小伤就大呼小叫的,跟要死了似的,其实也没怎么疼,还有就是让东西轻轻一划,喝,那皮肤都能裂开一口子,实在是让人很无语。

    抢过乌朵朵手里的冰袋:“我来!忍着点!”姜孟城好悬顾及乌朵朵刚刚受了惊吓。没好意思斥责乌朵朵过于娇气,其实姜孟城很想这么说的来着。

    姜孟城这会儿拿着冰袋没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感觉了,主要是姜孟城觉得自己力道已经很轻了,于是对乌朵朵时不时的还要躲着自己的冰袋实在是不爽,另一只大手一动:“别动了,否则你脸明天别想看了!”固定住乌朵朵总是闪躲的脸。

    眼看着救命恩人都要化身火龙了,乌朵朵只能咬牙切齿的忍着疼。其实乌朵朵也不想啊,可是自小乌朵朵就是怕疼的孩子,小小的伤口乌朵朵都能疼得睡不着了,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一个伤口呢。

    敷了左边脸开始敷右边脸。乌朵朵只觉得两侧的脸都冰冰的,不是自己的了,人都木着了。不过,敷的时候,乌朵朵还是感觉到有丝丝的凉意。

    乌朵朵难受的要死,在心里不知道把那三个臭流氓骂了多少遍,姜孟城很满意乌朵朵的识相。眼看着乌朵朵的脸也敷好了,姜孟城把桌子上的水喝掉,道:“那你关好门窗,我走了。”

    乌朵朵幡然醒悟,自己还没问救命恩人的名字呢,忙道:“救命恩人。你叫什么?能给我一个你的电话吗?”

    姜孟城沉吟了一下,以为乌朵朵要趁机攀高枝,不过转念一想乌朵朵今晚受惊吓。应该没心思,这才道:“我叫姜孟城。哦,这是我的电话。”姜孟城接过乌朵朵的手机,摁了几个键。

    要是乌朵朵知道姜孟城的心里话绝对嗤之以鼻,没想到姜孟城这么自恋。天地良心,今天乌朵朵遭了那么多罪。根本就没仔细看姜孟城长什么样,对车也不熟悉,谁知道他是谁啊。当然乌朵朵这会儿记下了号码。

    姜孟城也才想起不知道乌朵朵的名字呢。

    乌朵朵道:“姜先生,今晚真是谢谢你了!”

    姜孟城摆手,让乌朵朵不用送,自己把门给带上了。

    这一晚,乌朵朵没有熄灯,只因走了姜孟城,乌朵朵顿时觉得房间空旷的有些吓人,安全感也随之而去。

    看着小白摇晃着尾巴,乌朵朵把小白抱起来:“小白,幸好有你在!你要陪着我哦!”

    小白嘴里呜呜叫,蹭蹭乌朵朵:主人,我会陪着你的。

    乌朵朵也没心情去空间了,拿上衣服去浴房洗澡,第一回要小白陪伴着洗澡。尽管小白是只母狗,可是乌朵朵觉得有一双眼睛看着怪怪的,洗澡的时候都是把小白赶出去的,今天因为心里害怕,主动要求小白陪伴。

    乌朵朵把小白的窝挪到自己的屋子里,躺在床上,原以为自己今晚会一夜无眠,乌朵朵一直都很讨厌小白晚上的嗷嗷叫,可是今晚在小白嗷嗷叫的声音中,乌朵朵渐渐进入梦乡,皱紧的眉头松了开。

    第二天,没了闹钟的干扰,乌朵朵睡到十二点才醒来,轻轻碰了一下脸颊,还是有些疼,不过摸着好似没有那么红肿了。

    刷牙的时候,乌朵朵看了,果然不肿了呢,脸上就是还有轻微的印迹,看来冰敷的效果十分好。乌朵朵不知道,其实这是用葡萄敷的原因,葡萄里都是空间的水,间接的修复乌朵朵脸上的红肿。

    刚把早饭兼午饭煮好,手机就响了,是乌山河看乌朵朵早上没有回家,打电话来问一下。

    乌朵朵一听乌山河的声音,心里顿时委屈极了,一瞬间眼眶就红了,眼泪差点就掉下来,幸亏及时忍住了。本来乌朵朵是有计划回家的,可是想到自己脸上的伤痕,也怕被家里人看出来。

    ---

    天使想说两件事:第一件是天使好开心,好感动!经过昨天的打击,天使本来是对粉红不报希望的,不想,今天竟然有三张粉红票,天使太高兴了,好感动,心要飞了,弯弯的嘴角要咧到耳朵边了!天使一定会多多码字,努力加更来回报大家的。

    感谢蓝鸟非、薴魂、午夜蓝调3355的粉红票,扑倒么么一个!

    第二件事:咳咳,天使这个糊涂鬼,错把两千当三千章节发了,所以~~今天三更,宁可天使辛苦多码一些字,也不食言!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09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