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家

    乌振飞不说,乌朵朵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平常过节就过节了,农村哪里会来这些讲究啊!

    乌振飞这么一说,乌朵朵把电话挂断,就先给父母打了一个电话,没理由给领导祝福,不给父母祝福吧,说不过去。

    然后乌朵朵给郝百胜打电话,给苏有佳打电话,然后,开始给领导和同事发祝福短信,每个人的都是用心编的,每一条短信都不一样,如果想不出什么好词,一下,找点灵感。

    最后,乌朵朵想了想,也给姜孟城打了个电话,姜孟城还有些莫名其妙的。

    没有送礼,回头再补,乌朵朵觉得有些过了,后来想了想,去买了几个包装的箱子,给何碧霞准备个大箱子,里面装了二十斤的梨,给杨乐乐、邱尚祥准备了中等的箱子,里面装了十斤的梨子,这些都是私下给的。

    国了重阳节,天气就开始转凉了。都说一场秋雨一场寒,重阳节过后,就下了两场雨,温度就一直降,乌朵朵穿着短袖有些凉了,琢磨着自己要买点长袖的衣服穿。

    倒不是以前的坏了,但是就样式来说,实在是不符合工的身份,乌朵朵之前也是没有想到,实在是a县的天气折磨人啊,a县如果天气好的话,顶着个大太阳,冬天都可以当夏天,穿夏衣都嫌热,但是如果下雨的话,夏天可以当秋天了。

    所以,一时天气乍寒,乌朵朵也没预备上要穿的衣服,勉强先换上学生时期的衣服,乌朵朵从没有想过晚上出去买衣服,说白了,乌朵朵的心理阴影难消啊!

    西瓜乌朵朵收了最后一茬。留了一颗瓜留籽,剩下的全收了,葡萄也收了一茬,乌朵朵都没地方放,不像西瓜,可以堆叠起来,葡萄你还要怕她压坏了。

    空间的果树又有两棵树结出了果子,过个一两天就可以成熟了。梨树上的梨子过于成熟,乌朵朵又采摘不及时,已经自己迫不及待的往地上掉。倒是给乌朵朵来了个大惊喜,索性决定以后的果子自己不摘了,等他们自己掉下来的好。

    乌朵朵尝了一颗成熟后自己掉下来的梨子。感觉更清甜一些,那股梨香也更加浓郁。

    乌朵朵不禁欣喜了一下:“太好了,看来以后还是等果子成熟了自己往下掉比较好,又省心,又省力。关键是果子也好吃不少!”

    乌朵朵自言自语完,就听见一个咔嚓咔嚓的声音,往出声的地方一看,又是好笑,又是生气,你道因何。发出咔嚓声的是小白。

    见主人吃的那些香甜,小白也犯了馋瘾了,反正地上到处都是梨子。小白也不挑,自顾自的咔嚓起来,可偏偏小白,一颗梨子咬一口,就换一颗。这不是糟踏东西嘛!

    乌朵朵责令小白要把咬过的梨子全吃了,不吃不给吃晚饭。然后又让小白不许动那些掉下来的果子,这才开始捡梨。

    小白许是知道自己犯错了,乖乖的把剩下的梨子吃完,又帮着乌朵朵捡果子,小白当然是不会捡了,但是小白会用爪子推啊,准确的说小白的果子不是推给乌朵朵的,而是推给自己的,不见那乌朵朵对堆起的大堆果子边上又堆了一堆小的嘛。

    见朵朵要碰那堆果子,还不让动,乌朵朵原来也自多情,这下却是明白了,不由得点点小白的脑袋,笑骂:“好啊,你做错事,不思悔改还自己弄了小金库了你!”

    小白低垂着脑瓜子,尾巴一摇一摇的,小小的脑袋不知道在疑惑什么叫做小金库。

    周末的时候,乌朵朵回家了,这个礼拜,乌朵朵把书上的东西全部给看会了,就算是不会的也硬记了下来,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

    所以,乌朵朵回家无压力啊!回家之前,乌朵朵也没忘记顺便把衣服给买了,等买好了衣服,放到套房里,自己随便剪了两块标志,换上新衣服才回家,自然是打的,有了小白这个拖累,乌朵朵不打的根本就回不去。

    顺便给家里带了好多的梨子,有二十多斤的模样,提着一个大袋子的乌朵朵跟之不相称的就是那个小身板了,看得人牙酸啊,也不知道这小身板如何有那么大的力量,提着那个大袋子也不嫌沉,还很轻松的模样。

    “朵朵,你回来了啊!”越云挽欣喜的道。

    乌朵朵远远的就见到母亲弯下腰,在田地里劳,看着母亲皱纹渐少的脸和变得乌黑柔亮的头发,脸上的老年斑也退去不少,感觉人健康了一些,也感觉有肉多了。乌朵朵在心里感到庆幸,感谢老天让自己得到了一个逆天的空间,让自己的父母可以重返健康!

    乌朵朵放下手中的袋子:“是啊,妈,我回来了。你是在锄草吗?我帮你!”乌朵朵是真心的想要帮忙。

    被越云挽一下子躲过去了:“不用,你也不看看你那身板,从小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好吧,娘说的不是你,是以前那个爱撒娇的小幺儿!”

    乌朵朵不依的嗔怪着:“妈,哪里有啊!以前我也很懂事好不好!我还记得小时候,一年级的时候,我每天放学回家都要帮家里做饭的!”这件事一直被乌朵朵津津乐道,彰显自己从小懂事聪明能干。

    在九几年的时候,人民生活条件简陋,大多数都是用那种煤炉子,越云挽那时让人请小工,小工就是盖房子的老师傅下的帮忙的人,挑东西啊,帮着抹墙啊什么的都是小工干,这种活计很是累人。

    这样一来,越云挽每天就来不及给乌朵朵做饭了,就每天走前,先把米洗好了放在碗里,又把要做饭用的水放在要煮粥的锅里,直接放在煤炉子上,下面封上,这样煤炉子只是会给水加温而已。乌朵朵回来后的任务,就是先把下面的封口打开。然后等水开了,把米倒进锅里煮就可以了。等粥熟了呢,就再把底下的风口给关上。

    乌朵朵的抗议让越云挽撑不住的笑:“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事啊?哦,你说的是那事啊,妈怎么记得那会儿你只负责把米倒进锅里就可以啊?!”越云挽削了厚着脸皮乌朵朵的面子。

    乌朵朵自然感到不依了,不依不饶的:“妈,那也是做饭了好不好?”说着,连手都用上了,攀着越云挽的胳膊一晃一晃的。

    越云挽给乌朵朵晃的没法子了,笑着道:“哎呀。别动,小心锄头!好了,好了。娘知道,你很勤快好了吧。真是拿你没办法!”越云挽宠溺的点点女儿的鼻尖。

    乌朵朵心满意足的倚靠在越云挽的身边,忽然就不想这么走了,享受这一刻母亲毫无保留的疼爱,享受这一刻的温馨的亲情。即使是有一个逆天的空间,可是也填补不了乌朵朵需要的感情寄托。

    越云挽也由着乌朵朵挽着自己,跟乌朵朵说着话,听乌朵朵说些职场上有意思的趣事,越云挽也自然不知道在这几个礼拜,自己的女儿经历过什么样的生活。只听到了乌朵朵所说的美好的一面:一个不算严厉还很护短的上司,两个非常好相处,对自己倾囊相授的同事。一个特别要好的同事,还有一群对自己很友善的同事。

    总之,在乌朵朵的口里,什么职场战争一类的全是传说中的东西啊,有的是和谐。美好,积极。向上的氛围。

    小白在乌家的小院撒了欢了,甚至还要趁人不注意跑上菜园子糟踏菜呢,可惜刚刚跑上去就被乌朵朵发现了,警告了一声,小白只能幽怨的看了主人一眼,就委委屈屈的继续在小院眼巴巴的看着主人。

    可惜,乌朵朵丝毫不理小白装可怜无辜的眼,免疫了啊!乌朵朵顾着跟越云挽聊着呢,不一会儿,邻里有人来找越云挽,越云挽只能把锄头收拾好,放到家里废弃的猪圈里。

    见小白在小院里呆的好好的,乌朵朵让小白乖乖的呆在小院里,自己进屋去了。乌朵朵才提着梨子回屋子里,乌振飞同事有约出去了,乌山河则又骑着摩的去载客,乌朵朵心里一动,可以趁机从空间拿菜出来,这也是乌朵朵一个失误。光想着给家里带梨子,省的家里人再来拿麻烦了,却忘了要带菜回来,结果菜都在空间里搁着呢。

    乌朵朵这会儿就在厨房里,把房门一关,然后开始倒腾菜了,趁机搬了很多菜放厨房里,心想反正家里也知道自己的秘密,也没有询问的意思,自己就是透露一点也没关系。

    想到父亲,乌朵朵不禁又叹了口气,说实话,这种天气真的凉了很多,尤其是骑着摩的,那冷风是嗖嗖的往脖子里灌。

    乌朵朵的本意是不想让父亲骑着摩的去载客的,可惜,说不通父亲,乌山河也是个执拗的,下的决定很少会改变什么。

    乌朵朵回家,越云挽跟邻里说了两句,就拿着钱,急急忙忙的外出,去村子里的小集市,买了两斤排骨,两斤五花肉,又想起乌朵朵喜欢吃肉丸子,买了一斤肉丸子,并玉米。

    打算回家就炖了玉米排骨,做红烧五花肉,都是乌朵朵爱吃的菜。

    ---

    今天看见书评区熊猫思伟反应的问题,天使不是不感激大家投的推荐票,每一份订阅,这一点一滴天使都很感谢,不光是这些,还有点击、打赏、收藏等等,这些天使真的很感激,看着这些东西虽小,但是却铸造了本书现在好成绩的高楼大厦。只是因为这些都没有署名,天使也没法一个个的查,所以每一次的感激都是感谢大家。对粉红票的大张旗鼓,是天使这个月要冲榜,粉红大家得来的不容易,也不多,所以天使才会一一点出来!

    以后的话,大家如果觉得本书还可以的话,帮天使投一下粉红吧,天使这个月真的很希望冲榜一下。天使的信心来源于大家的给力支持,没有大家的支持,天使什么都不是,也没有了底气,所以,感谢每一个给天使投票的亲,天使这里也就不一一点名了,以后也不每天都说了,大家估计也烦啦,呵呵!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09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