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二十三章米酒引发的血案(上)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三章米酒引发的血案(上)

    乌朵朵还以为越云挽是有事出去呢,见越云挽一副大包小包的回来,乌朵朵想要埋怨一句越云挽买了这么多东西的,可是,口里的话却没有说出口,两斤重的排骨在乌朵朵的手中却重若千金,乌朵朵感受到沉甸甸的母爱,不免的又想起那个晚上。

    乌朵朵也不知道是不是离家久了,人就变得有些娇气了,泪腺也稍微发达了一下,眼泪哗啦啦的就这么不经意的流了下来。

    吓了越云挽一跳:“朵朵,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啊?”一下子慌了手脚,乌朵朵的泪珠一颗颗的滴在地上,却仿佛砸在了越云挽的心里,心疼极了。

    乌朵朵道:“没什么,妈,我就是想你了,你对我真好!”说着,还把脑袋搁越云挽的怀里蹭了蹭,一副娇儿的模样。

    说得越云挽放下心来,推推乌朵朵:“今天是怎么了,这么娇气?想我了?想我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看看?妈可不信你!”

    “才不是呢,妈,我这不是工忙么?”乌朵朵说着这话也觉得有些心虚,其实,除了忙活空间的事儿自己也挺清闲的。

    越云挽拍拍乌朵朵的手,就把东西拿到厨房放着,看见那么多的菜就知道是乌朵朵拿来的,当即惊讶的道:“呀,朵朵,你又拿这么多的菜回来?”

    “是啊,妈,我这不是顺便嘛,省的爸爸再跑那么一趟!”乌朵朵立马就道,以为越云挽没有想通其中的关键,还以为是自己带回来的呢。

    不过,越云挽下一句话就让乌朵朵蔫儿:“咦,那我刚才怎么没有看见你拿回来啊?”

    乌朵朵低着头,对着手指,装傻的道:“哎呀。妈,我就是那么拿回来的,你忘了么?”

    越云挽也估计不对劲了,看了乌朵朵一眼,想到女儿有秘密了,心里是既心酸又欣慰,心酸的是女儿长大了,也有自己的小秘密了,欣慰的是女儿终于长大了啊!

    越云挽也不问,就去做饭了。乌朵朵趁机跑回自己的房间呆着,小白这时也玩儿够了,就要往乌朵朵屋里去。结果被乌朵朵看见那一身的泥土,虽然乌朵朵也不是个爱干净的主,但是这厮也太过分了吧,一身的脏污就要往自己屋里来,这还得了!

    当即。乌朵朵一声大喝,看着吓住了自家的小白,飞快的飞奔上前,一把操住小白,把小白抱了起来,冲到外面去。

    小白吓坏了啊。主人这是怎么啦?小白全身绷得紧紧的,直到被主人放在水龙头下,才发现主人的奸计得逞了。不禁想哭:主人喂,您想让我洗澡就直接说一声嘛!不知道人吓狗,吓死狗么?主人绝对是有预谋的啊!

    这点小白倒是冤枉了乌朵朵了,乌朵朵也就是为了躲越云挽,本来心里就发虚。生怕越云挽发问,回到自己的房间显得生硬了一些。好似硬要逃避什么似的,正好有小白这个借口在,乌朵朵也就是顺势为之,甚至用一些夸张的行为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所以,这会儿乌朵朵给小白洗澡的时候,不禁夸小白是个好孩子啊!能不好么,救乌朵朵于危难之中。

    小白典型的忠犬啊,好了伤疤忘了疼!被乌朵朵一夸,就美的忘了东南西北在哪里了,浑身湿漉漉的难受感也没有了,欢乐的摇晃着自己的尾巴,心都快飞了,觉得自己好幸福啊,主人夸自己了呢!

    晚上乌山河看见乌朵朵回来也很高兴,把摩托车骑进家里,晚上就不打算出去了,斟了二两的小酒,自斟自酌,很自得其乐的模样。乌振飞没有回家,跟着同事出去不回来吃饭。

    现在家里有乌朵朵带来的菜,家里的菜不用烦恼,米面也不用操心,这些都省下了一大笔的钱,而身子的逐渐硬朗更是让乌山河没有了以往的暴躁脾气,人也变得从容很多。

    乌朵朵闻着酒跟以前喝的酒很不一样,有一股米香,还有一股清香,很熟悉的味道啊,也不像那些酒一样,乌朵朵虽然会喝,但是感觉酒不好闻也不好喝,从来都没有好感。难得闻到清香的酒,乌朵朵很好奇:“爸,你这是什么酒啊?闻着还挺香的!”

    哪知这问话却给乌山河一个信号似的,乌山河一下子捂住了自己的酒,戒备的看着乌朵朵,然后又反应过来,知道是自己敏感过度了,讪讪一笑:“朵朵,这是用你拿回来的米酿的酒,味道很好哦!你要不要来一杯啊?”话是这么问,手却没舍得动!

    乌朵朵看着乌山河的动,本来不怎么好奇的,结果被乌山河一弄,乌朵朵还真是有心尝一尝:“爸,那你给我倒一点吧,我尝尝味道,看看是不是真的好喝!”

    乌山河万分不舍的往乌朵朵碗里倒了一些,手上的动是慎之又慎,慢之又慢,生怕自己的手不小心抖一下,就浪费了一滴滴,这酒没剩多少了,都快没了,每一滴都是自己的血,一滴滴的酒留进乌朵朵的碗里,乌山河的心也在滴血啊!

    要是乌朵朵是个会喝酒的,乌山河还真没这么舍不得,关键是,瞧瞧乌朵朵,拿着刚刚吃完饭的碗,让乌山河倒酒,碗里还带着红烧肉留下的汁水,这样让乌山河倒酒,岂不是要了乌山河的命啊,这酒给乌朵朵那真是~~牛嚼牡丹,不懂风流啊!

    越云挽看不过眼了:“山河,咋那么小气呢,这酒是用女儿拿回来的米酿的酒,女儿喝几口你就舍不得了?你给自己的大哥倒是大方?你不是还给了乌二叔了吗?也没见你这般心疼!”

    这话说得乌山河趁机收回自己倒酒的手-_-|||,人也一下子跳起来:“是我愿意给的吗?你说,我乐意给吗?谁知道那两个家伙非逼着我应承给他们酒啊!不给还分外纠缠,偏偏每次都搁咱们吃饭的点,我不给行么?”说着,乌山河都要发火了,痛心疾首啊,一失足成千古恨,古人诚不欺我也!

    越云挽冷笑:“你也别跳,没人让你给,甚至也没人知道,还不是你自己非要出去显摆你自己酿了一种好酒吗?又不是我说的,你冲着我嚷嚷什么?为了酿这酒,你还让我把山泉水弄了,你没忘那两天咱们都没山泉水煮饭喝水,最后只能用家里的井水,结果饭就难吃多了!”

    乌山河让越云挽说得有些下不来台了:“我那不是故意的啊,就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再说了,那不就是一点山泉水嘛,我用点酿酒,酿出来的酒大家都可以喝啊!”

    “别,我可没这么个福气喝,看你刚刚给朵朵倒酒的模样,都快吃了朵朵,我要是敢喝一口,还不让你吞了啊!我就奇怪了,你怎么给别人那么大方,给自己的女儿那么小气?”越云挽说话带着火气。

    乌山河恼羞成怒,好不容易女儿回来一趟,乌山河也不想发火的,可是这婆娘也太不识趣了吧,说话太难听了,乌山河忍不住了:“……”

    乌朵朵都傻眼了,这,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父母竟然吵起来了,这会儿乌朵朵深深后悔自己的好奇心,好奇心杀死猫啊!

    乌朵朵急忙喊道:“爸,妈,别吵了。爸,我这酒不喝了,别吵了!”乌朵朵这话完全没有抓住重点,自己说完就发现这个问题了。

    果然,两口子本来听见乌朵朵的大喊,都已经停下了,结果听乌朵朵说完,越云挽更加的生气了,觉得乌山河也太偏心外人了吧,吃女儿的,还不允许女儿吐一点出来。

    “看吧,你说你还有良心没有?朵朵为家里忙里忙外的,连口酒你都不给她喝一口,给外人倒是愿意了!”越云挽恼怒的道。

    乌山河觉得自己跟这婆娘完全没有共同语言,暴跳如雷:“都说了不是我自愿给的,给了我也心疼啊!当时的情况,你也不是没有看见!你还要我怎么样?我大哥都那么开口,你说我能不给吗?二叔在边上顺便开口了,我也不能拒绝吧?我也不是不想给女儿喝,关键是他不懂得喝啊,我这不是心疼嘛!这可是难得的好酒啊!我这不是心疼这好酒了嘛,你说你讲不讲理啊?我哪里不疼朵朵了?”

    “什么?你竟然说我不讲理!……”越云挽深深觉得自尊心受创啊!这个没良心的,光顾着自己快活不说,自己这几十年来为了家里忙里忙外的,吃好东西也是紧着他和孩子来,结果现在得到这么一个评价,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心里的委屈也可想而知啊!

    乌朵朵也是忙中出错,眼看着父母两个人还要吵,乌朵朵忙又大喊道:“爸,妈你们先别吵,听我说!那个,妈,爸肯定不是那个意思啊,现在不是气上头了,说了昏话嘛!爸也没说错,我是不会喝酒啦,我就是尝尝味道。”乌朵朵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09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