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八章明真相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八章明真相了

    姜孟城冲过去,首先就是拉过乌振飞,不是不担心乌朵朵,而是因为知道乌振飞只会让乌朵朵分心,嘴上跟乌朵朵道:“朵朵,你哥交给我!”

    然后,又斥责道:“小茨,快住手,都是误会!”南宫茨不是不想停手啊,是乌朵朵这会儿生气了,不放手,南宫茨好歹也要反抗吧。

    所以,姜孟城的斥责让南宫茨的心发苦!心想:孟城哟,这话你应该对我对面的女孩子说吧!

    这会儿,乌朵朵却是不用担心乌振飞的安全,一下子意气风发,当然,也记仇着呢,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又勇猛起来,却也生气刚才南宫茨要对乌振飞出手,也不想想乌振飞是先动的手。

    所以,不住手的根本就不是南宫茨,而是乌朵朵,人家南宫茨倒是想住手,可惜,重色轻友的姜孟城却只看到了南宫茨还不停的打乌朵朵,所以也跟着冲过来,一边揍了南宫茨两拳,然后拉过乌朵朵。

    看在姜孟城的面子上,而且,自己也到了极限了,乌朵朵彻底停手。

    一停手,乌朵朵就拉着乌振飞看,没有受什么伤吧,乌振飞根本没事,乌山河和越云挽也顾不上别的,跟着冲过来,检查乌朵朵的伤势,乌振飞也就是被比划了一下,还被乌朵朵拉开,而乌朵朵却是彻底被人打了。

    在乌爸乌妈的心里就是这样的认知,只听俩老一个喊道:“朵朵,朵朵,你没事吧,给妈看看,怎么有男人这么不是东西,竟然还打女人呢!没受什么伤吧!这儿疼吗?”别看越云挽还挺温柔的。可是这会儿碰上女儿被欺负了,那骂人的话也是能张口就来,可想而知有多气愤了!

    乌山河也道:“朵朵,快让你妈看看,没什么事吧?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欺负你?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了,竟然打我女儿!”

    越云挽检查了乌朵朵半天,没发现一点伤,安心了,不过,还是气不过。接过乌山河的话,直接嘴毒的攻击人身:“瞧瞧那身花哨的衣服,肯定就不是什么好人。以后谁嫁这种人都得倒霉!”

    南宫茨今天真是衰到家了,不仅被人冤枉了n次不说,被揍了,结果理还不在自己身边。

    这时,俩老的气愤大家都可以谅解。所以南宫茨也没有找俩老的麻烦。

    高禇则在见到姜孟城上来阻止,就知道这场彻底是误会,刚刚走过来,冲着姜孟城和乌家人说道:“孟城,阿姨,叔叔。这是场误会!”说话还彬彬有礼的。

    不过,话也仅于此,不是高禇不说了。而是没法说,话音落下,就听见从北边传来一片喧哗声,举目望去,至少有百来个人。往这边走来,仔细一看衣服。就知道是当地人了,男女都有,有的手上举着菜刀,有的手上举着木棍或者铁棍,总之各种趁手武器都有,还有拿案板,有拿平底锅,有拿锅铲的。

    别人不知道,贼女和她的同伙却知道这是另外的同伙搬来了救兵。

    几人呆愣着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边上的群众一看不对劲,趋利避害从来都是人的本性,都转身跑了个一干二净,也有几个比较胆子大在在边上看着。

    没有一分钟,姜孟城、乌家人和姜孟城的好友就被围住了,当地人义愤填膺的叫喊着:“怎么欺负人呀,外地人欺负我们本地人呀!真以为你是谁啊,快把阿花放了!”

    “对啊,在我们海南你还想调戏我们村的姑娘,吃了豹子胆了你,赶紧放了阿花!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你们快点放了阿花,一群流氓,真不是男人,几个男人欺负一个女孩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来跟我们打!”

    “还不放了阿花,我们真的要动手了!”

    “阿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些人会抓着你不放,你快说,我们给你做主!”

    阿花这回是满脸的泪花,一脸的委屈,畏畏缩缩的好似特别的害怕眼前这些人似的,却还口齿清晰的道:“刚才我在这边玩,没有想到他们就突然冲过来抓住我不放,我还求情来着,也没有用,那个男人要调戏我,他们都帮着他,那个女孩子倒是好心,还帮了我一下!”把自己演绎成了一个受尽了委屈,又非常感恩的女孩子。

    这会儿,乌朵朵却没有被女孩子感动到,而是脑子开始理性的思考了,毕竟姜孟城能跟这些人认识,并且还很熟悉的样子,又没有带着厌恶感,明显是朋友,都说物以类聚,乌朵朵就觉得这些人的品性肯定也不坏,所以终于能冷静的分析了。

    觉得女孩子说的话好似有些问题似的,带着些假呢!

    其实,乌朵朵哪里懂得什么分析,不过是这会儿带着怀疑的态度看女孩子,就发现了很多的问题,人就是这样,如果带着怀疑的态度,不论多么好的事都能找出一些不好的,不对劲的地方来。

    这样的乌朵朵明显不适合福尔摩斯学呀!

    阿花一说完,这些当地人情绪更加的激烈话:“快放了阿花,不要以为我们吃素的,要不是看你们是游客的份上,我们才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你们,你们要是再不放了她,我们就动手了!”说着,还举起手上的棍棒在示意。

    南宫茨气哼哼的,今天气的心都麻木了,没法再气了,真怕自己气下去都要得心脏病了,这会儿见大家都在怪自己。

    南宫茨才不背这个黑锅呢,大喊道:“你们安静点,说我调戏这个贼?虽然她是个女的,但是长得这么丑,也就你们看得上,那身板也跟搓衣板似的!还调戏她?我都嫌恶心!”平常自诩翩翩公子的南宫茨最会怜香惜玉了,没有想到嘴毒起来,也是这般的狠,几个好友惊讶的看了南宫茨一眼。

    当地的这些人本来已经准备好南宫茨如果说阿花偷了他的东西。就反驳,甚至冲上去抢回阿花的,没有想到南宫茨却突然嫌弃了阿花的长相,让大家一时为之一愣,怎么跟预想的不一样。

    不过,接下来一样了,南宫茨从侧面证实自己才不会饥不择食的选择这种青菜帮子的时候,又接着道:“再说,你们口里善良漂亮的阿花,可是偷了我的钱包!”

    说着。毫不客气的扯过阿花,从一侧气鼓鼓的拿出了自己的钱包,其实。平常阿花偷完钱包都是扔给另外的两个同伙的,刚才的阿花根本就没来得及给,刚刚偷完就被抓住了,也是阿花的反应快,直接就塞进自己的腰上。如果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

    这回,乌朵朵再傻也知道自己肯定是帮错忙了,有可能这个阿花偷了南宫茨的钱包,被抓住了,然后故意装可怜,吸引像自己这样不明就里的傻冒来救她。原因很简单,阿花穿着一身俗的不行的样式,一看就是地摊货的衣服。反观那个被掏出来的钱包,一看就大气的不行,真皮的,上面的牌子乌朵朵是不知道叫什么,但是乌朵朵在邱尚祥见过一个同样牌子的。据说当时花掉了他三个月的工资买的,而这个明显比邱尚祥的还好。这肯定不是女孩子的东西。

    反应过来的乌朵朵气的脸都发白了,只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蠢!

    其实,这事儿,还真有点怪不得乌朵朵,阿花是个惯偷了,演戏更是拿手,这招常用,都可惜不去演戏了,否则拿个奥斯卡都可以了,乌朵朵能被骗过去,是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没有想过会被骗,不光是乌朵朵,阿花刚开始学偷时,也经常被抓到,都是靠一手演技引得别人上当,把自己救了的。

    姜孟城有来过海南,倒是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虽然还没有从别人口中得知一切,但是猜也能猜的八九不离十,尤其是见到这个女孩子刚才的表现,加南宫茨扯出来的钱包,那个钱包姜孟城也见过,眼前的这个画面,其实姜孟城更是见过两回。

    这里的当地人不但宰游客的现象十分严重,经常狮子大开口,而且偷东西的现象也比较严重,而且多是偷游客的居多,一般人是发现不了,偶尔有那碰巧发现的,就会立马有几个同伙围过来,以武力威胁,而游客往往也会妥协,打电话给公安局也没有什么用,因为这种事情频发,偷盗现象十分严重,民风彪悍,也压制不住,所以,基本上就算真的报警了,顶多关几天,就放出来了,人家也不在乎,又继续偷。

    当地公安局不是没有严厉打击过,但是最终没有成型,一个是更多的游客是选择息事宁人,因为有同伙,游客都怕被报复,如果去警察局报案,还要花费很长时间,游客又多是有钱人,想着也没有丢多少就随之而去;另一个就是抓了一个当地人,明天就会有一伙的人到局里喊冤,公安局就是不放人,甚至发生了多起的袭警事件,虽然最后压了下去,抓了几个特别严重的关牢里去,当地人屈服了,却也学聪明了,后来,当地人就知道这种事进局里不好说话,而且法不责众,不能进局里,所以几个同伙解决不了的,都是叫上同村的来帮忙,抓住了法不责众这一点。

    也是因为这一点,公安局的严打并没有成型就夭折了,后来见偷盗虽然严重,却也闹不出什么麻烦来,又换了一个局长,是个老好人,很维护当地人的利益,那就更不行了。

    ---

    感谢gz的评价票,感谢忻伈为本书贡献的第十五张粉红票!

    没有想到这个月还能收到哈!这几天天使放假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会双更,感谢大家的支持,不过更新时间就不定了哈!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0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