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十章有内力了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十章有内力了

    乌朵朵对南宫茨印象一开始不大好,不过,刚才那事是自己误会了南宫茨,所以这会儿南宫茨虽然口气不大好,乌朵朵也不好意思摆脸色,只歉意的冲南宫茨笑笑:“这位先生,刚才真是对不起,是我没有弄清楚情况跟你对上!”道歉完,才又说:“谢谢你的提醒,我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我该回去了!”

    姜孟城的几个好友完全没有想到乌朵朵面对这么多领导能这么淡定,要知道有多少人想要认识些领导,都不得门路而进,稍微有丁点机会,就会跟着领导攀攀关系,巴结巴结。

    现在机会就摆在了乌朵朵的面前,乌朵朵还能这么理性,实在是难得,这要是放在其他人的面前,还不都欣喜若狂。

    姜孟城跟乌朵朵相处这么久,一听乌朵朵的话,就知道她的意思,点头道:“嗯,那你回去好好安抚一下,叔叔、阿姨,今天让他们受了惊吓,实在是很抱歉!”

    又过去跟乌山河和越云挽道歉,从刚才局势逆转到现在乌压压的领导都站在这里,乌山河跟越云挽就一直呆愣愣的,见姜孟城来表达歉意,回过来,都忙摆手,让姜孟城去忙他的事,自己不要紧,而且这本来就不关他的事。

    姜孟城最后走到乌振飞的前面,邀请乌振飞一起去,乌振飞摇摇头表示了谢意,连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虽然自己在的部门也半属于官场,半属于事业单位,这种露脸的机会也是可遇不可求,但是乌振飞却是想要靠自己,靠裙带关系的这种露脸。说乌振飞假清高也好,说乌振飞假正经也好,乌振飞是真的做不来。

    见乌振飞这么说,其实姜孟城还挺欣赏的,所以也没有多劝,就跟着众人走了,姜孟城的几个好友也发现了这一家子的另类,心想:如果是真心的不想攀附权贵,倒是不错了!见多了趋炎附势的人,猛然见了乌朵朵这样淡定的一家子。几人嘴上没说。心里还是很赞许的。

    不过,姜孟城的几个好友还真是想错了,攀附权贵谁不想呢。只不过要看怎么攀了,这种地位不平等的攀附,对于乌朵朵这些刚出社会,还很“天真”的人来说,心中还是不赞许的。

    等那一圈随便拉一个都是吓死人的领导呼啦啦的走了以后。乌山河和越云挽就兴奋的讨论了起来,越云挽满脸兴奋的道:“老头子,老头子,你看我见到了省长,天啊,那个人竟然就是省长。果然跟电视上长得一样!”话说,您老记得看过的哪条新闻是那个省长呀?从来看过就不记得新闻的人。

    乌山河也没说越云挽是土包子,因为他自己也差不多。乌山河兴奋的道:“是啊,老伴,不光是你看见了,我也看见了!我昨天还在海南台的新闻上看见那个省长呢,天啊!还有那些军官。身上一排排的勋章,天啊。这都是什么级别的人物呀!”

    本来,乌朵朵和乌振飞还担心今天俩老受到了惊吓,没有想到不但没有,还能兴奋的讨论刚才自己亲眼见过了多少了不得的人物,尽管对于俩老这样的平头老百姓来说,根本就不知道那些人分别是什么官,只知道对于他们来说,是级别很大的官就对了。

    乌朵朵哭笑不得的道:“爸妈,你们刚才没被吓到吧?”

    乌振飞也是道:“爸妈,别讨论了,你们刚才被那个女贼撞倒了,没受什么伤吧,赶紧给我们看看!”虽然乌振飞也挺兴奋的,毕竟第一次离那种级别的领导这么近。

    不兴奋的那就是完全的圣人了,乌朵朵其实也觉得挺稀奇的,不过,现在主要的是担心家里人的身体,其他的乌朵朵还没有心情去想这些。

    乌朵朵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大吃一惊,再一次在心里后悔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就头脑发热冲上去,这要真是救对了人还好,竟然还救错了,而且,丢死人了!

    乌朵朵的脸热辣辣的红,也没有忘记问乌振飞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听乌振飞说是那个女贼逃跑的时候撞的,乌朵朵心里的滋味就别提了,今天这事儿如果不是自己太过自以为是,也不会让父母被人撞倒。

    乌山河和越云挽讨论被打断,倒也不生气,俩老自己摆摆腰扭扭屁股,用事实表现了一番自己身体很好,一点事都没有,然后冲着儿子女儿道:“你看,我们身体可是很棒的!乖女儿,一点惊吓都没受到!”实际上,刚开始是有受到惊吓的,不过,后来见了那么多大人物出场后,兴奋直接压过了惊吓。

    说完,俩人也不等儿子女儿反应,就又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起来,乌振飞抬头看看天上正中间的太阳,无奈的道:“爸妈,你们要讨论,咱们回旅馆再讨论吧,你们不觉得这会儿的太阳太大了吗?”

    俩老点点头,然后也不看路,一边抬腿往前走,嘴巴也没停的继续说着,偏偏路一点都没走错,不可谓不奇哉!结婚四十载,俩老第一次这么有共同语言呀,真是生了心心相惜的感觉,老伴儿哎,知己呀!―_―|||

    好歹父母听了往回走,乌朵朵跟乌振飞先去搬躺椅还了租躺椅的地方,小跑着跟上俩老的步伐。

    一直到晚上,俩老都没停止讨论,见俩老这么兴奋,乌朵朵跟乌振飞其实也挺兴奋的,而且,俩人毕竟知道的比俩老多一些,跟着聊了起来。

    聊天时,不免的猜测起姜孟城的身家背景,肯定是不简单的,具体的,乌家人又不是探,如何能猜出来啊。

    不过,乌家人倒是有同样的论调:有事别去找姜孟城帮忙,没事更别去打扰姜孟城。当然,心里不免存在着一点小心思,好东西也要用在刀刃上,真正到真的解决不了的时候,也许能讨个人情。

    晚上,姜孟城没有回来,倒是给乌朵朵发了一个信息,说不回旅馆睡了,乌朵朵本来也猜姜孟城有可能不回来,他发的短信正好证实乌朵朵的猜测,洗洗也就准备睡了。

    不想,晚上躺在床上,乌朵朵一点睡意都没有,一直想着白天发生的事,今天跟南宫茨的对打可以说让乌朵朵受益匪浅,不少的招式都让乌朵朵有了感悟,更让乌朵朵惊喜的是自己的身体里竟然出现了一丝的暖流,疑似师傅跟自己说的叶家拳法配上吸纳之法,依资质好坏,可以生出内力出来,资质好的,练个四五年就可以生出内力,资质差的,十来年,二十来年才练出来的都有。

    而,现在乌朵朵占了仙气的便宜,早早的催生出了内力。

    接着,乌朵朵又想起今天发生的乌龙事情,其实,具体乌朵朵还不是很清楚,乌朵朵只是依照后面发生的事,自己推断,当时应该是跟自己对打的那个人被偷了钱包,对方就抓住女贼把自己的钱包拿出来,但是女贼却装可怜,让自己信以为真,自己果真上当跟对方打了起来,女贼则趁机逃跑,只不过没有跑成,后来,后来的事,乌朵朵听乌振飞还有乌山河他们跟她说了。

    乌朵朵心里的懊悔就别提了,真是,有时眼睛看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耳朵听见的也不一定是真的,自己下一回真的是不能乱来了,如果真的再碰上该帮的事,至少行动前,真的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再行动。

    乌朵朵一番剖析,又想了想,以后如何防止自己被骗呢,她自我总结到:就是不能断章取义,自己当时如果看完整个事情的话,也不至于受骗了。

    寂静的夜晚,乌朵朵静静的躺在床上,想着各种事情,忽然听见几声狗叫声,很耳熟,还是从空间里传来的,看来其实自己不用进空间也能听见空间的声音呢!

    乌朵朵这才想起自己今天一天都没有进空间过了,也不知道小白在怎么样了,小白已经呆的有些无聊了,毕竟任是谁被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七天,都会无聊的快要死掉,虽然空间的水果很美味,空间的菜生吃也不错,可是,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呀!

    眼见着一天了,主人都没有来看自己,小白就在空间里汪汪叫,希望能把主人叫进来。

    想着反正也没有睡意,乌朵朵心念一动,就进了空间,见小白在那里无聊的打滚。小白一见乌朵朵进来了,忙一个纵跃跳到乌朵朵的身上,在乌朵朵的身上踩啊踩的,专门跳乌朵朵的痒痒肉踩。

    乌朵朵果然受不住,小白的攻击越来越犀利了,求着饶:“好小白,乖,我不是来赔你玩儿了吗!别生气了!”

    一直玩儿到乌朵朵犯困,要出去,小白吵着也要跟着一起出去,在这里,实在是太无聊了!

    乌朵朵哪里敢让小白出去,这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来旅游,或者跟家里人一起,弄小白出去倒是没什么,但是这里可是还有姜孟城呢,乌朵朵哪里敢冒这个险,小白一出去,露馅儿是肯定的了!

    所以,乌朵朵见小白油盐不进,就是要出去,只能开始割地赔款,许诺明天一定给小白点些好吃的海鲜大餐带进来,许诺了一堆,见小白还是那副差一点的表情。

    ---

    感谢飘落涟漪为本书贡献第二十张粉红!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0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