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不过,也因为卓金佐太优秀了,杨乐乐虽然跟着他青梅竹马的,但是也不觉得卓金佐能看上自己,所以也从没有想过表白什么的,不想,卓金佐对杨乐乐也是一番情意,至元旦的时候,对杨乐乐表白。

    杨乐乐都跟做梦似的就答应了,两个人都有情,之后的事就水到渠成了,也快得让人不可思议。

    乌朵朵抿嘴笑:“原来你还有这么一段历史没有告诉我呀,亏得你还说把我当好朋友!”说归说,乌朵朵也知道这种事哪能随便开口呢,有那种更加忌讳的,藏的就更深了,杨乐乐这种还算是好的呢。

    杨乐乐理亏,红着脸没吱声,乌朵朵见杨乐乐不好意思了,也没再逗她,而是继续之前的话题:“你还没说,找谁支招呢!”

    “我说的是我爸啦,肯定有经验,别说,你也够倒霉的,他们培训的时候我去看了一眼,就你下面三个是另类,还是特别的另类!”杨乐乐道,继而又补充了一句:“其实,咱们还可以找卓哥哥问问情况呢!卓哥哥,对他们三个的背景肯定了解,也能给你些建议!”

    乌朵朵毕竟跟杨家人不太熟,虽然杨乐乐是好心,但是乌朵朵也不能不知好歹就真的上赶子上去,乌朵朵可没忘记,当时自己卖给杨乐乐一箱水果引发的血案呢。

    杨乐乐哪里知道乌朵朵的顾忌,一个劲儿的说让乌朵朵今天去自己家里,说自己父母今天在家,乌朵朵都不同意,弄得后面杨乐乐都有些生气了,觉得乌朵朵辜负自己的一番心意。

    其实,乌朵朵有时真的很羡慕杨乐乐,家里人那么宠她。什么都替她打点好了,要不杨乐乐能这么单纯么?不过话说回来,杨乐乐的这个性子也确实是招人疼的,性子确实是不错,人很善良,也仗义,对于等级观念也没有其他人那么严,家教也好。

    要不也不会跟乌朵朵做朋友,乌朵朵一见杨乐乐不高兴了,道:“我领你的情。可是我真的没时间,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每天晚上还要去学武。回到家都多晚了,要是有功夫我还想拜访一下伯父伯母呢!上回你不是还给我带了一条伯父伯母特意给我买的项链吗,我一直想要谢谢他们呢!”

    乌朵朵因为一直有给杨乐乐送些水果,虽然不多,但是总是一片心意。尤其是乌朵朵的水果想要买都没地方买去,只此一家,杨乐乐自然都是把水果带回家,一家受益了。

    杨父杨母觉得一直吃乌朵朵的很不好意思,兼之听说杨乐乐什么都没给过乌朵朵,不但如此。每天中午还蹭乌朵朵的饭,对乌朵朵还是很有好感的,本来他们以为乌朵朵是在讨好杨乐乐的。跟杨乐乐仔细打听了一下,又兼之杨乐乐时常朵朵长朵朵短的,从来也没听说跟杨乐乐提过什么要求,又跟卓金佐打听了一番乌朵朵的为人,知道确实是跟自己的女儿投缘。俩人就对乌朵朵很有好感,出去旅游的时候也就惦记着给乌朵朵买点纪念品。

    杨乐乐道:“好啊。好啊!你什么时候来?我一直就请你去我家坐坐,你都不去!”说到后面有些埋怨了。

    杨乐乐没听说乌朵朵话里的意思,拜访归拜访,乌朵朵是不会趁机请教的,要不是杨乐乐给自己带了一串项链,说是她父母买给自己,乌朵朵也不能确定对方的态度,而有了项链,至少说明对方对自己不反感,乌朵朵这才想着礼尚往来的拜访一下。

    虽然说多条朋友多条路,但是这种对方势力大的,如果不希望跟自己交往,乌朵朵也能理解,也不会上赶子做那种事。乌朵朵是觉得自己也不要找他们做什么,俗话说无欲则刚,上赶子的事儿倒贴不说,还没落个好,自己何苦来哉呢,更何况这也说明这人的人品不怎么样,也不值得自己相交。

    乌朵朵笑着道:“好乐乐,是我错了,还不行么!我也是有高人支招的,你忘了!”

    杨乐乐这才不生气了,她其实也不是真傻,知道乌朵朵顾忌哪般,心里把卓金佐几人埋怨了一通,也无济于事。

    晚上的时候,杨乐乐还是主动找卓金佐问了三人的背景,还问了他觉得用什么方法才能压住三个人,然后再告诉了乌朵朵。

    再说乌朵朵这头烦恼归烦恼,但是有些事还是要做的,下午的时候,就手脚麻利的把自己早上的要求打出来,不但打了中文的,还打了英文的,省的再来一个说看不懂的。

    然后,再把纸贴在墙上,让几人过来看,见几人还没有打扫办公室,毫不客气的喊过三人,一人分配了一些事情,扫地的扫地,拖地的拖地,擦桌子的擦桌子。

    三人刚开始还不敢置信的看着乌朵朵,真的敢吩咐自己做事,马雪莉还要拿自己的背景压人,让乌朵朵都反驳回去了,乌朵朵脸色平静的道:“我是不关心你是什么背景,但是在公司里,你只是一个小职员,如果你家的背景可以让你当我的上司,可以插手公司的事务,那我也无话可说,可是现在你只是一个小职员,公司里谁没有背景,可是都要打扫,又不光是你一个人。如果你这都接受不了,要不就让你家的背景把你升职当了领导,要不你就辞职回家吧!”

    说得马雪莉脸都红了,眼眶也红了,只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委屈,却也不敢吱声,老老实实的拿起扫把。

    见另外的两个人还不动手,乌朵朵的眼扫过去,跟寒刀似的锐利,俩人顿时也熄了心思。

    不过,尽管这事儿能做,但是三人哪里做过什么活,东扫一下,西扫一下的,干净不到哪里去,乌朵朵也不管,只是吩咐着他们每天都要打扫。

    回到办公室,乌朵朵揉着自己的额头,唉,怎么觉得这个日子变得特别的难熬呢!

    晚上,乌朵朵照例先去习武,再回家,在回家前,乌朵朵找了个没人看见的地方,人也没进屋子,直接把小白给放了出来,让小白跟着自己跑。

    小白早在空间呆腻了,虽然空间确实是不错,就连呼吸口空气也对自己有好处,但是一个人都没有。

    出来后,也不计较乌朵朵让自己跑着回去,相反,跑在这段从来没有走过的路,小白欢快异常,还嫌乌朵朵骑电动车慢,让乌朵朵加紧速度。

    本来乌朵朵是顾忌着小白,不知道它能跑多快,特意放慢了速度,没有想到这会儿倒是被嫌弃了,弄得乌朵朵好气又是好笑。

    心里一赌气,想着要看小白有多快,干脆全力加速,电动车的最快速度有多快,乌朵朵就骑多快,一点都不留情。

    本来乌朵朵还担心小白跟不上的,却没有想到小白竟然这么的勇猛,不但跟上了乌朵朵,还好似有余力,让乌朵朵惊讶了一下,而小白就顶着乌朵朵的惊讶,跑得更加的欢快,还时不时得意的冲着乌朵朵一瞥,好似再说:看吧,让你小看我。

    最后,等到了山上那段路,小白很熟悉,也不等乌朵朵就全力加速,跑得飞快,弄得乌朵朵都跟不上了,看着远去的小白,乌朵朵才感到了小白不愧是雪獒,跑起来的那姿态十分的优雅,身手非常的矫健,平时让小白呆在家里,实在是委屈了小白了。

    虽然每天早上,乌朵朵是有带着小白出来散散步,但是明显小白的天空不应该仅止于此,身为雪獒的它应该有自己更广阔的天地才是,被拘在屋子里,实在是太残忍了。

    乌朵朵此时才意识到这一点,看向小白的眼多有愧疚,可是自己是真的没有时间,要学的东西那么多,如果能让小白每天陪着自己上下班就好了,就不知道小白愿不愿意,还要看公司同不同意呢,毕竟没有见过谁有带着动物上班的。

    乌朵朵真是一事未完又添一事,回到家已经不早了,海老爷子都快睡觉去了,乌朵朵才跟小白进家门。

    老远的,海老爷子就听见狗叫的声音,出来一看,果然是小白,笑着道:“哟,多日不见,怎么觉得小白又长胖了一些呀?朵朵,这可不行,雪獒可不能这么懒的,他们还是要经常带出去走动,打打猎,否则会失去了野性的!”

    乌朵朵也正想着这事呢,无奈道:“老爷子,我也知道,可是,我也是真没时间,每天也只能趁着早上带他出去溜溜,周末,我一般又都要去练武,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

    虽然说时间就像海绵一样,挤挤就有了,但是,有时真的不是那么好挤的说,乌朵朵也有心无力,总不能晚上去爬山打猎吧,这不是有毛病么?

    小白听见乌朵朵这么说,扭头抬起自己的两只前脚,趴在乌朵朵的腿前,冲着乌朵朵汪汪叫:主人,没关系,这样我就很开心了!不要烦恼了!

    还讨好的冲着乌朵朵摇摇尾巴,其实,有时人可以从动物的叫声中,了解动物的思绪,最起码动物的叫声反应了他们的情绪。

    比如说现在小白的叫声,就让海老爷子和乌朵朵听出了小白是在安慰乌朵朵,即使不懂小白的狗语。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0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