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虽然那个公司被打压了,但是却越发的恨上了中和铁矿厂,尤其恨破坏了自己计划,导致自己公司倒大霉的乌朵朵!

    乌朵朵对这些都一无所知,不过,对于阴谋诡计,乌朵朵也不惧,自从有武艺傍身,乌朵朵就不再忌惮那些恶势力了。

    因为礼拜一例会的表扬,加上看过那段视频的人,让乌朵朵一时竟然成了公司的知名人物,都对乌朵朵佩服不已,当然也不乏有些心思阴暗的在想:这样的暴力女谁敢娶回家呀!

    乌朵朵却不管这一些,该工的时候工,该学习的时候学习,该练武的练武,对那些打量的目光从一开始的不自在,到后面已经习以为常了。

    杨乐乐则是大呼小叫的让乌朵朵请客,她从卓金佐那里听说了乌朵朵去做了全身的检查,一点事都没有,所以她不担心。

    杨乐乐还是挺羡慕乌朵朵的武功这么厉害的,杨乐乐是有听乌朵朵提起过,但是哪里会想到乌朵朵才学了多久就有这等成就了,也是动了心思:“朵朵,你是去哪里学的武功啊?我也去报名,我记得你是从前年快年尾的时候才开始学吧,竟然学的这么好,真是羡慕,我也要去学!”

    乌朵朵打量了杨乐乐一下,其实她还是挺赞成杨乐乐学武的,毕竟杨乐乐长得也不赖,要是会点功夫也不错,就算不行,至少能强身健体,不过还是先小人后君子,乌朵朵道:“你确定你真的要学?别说我没跟你说过,学这个很苦的,如果你真的想学,我就跟我师傅说说,让他找个人带你。但是你必须坚持下去,如果不怕苦,中途半途而废的话,就别找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天天都有训练的!”

    杨乐乐光顾着看乌朵朵学成功夫的风光了,却忘了每一个风光的背后有多少辛苦的付出,因此一听乌朵朵的话,杨乐乐好奇的问:“到底有多苦?我怎么从来没有听你说过?”

    乌朵朵哭笑不得,自己总不能整天抱怨苦吧,再说坚持着坚持着也就习惯了。这么下来了,还有什么苦不苦的,而且要是被自己那个毒嘴师傅知道了。准要说自己娇气了,自己可不敢做这些事的。

    乌朵朵觉得这方面还是要给杨乐乐说清楚了,打预防针的好,如果杨乐乐只是想要强身健体那好办,自己都不用跟师傅说。直接跟随便哪个师弟说,让杨乐乐进师弟带的班也就可以了,好象自从自己被师父收了以后,师父就成统领的了,带班自有师兄的弟子去,毕竟为传人的弟子的功夫应付那些强身健体的绰绰有余。让叶师弟去的话,也实在是太浪费了。但是如果要学好功夫,就要吃苦。坚持下去,那么自己就要跟师父说,让师父帮忙安排进哪个师伯带的班里。

    因此,思量片刻,乌朵朵道:“我怎么会没觉得苦。只是没有跟你们说过罢了,这样吧。我跟你说是我是怎么训练的吧!从我进叶家武馆开始,刚开始每天师父就是让我站马步,一站就是两个小时,早上要求晨跑最少一个小时,那会儿我刚开始学,站下来,那脚都麻了,如果不是有人给我带了上好的伤药,我的脚第二天就能肿的不能走路了,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乌朵朵也没骗杨乐乐,有一次晚上她就没用温泉泡身子,结果第二天那腿就肿的不行,身体超负荷了,幸亏第二天就是周末,乌朵朵上午还有休息的时间,赶紧去泡了温泉这才消下去。

    杨乐乐真是不信:“那我怎么没见你说过?”

    乌朵朵无奈道:“我怎么跟你说?你还记得那会儿我有一段时间走路特别不对劲吗?就是因为这个!”空间确实是奇,可也没有办法让乌朵朵完全一下子好了,只是在乌朵朵泡澡的时候,慢慢的改变乌朵朵的体质,让她变得更强悍一些。

    乌朵朵继续道:“这还没算完,你听我跟你说!这些,据我师父说,都是为了打开我的韧带,因为我学武太晚了,等到一两个月后,我才算正是学武。每天就是练打拳,重复的练一招,等练熟了以后,就要跟师父对打,每天的我都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不是一般的惨,尤其是刚开始那会儿,我刚刚学会,被师父打重的概率是百分之百,每天晚上当沙包,两个小时足足的,等到学会了那一招能抵挡住我师父的攻击以后,就再开始学下一招,然后又是对打就是这样,一直这样下来,到现在我还差一招没有学会!”

    乌朵朵说的杨乐乐都缩着脖子了:“有没有这么可怕呀?那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呀?天啊,不过,不对啊,我怎么没见过你脸上有伤啊?”

    乌朵朵自然知道杨乐乐不会相信,因为她是个门外汉,因此乌朵朵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记得我那时好象有用手机照过几张照片,我调给你看,你就知道了!”

    乌朵朵那时被打的满心的怨念啊,一时心动,觉得自己没打得这么惨没张照片纪念一下,至少要当励志的目标啊,因此,乌朵朵会把周末跟叶师弟对打的战绩照下来,看着自己脸上的青痕一点点的减少,不是没有成就感的。

    乌朵朵果然就调出了照片给杨乐乐看,杨乐乐从后面往前看的,那一张已经是最好的了,只是脸上有被揍过一拳的痕迹,下巴有点肿,后面的就越来越不堪入目了,等到看到最前面的那一张,杨乐乐就忍不住抱住乌朵朵:“朵朵,呜,你怎么这么可怜啊?我记得那会儿我还整天找你蹭吃蹭喝的,你也不告诉我,我好歹给你送点伤药去呀!”

    乌朵朵哭笑不得:“乐乐,你干嘛,我又没有怎么样,你看我现在不是就熬过来了吗?我不知道其他人的训练是怎么样的,但是我师父就是这样的。如果你要进去的话,也要考虑清楚了,我可以跟我师父说,就是你必须保证坚持下来才可以!”

    杨乐乐想想也对,不过这真是应了那句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但是让杨乐乐这般去受虐,杨乐乐立马就退缩了。

    而且,杨乐乐道:“那我要练多久才能达到你这种程度啊?要知道你都变成武林高手了!不过,你师父是不是故意为难你呀?怎么看着你都不像是去学武的,更像是去找虐的!”

    乌朵朵摇头道:“你别这么说,要是让我师父听见了,准要骂我了!我师父其实挺好的,就是要求严格了一些,而且我也不是什么武林高手,你有见过这样被揍的武林高手么?我师父一直都骂我很愚笨来着,我也曾经问过我师父,我是什么级别的了,结果我师父骂了我个狗血喷头,说我还没学会当徒弟,就想着当师父了!说我是菜鸟级别的来着,说人家一根手指头就把我摁倒了!我师父说我慧根不够,而且习武是长远的事,不能懈怠了!”

    乌朵朵对于这一点还真不了解叶师弟,不过也怪叶师弟那张嘴真是太毒了,知道乌朵朵的弱点在哪里就说什么,很多完全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在叶师弟的嘴里乌朵朵的功夫就是不堪入目,不堪一击,脆弱的仿佛纸糊的似的,人家一摁就能倒,一出手那就是满身的破绽啊!

    实际上,在背后,叶师弟不知道跟叶家老爷子夸过乌朵朵几次了,心里十分的满意乌朵朵的天性,更重要的是就算被自己如此的打击,也从来没有放弃习武这一职业。叶师弟最怕的就是乌朵朵学了点功夫就以为天下无敌,翘起了小尾巴,所以可劲儿的打击呢!

    杨乐乐嘴巴都合不住:“什么?就这样,你师父还嫌弃你?

    乌朵朵想了想又道:“你才知道啊,所以我真的不是高手,否则,怎么会这样!乐乐,要不这样,你先进强身健体班,那些就是要求一些基础的,就算不能学成什么功夫,也能锻炼身体。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训练的,但是我师父确实是这么对我训练的。不过,强身健体班肯定没有我师父要求这么严,听说是周一到周五是晚上训练,或者你可以挑周末,白天训练,都可以!”

    杨乐乐也觉得这个提议很好,只要不是乌朵朵这种强度的,其实自己锻炼下身体也没什么,因此道:“嗯,那我跟我爸妈说说,你帮我报上名吧!我要周末的好了,周一到周五,本来就累的不行。”

    乌朵朵点头,这时的杨乐乐手上还拿着乌朵朵的手机呢,有两个跟杨乐乐要好的同事凑过来,看杨乐乐拿着手机跟乌朵朵窃窃私语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就过来看,结果都惊讶一声:“天啊,朵朵,这是你吗?”

    乌朵朵顿时尴尬了,不过转念想到最近有不少人叫嚷着要习武,这些还是要跟他们说一下,打一下预防针,省的到时坚持不下去,找自己要说法,自己就真的里外不是人了,而且,这种中途退出的太难处理了,退钱吧,自己不满意,不退钱吧,对方不满意。

    ---

    感谢水晶之箭为本书贡献第十七张粉红,感谢candyshan为本书贡献第十八张粉红!

    感谢忻伈的两个平安符,感谢gz的平安符,感谢冒牌书迷的平安符!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0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