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五十五章部门联谊vs姜孟城吃醋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五章部门联谊vs姜孟城吃醋

    炎炎烈日的夏季,让人不由得总是多了几分烦热,虽然空调可以吹来凉凉的风,却少了分大自然的气息。

    看着外面就要烤焦了人的道路,乌朵朵骑着电动车回到店里,夏季最好卖的是各式的水果了,尤其以西瓜最是好卖,买一大颗西瓜回家,冰镇在冰箱里,等冰好了,拿起来吃,一阵清爽由内而外。

    离乌朵朵被陷害的日子,已经过去很久了,有两个月了,六月来临,让n市的气温居高不下,空间的水果开始供不应求。

    上一次的事件似乎没有给乌朵朵造成什么影响,然而,在乌朵朵的内心却更加的坚毅,甚至也会更加的果断一些,不再处处与人和善,有时,善只有被人欺负的份,我们要善,要看对谁了!

    而,姜孟城自从上一次的事情结束后,刚开始还跟乌朵朵有联系,后来却不知道为什么消失了,临走前倒是告诉乌朵朵自己要去执行任务。

    乌朵朵停好了车,走进屋子里:“爸妈,你们在吃西瓜?我也要!”说着,乌朵朵就跑过去拿了一个,冰镇的西瓜,让自己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这天气,真是太热了,热的有些让人受不了!

    越云挽拍了乌朵朵的手一下:“要吃还有,还怕没有么?先去洗手,手那么脏,怎么吃西瓜!”

    乌山河边拿了个西瓜,边走,因为空间种西瓜最快,成熟的茬也最多,一般种一个下去,就能收七八次,才算完,西瓜又是夏季最受人欢迎的水果,不但是因为多汁。更是因为吃起来很凉爽。

    乌山河搬了个椅子,到店外坐着,大口的吃着西瓜,连子都不待吐的,等吃完了,也就完了,乌家的西瓜都没皮,因为是空间出品,越云挽觉得吃了西瓜把皮扔了实在是太浪费了,所以每次都把皮削开。留着瓤吃,西瓜皮则洗洗,阉了。别说,腌出来的西瓜皮又脆又香,带着点酸酸的,早上喝粥的时候,来个一小条西瓜皮就能喝一大碗粥。

    越云挽不但自己腌。还教来买菜的老头老太太腌西瓜,只要是吃过的人都交口称赞,确实是不错,而且这样不浪费。

    乌山河吃完了,就坐在那里,不一会儿就有人买水果来了。乌山河忙招呼:“哎,姜大哥,胡大姐。又出来买菜了吗?”

    “是啊,是啊!”姜涛笑眯眯的道,如果说刚开始来到这里,是为了帮孙子追媳妇,现在姜涛已经喜欢上在这小区里的生活了。尤其是乌家精品菜更是得到他的亲莱,虾啊蟹的。除了没有各种的肉食,这里的海鲜可以说应有尽有,当然,一些比较特别的还是需要预定,但是一般只要一两天,乌家菜馆就可以给弄来,关键是口感好,味道好,跟外面卖的很不一样,对于乌家精品菜的来源,姜涛也从来不去问。

    乌朵朵听见外面有音,跑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拿着一块冰镇的西瓜,一见是这阵子经常来的姜涛,乌朵朵也笑着招呼:“姜大爷,你又来买水果啊?姜大爷,要不要来块西瓜!”

    乌朵朵对姜涛也很熟悉,刚开始姜涛搬来的时候就很热情的跟自己打招呼,也挺好说话的,买东西很大方,基本上店里只要有卖的,姜涛他们就绝不去外面买,而且总是对乌朵朵很热情,早上乌朵朵跑步的时候,更是碰见姜涛打拳,偶尔也会被姜涛邀请着,对打一下,乌朵朵不像其他人总是怕姜涛摔到碰到的,当然,下手也是有分寸的,所以姜涛对乌朵朵更加的满意,心想孙子不在,自己可要替孙子看严实些,别让孙媳妇跑了!

    姜涛好似忘了,姜孟城被调走,还不是他找的以前部下下的命令?就生怕姜孟城回来看见自己在小区里,跟自己闹。

    姜涛笑眯眯的样子,看着乌朵朵很慈祥,一点都不客气的道:“好啊,不过我不要冰镇的!人老了,受不住了!”

    乌朵朵一听姜涛要吃,忙放下手里的瓜,直接从店里搬了一个,道:“姜大爷,那我给拿个没冰镇的。”说着,利索的给切了老大的两块,一块递给姜大爷,一块递给胡琳。

    胡琳嗔怪道:“你怎么能吃白食呢,朵朵,别听你姜大爷的,我们不吃!”

    “哎呀,胡奶奶,干嘛这么客气,怎么能不吃呢,吃吧!你看,我都切好了!”乌朵朵道。

    胡琳带着笑意接过乌朵朵手里的西瓜,问道:“朵朵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啊?”

    乌朵朵笑呵呵的:“嗯,今天我师父有事,让我练两遍拳法就让我回来了!”正说着,小白汪汪的跑出来,这是吃完了西瓜,来胡琳这里卖萌来了。

    小白现在长得特别的壮,站起来都快到乌朵朵的腰部了,乌朵朵却嫌弃小白长得没有小时候可爱,可怜的小白被嫌弃了的说。

    乌朵朵见小白叛变,无奈的笑道:“胡奶奶,你是不是又带什么好东西了?我看小白现在都快不认我这个主人了!”

    姜涛也很喜欢小白,军人嘛,非常喜欢这么有灵性的狗,心想,也不知道这乌朵朵是哪里找来的,这不,小白一听乌朵朵的话,扭头就冲着乌朵朵摇尾巴吐舌头,好似再说:主人,我可没有抛弃你!

    刚开始,姜涛和胡琳见小白这么有灵性还很惊讶,现在看习惯了,反而不以为意,胡琳笑呵呵的道:“没有,就是一点小东西罢了!”

    乌朵朵无奈的摇摇头,不再说什么,说实在的,乌朵朵虽然有些想多让小白去逛逛,却根本没有时间,事情一天比一天的多,小白也就只能留在家里了。

    姜涛这时吃完了西瓜,在那里逗小白,哪知小白屁股一扭,不理他。

    胡琳吃了瓜,道:“朵朵,西瓜给我来一颗,香瓜来两斤。葡萄也来一些,还有桃子吗?”

    “有,不过就是剩下三颗了,胡奶奶,你买这么多水果拿的回去吗?要不我给你送过去吧!”乌朵朵道。

    “嗯,那就麻烦你了,朵朵!”胡琳道,然后又道:“对了,明天的话,能不能给我们送几只大闸蟹。九节虾,来两斤的鳕鱼,唔。还有要一条中华鲟,不知道你们能找到吗?”

    乌朵朵沉吟了一下,中华鲟,空间里倒是有,但是长得慢。这三四个月,没有被卖的鲢鱼都长了十几米长了,那中华鲟也就五六斤的样子,不过,空间的海鲜这会儿真是泛滥了,吃不完。卖一条倒是没有什么。

    因此乌朵朵道:“胡奶奶,中华鲟我还要问问我同学,如果有的话。就给你带来,如果没有的话,你要不要换别的?”

    “没有的话,鲈鱼也行,还有菜。明天我要……,这些就麻烦你们帮我送到家里可以吗?”胡琳道。

    乌朵朵把水果送到了胡琳家。就走了,胡琳坐在姜涛的旁边道:“老头子,你什么时候让孟城回来啊,你不是担心孙媳妇跑了?还把他调的那么远!”

    姜涛摇头晃脑的:“老婆子,你懂什么,现在年轻人就是讲究距离产生美!再说了要是孟城来了,咱们还能在这里住得这么清闲吗?整天都要被他烦死了!”

    胡琳不客气的道:“老头子,就你会找借口,孟城还没跟朵朵成为男女朋友,要是跟别人好上了,小心孟城要是知道你故意把他调开,还不怨死你!”

    姜涛摇手道:“不会的,孙媳妇不会跑的,不过,你说的没错,这名分未定确实是个问题,要不咱们还是先把孟城调回来,定了名分再让他出去?”

    胡琳无语了,跟了姜涛大半辈子,有时对于姜涛的无赖还是不会适应,主要是这脸皮太厚了一点,人吧,太为老不尊了一点。

    胡琳道:“那随你,老头子,我要睡了,明天我嫂子跟我大哥要过来了,明天可有的累了,对了,他们的套房准备好了没有?”

    “好了,放心吧,这个小区还有七八座套房我都给买了下来,一家一百五十万,转手我卖两百万,稳赚!”姜涛道。

    胡琳:我问的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老头子啊!还有,你是个军人,不是流氓,不是商人,要不要这么奸诈啊!胡琳没好气的道:“你要是做的出来,就卖给我哥他们吧!不过,你怎么买了那么多套房子?我说前段时间你干什么要用那么多钱呢,感情都是买这边的房子啊,你就不怕砸手里了?”

    姜涛笑着道:“不怕不怕,你不知道了吧,毛老头,高老头,南宫,胡老头就是你哥,钱老头,他们都要来,而且一人一套房子,你说我还卖不出去吗?”

    “什么?他们要来,我怎么不知道?”胡琳诧异的道!

    姜涛笑眯眯的:“你当然不知道了,这不是他们刚刚起了心思的嘛!过两天,他们也就都到了!”

    “他们怎么会想要来这里?”胡琳还是想不通,随即看到姜涛的笑,肯定的问道:“你又耍了什么花招了?”胡琳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嫁了这么一个老公,会算计,什么都不用自己烦恼,他都会帮自己办的好好的,就这么幸幸福福,简简单单的过了一辈子;然而,最悲哀的呢,也是嫁了一个这么的老公,随便的挖个坑就能有人跳进去。

    胡琳都不禁庆幸,幸亏老头子从来都不算计自己,否则,自己被他卖了,还要给他数钱呢!

    姜涛不满意的道:“老伴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这种事情可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就是跟他们说说这里环境优美,夏天的时候还能听到蝉鸣,傍晚蛙叫,还有一家菜非常好的菜店没有了!哦,我还跟他们说,来了这里修养身心,我身体变得硬朗多了!我说的都是实话,难道你敢说不是吗?”

    胡琳再次无语:“是,怎么会不是呢!”胡琳要是相信姜涛没有夸大,才有鬼,有一分他还能说出三分的主!

    不过,胡琳也觉得在这里颐养天年不错,环境优美,有山有水。早上一堆老头老太太的还组织锻炼,在这里,胡琳和姜涛有种找到伴儿的感觉,再加上有乌朵朵的那家菜店,非常好吃的各色的菜,原来自己从来不吃芹菜的,但是自从尝了那店里的芹菜后,就喜欢吃了。

    第二天早上,乌朵朵跟乌振飞出了车就回来了,把东西往店里搬。已经有老人起来锻炼了,很快把东西摆好,乌朵朵和乌振飞也去锻炼了。

    乌振飞和乌朵朵跑步的时候就碰见姜涛在那里打拳。乌振飞和乌朵朵就就在这边练习对打,姜涛看的心痒痒的:“丫头,来跟姜爷爷练练!”

    乌朵朵其实很能明白姜涛的心情,就好像你一直习惯做一件事情,突然很久没做了以后。看见别人做,心里的瘾也被勾起来了。

    因此乌朵朵耐心的跟姜涛对打,别说,别看姜涛八十岁了,这身子硬朗的就是五十岁的老人都比不上。

    锻炼完,乌朵朵还去冲了个澡。换了一身白色莲花的连衣裙,远远的看去,就好像一朵洁白的莲花。还有那头乌黑的长发,无一不显示乌朵朵是个淑女。

    看着乌朵朵换的这一身,乌振飞还有些惊讶:“妹妹,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

    “呵呵,没有啦。就是最近买的裙子,看着都没什么机会穿。今天就穿上了!”乌朵朵抿嘴一笑,有些腼腆,其实很不好意思,可是,杨乐乐非要求自己穿身裙子,说是今天公司有活动,乌朵朵看来看去也就这件比较合适。

    等乌朵朵到了公司,又是引起一番的赞叹声,乌朵朵在众人的赞叹声中,非常的不好意思,杨乐乐看着乌朵朵的这身打扮也很满意,道:“就是嘛,女孩子,穿的漂亮一点,你平常都穿的那么朴素,难怪某人一去那么久不回来!今天听我的,一切行动听指挥,听到没有?”

    杨乐乐口里的某人自然是姜孟城,最近姜孟城一点消息都没有,杨乐乐跟乌朵朵的关系这么好,自然是听乌朵朵说过一两句。

    杨乐乐对自己的感情迟钝,但是经过她看过很多的小说来看,当个爱情狗头军师还是可以的。觉得乌朵朵会面对这种情况就是太宠着姜孟城了,就是没人刺激他,让他觉得乌朵朵可有可无,可以随传随到的。

    杨乐乐对姜孟城很不满意,首先,第一竟然没有跟乌朵朵表白,没有跟乌朵朵确定关系,那乌朵朵凭什么要等你呀?第二,竟然突然消失不见了,虽然有留口信,但是,杨乐乐觉得不能放纵下去。

    乌朵朵原本也是觉得自己跟姜孟城这般暧昧,说有关系吧,人家又没有开口,自己总不能主动吧!说没关系吧,就是乌朵朵也不信,但是被人这么掉着,任是谁都会有些意见的吧?!

    因此,乌朵朵对杨乐乐的建议很听得进去,这不,今天特意穿着一身漂亮的裙子参加部门联谊。

    下班后,杨乐乐给乌朵朵化妆,虽然乌朵朵是天生丽质,但是淡淡的妆容是对别人的一中尊敬。

    等乌朵朵和公司一干未婚少女浩浩荡荡的开往某酒店,到了那里乌朵朵才发现,联谊的对象竟然是乌振飞及其他的部门。

    乌朵朵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么巧,顿时有些尴尬,乌振飞也扶额,人生中的第一次联谊就这样被发现了啊!

    乌朵朵正尴尬着呢,杨乐乐也看出问题来了,跟乌朵朵说了一声装做不认识,就跟卓金佐走了,卓金佐实在是不放心让杨乐乐一个人来,一看就知道这个地方是虎狼一样的地方,自己不看着点,媳妇被人叼跑了怎么办!

    乌朵朵吃着点心,一见乌振飞比自己还尴尬,不由得有些偷笑。冲着乌振飞自我介绍:“你好,我叫乌朵朵!”尴尬去了,就剩下顽皮的童心,这不,装不认识嘛!

    乌振飞正不知道说什么呢,边上一同事惊奇的道:“哇,你叫乌朵朵?你也姓乌?不是吧?你俩好有缘啊!”

    乌振飞听了很无语,在心里腹诽道:何止有缘啊,我俩是亲兄妹好不好,同一个姓很正常,姓别要是不同,那才叫不正常好不好!

    见了乌振飞,乌朵朵倒是放心了不少。干脆就坐在那里吃着点心,喝着饮料,还挺自在的,乌振飞呢,一见乌朵朵坐在那里,已经有六七个同事上去跟妹妹打招呼了,哪里还会看什么美女啊,坐在乌朵朵的身边老实的不能再老实了,还要替妹妹打发那些狂蜂浪蝶!

    每一个来这里的男同事还羡慕乌振飞的好运气呢,这时。苏友仁走了过来,自从上一次的事件后,苏友仁虽然跟着乌朵朵还是别别扭扭的。面对乌朵朵每次的笑脸迎人,也没有再恶言相向了。

    俩人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苏友仁一来,首先看上的就是乌振飞,其实。不光是苏友仁还有不少其他的女孩看上了,只是大家一看乌振飞坐在了乌朵朵的边上,都没有了勇气上前。

    倒是苏友仁知道点乌朵朵的内幕,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乌振飞竟然长得跟乌朵朵很像,俩人又同时姓乌。于是,苏友仁就过来邀请乌振飞跳舞了。

    乌振飞一抬头,不是个美女就没有什么兴趣。更何况现在有新的任务,但是乌朵朵却道:“哥哥,你去跟友仁跳会儿吧,我在这里没事,他们又不能吃了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有功夫的!”

    乌振飞一想也是,给了乌朵朵一个面子。拉了苏友仁去跳舞,乌振飞以前在大学可是个活跃份子,舞技很好,没有想到苏友仁的舞技竟然比自己还高,一下子就跳出了兴趣来。

    俩人就这么一直跳到了结束,乌朵朵这时已经把所有的男人拒绝了一个遍,眼看着误会都快结束了,忽然一个男人走了过来,有些怯怯的模样,看着就知道是突然鼓足了勇气,声音有点小,眼睛都不敢看乌朵朵,低低的道:“你好,我,我能请你跳舞吗?”

    这样的男人,让本来要拒绝的乌朵朵一下子就想起了以前自己刚刚进入公司的时候,也是这么怯怯的模样,那是对周围陌生环境的不安,内心忐忑,乌朵朵心软的道:“好啊,不过我不怎么会跳。你不要嫌弃!”

    这个男人叫李晓宇,眼睛一亮,自信了不少的说道:“不会不会,我也不会跳!”

    李晓宇还真不是开玩笑,说是不会跳还真是不会跳,相反乌朵朵还懂得一点,站在舞场上的李晓宇脸都红了,轻轻的道:“对不起,我是真的不会跳!”

    乌朵朵顿时噗哧一笑:“哈哈,我还以为你说笑的呢,看来我都比你会一点,我们慢慢来吧,放心我不嫌弃你!”

    乌朵朵开始给李晓宇讲解跳舞的一些要领,周围的人见李晓宇获得美人的亲徕眼都红了。

    这时,忽然变了舞曲,不少的舞者就在那里慢慢摇,然后,俩人就像是竹竿似的在哪里也跟着摇,乌朵朵边摇边笑:“这个总算是我会的了!”

    这李晓宇很实诚的道:“这个,貌似没人不会吧?连小孩子都会!”

    乌朵朵没有想到李晓宇竟然这么实诚,顿时笑差了气,道:“哎哟,你要不要这么诚实啊,这个时候应该说我们很厉害,一学就会!”

    乌朵朵在这里笑得花枝乱颤,再次经过发育的胸部已经有b罩杯,有向c罩杯发育的趋势。

    看得李晓宇满脸通红的,根本就没有听见乌朵朵在说什么,眼睛左看右看就是不肯看乌朵朵。

    乌朵朵也没有觉得有问题,不过,好在不笑了,跟众人摇了一会儿后不再摇了,觉得其实挺没趣的,因此乌朵朵问道:“你要不要下去?我不摇了,挺没劲的,好似竹竿似的。”那可不,您这腰杆儿可硬了,能不像竹竿么!

    李晓宇也道:“我也不摇了!”其实李晓宇比乌朵朵有天分多了,乌朵朵是学了以后还给老师了,接着又是练武,那腰杆彻底被练硬了!

    李晓宇跟着乌朵朵下了舞池,乌朵朵训练习惯了,一点都没出汗,倒是李晓宇出了不少的汗,乌朵朵好笑的拿了块纸巾给李晓宇擦,见李晓宇接过以后,乌朵朵道:“虽然在上班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一下身体锻炼!”

    李晓宇脸红一方面是刚才确实是运动了,另一方面是乌朵朵啊,又听见乌朵朵委婉的劝自己锻炼,李晓宇想了想,最终才下定决心的道:“那个。乌朵朵,我想说,以后你不要像刚才那么笑了!容易引人犯罪!”这对李晓宇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乌朵朵看见这个李晓宇就想起自己刚刚出校门的时候也是这么怯生生的样子,触中了她心里的那块柔软,让她不舍得拒绝,乌朵朵觉得刚出校门的孩子都是很单纯,很胆小的,正是需要鼓励的时候,所以乌朵朵就没有回绝。

    可是,见李晓宇这样。乌朵朵就想问李晓宇,他妈不会是把他当成女孩子养吧?其实,哪里有乌朵朵想的那么严重。李晓宇就是有些太害羞,尤其是面对女生,容易紧张。

    听到李晓宇的话,乌朵朵眉毛一挑,莫名其妙的。道:“我笑有什么不对吗?怎么引人犯罪了!?”

    说完,乌朵朵觉得可能咱们的想法跟男生不同,乌朵朵不再纠结于这个,换了个话题:“你是不是小时候就是这么容易,嗯,羞涩?”这个词简直就是为李晓宇设的。

    李晓宇的脸更红了。说话更是紧张,结结巴巴的道:“没,没有!我。我就是,对着,对着女孩子容易,紧,紧张!谁。谁让你,你这么。漂亮,我,我就,更,更,更紧张了!”

    乌朵朵觉得有意思,如果真是这样,还挺有意思的,毕竟李晓宇说紧张真的有可能,可是在紧张的时候,还不忘说些漂亮话,至少乌朵朵听的心里都舒坦。想到自己刚才的话,有可能伤害到这小家伙了,好象一只小白兔啊,胆子这么小!

    乌朵朵又笑了,逗弄道:“哦?是吗,那我刚才说错了,来,我给你赔罪啊!”

    李晓宇的脸已经要烧起来了,急急忙忙的摆手:“没,没有!”

    乌朵朵却不知道,一双喷火的眼睛看着这一幕,一个一脸憔悴带着些疲惫的男人在对面正往这边大步走来,心里想要把对面的那个人爆揍一顿,再把乌朵朵拖走狠狠的蹂躏一番,这个,这个女人,真是不省心,自己才离开没多久,竟然,竟然在这边勾三搭四的,看着乌朵朵对别人笑得那么欢快,姜孟城嫉妒的要死,大步走过去,一定要把这个小女人拖走,关起来,真是太让人不放心了。

    这一刻,姜孟城把多日来的思念,多日来的担心全部化了怒火,冲向那个一脸灿烂笑容的乌朵朵。

    姜孟城原来突然被派到s省去执行任务,刚开始,姜孟城还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等到任务执行完了以后,竟然又派到h省继续执行任务,姜孟城就意识到有些不对劲,平常能让自己出动的都是些大任务,但是这两次的任务怎么有些小呢,诚然,这些任务看着不小,又被上司吹的天花乱坠的,说什么这两次的任务都很大,一不小心就会怎样怎样的,但是,事实就是任务都很小,很轻易的就能完成了,在姜孟城甚至有些鸡毛蒜皮的感觉。

    一发现不对,姜孟城就去让人去查了,果然,心里不详的预感得到证实:爷爷奶奶去了n市,自己说呢!

    姜孟城担心家里人看不上乌朵朵,会为难乌朵朵,甚至,姜孟城都想好了,以后先摆平了家里,再带乌朵朵去见家长,哪里想到家里人竟然就突然行动了。

    因此,姜孟城不顾上司的挽留,调用了自己的一些关系,隐瞒过去,紧赶慢赶的回到n市,哪里想到一回到n市,就接到负责暗地里照看乌朵朵安全的两个保镖说,乌朵朵跟同事去了一家酒店,然后,一来,一问,等上了楼,找了一圈才发现乌朵朵竟然在舞池里跟着一个男人跳舞,虽然乌朵朵的硬腰杆挺好笑的,但是,姜孟城可一点没有想笑的感觉,只觉得很生气,很嫉妒,尤其是乌朵朵竟然还对着那个男人笑得花枝乱颤,胸部波涛汹涌的跟着一晃一晃的,当即,姜孟城就要冲过去了。

    这时,乌朵朵已经跟着对方下了舞池了,这下就更明显了,姜孟城在心里又是嫉妒又是鄙视李晓宇,心想:这个臭男人竟然无耻的利用我家朵朵的善心,扮什么纯良,扮什么娇羞,靠,胆子小的跟兔子似的。好意思勾搭我的女人?看我不把你揍的跟猪头!

    姜孟城气势汹汹,这边,乌朵朵眉头微触,感觉到一股灼热的视线,心想:是谁这么无理?

    微微侧头看过去,一愣,随即又一脸的欣喜,乌朵朵忽略了姜孟城的怒火,见姜孟城回来了,顿时开心的道:“你怎么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这回的笑容比之刚才更是灿烂如花。

    姜孟城心里的怒火稍微熄了一点。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背着自己参加这种联谊活动,就怒火滔天。大跨步上前,本来想拉着乌朵朵就走的,后来一想,姜孟城缓了缓心里的怒火。

    上前貌似平静的道:“我回来了!”然后呢,手好似不经意的一手环着乌朵朵的腰。一手拉着乌朵朵的手,经过李晓宇的时候,还装做不经意的撞到了李晓宇一下,把李晓宇撞得一个踉跄。

    李晓宇错愕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乌朵朵虽然有些不习惯,而且大庭广众之下。这么亲密,真的不是乌朵朵的风格。

    因此,乌朵朵挣扎了一下。但是感觉到姜孟城手上的力度,虽然不会伤到自己,但是绝对的很用力,乌朵朵想到姜孟城的疲倦,多日的不见。心想:算了,这么久没见了。

    乌朵朵坐下后。看着姜孟城一脸的倦容,心疼的道:“你这是从哪里回来的?怎么来了这里?还是赶紧回家,你先回去洗洗,好好休息一下!”

    姜孟城固执的道:“不要,难道要我走了,你留在这里?”乌朵朵刚才光顾着心疼姜孟城的疲倦了,现在才注意到姜孟城好似有些不高兴,又一想,人疲倦的时候,总是容易生气。

    因此,乌朵朵好脾气的笑着:“我当然是跟你一起回去了,你这么回去我不放心,你吃晚饭了没有?”

    姜孟城就那么看着乌朵朵,然后扭头,落寞的道:“哪里顾得上吃,我去执行任务的时候,每天都想你,一回来就想着能快点见到你,一下飞机就赶过来了,哪里想到你在这里吃香喝辣外带调戏男人!”心想:谁看谁愧疚,谁看谁心软!

    说得乌朵朵心怀愧疚,又是心疼道:“唉,你怎么还没吃饭?咱们赶紧回去,我给你做饭去!”乌朵朵还真是有些心虚,那个,可不就是背着姜孟城出来玩儿么?咳,赶紧转移话题。

    拉着姜孟城,乌朵朵问清姜孟城是直接打车过来的,就让姜孟城坐在自己车后,载着他回小区。

    姜孟城虽然在后面窝着不舒服,这车跟小绵羊似的,人高马大的姜孟城坐在后面都要缩起来才能不着地。但是姜孟城心里却是很爽的,搂着乌朵朵,心想:总算骗回来了,不过,要算帐也要等到回家再说!

    乌朵朵拉着姜孟城到楼下,进了屋子,刚想让姜孟城去睡会儿,自己先做饭,一会儿再叫他起来吃。

    哪知,忽然一个黑头压顶,大门一关,姜孟城就再也忍不住了,大手紧紧的勾住乌朵朵,头低下,准确的含住了乌朵朵的唇,热烈的气息扑面而来。

    乌朵朵没一会儿就被吻的腿软脚软的,姜孟城喘息着,抱着乌朵朵,额头紧贴乌朵朵的额头,乌朵朵软软的道:“你,你干嘛,干嘛突然这样!我,我的初吻都没了!”乌朵朵觉得奇怪的是,为什么姜孟城吻自己,自己一点都生不出反抗的情绪呢,而且竟然觉得有些熟悉!

    乌朵朵自然不知道,她觉得熟悉就是因为曾经被姜孟城在偷香过两次。

    姜孟城喘息着,道:“朵朵,你不觉得该给我一个交待?我才出去没有多久,你就背着我去联谊?你跟那个男人笑得可真开心?笑得那么美,不会是看上他了吧?”姜孟城一想到这个,又是忍不住,低头继续惩罚乌朵朵,心里闪过一丝念头:初吻?你的初吻早就没了!

    乌朵朵没力气的依靠在姜孟城的大手上,浑身汗津津的,吻的脸色发红,都快喘不上气了,两手抵着姜孟城,浑身无力,嘴只来得及呜呜两声,就又被姜孟城吞咽下去。

    半个小时后,姜孟城坐在沙发上,把乌朵朵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肚子里的火气全消,心情愉悦的看着乌朵朵那红润异常,微肿的红唇,好心情的道:“好了,刚才你想说什么,可以接着说了!”

    ---

    三章合一,大家看得过瘾不?

    感谢angellily100为本书贡献第二十八张粉红,感谢张小姐为本书贡献第二十九张粉红,感谢準備好了??为本书贡献第三十张粉红,感谢青青苹果乡为本书贡献第三十一张粉红,感谢一仙难求为本书贡献第三十二张粉红,!

    感谢準備好了??的五块蛋糕,感谢su的蛋糕,感谢寧魂的平安符,感谢*懒*的平安符,感谢忻伈的两块平安符,感谢沉溺书中的香囊,感谢taindiwy的平安符及蛋糕!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