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五十六章小白抓贼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六章小白抓贼

    乌朵朵扭了扭,挣扎着要站起来,另坐一边,却发现姜孟城的手纹丝不动,只能放弃。“我想说!”乌朵朵接过话茬,忽然就很囧的发现,自己想说的话全忘了,好似随着刚才的吻被吃掉了!-_-|||

    姜孟城嗯了一声:“你接着说,我听着!”

    乌朵朵恼羞成怒:“还不是你,你肚子不饿啦?一来就,就这样!”

    “朵朵,你是想不起来了吧,要不,先去做饭?我肚子饿死啦!”姜孟城笑道。

    乌朵朵哼了一声:“饿死你得了,有本事风花雪月的,我还以为你不需要吃五谷杂粮呢!”说是这么说,还是走出去给姜孟城做饭了,一到冰箱才想起姜孟城已经两个月没在了,自己也没有来过,冰箱里可是一点菜都没有的。

    乌朵朵也有招,窥觑了姜孟城一眼,看他完全没有要过来的意思,双手伸进空间就拿出一堆菜出来,把冰箱摆满了。

    然后就开始叮叮当当的准备洗菜,忽然乌朵朵伸头问姜孟城:“姜大哥,你想吃饭,还是吃面?”

    “吃面吧,面汤!”姜孟城摸着下巴,姜大哥?这称呼听着很不爽,生疏啊!还是要换个称呼才好。

    乌朵朵的速度还是很快的,不一会儿就做好了面汤,临时间,乌朵朵也做不出什么好料,好在空间的东西多,乌朵朵还从空间拿了些花蛤,海虾,加了一大块姜,这么一做,看起来还是很丰盛的。

    姜孟城吃着心爱的女人做的面,胡噜胡噜的吃的很香,让乌朵朵都禁不住嘴馋的盛了一碗。果然味道不错。

    酒足饭饱,等乌朵朵洗了碗筷出来,姜孟城拍拍自己的边上道:“朵朵,坐过来!”

    乌朵朵摇头:“不要!你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对了,刚才我想说什么,我想起来了,你怎么可以无缘无故那个,那个我呢!我的初吻都没了!”

    姜孟城的怒火即使已经消了,但是一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想要嫉妒。道:“什么这个那个的!朵朵,你过来,我问你点事儿!”

    乌朵朵感觉姜孟城好似在说正事。就坐了过去,还是忍不住委屈的道:“我是你什么人?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随便的女人吗?让你想要干嘛就干嘛?你让别人怎么看我?”什么话都没说,就这么对自己,乌朵朵能不委屈么?本来为着这事。乌朵朵就去联谊了,不过目前来看,好似是刺激过度了!

    姜孟城一见乌朵朵眼眶都红了,刚才想要的质问也问不出口了,哄道:“我怎么会当你是随便的女人么?我刚才是气急了,我执行任务的时候。都忍不住想你,担心你!可是,我这急着回来就见你跟别的男人在那里笑。我能不生气么?我嫉妒死了,以后你不能随便对别人笑,要笑只能对我笑!”

    乌朵朵更是委屈:“你凭什么这么要求我?我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我去参加联谊怎么了?我年纪也大了,想找个男朋友。难道不可以吗?再说,我对别人笑怎么了?你没有权利管我!”

    姜孟城一听。怒火冲天,整个醋坛子又给打翻了,也顾不上乌朵朵的委屈,质问道:“什么?你看上谁了?还想找个男朋友,你是我的女朋友,找什么男朋友?我怎么没有权利管你?你看上谁了?你说,是不是刚才你对着笑的那个装兔子的猥琐男?一看那就不是个好东西,你还对他笑得那么起劲!还让我不要管你!我,我!”姜孟城忍不住拉过乌朵朵,又开始惩罚。-_-|||

    乌朵朵也来了气,使劲挣扎:“你干什么!谁是你女朋友,我答应了么?你说了么?你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不知道?”

    乌朵朵扭起来,就是姜孟城也没辙,姜孟城道:“我怎么没说!我之前……”姜孟城仔细想了想,好似还真是没说,可是这种事情用说么?当时乌朵朵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抱了自己,自己还想着说已经名正言顺了呢,感情在乌朵朵的心里还没认可啊!

    其实这事有些怨姜孟城,也有些怨不上,姜孟城之前交了那么多的女伴,基本上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种,一个眼大家心领会,然后俩人就能很快的勾搭上了,也习惯了这种模式,现在对乌朵朵也是习惯性的,所以从这点上说,还真是怨不得姜孟城,姜孟城只是以为俩人已经意会到了。

    哪里知道原来在乌朵朵的心里,说出口的才算!可是姜孟城也不想想,这跟他那些女伴能一样吗?姜孟城不说出来,难道就让乌朵朵这么靠着一个眼靠过去,这也太不是正经女孩干的事了吧?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谁让姜孟城之前那么不检点,才会形成这种思维模式的?要是说起之前的事,姜孟城真是罄竹难书!

    姜孟城现在也意识到可能是自己的观念有问题了,毕竟乌朵朵跟之前的女伴完全不一样,姜孟城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怨不得乌朵朵这么不甘愿。

    这回,乌朵朵不但把话说出来了,而且心虚也变得辣气壮了,底气十足的道:“你说了,你说了什么?你自己想想?”

    这可不行,原来在乌朵朵的眼里非法,所以这就要找个名正言顺的,姜孟城词穷了一会儿,见乌朵朵这副模样,好不容易脑子灵光了一次,深情款款的道:“那我现在说,朵朵,做我女朋友吧!”

    乌朵朵心里却一点都不得劲儿,觉得这个女朋友是自己威胁来的,感觉对方好似很不情愿似的,因此乌朵朵道:“不要,你说得这么勉强,我也不是没人要的,不用你这么勉强!”

    乌朵朵一说不是没人要的,姜孟城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幕让自己嫉妒的要死的画面了,顿时忍不住了,又偷袭了,这回乌朵朵没有防备被偷袭的正着。

    其实。姜孟城也琢磨出点乌朵朵的心思来了,不就是觉得好象她说了以后,自己才说的么!因此,姜孟城这回倒不是单纯的惩罚,而是~~有诡计啊!

    被吻的晕头转向之际,姜孟城又深情款款的道:“朵朵,做我女朋友吧,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我之前以为已经跟你确定心意了,对不起。是我的疏忽了!”

    果然,晕头转向的时候,乌朵朵的名为狼的脑细胞都没有了。晕晕乎乎的:“嗯,我也喜欢你!”说完,乌朵朵忽然清醒了,脸色红爆了,羞恼的。一方面又埋怨姜孟城:“你耍诈!”

    姜孟城搂着乌朵朵却温柔的道:“朵朵,难道我的表白不对吗?我只是不习惯说这些,甜言蜜语我说不出来,还是你嫌弃这样的我?”得了乌朵朵的表白,虽然是被自己炸出来的,但也是表白不是。所以姜孟城的心情很happy!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乌朵朵面对姜孟城这么温柔,忽然的心也跟着柔软了。道:“嗯,我不嫌弃你!”

    单纯的乌朵朵哪里斗得过奸诈的姜孟城啊,没见到姜孟城在背后比了个v字吗,就很说明问题。

    姜孟城道:“朵朵,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以后不能去参加联谊了。也不能像今天那样冲着别人笑了,我会嫉妒的!”

    乌朵朵皱眉:“参加联谊是我不对,可是,我们做这个的,哪里都要笑脸迎人,你的要求好过分,再说了,难道以后你也不要对别人笑吗?我怎么记得你以前对着那些女伴笑得比我还过分,而且,对了,你没有淋病吧?”乌朵朵说到女伴,就想起之前这家伙是种马来着了,而且,乌朵朵也知道女伴嘛,怎么也要过夜的吧,想想这家伙这么滥交,不会有性病吧?

    姜孟城顿时哑口无言,道:“你都想些什么呢?”

    偏偏乌朵朵还振振有词的:“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还是赶紧去看看吧,要是有问题,咱俩也就掰了,你以前交了那么多的女伴?一个个长的如花似玉的,我看你都沉浸其中了!”说到后面,乌朵朵也开始泛酸了。

    姜孟城能说什么?那些都是过去了,早知今日,姜孟城打死也不会来这边还乱勾搭,虽然有时也是别的女孩子勾搭上来的。

    姜孟城后悔死了,现在被乌朵朵拿出来翻旧账,姜孟城举起手保证:“好朵朵,我那时不是还没遇上你么?早知道有你,我怎么会这么做呢?好吧,好吧,我去检查检查!”姜孟城很想反抗的说,但是无奈自己理亏啊,所以只能同意了,而且让乌朵朵这么一说,姜孟城自己也担心起来,不会有问题吧?

    乌朵朵倒是又想起了另外的一个问题:“说,老实交代,你现在还有没有跟那些女伴交往?有没有跟那些女伴联系?有没有交新的女伴?”

    姜孟城冤枉死了,坦白交待:“没有了,没有了!就去年你撞见的那一次之后就没有了!”也就是说整整一年都没有交过了,其实,当时被乌朵朵撞见,姜孟城心里多少有些不自在,那之前好久也没有交过女伴了,结果还被乌朵朵撞见了,姜孟城都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反正就是心虚了,之后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没有再交过女伴了。

    乌朵朵还是酸酸的,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姜孟城这会儿也发现话题歪楼了,忙回到正题道:“朵朵,我以后保证不对别的女人笑,只要有女人,我就是一脸严肃的表情,这样!”说着,姜孟城摆出一副棺材脸。

    逗得乌朵朵一笑,轻拍了姜孟城一下:“真的假的?”不是乌朵朵怀疑,实在是这家伙前科太多了啊!

    姜孟城道:“当然是真的啦,比真金还真!”然后又陪着笑道:“那朵朵,以后你是不是也不能对着别的男人笑?”

    乌朵朵觉得姜孟城现在还算自觉,也就同意了,道:“嗯,除了工时间跟那些客户和同事,我礼节性的笑,其他时候我都不笑,可以了吧?!我说姜大哥。你是不是吃醋了呀?”

    姜孟城瞬间脸红了,看得乌朵朵啧啧称奇,忍不住调戏了姜孟城一下,哪里知道男人是经不得调戏的,这不,调出了问题,乌朵朵又被蹂躏了一番,嘴唇都发麻了。

    乌朵朵感觉自己嘴唇是不是破了啊?但是脸红红的,心里甜滋滋的。

    姜孟城道:“以后再叫我姜大哥,就不单单是这样了!”姜孟城暗哑着嗓子。要不是怕乌朵朵吓到,姜孟城都想把乌朵朵就地正法了,不过。姜孟城也知道,乌朵朵不同于那些女人,是值得自己珍视,是自己想要过一辈子的人,不能遭到这样的对待。

    乌朵朵红着脸:“不叫姜大哥。叫什么?”

    姜孟城觉得应该有个独一无二的称呼,道:“反正不能叫姜大哥,也不能叫孟城,嗯,我想想啊,要有个独一无二的称呼。你要不就叫我单字,城或者叫我阿孟,或者阿城!”

    乌朵朵“啊”了一声。以前看小说的时候也只见过女主强硬的给男主起个独一无二的称呼,也没听说有这样霸道的要求自己要唤个独一无二的称呼的啊,这让乌朵朵有些呆愣,心里却是甜的不行。

    这还没完,姜孟城又接着说道:“嗯。以后我就不叫你朵朵了,也要一个独一无二的称呼。我就叫你阿朵吧,你不许让别人叫这个称呼,只能我叫哦!”姜孟城捧着乌朵朵的脸,喜滋滋的道。

    乌朵朵本想口是心非的来一句哪有这么霸道的人,见了姜孟城这么开心的模样,乌朵朵还是嗯了一声,毕竟有这么一个愿意表示对自己独一无二的男朋友,也是一种幸福呢!

    乌朵朵看姜孟城还是一脸的疲倦,道:“你去睡觉吧,我走了!”

    姜孟城摇头:“你再坐一会儿吧,一会儿我送你走!”

    “那可不行,现在都几点了,我真的走了,你也去睡吧!”乌朵朵道,哄孩子似的又道:“要不我该心疼了!”

    姜孟城一听,心里就跟喝了蜜似的,美的没边儿了:“那我先送你回去,再回来睡吧,要不我不放心!”

    乌朵朵同意了,觉得杨乐乐说的对,果然男人是不能惯的。

    等到了店外,乌朵朵就推着姜孟城让他回去,姜孟城道:“急什么,我还没正式拜访过伯父伯母呢!”

    乌朵朵一听就知道姜孟城说的什么了,顿时头大,乌朵朵还真没暂时跟家里人说的意思,哄道:“你别吓坏了我爸妈,等我跟我爸妈说了以后,你再去拜访怎么样?”

    姜孟城一听,很不满:“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只是看你爸妈一眼就会被吓到?”

    “不是,不是!我是说,你总要让我爸妈有个心里准备吧,等以后再说啦,乖啊,么?”乌朵朵主动踮起脚尖,亲了姜孟城嘴一下,很快。

    姜孟城一听,反正今天进去没戏,有好处不要是傻子,因此,哪里那么容易放过乌朵朵,更何况乌朵朵难得主动一次,又把乌朵朵弄得满脸通红才放过他。

    姜孟城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儿的,有种自己是乌朵朵地下情人的感觉,搞了半天,乌朵朵还嫌弃自己来着!

    最后,姜孟城也只能依言,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回头的时候依依不舍不说,心里也是盼着乌朵朵改变主意,别让自己当老什子的地下情人。

    可惜,乌朵朵很无情,一见姜孟城走了,一步不回头的进了店里,乌朵朵回来的有些晚了,越云挽跟乌山河已经准备要睡觉了,正等着乌朵朵回来,到空间里劳呢。

    乌朵朵这才回来,越云挽很惊讶的问道:“朵朵,你的嘴怎么了?怎么感觉有些肿?”

    乌朵朵立刻就想起之前自己跟姜孟城那啥留下的罪证,心想:怪不得自己觉得麻麻的,还有些发痛,感情嘴唇都肿了,更可气的是姜孟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也不提醒一下,让乌朵朵顿时后悔当时就不应该答应的那么爽快。

    现在却不是细想这一些的时候,见父母都看着自己,乌朵朵立刻就找了个理由,道:“嗨,没有啦,今天我们公司跟别的公司联谊,结果对方点了不少的辣菜。这不,辣死我了!别说了,爸妈,你们先去睡吧,空间的事我去忙活就行了,你们也知道在空间,我做事比你们事半功倍。”

    越云挽也是困的不行了,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打着哈欠:“那好,我们这就去睡吧!老头子。走吧!”

    乌山河道:“朵朵,那你一会儿给你哥哥留个门,今晚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乌朵朵奇道:“我哥这么晚还没回来?哦。我知道了,我会给我哥留门的,再说了,爸妈,你们不放心我。还不放心小白吗?”说着,乌朵朵拍了拍自己一回来就跑到自己身边的小白。

    小白敖娇的翘起了尾巴,可劲儿的摇:那是,也不看我是谁!

    显然,乌朵朵的赞赏很得小白的心,乌朵朵先把房门关上。就进空间忙活了,有了精力的帮助,加上空间是奉乌朵朵为主。乌朵朵现在又把精力运用的很成熟,两三分钟,下面就有一堆的果子,乌朵朵就在下面,两手抱着箱子。只等着果子落进箱子里,就可以了。以五分钟一棵树的速度解决了十来个水果箱。然后再把两个渔网拉下,把要的鱼分别赶进两个渔网里,再分别放在海水里和河水里,这样能保证鱼不死,还是跟平常一样,只是限制了鱼们的行动而已。

    再用精力把菜地的菜都割了,一些需要拔的,乌朵朵懒得用精力,就亲自动手,等弄完这一切,也就过了一个小时。

    乌朵朵出了空间,发现自己的哥哥还没有回来,顿时有些奇怪,打了电话过去,刚开始还有通,后面就直接被按掉了,再到后面打,对方直接关机。

    乌朵朵也没有多想,本来还有些担心的,后来转念一想,现在哥哥的功夫大有进益,寻常人等根本就进不了哥哥的身,倒是无需担心。

    乌朵朵就去睡了,睡梦中正是香甜的时候,忽然好似听见一阵哀嚎声跟狗吠的声音,不过,不一会儿,声音就消失了,乌朵朵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做梦呢,就又睡过去了。

    却没有看见店里一只白色的大狗闪亮的双眼,呲着即使是在黑暗中还是能看出白白的牙齿,垂涎的口水已经滴了下去,底下一个蒙着脸的人在那里瑟瑟的发抖。

    原来,刚才小白在店里睡得好好的,忽然就闻到了一股不属于熟人的味道,显然是个陌生人,小白睁开眼睛就看到店里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却是乌朵朵为了给乌振飞留门,没有锁上。

    结果,也是碰巧,就遇上了贼人,那贼蒙着脸,轻手轻脚的走近店里,直到这时,小白也是悄无声息的一扑而上,体型不小的小白一下子就把没有防备的贼人扑在地。

    不仅如此,小白还咬伤了对方,贼人一声哀嚎也是由此而来,接着,小白想起主人一家还在睡觉,可千万不能吵醒,跟着狗吠了两声,意思是别叫了,可是贼人哪里听得懂,又不是乌朵朵,跟小白还能有两分默契,即使是听不懂狗语。

    见贼人还哀嚎不停,小白顿时恼了,又给咬了一口,直到贼人收了声,小白也跟着松了口。

    贼人也发现了这一规律,尝试着出声,那狗头就低了下来,自己立刻收声,那狗头就扬起来了,感情是嫌弃自己太吵了!

    贼人这时一个哆嗦,哎哟妈呀,实在是太可怕了,这只大狗哪里来的啊?竟然这么有灵性,关键是还凶悍啊,贼人这会儿只觉得被小白咬伤的伤口疼的不行,小白的牙齿也不是一般的尖利,连咬了贼人好几口,那些伤口这会儿隐隐痛。

    偏偏贼人还动不得,只要一动,那狗就又要咬过去,吓得贼人直哆嗦,最后,小白也烦了,两只前爪直接就踩在贼人身上,不动了,而且还把贼人当毯子,趴在哪里,好困啊,小白又想睡了,狗头就正对着那贼人的嘴,意思就是敢动一口咬下去,鼻子别想要了。

    ---

    感谢fi3fi为本书贡献第三十三张粉红和第三十四张粉红,感谢指尖上的蝎子为本书贡献第三十五张粉红,感谢33033为本书贡献第三十六张粉红!

    感谢忻伈的两块平安符!

    咳,看到大家这么多支持,都让天使下面的话不好意思说了!

    那个~~今天还是三更,但是这个月的下旬,三千字打底,不定时六千哈,没辙,增加了新的工内容,天使也不知道有多少时间可以上班码字!天使还是那句话,有时间就多更!谢谢大家的支持,天使惭愧一个!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