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越云挽很赞成这一点:“嗯,你说的没错,要那种上没有婆婆,下没有小姑子的!”越云挽说着,瞄了了一下时间,拍了乌山河一下:“哎呀,这都九点多了,快起来,快起来,老头子都怪你!”

    乌山河却很得意,是啊,谁还能在六十二岁的时候大展雄威呢!虽然这改变是由于外来的助力,但是也不可否认自己正当壮年呢!

    再说乌朵朵上了郝百胜的车,忽然就觉得不好意思,总感觉自己要干什么都是别人开着车,载着自己,自己真是应该买辆车比较方便,嗯,回去问问爸妈,店里挣了多少钱了,要是合适拿出来给自己,哥哥,父母都买一辆车,再有钱,。那回家建房子去。

    乌朵朵知道父亲要强了一辈子,就是输在了晚年,一直遗憾着不能起栋漂亮的房子,现在自己有钱呢,怎么说也不能让父亲的愿望实现不了!

    郝百胜通过后视镜不知道乌朵朵在想些什么,也就没有打扰,直到到了目的地,郝百胜告诉乌朵朵到地方了。

    乌朵朵才回过,不好意思的下了车,乌朵朵看见外面那一堆的人,一人边上还有一条藏獒,样子嘛,乌朵朵怎么看都没有自己家的小白好看,不是黑不溜秋的就是浑身厚厚的鬃毛,眼睛都掩盖在那堆毛里面,都快看不出来了,而且毛色的光滑也不如自己的小白漂亮,乌朵朵也给小白剪过几次毛发,特别是夏天的时候,这种天气热的不行,小白的毛发因为营养足,甚至都泛着银色的光泽,十分的好看。

    乌朵朵心里还是很得意的。夸了小白道:“小白,原来我还嫌你长大以后不够可爱,但是现在才发现,你长得还是很漂亮的嘛!”

    小白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自己本来就很漂亮好不好?在狗里面,自己怎么虽然不一定当上第一美狗,但是怎么也能当上第二名第三名吧!也就主人嫌弃自己,别人可是夸的很呢!

    郝百胜下车听见乌朵朵的言论,特想跟乌朵朵说:“没关系,你要是嫌弃小白不可爱,我拿我的黑豹跟你换!”

    能买的起藏獒的都不是什么没钱的人。举行藏獒比赛的是在一个俱乐部里,这个俱乐部还是很大的,一应东西俱全。毕竟是全国性的比赛,来参加的人还不少,俱乐部早就做好了准备,并且设了奖金,第一名有十万的奖金。及免费的一年护理藏獒的金卡一张,第二名有五万的奖金,及免费的一年护理藏獒的银卡一张,第三名奖金两万,及免费的一年护理藏獒的铜卡一张,所有奖项只有一个名额。至于特等奖则是在比赛的三项中获得胜利的,不但有二十万的奖金,还有一张终身免费护理藏獒的金卡一张。

    别看这些奖项设置的大。钱也多,这个藏獒俱乐部也挣了不少,不说通过这次宣传,自己这边会接到多少的订单,就单单是这几天从全国各地来的藏獒选手就特别多。来这里,自然是要给爱狗做做护理什么的。连住的地方,俱乐部都有,这里面的住宿可不便宜,再加上伙食费,给藏獒的护理费等等东西,加起来,几天的时间就能挣了一年的销售额,而且这些个款爷各个大方的不行,小费给的整个俱乐部的服务人员一看见这些人就眉开眼笑的,态度好的不行。

    看着这样的乌朵朵,郝百胜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自己貌似没有跟乌朵朵说过藏獒比赛的规则,当时是以为乌朵朵懂,但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先问问比较好。

    郝百胜道:“朵朵,你知道藏獒是怎么比赛的吗?”

    果然,乌朵朵摇摇头:“不知道,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郝百胜无语,然后道:“嗯,我现在跟你说一下比赛规则,这个藏獒比赛主要是比三场,第一场比的是藏獒跟主人的默契程度,进行打分,第二场是狩猎,看哪知藏獒在规定时间内猎的动物最多,第三场就是藏獒之间的拼斗了!主要的规则有……”

    郝百胜说了一堆,乌朵朵听了半天,嗯嗯啊啊的总算是明白了,其实,乌朵朵很想说,这个比赛规则好似不应该说给自己听的吧?毕竟自己不是真正参加比赛的人员,应该找个懂狗语的给这群藏獒讲讲,给藏獒主人讲这些貌似没用吧!―_―|||

    亏得郝百胜不知道乌朵朵心里想的这些,否则还不气吐血了?

    乌朵朵没有想过要给小白什么压力,本来自己就是过来打酱油的嘛,拍拍小白:“小白,没事,一切以安全为主,别为了赢比赛受伤啊!”尤其是第三场,看着怎么那么危险呢!

    乌朵朵却不知道小白听了一堆话后,燃起了自己的斗志,难得有一次能够跟同类交流并且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小白怎么会不珍惜呢,所以很是兴奋的看着一堆同类,看过以后,小白又有些鄙夷了,怎么感觉都很弱的样子?

    八点半比赛正式开始,乌朵朵拉着小白到有围栏的赛场上,按照对方的指示,让小白做动,比如说让狗站着,坐下,让狗做些动等等的。

    依小白的聪明程度,这一场比赛自然得分不低了,得了这一组的第一名,也是以小白这么通灵,不得第一没天理了。

    第二场是比赛狩猎,小白真没有狩猎过,就是有叼过飞盘,所以在一开始的时候,小白失了不少的分数,好在后面熟悉了,特别是见了血以后,小白更是兴奋,追逐起猎物来一追一个准,这才把前面丢失的分数拉回来,不过这一回的小白得了不低的分数,却没有第一名。

    第三场的藏獒打斗,都是来真实的,小白在这一方面完全没有经验,仗着灵活性,虽然输了,分数却也没有低多少。

    三场的成绩加起来,小白排在了第三名,恰好领了一万块的奖金和铜牌的卡,乌朵朵却很不稀罕,乌朵朵不认为这个卡自己用得上,试想有什么护理比得上空间的护理呢!

    不过一万块可是意外得来的,乌朵朵还是很高兴的,更高兴的是别的藏獒有受伤的,但是小白却一点伤都没有,乌朵朵夸道:“小白,你果然好厉害啊!”

    小白却很沮丧,嗷的叫一声,眼睛湿漉漉的看着乌朵朵,让乌朵朵大吃一惊:“小白,你这是怎么了?”等见小白瞪着那个第一名的藏獒时,乌朵朵才明白,拍拍小白的脑袋:“小白,你已经很厉害了,他们都经过训练,那么多都还输给你了,更何况你是个没有经过训练呢!他们赢了也不光彩!”

    郝百胜跟小白一样,有些遗憾,特别是听了乌朵朵的话,是啊,别的藏獒都是有经过训练,要是小白经过了训练肯定比他们好,可惜乌朵朵舍不得,也没有时间。

    赛后,俱乐部也组织了一场交流会,让各位爱狗人士可以讨论一下,其中一个端着酒杯的中年男子过来找乌朵朵,乌朵朵不认得他,对方却认得乌朵朵的,乌朵朵手里的小白还是自对方手里买的呢,那也是老陈在狗届做的第一笔或许还是最后一笔亏本的生意了。

    老陈道:“小姑娘,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老陈刚开始看见乌朵朵的时候都不敢认了,因为亏本,所以把乌朵朵记得特别的清楚,但是那时的乌朵朵皮肤虽然不错却也没有现在这么好,显得水水灵灵的,说是十八岁的少女估计都有人信。

    直到看到那只雪獒,老陈又找了郝百胜问了才知道原来竟然是那只雪獒,见到小白长得这么好,并且有灵性,老陈还是很欣慰的,看来自己当初亏本卖藏獒给这小姑娘,是卖对了,至少这只雪獒不但活过来了,还活得这么好!

    乌朵朵隐约觉得老陈有些熟悉,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道:“你好,那个,不好意思,我不记得了!”

    老陈叹了一口气,道:“呵呵,小姑娘记性可不怎么样啊,当时你还是从我手里买的雪獒,可是忘了?”

    啊了一声,乌朵朵经老陈提醒,还真是想起来了,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啊,那么久的事情,我还真是忘了呢!还没有谢谢您那么便宜卖给我小白呢,现在小白都成了我的亲人了!”

    老陈听到乌朵朵这么说,还是很欣慰的:“嗯,不客气,看得出来,你把雪獒照顾的很好!不过,你说的小白不会就是雪獒吧?”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乌朵朵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起的名字有什么不对,倒是觉得为什么每个人刚开始知道小白的名字的时候,都这么奇怪呢!

    老陈嘴角抽搐了一下,继而才道:“没事,没事!”见乌朵朵不信的样子,想起自己貌似在对方的眼中印象不好来着,又违心的夸道:“嗯,我是觉得吧,这名字挺好记的!”可不好记呗,有那么一只悲摧的蜡笔小新的小白,谁会说不好记啊,就是这给人的联想不好啊!

    老陈觉得让自己违心夸这么一句已经很不容易了,见乌朵朵还在等着自己的下文,老陈转而夸起乌朵朵把小白照顾的很好了,皮毛光滑啊,很有灵性啊,小白活泼可爱啊,这要找出的优点实在是太多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