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好话人人爱听,乌朵朵听得也挺爽的,就是有些羞愧,特别是听对方夸自己把小白照顾的很好,甚至用了殚精竭虑这个词的时候,乌朵朵的厚脸皮终于承受不住了,脸悄悄的红了!

    也是,如果当时不是有空间这个好东西的话,小白怎么也不会吃素的,严格来说,乌朵朵对于小白从来都是放任型的,特别是连小白如今是公是母都没搞清楚啊,惭愧一个!

    老陈夸了半天,才说到自己的正题上,原来是想问当时乌朵朵是怎么照顾的小白,毕竟当时小白看着就是早夭的,身子那么弱,甚至连站起来都站不起来的主。

    乌朵朵能说自己有个万能空间么,自然是不能的,因此,乌朵朵把当时说给郝百胜的说辞又拿了出来,虽然老陈也半信半疑的,但是也想不出这个女孩子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了。

    等老陈走后,乌朵朵才想起今天自己来的目的,拍拍小白的脑袋:“小白,你去找找有没有你看上的伴侣,主人给你找个伴!”

    小白摇着尾巴摇晃半天,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听了乌朵朵的话,心里也是想有个伴,至少生理需求需要解决啊,只见小白优雅的巡视了一圈,倒是有几只藏獒要凑过来表示对小白的好感的,可惜小白看不上,被小白一爪拍飞,也是,一些是小白的手下败将,一些还不如小白的,小白哪里看得上,小白可是只美女狗呢,自然要帅帅的,长得好看的!

    小白去找伴了,乌朵朵不免有些无聊,这时。第一名跟第二名的获得者过来跟乌朵朵讨论起养狗经了,说到这个,乌朵朵是一点都不懂,只能听着那俩人说的起劲,最后俩人倒是有问:“对了,你是怎么养的雪獒,我看了你的那只雪獒,实在是太有灵性了!要不是雪獒一生只认主一次,我都想要跟你买下来了!”对方很艳羡的道:“你们的默契还真是好,雪獒就是更加的有灵气。我看她都完全能听懂你的话!”

    乌朵朵一摊手,咳嗽一声:“其实,我平常都没有怎么管他。他想干嘛就干嘛!”除了糟踏水果,糟踏空间的时候!

    俩人自然是不信,还待追问,乌朵朵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家小白其实很好养活的。只要能保证他吃饱,你三餐吃什么,他就吃什么!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小白从小吃素!”咳,那会儿就是有肉,您老人家也舍不得买啊。不吃素行么?

    听得俩人哑口无言,这都能养出这么有灵性的雪獒?真是太没天理了!本来俩人是不信的,但是一听乌朵朵给小白起的名字。俩人就知道,肯定是没有怎么管过雪獒的,连名字都这么马虎,还能指望她照顾好动物吗?

    本来这两个是看着乌朵朵是这里面能让人亮眼的美女之一,这借着小白搭讪呢。虽然小白的话题没有成功,但是不代表他们不能找些别的话题啊。所以原以为对方会走的乌朵朵只能继续陪聊下去了。

    就在这会儿的功夫,小白回来了,转了一圈没找到自己心目中的情侣啊,也是,以现在小白的身体受过仙气的滋养,又初步开启了灵智,如何看得起现实中的藏獒呢!而且,别看小白没有经过什么野生的培训,却也瞧不起这群娘娘腔,觉得还真不如自己呢!―_―|||

    在小白的心里,也不知道要找个什么样的,但是至少要有英雄气概吧,因此,对这一帮子还真是不屑一顾!

    乌朵朵觉得自己跟大家真是木有共同语言啊,乌朵朵就是这其中的一个异类,就连郝百胜都找到几个志同道合的聊了起来。

    在说姜孟城一大早吃了早饭后,就去了姜涛说的房子里,结果去了一看,好么,姜孟城很想笑,整个房间里,几家的老爷子来的好齐全啊!

    说姜涛不是故意的,姜孟城能信么!

    不过,姜孟城看到这一幕就想起了以前自己跟爷爷斗智斗勇的时候,自己也是拉了一大帮的伙伴,希望爷爷看在有外人在的面上,会高抬手,轻放下,很眼熟的场面。

    不过,其实这种场面只代表着一种表现,心虚啊,底气不足啊!所以姜孟城很想笑就是这个原因。

    姜孟城面上也没有笑出来,当不知道姜老爷子的打算,跟里面所有的老爷子都打招呼:“南宫爷爷好,……,高爷爷好!”

    南宫等人都点头,南宫还道:“嗯,是小孟啊,今天怎么有空来看你爷爷?听你爷爷说,你最近都忙得没时间见他呢!”

    南宫笑着就把姜涛诋毁姜孟城的话漏了出去,也算是报仇了,替南宫茨报仇的!

    姜孟城嘴上含笑:“是啊,南宫爷爷,最近事情是忙了一些,上司把我掉到其他的地方执行公务,也没办法,那时也是不知道爷爷来了,现在好了,我有时间,可以天天来陪爷爷呢!”

    南宫几人没有看到姜孟城跟姜涛过招,有些失望,心里羡慕姜涛有个好孙子啊!

    却不知道姜涛在心里大骂臭小子,以后天天来,有什么阴谋啊,总不能每天都把自己的好友都叫来助阵吧,虽然说不定是专门拖后腿的,弄得好象自己怕这臭小子似的,多没面子啊!

    姜涛也不想想,要是不怕,今天怎么会叫了一堆好友过来啊!而且,说起前段时间姜孟城这么忙,姜涛心虚啊!

    南宫几人也不想想,姜孟城跟姜涛那都是狐狸,在说有矛盾也是自家的,哪里能让外人看见了呢。还是胡老爷子识相,没看到什么热闹,虽然有些失望,但是主动早早的提出要离开。

    南宫几人也觉得没好戏看,都失望的走了,一会儿还要去乌家精品菜馆买菜呢,去晚了,菜可就没了。

    姜涛挽留不回,只能坐在那里,正襟危坐的样子,道:“孟城,你不是说有事来找爷爷吗?说吧,什么事?”好似真像那么回事。

    可惜,姜孟城一点都不相信,坐在姜涛的对面道:“爷爷,奶奶呢?”

    “你奶奶去买菜了!”姜涛丝毫不放松。

    “哦,爷爷,我就是想问问,怎么突然来这里了?有什么目的吗?”姜孟城道。

    “哪里有什么目的,爷爷这不是想你了,想好好看你吗?臭小子,你都多久没回家了,竟然一点都不想我们,你这个不孝子!”姜涛恶人先告状。

    姜孟城跟没听到似的,道:“我怎么听我上司说,前段时间把我调走的是你下的命令呢?爷爷,快说,你们到底来干什么?”

    “真的没有干什么,我们就是听说孙媳妇在这里,过来看看,后来发现这里的环境很好,就在这里住下了!”姜涛眼珠子转了转道。

    姜孟城点点头,站起身就要走:“哦,既然是这样,那最好!爷爷,别忘记你说的话啊!”

    姜涛没有想到姜孟城这么好对付,一见他要走,顿时很高兴的道:“好啊,好啊,你慢走啊!爷爷就不送你了!”心里想着:早知如此,自己完全没有必要把好友叫来看热闹!

    姜孟城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头对姜涛道:“爷爷,我前两天忽然想起,小时候好似有一把你库房的钥匙,你鸡血石,齐白石的话什么的是都放在那里面吧?哦,你的保险箱的密码我也知道哦,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

    要说姜涛有什么死穴,那就是一屋子的收藏啊,大到古董花瓶,一人高的那种,小到一块石头,都是姜涛的珍品啊,而且,姜涛的习惯,雁过拔毛,进去了,你想再让他吐出来,那是万分的难啊!

    现在突然知道姜孟城有一把库房的钥匙,这不就是说自己库房里的东西有可能随时招贼嘛!

    姜涛松的那口气还没有下去呢,就被堵在了嗓子眼,想要大骂吧,姜孟城已经消失不见了,这臭小子!几年不见,怎么越发的厉害了,不过,臭小子什么时候拿到我的钥匙了?不行,赶紧打电话问问那臭小子的父亲大臭小子,看看他教出的好儿子,不气死他的父亲是不甘心还是怎的?

    姜孟城其实是故意的,就是故意装做相信了姜涛的话,故意等姜涛松口气的时候,再给他添堵!没办法啊,家里有个为老不尊的爷爷,姜孟城小时候过的日子那叫一个凄惨啊,往事不堪回首!

    姜涛除了对胡琳不算计,就连自己的儿子都算计,更不用说对孙子辈儿了,从来都是下手不留情的,没有下手更轻的,当然,姜涛美其名曰:这是锻炼!要让孩子们学会算计啊!

    所以,姜家的每一个人都是被算计过来的,要是不学精明些,真是给姜涛卖了,都还要给他数钱呢!

    所以,从小生活在有这么个爷爷的阴影下,姜孟城觉得自己能健康成长真是不容易,从小姜孟城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如何跟姜老爷子斗智斗勇,姜老爷子也是特别的钟爱姜孟城,造成姜孟城在姜家人所有的童年中是最惨的。

    ---

    感谢小小辫儿为本书贡献第三十九张粉红,感谢雯雯心心为本书贡献第四十张粉红!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