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现在,苏友仁来检查被乌振飞撞见了,顿时脸都红了,手上的单子就像是烫手的山芋,苏友仁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把单子藏起来。

    要是苏友仁没有这动,乌振飞还在尴尬呢,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苏友仁一动,乌振飞就反应过来了,沉着脸道:“拿来给我看看!”

    苏友仁缩着的手就僵在了那里,不动弹了,乌振飞道:“别让我说第二遍!”

    要是乌朵朵看到这一幕,绝对会用一句话形容此刻的乌振飞,那就是:特爷们儿!

    苏友仁听到乌振飞的话,下意识的就照着他的话做。

    看了眼乌振飞的黑脸,极不情愿的把手上的化验单递过去,苏友仁发现,自己现在真是一步错,步步错,要是没有那一夜情,自己就不用每次见到乌朵朵觉得心虚,要是没有那一夜情,自己也不用现在觉得想要打掉孩子,偏偏被乌振飞撞见,自己又心虚了!

    乌振飞看着化验单上的结果,黑着脸道:“你怀孕了!是我的!”乌振飞都不用想别的,化验单上写着已经怀孕三个月整,算算时间也就是那时候。

    苏友仁强笑道:“什么是你的,不是!”说心里话,苏友仁尽管舍不得,情感上是不想要流产的,但是狼上告诉自己,这个孩子不能要,因此,尽管心里心疼,可这是犯错的结果,自己不能生下这个孩子,苏友仁还是决定做流产。

    此事,要是被自己的父母知道了,父母会打死自己的,所以苏友仁甚至都不敢跟父母说,苏家的家教还是很严的。

    乌振飞听到苏友仁的否认,不知道怎么的就是一阵怒火往上涌。嘴毒的道:“哦?那不是我的孩子是谁的?你又跟哪个男人上过床!”因为对方的初夜给了自己,人都会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就是觉得对方是自己的所有物,乌振飞这会儿下意识的就把苏友仁当自己的所有物,而且,乌振飞当时也是第一次,所以乌振飞对苏友仁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很复杂。

    苏友仁本来就不是个脾气好的,加上怀孕后,脾气也有些暴躁。虽然没有打算找罪魁祸首的麻烦,但是不代表没有怨言。

    此时的苏友仁就如同被点了火的爆竹一样,怒道:“你别随便污蔑我!既然你要探个究竟。好啊,我告诉你,这个孩子就是你的,你想要怎么解决?你要给我什么交代!”在苏友仁看来,对方肯定也会以为这是一个麻烦。所以故意不说自己要去做流产手术,要让乌振飞着急,哪里知道乌振飞接下来的话,让苏友仁瞬间就呆傻在那里了。

    听到苏友仁亲口承认这是自己的孩子,乌振飞忽然就笑了,心情非常的舒畅。寒霜的脸一下子融了冰雪,化春天美丽灿烂的花朵:“我们结婚吧!”不知道为什么,乌振飞就是有这么一种冲动。而当说完这句话,乌振飞的心里一松,三个月来,压在心中的大石一下子就去了,心情很愉悦。仿佛自己之前的彷徨就是为了今天的结果一样。

    苏友仁结结巴巴的:“你,你说。什么!”

    乌振飞心情愉悦的又重复了一遍:“我们结婚吧!”

    苏友仁的脸红了,这回是害羞的,不知道做什么反应,乌振飞的同事找来,奇怪的看了俩人一眼,冲着乌振飞道:“你干嘛呢,这位美女是你女朋友吗?”同事开玩笑的样子,因为对方知道乌振飞是还没有女朋友的,哪知接下来,乌振飞的回答让他瞬间石化。

    “是啊!”乌振飞很干脆的道,乌振飞这时才发现这里实在不是说话的地方,乌振飞道:“要不你先走吧,我跟我女朋友还有点事,要理清了!”

    同事傻眼:“这,你不是开玩笑的吧?”这里离单位可是有段距离的,难道让自己走回去?

    乌振飞也觉得不好意思,道:“这样,你一会儿出去打车吧,车钱我出,我有事就先走了啊,单位要是有事再给我打电话!”说着,直接就拉着苏友仁走了。

    苏友仁挣扎道:“你放开我!”大庭广众之下,这么拉拉扯扯的,苏友仁只觉得很难看,而且,凭什么自己就要跟他走了?

    乌振飞低声笑道:“那你是主动跟我走呢?还是要我继续拉你走,别想着逃跑,否则,我会做出什么事都不知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羞涩的苏友仁,乌振飞的心情好的无以伦比。

    苏友仁一听,乖乖的任乌振飞拉着,接下来,乌振飞就把苏友仁带到一家咖啡店,要了个包厢俩人沟通沟通。

    乌振飞要苏友仁老实交代她的打算,虽然之前有听说她打算打掉这个孩子,乌振飞这会儿亲耳听苏友仁说的时候,还是很震怒,冷冷的道:“这是我的孩子,你休想打掉他!我说过,我们结婚!”

    苏友仁反驳道:“谁说我一定要嫁给你了!”没了这个孩子的阻碍,自己想要找到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但是,苏友仁不可否认的对于乌振飞这么肯负责任,苏友仁心里是欢喜的。

    乌振飞根本就不管苏友仁的意愿,单方面的就定下结婚,惹得苏友仁有些不痛快,所以苏友仁只是单纯的为了反对而反对。

    这要是苏友仁没有怀孕,乌振飞早就把苏友仁就地正法,让她同意了,但是奈何现在苏友仁是个孕妇,听说孕妇的脾气都不怎么好,而且最好要顺着孕妇的意思来,想到这些,乌振飞无奈的道:“那好吧,你说,你要怎样才答应给我结婚?哦,是不是我还没有求婚?那你等着!”乌振飞此刻也说不清楚自己是奉子成婚,还是因为喜欢,但是无疑的,对于跟苏友仁结婚,乌振飞是不排斥的。

    苏友仁的脸又红了,害羞的,从小到大,苏友仁都没有交过男朋友,可能是因为性格娇蛮的原因吧,又或者跟那些男人气场不对,总之就是苏友仁看上的人家看不上,苏友仁没看上的,都是一些看苏友仁家有钱倒贴过来的,所以苏友仁就一直蹉跎至今都没有交过一个男朋友。

    其实,在男女方面,苏友仁是一个很内敛的女孩子,特别的容易害羞,这不,跟乌振飞才说过几句话,脸就红了一次又一次。

    苏友仁从小没有男人缘,也曾经幻想过某一天有一个白马王子看上了自己,但是随着渐渐长大,苏友仁也知道长相平凡的自己,只能找个门当户对的,说不定以后要为家里联姻的工具,也不再幻想,但是没有想到忽然有一天,有一个英俊的男人说要向自己求婚,这一刻,苏友仁心醉了,鼓起今生最大的勇气,声音低低的:“嗯!你要是求婚,我就答应你!”说完,脸已经烧起来了,羞得不行,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不知羞的说出这样的话,苏友仁说完就禁不住捂住了自己热辣辣的脸,闭上眼当起了鸵鸟。

    乌振飞却看这样的苏友仁很可爱,不由得满眼的笑意,走向前,印上自己的吻,然后单膝跪地,一手执起苏友仁的手,温柔而又深情的道:“友仁,你愿意嫁给我吗?”终于喊出了自己一直在心里咀嚼了无数次的名字:苏友仁,这个名字还是乌振飞一夜情后,找乌朵朵问的。

    苏友仁一下子睁开双眼,轻轻的嗯了声。

    乌振飞很高兴的抱起苏友仁,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还可以这样的开心,乌振飞觉得,自己一定是对苏友仁有喜欢的吧?

    实际上也确实是这样,也许这不是一见钟情,但是,俩人从跳舞结缘,两个年轻人互相吸引,有好感,一夜情,再到三个月后的相遇,因为孩子要结婚,又因为对方的负责,加深了吸引力,两人不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状态就是处于恋爱期。

    乌振飞求婚完,就开始盘算着要买戒指吧,不由得计算起自己还有多少钱够买戒指的,乌振飞是比较不在乎行事的,但是想到女孩子都是爱美虚荣的,还是要买个好一点的戒指,从乌朵朵的言语中,乌振飞也猜出了,苏友仁家里的条件很不错,想到这个,乌振飞不禁有些担心不知道对方的家长能否接受自己。

    乌振飞玩笑似得问苏友仁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见家长?苏友仁慌乱了一下,但是随即看向乌振飞充满了镇定:“我晚上回家先给我家里说一下!”

    乌振飞不禁问起了苏友仁家里的情况,当听说苏友仁家境很严时,乌振飞心里知道很不妙啊!

    想到苏友仁必须回家坦白,顿时觉得大大的不妙,道:“要不,晚上我跟你一起回去吧?”

    “不行,你放心吧,我爸妈虽然严格,但是不会为难我的!”苏友仁安慰道。

    乌振飞哪里放心了,但是见苏友仁这么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沉吟片刻道:“要不这样,晚上我送你回家,我在你们家楼下先等着,如果有什么情况不对,你打电话给我,或者你爸妈要是想要见我的话,我再立刻上去,怎么样?”

    苏友仁见乌振飞这么关心自己,这么体贴,只觉得满满的幸福,第一回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像公主一样。

    ---

    感谢1052502516为本书贡献第五十张粉红,感谢adcd899为本书贡献第五十一张粉红!

    感谢水星的蒙面超人的纪念蛋糕!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