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等到两个人都平息下来,又过了半个小时,乌朵朵开始秋后算账:“你刚才很得意啊?我怎么都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受欢迎?你还说不对其他女孩子笑?你觉得我能信你吗?”

    “啊?什么?冤枉啊!我真的没有再对别的女孩子笑过了,你不信,问问我的同事!那些女孩子都是他们自己凑上来的!”姜孟城一听,酒劲儿下去了,心思开始灵活了,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坏了,刚才得意忘形,怎么把这事儿说出来了,看女朋友不满意了!

    乌朵朵撅着嘴:“你同事当然向着你说话了。说,你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事情隐瞒我了?你没告诉他们,你有女朋友吗?现在的女孩子也太不知耻吧!”最后一句,乌朵朵是小声嘀咕的。

    乌朵朵想想就生气,原来没有想到家里竟然会有这么多的龌蹉事件发生在自己的周围,这男人,也太过分了,天天招蜂引蝶的!

    想着,乌朵朵板着一张脸,手就伸到姜孟城的脸上,使劲扯着:“你给我老实交待,还有什么事瞒着我的吗?”

    一看乌朵朵大发威,姜孟城暗暗叫苦,说实话,这些姜孟城很少注意的,尤其是有了乌朵朵后,洁身自好,平常还是很注意的,对于乌朵朵说的这些问题,姜孟城还真的是很少注意,毕竟之前花心惯了,即使是注意一些问题,但是有的小问题,在姜孟城看来不是问题,在别人看来,比如说乌朵朵看来很是问题。

    所以,姜孟城觉得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忙一边表示自己的清白,一边哄着乌朵朵。

    眼见着姜孟城就差指天发誓了。乌朵朵终于松口了:“在单位不许招蜂引蝶,不许对别的女孩子笑,不许对别的女孩子怜香惜玉,不许多看别的女孩子一眼!”

    姜孟城连连点头,一点反驳的意思都没有,诚意十足啊!

    乌朵朵看了很满意:“嗯,认错态度不错,暂判缓刑,以观后效,表现好了。有糖吃哦!”

    姜孟城一听这话,明显的想歪了,盯着乌朵朵的唇就当了糖。哑声道:“糖在哪里?”心里很是窃喜:看来朵朵心里自己的分量很重的,竟然都会吃醋了!

    乌朵朵哪里知道姜孟城想别的啊,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自己该走了。

    接下来的日子。乌家忙碌了起来,就连店铺都没有什么时间看管,因为为了苏友仁肚子凸显出来,第二天开始,乌家跟苏家,两家的家长都碰面了。在大致的方向上,俩家的意见是一样的,那就是婚事尽快。不能让肚子显怀了。

    在细节上就有些不同了,乌家的意思是按照农村的规矩来,但是苏家的意思却是要按照城里的规矩来,弄得苏友仁跟乌振飞头都大了,最后。俩家折中一下,反正领结婚证什么的没有什么好说的。订婚就在一个月后,喜糖喜饼定了下来,这里的规矩是四样喜糖四样喜饼,合着八样,喜饼喜糖定的有些高级,好在量不多,因为本来按照农村的规矩是要整村的人家都发喜糖的,但是苏家是在城里人,自然是没有这样的规矩了,所以这量不多,定好点,反正钱也没多到哪里去,乌家才没有意见。

    在结婚首饰方面,乌振飞是要拿了自己的钱出来买的,乌振飞的原话是:“那家店是我妹妹的,车也是妹妹买给我的,所以,戒指,我不能买多大的给你,真是对不起。而且,以后,我们还要一起生活,所以,我也不想跟你打肿脸冲胖子。”

    苏友仁一点都没有介意,听说车是乌朵朵出的时候,还有些惊讶,表示自己能理解,乌振飞原以为她还会闹别扭一会儿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好说话,顿时觉得自己的眼光不错。

    当然,乌振飞结婚,乌朵朵不是没有表示的,又拿出了一百万出来,现在乌朵朵有两家花店挣钱,一百万还是拿的出来的。

    乌朵朵拿出了这个钱以后,乌振飞拒绝了,这钱是乌朵朵的,乌振飞觉得自己不能接受妹妹的东西接受习惯了,等以后,分开了怎么办?妹妹终有一天也会嫁人的!

    乌振飞之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等自己要结婚的时候,才想到原来还有结婚这一回事,所以乌振飞拒绝了。

    乌朵朵坚决要给,不过,后来见乌振飞坚决不同意,眼珠子转了转,回头就拿了家里的户口本,以乌振飞的名义在小区里买了套房子,当然,房子的价钱是打了折的,郝百胜可是这小区的主人,打个折还不是便宜事儿,毕竟是乌朵朵的哥哥结婚了,郝百胜对他的印象也不错,就给打了个最低的折扣,真正的亲情价,原来两百多万的房子现在仅要八十万就够了,成本都不一定能收的回来,剩下的钱,正好,乌朵朵拿出十万用来室内装修,装修队也是找的郝百胜帮的忙,十万买些基本的家具,就这样,愣是把一百万花了个精光光。

    剩下的一些床啊之类的,乌朵朵就没有给买了,不知道乌振飞跟苏友仁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房子,装修也只是做了最基本的装修,至于什么室内设计也没有,就是这样,是十万块钱也花的不冤枉,全部是挑好的材料上,反正装修完,乌朵朵看着很满意。

    等到房子弄好了,乌朵朵打算等乌振飞结婚后,再把这东西给乌振飞,省的乌振飞老是跟自己这个做妹妹的计较这些。

    而在这期间,乌朵朵也在为难一件事,怎么给家里介绍姜孟城呢?平心而论,家里这件事也算是大事了,如果姜孟城不参加,心里也不会痛快了,乌朵朵也要顾忌姜孟城的感受。

    姜孟城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这段时间一有空就磨着乌朵朵:“朵朵,你什么时候跟姜叔姜婶介绍我?”姜孟城有些哀怨,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

    说到这个,乌朵朵也知道是自己理亏。因此,总是哄道:“快了,快了,放心吧,我这不是不知道怎么跟家里开口么?”

    “有什么不好开口的,我又不是那么见不得人?还是你另有新欢了?”姜孟城指责道。

    乌朵朵黑线,要不要用狗血剧的思维来想这个问题啊,乌朵朵真的挺冤枉的,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开口这件事。

    姜孟城则趁机讨要了不少福利,为所欲为不说。每次乌朵朵嘴巴都是又红又麻,姜孟城才放开乌朵朵,但是姜孟城也说了。要赶紧给自己正名啊,自己可不是地下情人!

    乌朵朵理亏啊,只能任姜孟城大发威,偏偏还反驳不得,乌朵朵是真的没有找到机会。

    终于。乌朵朵某一天跟家里人吃饭,被逼上梁山了。

    晚上,乌朵朵有时间回来吃饭,越云挽忽然道:“朵朵,你哥的婚事差不多就这么定下了,也该你了。你这年纪也不小了,喜欢什么样的,妈妈叫人给你介绍!”

    乌朵朵摇头苦笑:“妈。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了,我年纪还小!”

    “不小了,不信你问问你爸。你爸也是这个意思,前两天你姨打电话来还说有个男的呢。说条件还不错,让我问问你的意思!要是,你没有什么标准,要不咱们就先相看相看?”越云挽试探道。

    乌朵朵还是摇头,心里暗暗叫苦:自己要是敢去相亲,姜孟城还不活劈了我?那可是个醋坛子,当时刚刚交往就不让我对别人笑了!

    乌朵朵光想着姜孟城是个醋坛子了,却没有发现自己的占有欲也是十足的,就在十天前,才刚刚发威过呢。

    眼看着,越云挽开始说起对方的家世条件,说起对方的样貌了,乌朵朵一咬牙:“爸妈,其实,我早就想跟你们说了,那个,我交了男朋友了!”说完,乌朵朵就脸色通红,一脸的不好意思。

    越云挽说话的口一下子成了o形,一时反应不过来,乌山河嘴里的肉也掉到了桌子上,倒是乌振飞很镇定,好似早就料到了一样。

    越云挽结结巴巴道:“什么时候的事?你,你不会是糊弄我们的吧?”

    “妈,我糊弄你们这个干嘛?只是,我一直都不好意思说,总不能无缘无故的告诉你们我交了男朋友了吧?”等说出了口,乌朵朵才发现,其实也没有这么难嘛!

    “是谁?我们认识嘛?”乌山河发话了。

    乌朵朵红着脸,点头道:“嗯,爸妈,你们也认识的,就是阿城!”

    “阿城?谁?”越云挽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乌山河也不知道阿城是谁,倒是乌振飞突然道:“是不是就是姜孟城?”

    乌朵朵点头,不言语了。

    越云挽第一反应就是不同意,第二反应就是不会女儿也怀孕了吧。越云挽当即板着脸道:“朵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朵朵,你给我说清楚了,你要是敢给我未婚先孕,还是因为喝酒,酒后乱性,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越云挽没有注意到自己说这些的时候,乌振飞一脸的不自在,是啊,当时把人睡了的可是他,不过,对于他来说,要是姜孟城敢跟乌朵朵酒后乱性,乌振飞会揍飞了他的。

    乌朵朵哭笑不得:“妈,你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呢?我们的认识很正常啊,你们不都知道了嘛?其实,真让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我跟阿城认识了那么久,就是突然就喜欢了,至于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是日久生情吧,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乌山河还真不好意思发表什么看法,越云挽听说没有什么酒后乱性的这些,也就缓了脸色,道:“那都多久了,怎么一直瞒着我们?”

    “妈,我不是不知道怎么说吗?”乌朵朵道。

    越云挽这下真的明白了,道:“我说你怎么突然就让我不要姜老先生买菜的钱呢,还时不时的主动送上一些东西呢,感情是在这儿等着了!”

    越云挽道:“那你找时间叫他过来看看吧!我们都不知道呢!”

    乌山河倒是想起了前段时间,突然从某一天早上,姜孟城就开始早上来帮自己家搬货来着了,道:“是不是那时起,你们就交往了!”乌朵朵红着脸点头。

    越云挽当即道:“既然这样。那你现在问他有时间吗?叫来让我们认识一下吧!”

    这事也算是过了明目了,姜孟城终于接到了乌朵朵的电话说她父母想要见见他,当下,去洗了个澡,穿了一身西装就快速的赶过去了。

    这一回,越云挽和乌山河看的很满意,因为听说姜孟城一直想要公开,但是女儿不让,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被自己女儿吃的死死的,所以越云挽很满意。乌山河也满意,不担心姜孟城会欺负了自己家的闺女了。

    姜孟城这算是过了明路了,心情更是好了。每天干劲儿十足,天天只要有空就来乌家报道帮忙,让越云挽跟乌山河更加的满意了。

    说起这些,就不免要提一下乌朵朵之前预备开的花店的,最终。乌朵朵的花店是顺利开张,而且是在七夕之前开张的,卖的花有盆栽,插花两者兼之,插花多是薰衣草,百合。康乃馨这一类的,盆栽花就是五花八门了。

    当时,乌朵朵也没有想到花店会开的那么顺利。那是因为正好让乌朵朵碰上了一件不平事,帮了一个贫困的学生,却没有想到,缘分不浅,这个学生竟然不但家里是园艺世家。而且还是当地园艺系的学生,原来以这个学生的成绩是可以上更好的大学的。这个学生的家里原来条件也是不错的,只是后来因为父亲不慎染上了毒品,等败光了家里后,终于被受不住折磨的妻子给杀了,然后自杀,徒留下这个学生和他的妹妹。

    为了照顾妹妹,而且,以他优异的成绩,当地的学校是学费全免,这才让这个学生留在n市上学。

    乌朵朵得知对方的遭遇很同情,又听说对方是园艺系的,已经快要毕业了,正要找工实习,和以后的打算考虑时,乌朵朵在考察了学生的人品一番后,终于决定将花店交给对方打理,再三说了保密措施后,乌朵朵给对方定的价钱是一个月两千块钱的工资,无双休日,无节假日,有事请假,扣日工资,当然如果对方表现的好,乌朵朵会在奖金这一块给他补回来,怕对方不尽心。卖出的提成百分之五来算,当然,那些天价的竞价的就不涉及这一块内容了,到时,乌朵朵会另外安排人的,当然,如果有卖出,一种花至少会给两千以上的奖金。

    但是一天要工十个小时的时间,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午饭歇一个半小时,晚饭歇半个小时。

    这个学生叫李生,李生虽然对乌朵朵的工时间不大满意,毕竟没有双休日,没有节假日,每天又要工九个小时,就是包住包吃这一点好一些。

    乌朵朵把店面买下来后,后面照样就是休息的地方,所以让他们兄妹俩住是绰绰有余,里面又有电磁炉,煤气什么的,空调不用说,乌朵朵还想着也许自己会住呢,而且条件是苛刻了一点,所以乌朵朵的福利是尽量的好。

    吃的话,乌朵朵的意思就是每天他们来乌家精品菜馆拿一定的食材回去煮,每天都会指定几样,如果有不喜欢吃的可以让老板换成等价的。

    李生原来就觉得乌朵朵的工资挺高的,等见到住的地方,又兼乌朵朵言明了,只要住所不弄的乱七八糟的,可以让她妹妹也过来住,李生就立刻答应了下来,是啊,就是找遍所有的工都不能找到这么好的福利待遇,即使是公务员都比不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乌朵朵说了,如果表现的好,那么自己会给对方办五险一金,五险好办,一金的话,乌朵朵是私自来的,毕竟自己的店是个体私营,哪里有那个条件办理,因此,乌朵朵的意思是拿对方的身份证开一个号,那个号呢,除了李生,谁都不能取出钱来,当然,如果李生毁约,那么这卡里的钱就要退还给自己了。

    李生又听到这样的条件能不同意吗,而等到李生每天固定去拿菜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老板真是彻底的大好人了,肯定是为了帮自己,自此心里不再有异议,对乌朵朵的话是言听计从,誓死维护,是啊,将心比心,虽然不排除乌朵朵看重他的能力,但是更多的却是考虑到他的生活,允许她带着妹妹一起生活,而且食宿电费全包,如果单单是这些,李生还没有这么衷心,李生的衷心是在见到那些全新的空调冰箱,就好像自己搬进了新家一样,还有就是饭菜的问题,李生去拿菜的时候才知道,原来老板已经在乌家精品菜馆每天指定了菜让自己去拿,而所有的菜,李生自然是看见了标价,让李生更是对乌朵朵感恩戴德的了。

    对于花店更是用心的打理,对待花店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东西一样,打理的非常精心,不但每天早上八点开始清扫花店,等到花进来以后,都一一的摆放好,务必要九点开门就能正常开业,跟乌朵朵之前想的九点开始起来打理花店想的有些不一样,李生还每天还把花店的卫生搞的很好,每一个客户来,也能给人提上很好的建议,并且,他的天赋能力开始显现出来,每次弄出的插花都是别出心裁,还非常的漂亮,让顾客开始花的物有所值。

    之所以这么说,是乌朵朵秉持着高价的原则,花朵的定价不是外面花的两倍了,而是外面花朵的三倍价格,花店叫做四季如春,四季如春的花虽然贵,但是小区里都是有钱人,还是会有人光顾的,本来大家也只是秉着好奇心罢了,但是进来后就会发现这些花不但气息比外面的花芳香悠长,就是花骨朵看着都比外面的店铺精,因此,也有几个不在乎钱的买了回去。

    而这时,李生的服务就很重要了,结合顾客的想象,买花的用途,把花插得是又漂亮,寓意又好,让顾客很满意,更让顾客满意的是,这些花买回去,跟外面的花不一样,只是稍微撒点水就能很精,十天半个月根本就不会蔫坏了,半个月后,才会开始枯萎。有无聊的顾客曾经试过,时间最长的可以保持一个月。

    那是,毕竟是内含仙气的花朵,茎叶花自然比外面的强韧许多,活的时间自然也就能长久了。

    这就让顾客更加的满意了,心想:难怪花店的花买的这么贵,原来就因为这个,可比自己在外面买三四束都值,而且一个房间如果只摆上一朵花的花,整个房间很快就会充满淡淡的芳香,沁人心脾,闻着也容易入睡很多,好似还带着点安的用。

    花好,但是价格也贵,所谓的三倍价钱不是开玩笑的,往往一束花包下来,有两百块是小意思,那种上好的,就要两三千,甚至李生还卖过一束最贵的,对方是献给母亲生日用的,用了店里所有的花种包装而成的,花了五万块钱,但是,据说那顾客还非常满意,因为那客人把花店送给母亲后,家里每天都弥漫着花香,都飘到外面去了,而且,更给力的是这花以为花了大价钱,维持了两个月才枯萎了,原因其实还是乌朵朵听说了以后,让李生送了点空间水过去,浇灌在花上,当然,名义是帮忙修剪一下,看能不能让花维持的更加持久。

    但是四季如春的花名声是传了出去,花贵,但是值!这是每一个买花的人都会得出的评价,因此,回头客是越来越多,并且声名远播出去,弄得不少外面的人也会跑进小区到四季如春买花,但是每天的花都是定量的,卖完就没了,一时倒是造成了花很抢手。

    ---

    感谢忻伈的两块平安符!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