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姜日澜见父亲还等自己答复呢,能让父亲这么宝贝的东西,肯定是不错,因此,姜日澜也顾不上谦让,直接道:“爸,不用了,刚才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我错了!这酒还是留着我自己喝吧!”认错很快,没办法,从小被姜涛训到大,姜日澜已经学会了,只要老爷子说的对,赶紧认错。

    姜日澜其实让姜涛说的也有些愧疚,这话是没错的,送对的,那是送给自家人的,送贵的,送个名的,那是送外家人的,而且,自己这一回,是真的忘记准备东西了。

    高丹珠也习惯了丈夫一碰上公公,就变成了孙子,姜涛这要是生气起来,可不管是谁照样训斥,高丹珠也被训斥了不少次,已经习惯了,而且听了公公的话,也觉得可能冤枉了乌朵朵。

    姜孟城见父母都听进去了爷爷的话,这才适时的接过话茬,自夸的道:“爸妈,你们不相信我的眼光,也要相信爷爷奶奶的眼光吧?事实证明,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我还是希望爸妈你们能喜欢阿朵的,其实她真的很不错,你们就会发现了。对了,明天早上的话,爸你说不定可以跟她打一场,武品跟人品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你说是吧?”见大家都认同,姜孟城这才松开了紧握的手。

    这话不光是姜日澜赞同,高丹珠也赞同,高丹珠也是个好孩子,知错就改:“孟城,你也别怪爸妈苛刻了,要是她真的是不错,我们不会反对的,就是担心是些趋炎附势的女孩子,你也知道,你以前交的那些。实在是让人不放心!刚才的话,确实是妈妈失礼了,你一会儿打个电话给小姑娘吧,就说爸妈很喜欢她,刚才是我们失礼了,明天爸妈把见面礼补给她。我也看出她很紧张了,说来,当年妈妈的表现可比她差多了。”高丹珠推己及人,想起了以前自己丑媳妇见公婆的时候,都准备了一星期了。还是手忙脚乱的呢,这么一对比,乌朵朵的表现可以说很好了。又因为之前有那段视频做奠基。刚才自己又失礼了,高丹珠愿意爱屋及乌,因此,高丹珠愿意尝试着为儿子接受乌朵朵,至少不带任何偏见的。

    高丹珠的这一点也是姜涛最满意儿媳的一点了。

    姜孟城后面打电话给乌朵朵。果然她心里忐忑着呢,听姜孟城说他父母愧疚没有送自己见面礼,心下安心了,当即就笑着道:“阿城,你没跟伯父伯母说,没关系吗?”

    俩人又笑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乌朵朵睡了个好觉。

    第二天早上,姜日澜就跟姜涛、姜孟城一起去外面跑步锻炼。姜日澜果然跟乌朵朵对打了一场,本来乌朵朵是不想的,但是长辈有命,她曾听说姜日澜的武艺了得比起姜孟城的还好,因此。倒是有一种不能让人看扁的感觉,乌朵朵使出了全力跟姜日澜对打。

    却忘了。当时姜孟城说这话还是在前年的时候,不说现在的姜孟城根本就没有跟姜日澜交过手,就说姜孟城天天的在部队训练,武艺能有所进益,姜日澜却是身居高官,功力如果没有退步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而姜孟城跟乌朵朵的对打,好的一点就是刺激了他,让他进步很快,人人的进步不同,现在的姜孟城只要使出九分力就能打赢姜日澜了。乌朵朵跟姜孟城只是略差一筹,因此,乌朵朵使出全力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姜日澜落败了。

    乌朵朵赢的那一瞬间顿时尴尬了,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本来想要好好表现的,哪里知道竟然赢了对方。

    想到这里,乌朵朵又有些怨姜孟城,不是说他父亲的功夫比他更好吗?害的自己?乌朵朵使出全力的本意是不能输的太难看了,哪里知道,这,对方的功夫跟自己想的相差甚远,这下惨了,自己是要把伯父伯母都得罪一个遍吗?

    乌朵朵尴尬的道:“那个,伯父,那个,啊,谢谢你谦让了我!”难得急中生智了一回,就是不知道亡羊补牢,管用不?

    本来,姜日澜是觉得很没面子的,被个小辈赢了,但是见乌朵朵尴尬无措的样子,再多的郁闷也只能搁在心里,哈哈一笑道:“行,看出你的功夫很好,你真的只学过两三年?看着都不像啊!”

    “是啊,伯父,我只学了两年!”乌朵朵笑着说道。见姜日澜哈哈笑,估计是不在意,乌朵朵一边暗自松了口气,一边佩服姜日澜的心胸宽阔,实在是跟常人不一样,这一放松说话的语气也正常了。

    姜日澜跟乌朵朵的对打退下,姜涛看着手痒,也要跟姜孟城对打一番,姜日澜趁机跟乌朵朵聊了几个话题,比较休闲的,好似说到哪里就聊到哪里。

    乌朵朵本来昨晚的时候觉得姜日澜就是典型的高官,一见面的时候,乌朵朵就觉得他很有威严,不说话坐在那里板着一张脸的时候,就很有气势的感觉,真正是气场强大,霸气测漏啊!

    而高丹珠呢,仅仅是随便往那里一坐,就是一副贵妇的模样,跟自己的阶层感十分的明显,让乌朵朵一看就不由生怯。

    但是,当今天姜日澜穿着一身练功服,跟自己对打,又像是邻家的伯伯一样的聊天时,乌朵朵又觉得姜日澜很和气,说话也随意很多了。

    而姜日澜通过跟乌朵朵的聊天,心里对乌朵朵的分数就一直往上加,一点点的加,姜日澜的聊天范围很广,可以说天南地北,有时问家里的情况,有时问工的情况,不一定就是下一秒问到哪里,而是说到哪里就问到哪里。

    也就是通过聊天,让姜日澜对乌朵朵有一定的了解,乌朵朵不紧张时的行为举止还是非常可看的,说话语速不快不慢,吐字清晰,又加上嗓音不错,让人听在耳里有一种很愉悦的感觉。面对顾客多了,又经过郝百胜的培训,这两年多不是白过的,就是个傻子都能成才了,更何况是乌朵朵,在对答上要是不能交份满意的答卷,乌朵朵也不用活了,笨到这个份上。

    因此,姜日澜在跟乌朵朵一番交流后,有几分感受:言语得体。这是姜日澜的第一感觉,诚实善良是第二感觉,感情真挚聪颖是第三感觉。精明干练是第四感觉。

    越聊,姜日澜越觉得跟乌朵朵很投缘,乌朵朵的一些想法跟见解不但新颖而且实用。因为乌朵朵知道的东西不少,当然,这些乌朵朵还真没能耐自己悟。都是郝百胜把自己的一些东西尽量教给乌朵朵的,然后乌朵朵再加上自己的看法,形成自己的观点。

    回去后,姜日澜对高丹珠大夸特夸起乌朵朵来,心里对这个儿媳妇已经从不合格进化成百分之九十的满意的程度了。

    姜日澜还建议高丹珠,跟乌朵朵多相处几次。他道:“我现在是真信那丫头紧张了。可真是紧张办坏事了!今天早上,我跟那丫头聊了两句,没有想到还挺有见地的。关键是谦虚诚实!所以你跟那丫头相处一下就知道了!”看看,看看,连称呼都变了,丫头是多么亲昵的称呼啊!

    而姜孟城事后也遭到了乌朵朵的谴责,乌朵朵埋怨道:“你还告诉我说。伯父的功夫比你好,我就想着那我肯定会输。就是怕输的太难看了,伯父会不喜欢,结果,害我赢了伯父,好在伯父大肚,不计较!都怪你。”末了,乌朵朵琢磨了一下,还是忍不住轻声问道:“阿城,你说,伯父伯母到底对我什么看法?会不会觉得我配不上你?我家世清白,说白了就是农民,你们家却是豪门!说实话,我也觉得自己配不上你。”

    一句简单的抱怨,却道尽了乌朵朵心里忐忑的心酸,乌朵朵的忐忑严格来说跟姜孟城有些不一样,尽管姜孟城不想要承认,但是因为自己的家世从小到大的骄傲,姜孟城一直都是天之骄子,当初讨好乌山河跟越云挽,那也是基于他们是岳父岳母的份上,潜意识里,姜孟城的底气十足,觉得自己这样好的男子汉,条件优秀任是谁都不会嫌弃的,而讨好,只是为了让人家更加的满意自己罢了。

    而乌朵朵不一样,家世跟姜孟城的天差地别,父母除了以前经商过,现在就是实实在在的农民,也就自己的哥哥跟二哥好一点,但是也就是一直在这个岗位上,如果没有势力,说不定就这么当个职员一辈子,尽管乌朵朵想要骄傲一下,但是等级观念,别说是别人,就是乌朵朵都有的。

    所以,乌朵朵心里的忐忑可想而知,因为在乎所以在意,因为在意,所以自卑,生怕有人说自己配不上姜孟城。

    因此,姜孟城一时愣住了,第一回知道乌朵朵这么的难安,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心酸,高兴的是乌朵朵第一次这么明白的表现自己的在意,对自己的在乎,心酸的是话语里的卑微。很想要安慰乌朵朵,却不知道说什么,最终只是紧紧的抱住乌朵朵,道:“阿朵,你别担心,一切有我!放心吧,我爸妈都很喜欢你的,不说别的,我爸就很喜欢你,我妈是没跟你相处过。跟你相处一下,也会喜欢你的。放心吧,放心吧,我不骗人的!”心里却想着:回头真的要探探父母的想法,最好能让他们喜欢阿朵,喜欢的不得了。

    ---

    感谢♀可可乐♀为本书贡献第十七张粉红,感谢仙果花茶为本书贡献第十八张粉红!

    感谢珍珠2880105的粽子,感谢凱泠的粽子,感谢忻伈的四块平安符,感谢jessiewu的平安符,感谢开心珞巴的平安符,感谢暗翼の的两块平安符!

    唉,感冒一直没好,貌似有加重的趋势,呜呜,嗓子疼,没胃口,浑身难受,脑袋有些晕!所以暂时单更,大家见谅了!更可悲的是,今天端午节,还要加班!

    都忘记说了,祝各位读者大大,端午节快乐,多吃几个好吃的粽子哦!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