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九十五章赌石(三)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九十五章赌石(三)

    乌朵朵这才知道,原来小说里有些知识确实是真的,但是也有不少假的,要是全信了,那是傻子呢!想当初,看见赌石小说的时候,乌朵朵也不是没有幻想着某一天突然赌石,花个几百块钱,好运的买一块石头,结果里面就出了翡翠,让自己一夜暴富,不过现在总算是知道,这东西果然是属于小说的了。

    这时的街道上,还是零散的有几个人的。乌朵朵跟苏小月走进第一家店,此时人气最高的那家店,路过其他的店铺时,乌朵朵就发现苏小月说的是真话了,因为这些店里面都是原来卖什么现在照样卖什么,只是同样都在外面支着一个棚子,里面散放着很多石头,有的上面明码标价的就是几万块钱一块,那还算是便宜的,也有那种标价五千块一斤的石头,不过那些石头一看各个就非常大,体重肯定轻不了,价钱怎么也要几十万吧,还不如那些都标着几万块钱的石头呢。

    进店里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手上拿着一个放大镜,手电筒,和一些其他的工具,貌似很专业的在那里看着,让乌朵朵不禁觉得羞愧,瞧瞧,连来看个热闹都不专业。

    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店前面的棚子里,除了一个看起来真正肚子有货的,其他人怎么看怎么觉得都有些装摸做样的样子。

    是啊,瞧瞧那些人拿着放大镜,手电筒,貌似很专业,但是再仔细看就会发现其眼珠子到处乱转,视线都不一定有在那石头上,有的呢,手还怕脏,隔得老远。就算你放大镜离那么远,能看出什么来呢。而有的呢,手倒是不怕脏的摸上去了,只是,那手法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不自然。

    乌朵朵还没有那么厉害的眼力来对比,主要是店里有一位好像很专业的人士,至少那看石头的手法,看石头专注的眼,那姿势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协调。没有让人觉得突兀了。

    这时,苏小月变戏法似得从她的包里,拿出了几样东西。乌朵朵一看,顿时又有些无语又有些好笑,你道苏小月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其实就是店里人必备之物罢了,苏小月也拿出了手电筒跟放大镜。

    虽然无语,但是乌朵朵也没有辜负了苏小月的好意。反而跟着她一起到人群中去,兴致勃勃的拿起放大镜跟手电筒,跟之前自己看见的那些外行人一样,装摸做样的开始观察石头,成为那其中的一员。

    刚开始,乌朵朵还看着。后来直接就没有了兴趣,不知道有放大镜跟没放大镜有什么区别,反正在乌朵朵看来就是所有的石头都是一样的。

    乌朵朵觉得还不如自己把所有的石头都逛个遍。看其中是否会有什么不同,但是看了一圈,还真是没有看出什么,不禁让乌朵朵小声嘀咕起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什么莽带,飘花的。松花还是什么的,怎么看啊!怎么感觉都一样啊!”

    这时。那个专业人士因为看的过于专注,挪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乌朵朵,对方忙道:“啊,对不起,对不起,你没受伤吧?”

    乌朵朵一笑,摇头道:“没有,你继续看吧!”

    然后又开始新一轮无聊的搜索了,而撞到乌朵朵的专业人士,许是觉得愧疚,又许是因为听了乌朵朵的嘀咕有些好奇心,忍不住对乌朵朵道:“这位,小姐。这些原石不是这么看的,有放大镜和没有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赌石不但要看籽料的表皮,风化程度,因为外面被风华了,我们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所以我们就要通过一些表象来看其中是否出绿了。而好观看表皮就要借助工具,因为表皮跟表皮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特别是一些细小的区别,也许你不在意,但是实际上有可能是关键的判断点。就比如说前面的这块赌石,我们要根据松花的颜色深浅,形状,走向,多寡,疏密程度来推断里面绿的深浅走向。所以察看一定是很重要的。还有要注意的就是裂纹这种,一旦一个翡翠籽料有了裂纹,对翡翠原石的破坏性有大有小,大的可以让一整块玉肉都废掉,小的也会有稍微的影响。”专业人士讲解的还挺仔细的。

    当然,也比较笼统,听得乌朵朵狂点头,感兴趣的问:“是吗?那要怎么观看啊?什么叫做松花?什么叫做莽带?”

    专业人士是个中年人,年纪可以给乌朵朵当爹了,叫贾山,看见乌朵朵不知道怎么的就想起自己的女儿,心里一软,本来还打算继续往下看的,这会儿倒是有兴趣继续给乌朵朵讲解了。

    贾山回答道:“其实,不是所有的籽料都有莽带跟松花的,一般来说有的话,出绿的可能性会高一些。所谓莽是翡翠皮壳上出现的与其它石皮不同的条状、丝状、点状、块状的风化残留物。有莽的地方轻易有色,蟒是翡翠商人判定翡翠内部有无绿色、色浓色淡的主要依据之一,你瞧瞧,这块就没有莽,那块,对,这一块就有莽。莽带常见的有几种:有白莽,带形状的莽,丝莽,包头莽等等,像白莽一般以灰白色的莽最好,特别是黑石头上的灰白莽,加入再有松花表现,赌涨的把握就很大了,属于睹相极好的石头。老帕岗场口的石头,只要有蟒多数蟒下有色。”

    乌朵朵又继续问道:“那什么叫做松花啊?松花是翡翠赌石内部的绿色在风化皮壳上的残留表现,是赌色最生要的依据。其颜色有浓有淡、有鲜有暗,外形有大有小、有粗有细。一般来讲越绿越鲜越好,常见的松花也有带形松花,简要的说就是松花如带形一样缠绕在石头皮壳上,时粗时细,时断时续。还有点形松花等等。”

    “那什么叫做老帕岗?”一个陌生的声音提问道。

    乌朵朵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刚才还在装模样的观看者大部分都围了过来,听贾山滔滔不绝的给大家普及赌石知识!

    贾山一看这么多人围过来,也是吓了一跳,怎么这么多外行的人,随即就想到这些人可能都是本地的来看热闹的,毕竟n市可不是赌石的大市,外行人多也情有可原。

    但是,让贾山给这么多人讲,贾山又觉得没有意思,感觉大家像是看猴耍把式呢!不知道为什么,贾山就是有这样的感觉,而且,这个问题,贾山觉得就算是傻子都知道,都说是场口了,那就是出产地呗。所以,贾山在匆匆回答了这个问题后,又跟大家说了两句,就又开始研究起石头来了。

    这时众人也看出贾山不想说了,不过,刚才贾山说的就已经不少了,大家也都识趣的散开了,乌朵朵其实听得云里雾里的,不过还是向贾山说谢谢。

    贾山摆摆手,继续研究那些籽料起来,而乌朵朵还是有些奇怪,临走前,终于又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个,这位先生,那什么样的叫做籽料啊?难道是所有的原料都叫做籽料吗?”

    “不是的,只有这种被运来店里,经过很多催化了以后才叫做籽料,另外的那种叫做山料,质量都不怎么样的。”贾山道。

    乌朵朵点点头,表示懂了,不知何时围过来的苏小月听得两眼冒光,拉着乌朵朵,压低了声音,但还是可以听出声音里明显的兴奋的:“快,快,朵朵,咱们快去看看,有没有这位先生说的灰白莽带的籽料!”

    乌朵朵也是心里一动,就跟苏小月一起走了,贾山自然是听见苏小月说话的内容,不禁会心一笑,自己刚刚入行的时候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但是随着这行的深入就知道了,这种东西是真的不容易,尤其是这批货物都不是老帕岗,估计是哪个地方新出的矿,就自己现在看的,表皮好的还真没有几个,糊弄糊弄新人还可以。

    贾山摇摇头,不去想这些,继续往下一个石头察看了去。

    苏小月在那里兴奋的看,乌朵朵看着这些石头,观察了半天,不知道是这批货里就没有什么白莽松花带的,还是自己确实是没有赌石天分,愣是一块看起来像的石头都没找到。

    苏小月一番搜寻后,也都没有发现,无奈之下,只能放弃,而且这会儿人渐渐多了起来,苏小月就拉着乌朵朵出了这个店。

    这时人已经多了很多了,几乎每家店前面都支起了棚子,那些放着石头的店铺,都有一定的人气,这就让苏小月跟乌朵朵不知道去哪一家看热闹比较好。

    这时,乌朵朵眼尖,发现在前面些的一家店,不少人围着不知道在干什么,耳朵利的乌朵朵还隐约听到了里面传来咔嚓咔嚓的噪音,好似有东西切在了石头上,等声音停下了,又不少的人声传来叹息声,什么赌,什么可惜了,垮了之类的。

    乌朵朵顿时眼睛一亮,猜测这可能是当场解石,结果赌垮了。

    ---

    估算错误,今天忙了一天,现在才刚刚码第一章,天使先去洗澡,回来后继续奋斗,但是能码多少,就上传多少,请大家见谅了。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