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要不说空间就是好呢,当树木觉得过于密集生长不易时,空间会自动扩大那一块土地,务必保证这些树木的生长距离最为合理。

    姜孟城想想也对,是自己钻牛角尖了,这些拿过来,可不就是为了能用的吗?如果不能用,光是种这些有什么用,总不能干看着吧?

    想到这些,姜孟城不禁失笑,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我们要怎么把这树弄下来?瞧瞧这树都已经这么高这么大?”

    乌朵朵挠头:“这个,我也不知道,那难道我们就不用它做家具了吗?”之前还确实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最后,还是姜孟城想了个办法,知道乌朵朵的精力在空间里很好用,那么是不是可以把这紫檀树从底下切开,然后再运出空间去呢?

    乌朵朵当即点头:“这个主意可以,我曾经试过,像这种长在空间里的东西,我是没有办法直接移出去的,只有当这些东西掉下来或者摘下来以后,我才能动的。”

    姜孟城道:“那事不宜迟,我去买工具来切割,找好加工厂,然后我们找人把这树运出去。”

    乌朵朵点头:“嗯,就这么办。”

    买工具好说,但是如果是要找人加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是单纯的找一个大师来帮自己做家具就可以的,还要保证这个大师能够保密,保密措施要做好,不引起别人的怀疑,这么一看,事情就复杂了很多了。

    而这种时候,权力也是最好使用的,利用自己关系找到了一条万无一失的渠道,从货物运出到完成。都可以保证此事很隐秘。

    其实,很简单,只要找些退伍的特种部队就可以了,这些人往往都是最好的执行者跟保密者,因为特种部队的特殊性,要求这些人员在完成任务的时候不需要问为什么,让他们养成了从不问出处,不问缘由,就能很好的执行任务,是很好的完成者。保密不用说,本来在部队,首先要学会的第一条就是保密。更不用说在特种部队里,执行的都是一些特殊的任务,那保密的严谨程度,谁都比不上,因为在部队里。一旦有一点的泄密,那是要上军事法庭,而在特种部队里,一点的泄密,有可能却是失去了生命,连上军事法庭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姜孟城以退休的特种部队来执行这个任务,是很正确的选择,甚至。姜孟城摸着下巴,说不定自己可以雇佣这些退休的特种部队出身的军人,要知道,这些人因为对国家的贡献很大,安置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能轻易忽视了。

    如果自己可以雇佣特种部队军人的话,那么也是为国家解决一部分问题。这一点很不错。

    在一家五金店里,很快就买了一个伐木用的电动工具了,拿到空间里,开始伐木,两棵树花了姜孟城两个小时的时间,实在是这个树太粗了,还要控制好倒下的方向,否则要是偏向自己这一边,或者是菜地上倒下去,那岂不是要砸坏了花花草草,蔬菜的?

    最后,两根树木都倒下了,这才算完成任务,要不说是仙家的手镯呢,瞧瞧,树木倒下的时候,空间自动的延伸开了。

    伐好了树木,姜孟城心里也已经有了腹案,花了半个小时,打了好几个电话,安排好了接应的人跟加工的工厂以后,只等明天,乌朵朵跟自己去把树木挪出空间,就会有人接手了。

    姜孟城安排好以后,就跟乌朵朵说了,乌朵朵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快就弄好了,而燕窝也被姜孟城送走了,寄到一家比较有名的店,让人加工去了。

    本来,难得放松下来,姜孟城还想跟乌朵朵放松厮磨一下的,却接到了一个电话,很陌生,又好似在哪里听过的一个声音:“喂,你好,请问你是谁?”

    “我是贾梦,不知道你还记得吗?”贾梦在电话的这一头道。

    “贾梦?哦,我知道了,你不就是小月的男朋友吗?我们以前还见过的!”乌朵朵想起来了,不但想起贾梦是谁,还想起他跟苏小月的事情了。

    要说贾梦跟苏小月的缘分不浅,后面也果然如乌朵朵所想的,成了苏小月的男朋友。乌朵朵也听苏小月说起俩人交往的过程。

    原来,自赌石大赛后,贾梦就经常借着要带苏小月去看她赌涨的那块翡翠的雕刻,或者是跟她探讨翡翠要的样式,总之借口多种多样,也成功的联系到苏小月,每次都能把她约出来。

    毕竟心思是在苏小月身上,贾梦讨好起苏小月那是不与余力,渐渐的,俩人的关系越来越亲密,越走越近,苏小月也察觉了贾梦对自己的意思,俩人之间的印象是越来越好。

    贾梦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得到高人指点,在知道苏小月对自己也有好感的时候,就向苏小月表白了,一鼓气的请求苏小月当自己的女朋友,苏小月虽然没有心理准备,但是对贾梦也是有好感,就点头答应了。

    要说贾梦追苏小月的时候,也是顺风顺水的,俩人从相识到称为男女朋友的过程,一点都没有遇到阻碍,就好像是上天有意成全一样。

    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跟乌朵朵这个好朋友说一下了,而且,平常的交谈中,苏小月没有注意,乌朵朵却是感受到了,基本上三句话有两句是不离贾梦的。

    现在说起贾梦,苏小月更是一副很甜蜜的样子,所以连带的,乌朵朵对贾梦的好感也不少,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吧。

    而这会儿,贾梦的来电却让乌朵朵很诧异,在贾梦回答是自己的时候,问道:“贾梦你有什么事吗?是小月出了什么事吗?”除了这个理由,没有其他的理由能让贾梦给自己打电话。

    姜孟城坐在边上,惬意的搂着乌朵朵,虽然天气很热,但是屋子里开着空调还是很凉快的。

    乌朵朵看了姜孟城一眼,没有说话,把注意力放在电话里,贾梦道:“乌朵朵小姐,别担心,不是小月有事,这一次,仅仅是我的公事想要找你。是这样的,我也知道你解出了一块金丝红翡,可能乌小姐不知道,我们家是做珠宝生意的,所以,我想要跟乌小姐谈一笔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乌朵朵有些莫名其妙,因为这段时间,金丝红翡还在雕刻中,雕刻大师本着精益求精的精,不但对首饰的样式多加注意,还注意计算,设计了首饰与首饰之间的雕刻所需要费的空间,来保证最大化的利用那块翡翠,而不造成浪费,所以,她这会儿也没有想起自己还有一块金丝红翡来者。

    贾梦道:“是,做一笔生意,乌小姐,还记得你那日开出的金丝红翡吗?不知道,乌小姐是否全部都利用了下去?我们也不多求,实不相瞒,我们手头上有三千万,想要求购乌小姐的金丝红翡一块,不知道乌小姐愿不愿意买?至于大小,看乌小姐的意思!”贾梦这么说,也是在了解了一番乌朵朵的性格后才决定的,否则,在生意场上,很忌讳说不论大小,特别是有的商人,真的可以只给你一小块。

    之所以过了这么多月才开始联系乌朵朵,一个是贾梦不想让苏小月以为自己是利用她,一个是收购金丝红翡也是大事一件。

    原来,他也很心急的想要收购,想早些联系的,生怕被人抢了先,当时因为开出了金丝红翡,整个赌石界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刚开始还有说乌朵朵的长相,后来却渐渐的消了声息,没了议论声,这让贾梦跟从儿子口里知道一切的贾山笃定乌朵朵是有背景的,并且背景不低,而后来,他们也仔细留意了一下关于金丝红翡的消息,却吃惊的发现,金丝红翡的主人的消息在赌石界仿佛昙花一现一样,大家都只津津乐道的讨论着近来赌出了一块金丝红翡,却没有人知道这块金丝红翡的主人是谁,这更让他们确定这一点,没有莽撞行事。

    这也更让父子俩肯定了乌朵朵背景不低,否则,怎么能把当时乌朵朵的消息瞒得那么紧,连丝毫的痕迹都没被找出来呢。

    也是因此,贾梦跟贾山分析,觉得这金丝红翡的主人肯定是不希望曝光的,那么他们如果想要得到金丝红翡,不但要等到这件事慢慢平息了以后,再联系对方,他们也相信,对方没有这么快出售金丝红翡,再说那么大一块的金丝红翡,如果出售的话,动静也非常的大,不可能会不知道。

    再加上,要得到金丝红翡,这价钱也是要商讨的,要以他们的财力能得到多大的一块,也要商量一下,因为事关重大,父子俩对此事是多次研讨,最终在保证资金链不断裂的情况下,把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抽调出来不说,还把自己的家产都添上不少,这才决定下来,想要花三千万,买乌朵朵手里的一小块金丝红翡。

    ---

    感谢为本书贡献第7张粉红,感谢老年痴呆蝎为本书贡献第8张粉红!

    感谢忻伈的两块平安符,感谢gz的平安符。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