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乌朵朵想了想,糙糙的树木放在四边,中间是讲究的房顶,确实是很不和谐,那还是依姜孟城的意见吧,不过,乌朵朵倒是想到一个,造的房子,万一这树还长呢,怎么办?

    对于这一点,姜孟城也没有很好的主意,道:“要不,也买些做好的木头回来造房子好了,到时,挖好了坑,直接往里填。”

    乌朵朵还是摇头:“那还不如,按照之前的建议呢,毕竟没有比树木更好的地基了。”毕竟是自己造房子,她真心担心质量没保证。

    整个空间就乌朵朵跟姜孟城忙活,不过,这工程可有够磨的,也是,白天要上班,也就晚上有功夫来做,技术又不成熟,那要做多久啊。

    原来还要摘菜收菜什么的,现在又交给了越云挽跟乌山河来做,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现在的乌振飞东西照吃,却不再参合空间的事了。

    他们也搬出去住了,就住在乌朵朵给他们买的套房里,苏友仁也算贤惠了,自从嫁人以后,开始学着自己做饭,慢慢的也就一点点的会了,工也恢复了,就是家里的孩子交给越云挽他们带。

    乌小贝,其实很乖,很好带,只有在肚子饿要吃奶的时候哼唧两声,尿了拉了,也会哼唧两声,剩下的时间笑的时候居多,很少哭。

    看着乌小贝每次眨着他那澄清漂亮的眼睛时,乌朵朵都忍不住伸手掐了他的小脸蛋一把,手感实在是太好了,每次看乌小贝要哭不哭的样子,她就很得意。

    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得意的,欺负人家一个不会说话的婴儿,大家鄙视乌朵朵吧。

    越云挽跟乌山河听说在空间建房子也很高兴,对于揽过空间摘菜的活儿没有一点意见。其实,事情也真不多,一般也就是捞海鲜都是乌朵朵干了,他们只要负责装箱就好,水果也不用上去摘,需要的时候就装箱了。

    蔬菜也一样,第二天早上一般也是乌朵朵忙活,所以事情也不多。

    俩老其实最近的事情也不少,不光是要看店,结婚的一些事宜。女方这边要做的准备也不少。

    高丹珠这边呢,也过得很充实,自从儿子订婚以后。就又回京城了,开始做婚宴典礼的准备,新房也要抓紧装修,尺寸都报过去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儿子说要自己找人定做家具。木头也从他那边出。毕竟,虽然以后工在这边,但是结婚毕竟要在京城,那才是乌朵朵未来的夫家啊,这点可不能本末倒置了。

    所以,相对订婚前。女方的兵荒马乱,订婚后,是男方兵荒马乱了。

    白天的上班对于现在的乌朵朵来说。都像是休息一样了,也是,在这里,乌朵朵还可以聊天打混一下,在家里。就要开始忙活造房子的事儿,要不就是要去练武。还真是不得什么空闲的样子。

    姜孟城前段时间拿去的燕窝也寄回来了,乌朵朵特意找了网上如何做燕窝,煮了以后,感觉这燕窝,吃着入口即化,啥感觉都没有呀,个人感觉是不如菜好吃,不过,偶尔当甜品来吃也不错了。

    乌朵朵呢,在跟贾梦谈了几天后,就速度快的让姜孟城拿了一块金丝红翡卖给了贾梦,三千万就这样简单到手了。

    眼看着,离结婚只有三个月了,姜孟城这一天突然道:“阿朵,过几天请假吧,咱们的婚纱都做好了,要试穿一下,还有,我定好了婚纱照,要找个时间去拍。你看咱们什么时候去?”

    乌朵朵哦了一声,想了想,最近没有什么事,请假一下应该是可以的,道:“那可以啊,我明天请假吧,什么时候开始啊?”

    “嗯,那如果你能请下来,就请后天到下一星期吧,请一个礼拜的时间,应该没有问题吧?”姜孟城道。

    乌朵朵道:“不知道,也许可以呢!不过,工要做一下交接就是了。”

    “嗯,到时,你请好假,要告诉我一声,我定飞机票,我们去北京拍婚纱照!”姜孟城叮嘱道。

    “什么?婚纱照要去北京拍?怎么那么远,这一边不行吗?”乌朵朵吃惊的问道。

    姜孟城摇头:“不行。”解释道:“不是我不想在这边弄,而是,这边根本就没有高级的婚纱馆,那些衣服都脏兮兮的了,实在是让人看着不放心。”

    “高级婚纱馆?跟普通的婚纱馆有什么不一样吗?”乌朵朵问道。

    “当然不一样了,高级婚纱馆如果价钱到了,可以专门为你设计婚纱,用的料子也好,这些婚纱就等于卖给了你,拍婚纱照也漂亮,让人放心。在那里,如果你不照相也可以,他们也会卖婚纱的。”姜孟城解释了一下高级婚纱馆,这还是以前的一个女伴说起她一个同学结婚时提起的,否则姜孟城哪里知道还有这些区别啊。

    乌朵朵点头表示明白,不过,有些迟疑的道:“我们的婚纱照要弄得那么高级吗?还是不要了吧,我觉得简简单单的,就挺不错。那些婚纱照了一次后,以后又不能穿了,结婚上只要有一身婚纱就不错了,买那么多,也没用吧?”

    对于这一点,姜孟城很不赞同:“你是我老婆,多买些婚纱没有什么,就算以后不穿也没关系啊,我可不想你委委屈屈的只有那么两三套婚纱可以照,人一辈子只有一次婚礼,我希望你能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就算是照婚纱照,我都不想要你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乌朵朵还是觉得很浪费钱,还要说什么,无奈,姜孟城只能换一套说辞:“上层社会其实都是这样的,阿朵,你别推了,否则,我都怕人家笑话你!笑话我没关系,但是小看你,到时又惹得你生闲气,这点钱真的没有什么,咱们不用省!再说了,一套婚纱而已,要不了多少钱。”

    乌朵朵点头同意了,觉得既然是上层的规矩,也就是自己不知道吧,还是别标新立异了。等到后来,乌朵朵才知道哪里有姜孟城说的那么夸张,除了个别的暴发户能在婚纱照上扔这么多钱进去,实际上,人家也就在高级婚纱馆定制一两套婚纱,剩下的,如果喜欢,可以租店里的婚纱,否则,就是官二代,哪里花得起那么多钱啊。

    要知道,在高级婚纱馆一套婚纱最次的也要四五千一套婚纱,实在是没有必要花那个钱,大部分都是租用那里的婚纱,不但是因为那里的婚纱样式多,更是因为他们的服务质量让人满意,像乌朵朵这样一定制就是十套的,已经算是很高档了,每套婚纱价值都至少上万,更不用说,为了定制当天用的婚纱礼服花了将近一百万的了。

    第二天,乌朵朵跟上司请假,总经理果然没有什么意见,让乌朵朵办了交接给邱尚祥,就准了。

    临走前,乌朵朵还去给钱明送了些蔬菜瓜果,鸡蛋鱼类的东西,知道他什么都不喜欢,就是喜欢吃。

    果然,钱明本来手里拿着一张纸,眉头紧皱,忽然看见乌朵朵提着礼品上门,一下子眉开眼笑的招呼:“哟,朵朵,今天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坐坐啊,真不容易。”

    “钱大哥,你这话说的可不对,我平常也很有空来这一边的好不好?说的好象我多没情意似的。”乌朵朵佯怒的道。

    “是,是!我错了。”钱明一看见吃的,嘴下留情多了,否则,还不攻击的乌朵朵头昏眼花啊。

    乌朵朵奇怪的问道:“钱大哥,刚才看你拿着一张纸,看什么呢,愁眉苦脸的样子。”

    钱明一说起这个,脸色又变得跟刚才一样了,叹口气道:“嗨,还不是为了公司的事,近来,公司铁矿的开发量减少了不少,我就让人勘测估算一下,没有想到的是,铁矿的开采量已经超标,以后的话,保不齐能开采多久呢!”

    “啊,怎么会这样?那公司要怎么办啊?”乌朵朵一惊。

    “能怎么样,估计要从别人那里进货了,只是这样,成本就要高多了。”钱明道:“其实,公司之前不光是做船业,还做了卖钢铁的业务,是这几年才渐渐把重头放在船业上的。”

    乌朵朵道:“是这样?那公司在国外开展业务,是不是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啊?”

    “我觉得应该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公司发展已经到瓶颈了,发展跨国业务,是形式所需。”钱明分析道。

    “哦,这样啊,只要还能开展下去就行!”乌朵朵要被吓死了,还以为好不容易自己做出了成绩,公司要倒闭了呢。

    钱明哭笑不得:“你这常识也懂得太少了吧,好了,你来是有什么事拜托我吗?根据我的了解,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天天比我还忙!”他是不知道乌朵朵还要进空间忙活,但是却知道,乌朵朵每天晚上下班后,要去练武,不去练武也有事做,总之,乌朵朵的忙碌在公司是有名的。

    --

    感谢忻伈的两块平安符!

    感谢紫色娃娃为本书贡献第10张粉红,感谢悠悠梦竹为本书贡献第11张粉红,感谢jessiewu为本书贡献第12张粉红!

    啊,啊,本书要晚节不保了,怎么办?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6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