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二十九章逃婚宴与钱明的过往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二十九章逃婚宴与钱明的过往

    后来,等到中午的时候,姜孟城拉着乌朵朵整个婚宴上都敬了一圈后,本来乌朵朵还以为可以吃饭了呢,见姜孟城满脸通红的样子,还以为是姜孟城喝多了呢。

    但是,等姜孟城带着乌朵朵进了酒店的一间房间,然后把准备好的衣服拿给乌朵朵换上时,她怔了一下:“阿城,这是干什么?”

    姜孟城头也不抬的直接换衣服:“还能干什么,赶紧换衣服,换了衣服我们好走人!”

    “走人,去哪里?”乌朵朵郁闷的问道。

    姜孟城这时已经把t恤穿上了,看乌朵朵还没动静,一边脱裤子一边道:“当然是去度蜜月了!”

    “现在?不太好吧?外面还有那么多人呢,我们现在去行吗?”乌朵朵迟疑的道,忽然惊叫道:“啊,你,你,你怎么在这里换衣服啊!还不转过去!”说着也没忘记用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会长针眼。

    姜孟城却很理所当然的道:“阿朵,咱们现在结婚了,以前我顾及的问题不存在了!再说,你早晚也是要看的,这有什么!别说了,快点换吧,否则一会儿我帮你换了啊!外面的车等着呢,咱们可别误了飞机的点了。”

    话是这么说,可是,乌朵朵埋怨道:“那你也要避讳着点啊,咱们,毕竟还没有,还没有!”满脸通红说不下去了,见姜孟城还是那个态度,有些哑口,这就是所谓的婚前婚后的态度不同吗?

    见说服不了姜孟城,乌朵朵只能转移别的话题,道:“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放心吧,否则。晚上都不知道该怎么被他们整呢!还是你想要留下来!”真不愧是部队出身的,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就都换好了。

    姜孟城这才抬头看向乌朵朵,道:“怎么,阿朵,你不换吗?要不我帮你换吧!”坏笑着,姜孟城走近乌朵朵。

    乌朵朵急忙惊叫:“不用,不用,我马上换,那个,你。你先出去吧!”

    虽然,姜孟城还想要跟乌朵朵逗趣,但是现在时间紧迫。姜孟城只能放弃这个打算,转身出了房间,临走前也没忘记吩咐道:“快点啊,要是搞不定,我不介意来帮忙的!”

    “放心。放心,我自己绝对能搞定!”乌朵朵连连点头,生怕说晚了,姜孟城会过来帮自己换衣服,那自己就要羞涩死了,他眼里的跃跃欲试。乌朵朵怎么会没有看见呢,甚至还看明白了所以坚决不能让姜孟城得逞。

    换好了衣服以后,姜孟城拉着乌朵朵。躲躲闪闪的走后门,在那里早就有一辆很不起眼的大众qq车等着了。

    直到开到机场,乌朵朵才傻愣愣的道:“阿城,咱们真的去度蜜月啊,那那些宾客怎么办?”

    姜孟城好笑道:“咱们都到机场了。这还有假啊?”

    “那,可是。咱们没有收拾行李啊!”乌朵朵奇怪的道。

    “没有行李没关系,到时去那里再去买衣服,现在先将就着!”姜孟城道。

    姜孟城的时间把握的刚刚好,一到飞机场,立刻就可以上飞机,这时,乌朵朵手上被塞了几样东西,仔细一看,是护照什么的。

    乌朵朵惊讶的道:“阿城,我什么时候办的护照啊?”

    “前两天给你办的,当时不是还找你要身份证了吗?”姜孟城笑道。

    乌朵朵尴尬一笑,没有说话,那会儿她正在胡思乱想,都没有注意姜孟城要做什么。

    而此时,在姜家包下的五星级酒店的一侧,钱明端着酒杯,站在窗户前,正在一边欣赏风景,一边品位美酒,忽然一个长得跟钱明有五分像的人走了过来,手上同样拿着一杯美酒,只是,相比钱明的苍老,来人身上更有一份成熟男人的魅力。

    钱山端着酒杯走过来,看着钱明,十分的痛心,见钱明明明知道自己过来了,却执著的不转过头来,道:“小明,你就连看我都不想吗?我可是你大哥呀,这几年,你都去了哪里,我怎么会找不到你!”

    钱山还真是冤枉钱明了,钱家里,他就跟自己的大哥最亲,如何会故意装做没有看见呢。

    钱明听见声音,转过头来,很惊诧的道:“大哥,你怎么在这里?哦,我差点忘记了,你跟姜家的关系不错!”

    钱山见钱明还愿意跟自己说话,欣喜的道:“小明,你这几年都去了哪里?这一次回京城,是准备回家吗?当年那件事,你还怪我吗?当时,我不是不想说,可是,爸妈不让,小明,别倔了,回家吧!”

    钱明笑道:“哥哥,你也知道我,我可不想回去看那些人的嘴脸,尤其是那个人的嘴脸。至于找我,其实,我也没有在哪里,呵呵,每年不都是有给你寄明信片吗!当年那件事,我知道的,不怪你,真的,哥,别自责了!又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些人,太龌龊了!”

    这时,一个长得跟钱山有三分像,跟钱明一分像的年轻人,同样端着一杯葡萄酒走过来,有些轻佻的道:“大伯,这人是谁啊,姜家的老爷子可是在那边,我们赶紧去打招呼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大伯,别说,今天姜家娶的媳妇可真漂亮,尤其是那皮肤,啧啧,真够好的!”甚至他都不需要再做什么,就这么看着,都热血沸腾,有机会!说着,钱水溪还在那里眯着眼,一脸的回味似的。

    看得,钱明都快吐了,厌恶的看了钱水溪一眼,心想,真不愧是那人生的孩子,果然都是一个德性。

    钱山见侄儿这么没大没小的,不禁低喝一声:“住嘴,这是你能猖狂的地方吗?再给我胡说八道,就给我滚回钱家去!”

    钱水溪漫不经心的道:“大伯,用得着这么小心吗,这里可就只有我们三个人,我不说,你不说,他不说谁会知道。”说着,钱水溪对钱明威胁道:“刚才你听见了什么?”

    对这个侄儿,钱明连想跟他说话的欲望都没有了,哪里知道,这时,钱水溪一声惊呼:“二,二伯!”

    钱水溪的脑子里瞬间就闪过关于自家跟钱明的恩怨情仇,这些事情,钱水溪自然也听别人说起过一些,还特意去追查了一番,否则还真不知道,在家里为什么只有大伯,和自己的父亲,而说起二叔,为什么讳莫如深,尤其是自己的父亲,一提起二叔,就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吃了他似的。

    据说,很久以前,钱明跟自己的父亲钱华非常的要好,只是一个是花花公子,风流成性,一个是冷酷帅男,洁身自好。花花公子是父亲,冷酷帅男是二叔,当时俩人在学校是同时很受欢迎,狗血的是,父亲跟二叔同时爱上了一个家境贫寒的女孩子。

    二叔,父亲同时展开一系列的手段追求这个女孩子,女孩子刚开始选择了父亲,后来,在发现父亲花心后,又看到了二叔的诚意,最后被二叔感动,转而爱上了二叔,俩人开始相恋。

    刚开始,钱华还不相信那女孩会离开自己,转而投入自己的哥哥的怀抱,后来虽然相信了,却始终坚信那个女孩子是情不得已,其实,钱华对于女孩子的感情也没有多深,就是面子祟,开始重新寻求女孩子的原谅。

    可惜的是,那个女孩已经跟钱明深深相恋了,根本就不可能转投他的怀抱,又不是水性杨花的女子。而钱华由于过于自信,已经向世人宣言了对这个女孩子势在必得的决心,最后,没有成功后,自然受到了一干狐朋狗友的嘲笑了,但是,钱华不思己过不说,还把这件事怪在了女孩跟钱明身上,尤其是钱明,钱华觉得如果不是钱明耍了阴谋诡计,为什么那个女孩本来是与自己相恋的,为何会另投别人的怀抱呢。

    至此,俩人的关系开始走下坡路,真正让钱明跟钱华反目成仇的是,钱华不但阴险的设计钱明,还设计了那个女孩子,灌醉了那个女孩之后,强、奸了对方,甚至在事后,还跟几个好友共同享用,后来,女孩醒来,在听到钱华的胜利宣言时,又发现对方说的是事实,承受不住,先是拿刀企图刺杀钱华,发现不成后,转而自刺身亡。

    后来,在得知事情的真相后,钱明自然是不会干休的,钱明也是才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三弟竟然是如此自私自利且这么可怕的一个人,但是,钱明也不会善罢甘休,当知道真相的那一刻,钱明发了疯的开车去狠揍了钱华一顿,甚至差点断了他的子孙根,后来,钱华整整两年才恢复了,但是,同时也沦为了京城的笑柄,所以,钱华说起钱明才会这么咬牙切齿的。

    而让钱明不敢相信的是,出事后,他的爷爷,从小最喜欢的爷爷,竟然不分青红皂白把所有的罪过推到了女孩的身上,甚至他的身上,让他要向钱华道歉。

    钱明的父母却也没有说话,只是沉默不出声,默认的态度。

    钱家的其他亲戚,不用说,流言蜚语全都有,却没有几个人能对女孩抱打不平的,反而说着风凉话,也就是至此,钱明认清了一家人后,心灰意冷的离开了钱家,至此去向无踪。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