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三十章此为何处?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三十章此为何处?

    钱明理都没理钱水溪,冲钱山扬了扬自己手上的杯子,示意一下,就离开了,今天在,在乌朵朵的大喜日子里,钱明是不想要闹出什么事来。

    当然,如果钱水溪挑衅除外,这点,钱明还真是高看了钱水溪了,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本事。

    钱明坐回原来的座位后,喝着酒,却完全没了刚才的好心情,之前还说是好酒,喝着很享受,现在却如同嚼蜡。

    想着,忽然回过,抬起手表看看时间,有些奇怪:怎么新娘子新郎换个衣服换了这么久?

    正起了这个念头呢,就发现前面一片嘈杂声响起,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要过去看看呢,忽然就听见有人在喊:“什么?不是吧!”

    毕竟是姜家的婚宴,出了意外,很快就得到了处理,混乱很快就被平息了,而不一会儿,就见之前的司仪上台了:“新郎带着新娘已经上了飞机,飞到国外去度蜜月去了,让我们祝福他们吧!”

    在司仪讲解中,钱明得到的是这样的情况:姜孟城跟乌朵朵两个人刚刚换了装束后,因为发现飞机赶不及了,只能不得已的离开婚宴,奔赴了飞机场,此刻已经上飞机度蜜月去了。

    但是,钱明却不禁轻笑着摇摇头:真是够机灵的,也不知道是谁想出的这个大胆的主意,竟然抛下一干的宾客独自逃跑了,都不知道让钱明说什么好了,让一些人的计划落空,刚才,钱明可听边上姜孟城的几个好友,跟乌朵朵的几个朋友在那里谋划着怎么闹洞房了,什么俩人同咬一个苹果,喝交杯酒都是小意思。甚至还有一些让人光听着就脸红心跳的招数,让人光是听着,就知道有多么的恶搞了。

    不过,钱明想想,应该是姜孟城的主意比较有可能,毕竟,如果是乌朵朵出的这个主意,容易讨婆家的不喜欢,而如果是姜孟城出的这个主意呢,就没人能说什么了。

    事实上。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明白这个道理,虽然姜孟城抛下一干宾客独自去度蜜月了,但是面上大家都要给姜家这个面子。内心里都有些看不起,觉得姜孟城实在是太目中无人了。

    但是,也就是一些跳梁小丑有这样的想法,凡是跟姜家比较好的,如南宫茨一流的人物均在那里懊悔着。怎么不把姜孟城盯紧一点呢,竟然让他就这么给逃了,可惜自己想的那些个好招数啊!

    可是,任谁也不会想到,姜孟城会这么贼,会这么大胆。竟然会利用换衣服的机会逃走了,不过,这个招数确实是不错。南宫茨一干好友已经在想着如果自己大婚了,想要在闹洞房的时候,能不那么狼狈,逃跑确实是个好法子。

    可惜的是,有这个招数的姜孟城以后自然会是当男伴出场了。而这个招数,让大家都有了预防。也只偶尔一两个能够斗过姜孟城,大部分都没有逃跑成功,其中就有南宫茨。

    再说姜孟城跟乌朵朵历经几个小时的飞机,终于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乌朵朵跟着姜孟城下了飞机,看着全然陌生不说,还有很多外国人的城市,问道:“你到底带我来哪里呀?这里怎么有这么多的外国人?我们现在是在国外?”

    姜孟城肯定的点点头,不过,还是卖个关子,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先去酒店住下吧,我都定好了!至于这里是哪里,等到了地方我再告诉你。”

    姜孟城不说,乌朵朵也没辙,哪里知道平常都依着她的姜孟城,一旦掘起来,谁都扛不住,这不,刚才乌朵朵已经盘问了很久,什么法子都使出来了,可惜,姜孟城就是不中招。

    而姜孟城也不知道怎么做的,竟然连飞机票上的目的地也没有写。

    如果说刚才乌朵朵还有些疑虑,等走出飞机场的一霎那,只见原本在乌朵朵的估算下应该是下午的时间,却黑乎乎的一片,看见那些来往的外国人,乌朵朵肯定了,这里一定是国外。

    关键是,这里到底是哪里呢?国外是肯定的,关键是哪个国家,听着服务员说着她听不懂的言语,乌朵朵懵了一下,随即就肯定了,这里肯定不是美国,也不是英国。

    因为这些人说的竟然不是英语,也不知道是什么语言,乌朵朵表示一句都听不懂。

    这时,不待乌朵朵再猜,姜孟城已经看到了自己定下来的车,拉着乌朵朵一起上车,过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住所。

    看着眼前的高楼大厦,乌朵朵跟姜孟城一起进到里面去,甚至都不用怎么登记,姜孟城拿出自己的护照,对着柜台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的话,让乌朵朵很是诧异,自己怎么不知道姜孟城会这种语言啊。

    乌朵朵觉得姜孟城真的会给自己惊喜。

    乌朵朵刚才在车上,试图寻找出能看出这个城市是哪里的标志,可惜一无所获,不过,不管她怎么看,总觉得这座城市透着一股浪漫的味道。

    拉着乌朵朵坐着电梯到了最顶层,拿了一张磁卡给乌朵朵,自己也一张,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乌朵朵跟自己分开也可以进房间,否则依照两个人度蜜月,怎么也应该在一起。

    把东西放下后,姜孟城用中文问道:“怎么样,阿朵老婆,我们是要先吃饭,还是先洗澡?”没有听错,在今天开始,姜孟城就正式宣称乌朵朵为阿朵老婆了,还让乌朵朵要叫他阿城老公。

    为了这称谓,姜孟城是一番纠结啊,又想要听乌朵朵叫自己老公,自己叫她老婆,又觉得这样没有特色,自己还想要有个对乌朵朵独一无二的称呼呢,最后,纠结了半天,干脆合二为一,就叫阿朵老婆,阿城老公,听着,姜孟城就浑身的舒爽,比灵丹妙药都管用啊!

    乌朵朵活动了一下身子,本来是打算先洗澡的,但是,转念一想,吃东西,肯定又要弄了一身油,虽然不是像小孩子一样那样弄的一身油,可是想想也不舒服,还不如先吃了饭再洗澡呢,可是现在又没有什么胃口。

    姜孟城看了下时间,如果不算时差的话,这会儿应该可以吃早餐了,姜孟城道:“要不这样,朵朵,咱们先稍微吃点东西垫一下肚子,然后上来洗澡,睡觉,怎样?我们可能要调一下时差,这里跟咱们那边是白天黑夜差不多要相反了。”

    乌朵朵点头赞同,毕竟自己可没有出过国,姜孟城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道理的。

    按照姜孟城说的,俩人吃了饭,洗了澡,就躺床上睡觉了,俩人这一次光明正大一张床上,如果不是为了这里的夜晚做准备,姜孟城估计都能兴奋的睡不着,不过,就是这样,心理的兴奋也是少不了的。

    就是睡觉的时候,手都不自觉的一手搂着乌朵朵,侧着身子,一个大腿呢,横跨在乌朵朵的身上来宣誓自己的主权。

    刚开始乌朵朵还以为自己会睡不着的,但是没有想到一沾上枕头,竟然睡的这么香。

    最后,俩人是在中午的时候,被饿醒的,毕竟在婚宴上本来就没有吃多少东西,就赶赴机场,在飞机上的东西更是不用说,非常难吃,哪里吃的下啊,还不如乌朵朵自己从空间拿的水果呢,等到了这里又很累,随便吃了几口,不饿就睡了,哪里会想到那么多呢。

    所以,俩人是被饿醒了,好在这是在酒店,刚刚睡醒的俩人懒得下去,姜孟城一通电话下去,甚至都还没洗漱完,早餐就已经送过来了。

    狼吞虎咽吃了个饱,乌朵朵再一次的问道:“阿城老公,现在总该告诉我这里是哪里了吧?”

    “这个,阿朵老婆,我们晚上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好吗?”姜孟城道,吃了饭,俩人自然是不困的,乌朵朵都不知道要做什么,本来还以为姜孟城会带自己出去逛逛的,哪里知道,姜孟城忽然道:“走吧,阿朵老婆,反正没事,要不我们先去街上逛一逛?”

    乌朵朵也很有兴趣,毕竟第一次来国外嘛,自然是很好奇的,而姜孟城的故秘,不但吊着乌朵朵的胃口,也让乌朵朵明白,姜孟城一定是想要给自己一个惊喜,想到这一点,乌朵朵不禁羞涩而又甜蜜的一笑。

    所以,在路上明显逛的有些心不在焉的俩人在一个想要躲避,一个愿意配合着愿意让对方做小动的情况下,逛街还算愉快,期间的乌朵朵,对于姜孟城无数次的尿急视而不见,都当是真的来处理,对于尿急的姜孟城每次都要带上手机,也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终于等到在当地应该是四五点的时候了,姜孟城终于宣布俩人可以回酒店了,在乌朵朵看来,应该是姜孟城那边布置好了。

    不过,等回到了酒店,姜孟城跟乌朵朵一顿饭却吃了两个小时,上的东西让乌朵朵有些肯定这是哪里了,貌似是法国?因为上的都是法国一些有名的名菜,虽然乌朵朵没有出过国,但是谁让乌朵朵曾经身为国际跟单部的主管,现在又是经理,打交道的外国顾客可不少,那些人可不像是中国人,有钱存起来,讲究的是有钱就花。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7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