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姜孟城晚上果然乖乖的去了客房睡觉,让乌朵朵很是纳罕,一问才知道,这竟然是叶师弟吩咐的,其实,叶师弟是担心姜孟城受不住诱惑,跟姜孟城说了不能再做闺房之事后,又顺口加了一句,最好是分房睡。

    所以,姜孟城虽然担心乌朵朵,但是还是主动去别的屋子睡。

    对于姜孟城的态度,是很赞成的,临睡前,乌朵朵怕迟到,还是定了闹铃,谁知道,早上正在酣睡中,闹铃就响起来,很久没有用闹铃的乌朵朵顿时吓了一跳,心想,下一次怎么也不能用闹铃了,太吓人了。

    尽管是这样,乌朵朵还是很困,可是,时间已经到了,该起床了,只能强撑睡意爬了起来,但是,今天的办事效率显然不高,乌朵朵在上班的时候,还打瞌睡,差点睡着了。

    让乌朵朵很是无奈,毕竟这可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乌朵朵心想,现在就算自己想要不辞职都不行了,貌似!

    乌朵朵倒不是没有想过能不能直接申请产假,但是十月怀胎,不说现在自己才两个月的身子,就说产假才六个月,就算公司肯大方的给个九个月,但是,自己总不能坐了月子以后马上就上班吧,而且,乌朵朵很舍不得,舍不得失去跟孩子相处的日子,想想,就觉得难受。

    所以,就算是为了自己未来的孩子,乌朵朵都觉得自己应该辞职,但是这毕竟是大事,就算之前讨论过,但是没有经过确定下来,乌朵朵也是不敢擅自做主的。

    晚上的时候,乌朵朵把自己想法跟姜孟城一说,姜孟城当即赞道:“阿朵老婆。你的决定太英明了,我支持你的想法,别说了,咱们明天就辞职!”姜孟城巴不得乌朵朵早点辞职,好专心做家庭贵妇,关键是不用那么辛苦,自己每次回家也能有一盏灯亮着等自己。

    于是,乌朵朵发现,自己真是白征求对方的意见了,算了。自己还是问问别人再说吧,但是这种想法让姜孟城强烈的抗议,自己有那么不靠谱嘛。干嘛还要找别人商量啊!

    第二天,乌朵朵照样定了闹铃,虽然会吓自己一跳,但是既然决定辞职了,那么在最后表现的好一些也无可厚非了。

    乌朵朵在正常处理公事以后。打了一份辞职函,打印出来,带着这份辞职函,起身到总经理办公室,道:“总经理,我。我打算辞职!这是我的辞职函,请总经理批准!”

    市场部总经理十分的惊讶的看着乌朵朵,关心的问:“朵朵。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要辞职了?是出了什么事吗?你可以提出来,我们解决一下!”

    乌朵朵摇头道:“总经理,真的没有什么,我就是个人原因,想要辞职!”

    市场部的总经理还是很珍惜乌朵朵这个下属的。自从乌朵朵接手何碧霞的职务后,处理事情让他很放心。甚至,在一些他职责范围内的事情,他都放心交给乌朵朵去做,能力非常的好,专业知识经过近一年的再一步深化,已经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了,所以就光是为公司的角度上,乌朵朵想要辞职都很难,更何况,最近公司明显很忙碌,如果公司批准了乌朵朵的请求,带来什么样的后果都不敢预估。

    所以,总经理道:“你能说说具体的原因吗?如果你不能把具体的原因告诉我,我只能很遗憾的说,也许不大可能,朵朵,你应该知道公司现在正处于忙碌时期,又要开分公司,各种人才也是极度缺乏的,所以,你说你的辞职能被允许吗?再说,就算不是特殊时期,没有这么忙碌,但是这个也不是我能批准的,你应该知道,你是经理级别的人,你的辞职是需要董事长过目的,在这个期间你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我也无法说服董事长。”

    总经理顿了顿,才又继续道:“而且,我能看出你是一个很热爱工的人,为什么,却无缘无故的提出辞职,是家里人不让你做了?还是其他的原因?恕我很不解,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说说吗?”

    “可以是可以,其实,也没什么!”乌朵朵道:“就是最近我有了身孕,每天容易疲倦,嗜睡,早上如果不定闹钟,甚至会错过上班时间,而且睡眠不足的话,也影响我的做事效率,再加上一些其他的事,每天过于忙碌了,我爱人也是不希望我这么辛苦,所以!”

    后面的话不用说,总经理也知道乌朵朵的意思了,总经理首先恭喜道:“那恭喜恭喜,朵朵,你竟然怀孕了,那难怪!”

    接着,总经理沉吟一下:“嗜睡?易疲倦?这确实是个问题,如果按照正常的上班时间的话,肯定会影响,我知道原因了,这样,我回头跟董事长商量一下,可以吗?如果你辞职的愿望不是那么强烈的话,也许我们可以不按照规定的上班时间来,也允许你在精可以的时候来上班,你看,如果有这样的条件的话,怎么样呢?”

    总经理都这么热情的开口了,乌朵朵难道能说不可以吗,点点头:“那总经理实在是麻烦你了,其实,最好还是能让我辞职,毕竟特权,在哪里都不好!”

    总经理闻言,惊讶的看了乌朵朵一眼,随即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会跟董事长说说的!”

    乌朵朵看到总经理惊讶的眼,还以为是觉得自己太另类了,实际上,人家总经理听见这句话,是在疑惑一件事情:当时乌朵朵请了两个多月的婚假,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也是特权的一种?如果不是,有谁能请两个多月的婚假的啊?

    乌朵朵还真是不清楚,因为,就是觉得婚假有长有短,小说里也是有写的,但是却没有写工的人员婚假能请几天,像乌朵朵这种非正常的婚假期限,如果不是公司别有所求。这要是别人都会直接开除了,所以,乌朵朵是真的不知道。

    等到乌朵朵走了以后,总经理立刻就去了董事长办公室,要知道光是从能力来说,总经理就很珍惜这个人才,如果再从看背景来说,总经理也要另眼相看的。

    而据总经理所知,乌朵朵本人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却找了个京城的官二代。丈夫的势力却非同小可,别的事情他不知道,就知道。这一次公司能这么快就选定矿场新厂址,能在京城中众多势力中夺得这一块诱人的馋肉,乌朵朵的夫家是功不可没的,反正就是全公司的势力加起来,都不如人家的一句话。董事长也特别的叮嘱过,如果乌朵朵想要做什么就让她做什么。

    但是,辞职,想来肯定不在董事长的预料范围之内吧,说到这里,总经理又奇怪一点。当时的董事长到底是跟姜家怎么谈的条件,竟然会轻而易举的让姜家出力那么多。

    不过这些事情,还不是他能知道的。所以,总经理的这个疑惑也就是从脑子里一闪而过,却没有深究他的意思。

    “咄咄”“请进!”

    总经理应声推门而入,站在桌前:“董事长,我有事情要汇报。今天跟单部的经理,乌朵朵忽然要辞职!”

    董事长本来正在看一份重要的文件。这份文件是新的铁矿的各种详细资料,越看董事长越是欣喜,这份资料显示出来的数据实在是太喜人了。

    突然就听见这么一句话,顿时一怔:“你说什么?乌朵朵要辞职?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来,我们到那边坐下,细说一下!”

    “是,董事长!”总经理依言坐下,道:“我知道,是因为乌朵朵怀孕了,听说现在就出现嗜睡,易疲倦的症状,因为怕耽误我们的工,又怕影响到胎儿的健康,所以她决定辞职。”

    “哦,是这个原因啊,那倒是很好理解,这样你先回去吧,等我想想,回头再说。”董事长道。

    总经理没有异议的直接走人了,董事长其实想都不用想的就会给出答案,既然是因为嗜睡,易疲倦,那么就不用按照正常的上班时间来,不说原来就是利用乌朵朵的关系,搭上了姜家这条线,才得到了这么一个出产量不错的矿场,就单说乌朵朵的能力,就让人想要不惜才都难。

    所以,不管从哪一点,董事长都不想要放人,不过,这事儿自从搭上了姜家的线,这关于乌朵朵的一切调令啥的已经不是自己能做主的了,所以,董事长看总经理出去后,看了看时间,估摸了一下,一般这会儿,军部是没有什么事的,立刻就打电话给了姜日澜:“姜首长,我是中和的董事长!”

    接到这个电话,姜日澜就知道是有关自己儿媳妇的事情要汇报了,于是道:“是我儿媳怎么了吗?你说!”

    “姜首长,是这样的,今天令儿媳突然要辞职,说是易疲倦嗜睡,这,我的意见是可以让令儿媳不用按照正常的上班制度来,孕妇本来就可以特殊对待的,但是,不知道姜首长有什么更好的建议没有?”

    这话,中和铁矿厂的董事长说的很好,既点出了自己的挽留之心,又告诉姜日澜:姜首长,我是很想留你家儿媳的,我们可以不按照正常的上班制度来,但是不知道你有什么指示吗?

    姜日澜考虑了一下,心里权衡一下利弊:这个月,孟城的调令就要下去了,如果孟城知道自己暗中做的手脚肯定会很生气,本来自己是计划让儿媳来京城工,这样,儿子就不得不妇唱夫随了,对自己这件事的反抗心理就会低很多,说不定还会感谢自己这个老爸,但是,如果儿媳辞职的话,貌似在哪里生产都一样,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可以让儿子来京城工,就更没有理由让儿子回京城了,那么,儿媳辞职,对于目前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姜日澜考虑到这一点,觉得如果乌朵朵辞职,是弊大于利,虽然也很心疼儿媳怀孕了还要这么累的工,但是为了以后的阖家幸福,只能让儿媳暂时先受委屈了,等到了京城就好了,否则,到时儿媳在n市生产的话,那么自己一年见孙子的次数屈指可数,所以,盘算了一下,又思考再三,姜日澜定了主意,道:“嗯,我知道了,你的意见很好,就按照你说的意思来吧,不过,记得别分给她过多的职务了,我家儿媳比较笨拙,还望你通融通融,给我儿媳配个助手?”

    董事长顿时汗颜,不过,还是应声道:“是,是,姜首长的主意很好,想的很全面。我们正有这个意思。”

    姜日澜玩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又道:“哦,对了,你们最近公司要搬迁了没有?北京分公司的名单出来了吗?”

    “这,还没有呢?”话题跳的太快了,董事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姜日澜悠悠的道:“别紧张,别紧张,我就是好奇的问一下,不知道我家儿媳,有在这一次来北京分公司的名单中吗?”

    董事长第一次认识到自己揣测人心还很不到位,因为此刻他听不出来这位首长是想说有,还是希望没有。

    随即又想到,京城是姜家的大本营,当时姜家肯帮忙在京城找个地方,说项,未必就没有想让儿媳去京城的意思,因此董事长试探的道:“这一次的名单中令儿媳是在其中的!”

    果然,姜日澜嗯了一声:“这样啊,董事长费心了!”

    “不会,不会,姜首长太客气了!”董事长虚摸了一把汗,真是吓死人了,幸好自己猜对了。

    对于这一切,乌朵朵自然是不知道,她此刻沉浸在杨乐乐生了个男孩的好消息中,很是替好友高兴,虽然这个社会提倡了男女平等,但是在n市,还是重男轻女的多,不如北方那么开放,而身在国企,肯定只能生一胎了,生男生女还是有区别的,所以,她怎么能不为好友高兴呢――

    感谢ivytai为本书贡献第24张粉红,感谢evelyn_蔡为本书贡献第25张粉红!

    感谢溪边小妮的评价票!

    最后,问大家个问题哈,不知道大家希望主角一胎生几个捏?男孩女孩?额,选项有三个:一个,双胞胎?三胞胎?

    天使个人倾向三胞胎,俩男一女哈!就是担心会不会太夸张了!

    有感兴趣的亲可以留言在书评区哈,天使做个调查!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1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