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趣阁_笔趣阁 > 随身幸福空间 >第五十九章 大力士三胞胎
加入书架推荐本书

第五十九章 大力士三胞胎

    乌朵朵对这话不解,乌山河也在一边笑着接口了,也想起了乌朵朵小时候的趣事,道:“哈哈,朵朵,你那会儿还小,不记得了,我跟你妈可是见证人,还记得以前你小时候,你妈妈要是多抱你哥哥一会儿,你就又哭又闹的,有一次你哥哥洗澡,不小心呛到了,你妈就抱了你哥哥一整晚,结果他的那啥差点都被你揪掉了!”说起这件事,乌山河就想笑,太逗了!当时是挺惊险的,现在想想却太好笑了!

    很凶残有木有?乌朵朵:o(╯□╰)o觉得这话太惊悚了,自己没有那么坏吧,一下子被这个话题吸引住了注意力,有些不信的道:“爸,你确定你说的是我吗?我没那么凶残吧?”胳膊大腿啥的不掐还非要揪那啥?自己又不是变态又不是色情狂,而且,也没有那么凶残吧?

    越云挽笑道:“怎么没有,不过,当时你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了,你可能是好奇,当时你哥浑身赤裸,你就辣手摧那啥!当时要不是我激灵,你又没有什么力气,你哥就差点毁你手里了!”o(╯□╰)o

    乌朵朵还是不信:“妈,那时我多大啊?怎么完全没有印象啊?”

    “你那时一岁吧!所以,你妈说三岁看老,你以后肯定还个泼辣的!”乌山河笑呵呵的道。

    三个大人在那里聊天呢,却没有注意到同样在边上听见对话的三个小包子,悄悄的移动地方,希望可以离自己老妈远一些,虽然他们不大明白外婆外公跟麻麻在说什么,但是不妨碍他们的第六感让他们觉得自己的小鸟哇凉哇凉的,让他们坚信,远离麻麻。远离危险!o(╯□╰)o

    跟孩子相处的滋味是又累又甜蜜,正如拨浪鼓里面的歌词写的一样,是爸爸妈妈甜蜜的负担。

    照顾孩子,要从早到晚,基本上一刻都不能离开人,还不会爬只是个婴儿的时候,就不是个省心的,除了睡觉的时候好一些,其他的时候,醒来的话。会哭会闹,不是饿了就是拉了,等到稍微大一点了。懂得了自己的喜好,也会有自己的要求了,等到再大一些,会走了,好吧。总算不用抱着孩子了,但是,却更加顽皮了,一刻都不能错开了眼,否则不是破坏了这样,破坏了那样。精力旺盛不说,好奇心也十足,好奇宝宝有时还是很招人恨的。容易问一些让人尴尬的问题,让人下不来台,又尴尬的要死,还不能跟小盆友计较,那种发堵的心不用说了。这也算是好的了,最怕的就是好奇心过重。求甚解,非要亲自试验的,也不管危险不危险做那些动,实在是让人看的出冷汗,终于明白了,原来孩子还是婴儿时最可爱了,也是最省心了,虽然会哭会闹,但是好歹给你抱着,乖乖的在你怀里呆着,要不就是在床上睡着。当孩子会四处走的时候,大人更累了,心累啊,眼睛也累!

    乌朵朵此刻就有这种感觉,明明孩子十一个月大呢,还没有周岁呢,为什么就已经能爬会走了呢!

    刚开始孩子们学会走的时候,乌朵朵还松了一口气,跟越云挽说:“妈,等孩子会走了,我该轻松一些了!”

    却没想到越云挽道:“轻松什么啊,等孩子会走了,你就会发现,孩子最让你省心的时候是刚刚出生的那会儿,自从孩子出生后,你就有操不完的心!”

    乌朵朵不解道:“为什么啊,孩子会走了,我们也就不用老抱着了,吃饭也不用喂了,可以自己吃了,多轻松啊!再说,长大了以后,就更不需要操心了,干什么他都自己会做了,还要操什么心?”

    “你那不是当母亲,那是当一个陌生人呢!等以后就会发现了,你现在还没有感觉!”越云挽瞪了乌朵朵一眼道。

    “妈,我还是没懂,你说说呗,要操什么心啊?”乌朵朵表示自己很愚钝想不出来。

    越云挽摇头笑道:“说你还是个孩子,你还不信!操心的地方多着了,孩子是婴儿的时候,要求才是最简单的,你只要管他吃饱,吃好,衣服干净就可以了,等到孩子两三岁,能跑会跳的时候,对什么都好奇的不行,如果光是嘴巴问些尴尬的问题还好,最怕的就是不懂事的跳高跳低,不小心磕着碰着了,或者动些危险的东西;四五岁了,更是顽皮了,每天上山下海,爬树翻墙,什么都会干了,整天会弄的像一只泥猴子似的,你要不要操心?等到再大了,按说上学了不需要操心了吧?却不是,你要担心孩子在学校会不会受欺负了,担心孩子会不会孤单了,挂念着孩子在学校表现的怎么样了,考试考的好不好,要教会孩子做人的道理,没几年的升考都要操心孩子会考上哪里,等到孩子的性格成型,被教育成人了呢,你要开始烦心孩子的工,孩子要飞了,一直在外,让你的心就一直担着,等孩子工找好了,又要关心孩子的婚姻大事,就算等孩子结婚了,你还要关心孩子是不是过的快乐,有什么什么烦恼,然后,即使是你的孩子八十岁了,你一百岁了,你还是会对孩子担着一颗心!”

    乌朵朵听得目瞪口呆,觉得母亲说的十分有道理,貌似,自己以后就要一辈子在操心孩子的日子过去了?乌朵朵更是觉得,如果母亲越云挽早点告诉自己,生完孩子以后会需要这么多要操心的事,她表示,绝对不会这么早生孩子,这生的是孩子么?这明明就是一个一辈子甩不脱的大累赘啊!o(╯□╰)o

    后来,乌朵朵果然是深有体会啊!

    比如现在,明明还不满周岁,却已经让乌朵朵操碎了心了。这一天,乌朵朵低头点点跑来找自己献宝的乐乐的鼻头,道:“听见了没?乐乐,要是你敢不乖,不孝顺妈妈。看妈妈要不要理你?到时把你扔进臭水沟里都没人要!”

    越云挽又瞪了乌朵朵一眼,抱起眼里含着泪的乐乐,道:“乐乐,乖哦,妈妈说笑的,别理妈妈!”

    乌朵朵讪讪一笑:“妈妈错了,乐乐最乖了,妈妈怎么会不要乐乐呢?”她只是想开个玩笑而已,惹哭儿子,真不是她的意愿!

    越云挽不禁又白了一眼。看乐乐不再哭了,这才又放下乐乐,那边另外的两个兄弟已经在召唤他了。只听一个糯糯的声音道:“二弟,快来一起帮忙啊!”

    另外一个小包子,也糯糯的道:“二哥,快来帮忙呀!”

    乌朵朵抬头一看囧了,原来还想着帮什么忙了。只见两个白白胖胖的小包子,顶着一个鼓鼓的小肚子,在那里合力的要抬起沙发,嘴里还有节奏的喊着一二一!明明是冬天,两个小包子却已经累的满头大汗的!o(╯□╰)o

    越云挽看的直乐呵,乐乐呢。则还很义气的冲过去,嘴里很有气势的喊着:“大哥,三弟。我来了!”可惜,配着糯糯的腔调,矮胖矮胖的身材,怎么看怎么可乐!`(*n_n*)′

    乌朵朵刚才是真被越云挽说的关于“父母对孩子的百年操心”吓到了,但是眨眼看见儿子这么可爱调皮的一面。心想:“这就算是负担,也是甜蜜的负担啊!”一下子。心里的阴影没有了!

    越云挽看着远处貌似是大力士的孩子,道:“安安,乐乐,康康才是一个月大吧?怎么竟然跟人家两岁的都差不多大了?”

    “这个我可不知道,不过,应该是空间的缘故的,感觉安安,乐乐,康康长得很壮实!”乌朵朵道。

    “壮实才好!”越云挽想想,空间那么奇,孩子长得壮实一些很好,证明健康啊!

    两个大人一边聊,一边看着孩子,保姆都被乌朵朵赶出去了,这会儿是亲子时间,乌山河则帮着乌朵朵去送花,顺便帮乌朵朵到店里巡视去了。

    忽然,聊天声戛然而止,乌朵朵抖着手,指着三个孩子,哆哆嗦嗦的道:“妈,妈,我是不是眼花了?”

    越云挽也没好到哪里去,一脸见鬼了的表情:“这,这,我们是不是都看错了!”

    只见三个小包子,安安跟乐乐分别站在沙发的两侧,康康站在沙发的中间,硬是把那至少有几十斤的沙发给扛了起来,要知道那可是紫檀木做的沙发啊,里面的木材最是结实了,木料也沉,这么一个沙发,就是大人也要合着二人之力才能扛起来啊,现在只是三个不到一岁大的小包子竟然扛起来了,乌朵朵跟越云挽能不受到惊吓么?

    偏偏这时,安安还冲着乌朵朵笑,吃力的道:“妈妈,你,你看,我们,厉,不,厉害!啊,不行了,二弟,三弟,我受不住了,咱们把沙发放下吧!”

    现在三个小包子,说话那叫一个利索啊,跟正常的两岁的孩子真是没有什么区别了,虽然很多东西也是懵懂,但是说话已经能成句了,小包子们也聪慧的不行,不管是教什么东西,都一遍就能记住!

    乌朵朵吓了一跳,生怕小包子们不懂事,要直接放下沙发,这要是砸到脚可怎么办啊,乌朵朵立马就吼道:“先等等!”

    说着,就快步的起身跑过去,声音吓到三个小包子一哆嗦,好在听话,稳稳的端着沙发,可是那吃奶的劲儿已经使出来了,瞧瞧那张已经憋的通红的小脸,看着都害怕,好在这时,乌朵朵赶到了,越云挽也意识过来,小跑着跟过来帮忙,俩个大人一人抬着一边,乌朵朵这才示意三个小包子放手。

    一松手后,康康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啊呀,累死我了,大哥,二哥,你们累不累啊?”

    乐乐道:“我也累,大哥呢?”

    安安本来也想说累的,但是想到两个弟弟都说累了,自己要是说不累,不是显得自己更像个大哥的吗?因此逞强的道:“我不累!”却忘了刚才是谁先开口说累的。

    好在另外的两个包子也没有深究,还要说话,这时,乌朵朵开口了:“安安,乐乐,康康,要坐离这里远一些再坐。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听到了!”三个小包子,要说最好的一点就是特别的听乌朵朵的话,虽然有时会产生疑问,但是都是在执行完乌朵朵的命令后。

    就像现在,安安、乐乐,康康远远的站好了以后,开始发挥了好奇宝宝的本色,康康是第一个问的:“大哥,二哥。为什么妈妈要叫我们站远一些?”

    “大哥,三弟,是不是妈妈不要我们了?”乐乐哭丧着小脸。问道。

    安安想了一想:“不会吧,妈妈怎么会不要我们呢?你听谁说的?妈妈叫我们离得远一些,肯定是为了我们好!”

    康康也问乐乐:“二哥,你听谁说的妈妈不要我们?”

    “妈妈说的,刚才妈妈说我们要是不乖。就不要我们了!还要把我扔进臭水沟,我不要去臭水沟!”乐乐闷闷的道,让在一边的越云挽又白了乌朵朵一眼。

    安安放心了,安慰两个弟弟道:“你们放心,我们这么乖,妈妈怎么舍得不要我们了呢!”

    康康不确定的问安安:“哥哥。刚才,我们搬沙发,妈妈都生气的大叫了。那,是不是因为,我们不乖了?”

    这回安安不确定了,貌似,可能。刚才自己真的干坏事了?带着些不肯定的语气:“不会吧?”这回,三兄弟都不安稳了。

    乌朵朵这时板着脸站在三兄弟面前:“你们知不知道。不能搬沙发?很危险的,要是不小心压到了怎么办?妈妈不会不要你们,不管你们做错了什么,妈妈都不会不要你们,但是妈妈要罚你们,你们服不服?”听见三个孩子在那里讨论被抛弃的问题,乌朵朵真担心孩子心里有了阴影,因此先澄清一下,才说道。

    心里则不禁想着,有时孩子太聪慧了果然不是什么好事,瞧瞧,自己说过一遍的话,就能记住了,还举一反三,幸好自己平时也是跟孩子们讲道理的,不过也从这方面给自己提醒了,不能随便跟孩子们开玩笑,否则孩子们当真了就不好了!

    三个小包子对惩罚毫不在意,倒是听乌朵朵的话,又各自问了一遍,得到乌朵朵的保证后,心都安稳了。

    乌朵朵见自己解决了一件事,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想:果然跟孩子说话要小心一点,不能随便骗孩子啊,要是孩子有了心理阴影了,自己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不过,该惩罚还是有的,乌朵朵道:“那么,妈妈就来说说对你们的惩罚,怎么样?”

    放下了心来,三个小包子开始想辙为自己开脱了,安安反驳道:“妈妈你没有说错,你没有跟我们说过,不能搬沙发?你现在告诉我们,我们就知道了,以后不会再犯了!”

    乌朵朵语言一塞:“可是,你们今天让妈妈受到了惊吓怎么办?”

    只见三包子互相相视一眼,异口同声的用糯糯的语气道:“妈妈,我们错了,对不起,妈妈,让你担心了!”

    接着,乐乐发言:“妈妈,我们已经认错了,你不能罚我们!”

    “妈妈,你不是教我们说,不知者无罪吗?”这话是康康说的。

    说着,三个小包子可能也知道今天母亲没有那么容易让自己过关了,三个小包子跑过来抱住乌朵朵的小腿,想抱大腿不够高!o(╯□╰)o

    一个人说一句的,跟成语接龙似的道:“妈妈,你以前告诉我们的,我们不能干的,我们都没有做了!”

    “今天做的是你之前没有说不能做!”

    “所以不能罚我们!”

    “以前我们第一次犯错的时候!”

    “妈妈,你不是说过了吗!”

    “不知者无罪!”

    “我们第一次犯的错,你不会罚我们!”

    “所以,妈妈不能罚我们!”

    “否则,妈妈就是不讲理!”最后一句没有脑子的话是康康说的,一个激动,成语接龙最后一句正好轮到乐乐,康康没想到词,所以悲剧了!

    康康说完捂住了自己的小嘴,盯着乌朵朵本来已经一脸灿烂的笑容变得乌云密布了。

    乐乐跟安安也不禁白了康康一眼,安安眼珠子一转,埋怨道:“弟弟,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看看,惹妈妈生气了吧?”

    乌朵朵一听,又笑了:“好吧,今天妈妈说不过你们,就不罚你们了,但是没有下次了,知道吗?”

    乌朵朵是不知道这是安安的诡计,只能无奈的摇摇头,心想,难怪有人说儿女都是前世的债啊,果然是这样!

    越云挽就在一边看着,抿嘴笑,每一次三个小家伙都能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来做,比如今天无聊的搬沙发行动,所以,这样的一幕都会出现,三个小包子从刚刚开始会走就开始了每天跟乌朵朵求情的岁月中了,说话不怎么利索时,年纪小小的就会利用自己的优势让女儿心软,会说话了以后,又有了之前女儿跟他们说的话,偏偏都记得牢牢的,每次都能跟女儿据理力争,斗智斗勇,聪慧的不得了,让人爱的不行!

    乌朵朵其实也是很享受这样的日子,反正也没有受到什么危险,再说,自己的三个小包子那么聪慧,其实也是很听话的,自己说不让他们干什么后,都很少干,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能想出来,自己也不是能面面俱到的把孩子会做的危险的事想出来后禁止,于是漏洞多了,也是不省心的!

    然后,安安又问了:“妈妈,为什么,刚才你让我们不要动?”

    乌朵朵蹲下来跟三个小包子平视,手臂圈起来,三个孩子都能搂着了,这才道:“你们能搬沙发,妈妈也很高兴,但是,沙发那么重,妈妈,担心你们不会放,所以才会让你们不要动,你们想想,那么重的沙发,如果砸在了脚上怎么办?刚才康康松手后,还一屁股坐在地上,脚都伸进沙发底下了!”

    三胞胎这时恍然大悟了,安安先道:“妈妈,你说的对,沙发好重,我一个人都抬不起来,要是压在脚上,脚会痛死的,比上一次我不小心被东西砸了很痛!”

    “所以啊,妈妈不让你们动,让你们离远一些就是这个道理,知道吗?”乌朵朵道。

    三胞胎点点头,乐乐搂着乌朵朵的脖子,软软的道:“妈妈,乐乐错了,乐乐错怪了妈妈!”

    “妈妈,我们错了,妈妈不要生气了!”安安跟康康也一人抱着乌朵朵的一条胳膊,然后,三兄弟再一次异口同声的道:“妈妈,你放心吧,下次我们扛东西,一定会小心脚下,不会被砸到的!”o(╯□╰)o,重点不在这里好不好?乌朵朵哑然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所以说,说三个小包子听话吧,也不是很听话,但是相对第一次懵懂的做着自己不知道的危险事情时,被乌朵朵教育一番后,往往就会改进,减少危险。

    孩子嘛,听话能听到哪里去?只能说相对而来,比较听话!

    这时,门铃响了起来,越云挽道:“也不知道是谁来了,我出去看看!”门自然是那三个保姆开的,越云挽也就是出去看看。

    乌朵朵这时叹了一口气,对于孩子们能立刻找到解决方法真是无语,最后只能哄道:“那以后你们要干什么,可不可以告诉妈妈呢?妈妈就可以知道你们是不是在做危险的事了,如果不是的话就做,是的话就不要做好不好?”

    三胞胎自然都答好了,但是分分钟都能在房间里找到事情做的三胞胎能时时刻刻都报告吗?想也知道不可能呢!

    乌朵朵还要说话,就听见一个声音,笑嘻嘻的喊道:“安安,乐乐,康康,你们在哪里呀?祖爷爷,祖奶奶来看你们了!”

    ps:

    双更哈,六千字!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20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