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三胞胎一听,也顾不上乌朵朵了,纷纷撒开脚丫子往门口狂奔,那小短腿儿,别看着又短又胖,像白白的莲藕似的,实际上,结实的很呢,倒腾起来也很快,可惜就是不大稳,康康不小心噗通一下,摔倒在地,却没一会儿,咕噜的爬起来,又往前面跑去,然后又翻起了咕噜,又站起,看的后面的乌朵朵很想笑,虽然很无良,但是乌朵朵真的很想笑,又摇摇头:走还没走多稳呢,就要学会跑了!果然,就这短短的路程里,三胞胎先后跟转轴似的,都要在铺着厚厚的毛毯的地上咕噜一圈再站起来,让人欣慰的是三胞胎都没哭,还觉得挺有趣的!

    乌朵朵也不觉得心疼,毕竟在厚厚的毛毯下,想要被摔疼,也是一种本事呢!

    终于,历尽千辛万苦,三胞胎就跑到了门边,还纷纷嚷嚷着:“太爷爷,太奶奶,安安(乐乐/康康)在这里,太爷爷,太奶奶,你们来了?安安(乐乐/康康)可想你们了!”

    “哎哟,太爷爷的乖孙孙,来,太爷爷抱啊!哦,小乖孙又重了哦!”姜涛笑眯眯的把第一个扑向他的乐乐抱起来。

    胡琳则抱起了安安,康康因为来的最晚,眼看着没有了位置,嘴一瘪就要哭出来了:“呜,太爷爷,太奶奶不喜欢康康了,都不抱康康!”

    姜涛跟胡琳一看,心疼坏了,姜涛习武之人,最近又有空间菜源源不断的吃着,身子骨越来越好了。干脆一手一个。把康康也抱了起来。嘴上哄着:“哦,康康,别哭,没看见太爷爷也抱着你了吗?别哭了好吗?康康哭的太爷爷都心疼死了!”

    乌朵朵走出来,对姜涛跟胡琳道:“爷爷,奶奶,你们怎么来了?”

    “怎么不来?你也不带着安安,乐乐。康康去爷爷那里坐坐,还不兴我们来啊?”姜涛虎眼一瞪,对乌朵朵不满的道。

    乌朵朵好脾气的笑笑:“爷爷,你也知道,这会儿刚刚入冬,孩子都还没周岁,我哪里敢带着孩子到处乱走?”

    姜涛听得这个解释,这才罢,转眼心疼的道:“哎哟,安安。乐乐,康康真可怜。都只能在这房间里呆着,哪里都去不得!”

    乌朵朵让开门,让姜涛等人进来,因为没有姜孟城在,主卧室也没有什么好保密的,乌朵朵道:“爷爷,奶奶,要不晚上就住在这里吧?你们的房间我们天天有打扫,直接住进来就好!”

    姜涛跟胡琳还是第一次进乌朵朵的卧室,不过,这会儿逗弄着三个小家伙,也没有看屋里的摆设,等到看见的时候,惊讶的道:“呀,朵朵,你们什么时候弄的这么好的摆设呀?这些都是百年野生紫檀木做的吧?”笑眯眯的眼色里含着讶异,也是,现在的紫檀木多难寻啊,忽然,看见一个笔筒,又惊讶了一下:“呀,这,这是沉香木吧?还是至少百年的了!好啊,你们感情好东西都藏着,不让爷爷知道呢!”

    “爷爷,怎么会呢!难道阿城没跟你说吗?”乌朵朵笑着道,姜涛对于乌朵朵从来都是很和蔼的,所以,所以乌朵朵对着姜涛比对姜日澜随意多了。

    胡琳扯了扯姜涛,正要说话,俩人就又被三个糯米团子似的小家伙夺去了心,心肝宝贝的叫着,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止不住。

    乌朵朵跟越云挽说着:“妈,你刚才还记得吗?安安,乐乐,康康的力气怎么那么大?”

    “这,我也不知道,瞧着那手掌小小的,谁能想到呢!”越云挽道。

    乌朵朵道:“平常没注意,还真是要试试看!”

    姜涛听了个话尾,抬头问道:“朵朵,你们在说什么呢?刚才听说你再教训安安,乐乐,康康,是怎么了?”

    乌朵朵道:“爷爷,没有什么啦,就是刚才三个小家伙竟然把那沙发给扛了起来,吓坏了我了,我怕他们没个轻重,所以训斥了他们两句。”

    姜涛惊讶的道:“你说什么?把沙发扛起来?他们怎么扛啊?”

    胡琳也觉得不可思议,乌朵朵就原原本本的把事情给说了,姜涛顿时看着三个孩子跟看怪物似的,额,错了,是看三个孩子眼冒绿光。

    乌朵朵忙道:“也没有确定,我想这以后再试试安安,乐乐,康康呢!”

    姜涛没理乌朵朵的话茬,逗弄着三个小家伙:“安安,乐乐,康康,为什么你们要去搬沙发啊?”

    安安一板一眼的道:“太爷爷,太奶奶,我们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姜涛哄道:“没事,你跟太爷爷说,妈妈不会打你的!”三个小家伙,姜涛还真是看不出哪个是哪个,现在也就越云挽跟着孩子久了,勉强能看出一点来,乌山河还是一头雾水,除了乌朵朵,就是孩子他爹能认出来了。

    安安一听,看了乌朵朵一眼,果然没有发现母亲生气,就道:“安安都推不动那个沙发,沙发太重了,安安跟三弟也推不动,所以,要试试沙发到底有多重!”

    姜涛晕了,就为了这么一个理由,就要扛沙发,不过,姜涛立马当场试验三个小家伙,道:“我们来比比,安安跟弟弟们,谁的力气更大好不好?”

    胡琳站起身,笑呵呵的对乌朵朵道:“朵朵,奶奶这眼睛都跟看见重影似的,各个都长得那么像!”又欢喜的道:“孩子都不到周岁,就走的这么利索了,说话也有条理,真是太聪明!”其实,即使是听见那甜甜糯糯的声音,心里就欢喜的不得了了,更不用说别的。

    乌朵朵呵呵一笑,没好意思说其实自己觉得三个小家伙的面相差别还是很大的。

    乐乐从那边跑过来,抱住胡琳的大腿:“太奶奶,我是乐乐!”那冲劲差点让胡琳摔倒了,乌朵朵脸一板,又要教训乐乐的莽撞,胡琳看见了,忙道:“去去,去,别耽误我跟乐乐说笑了!”

    乌朵朵无奈的笑笑,又看着一边非要亲自试试孩子又多大力气的姜涛,心想,眼不见为净,正好要做晚饭了,晚上爷爷奶奶估计要在这里吃的,还是多弄几个菜好了!

    想着,乌朵朵也就下楼了,把三个保姆叫上楼,然后自己去厨房,吩咐厨子,多做几个菜,最好做些不需要牙咬的,老人的牙齿不行,多吃些流质的比较好!

    等到晚饭的时候,果然,姜涛跟胡琳就留下来吃饭了,乌朵朵则要先喂饱了三个小家伙,虽然三个小家伙已经说话利索,能跑会走,走的也稳稳的,但是,本着大家都是喂奶一年,乌朵朵自然也是这么做的,不过奶水有些不够了,会再给孩子们添些鸡蛋羹之类的仁食物。饭闭,姜涛看着正在吃饭的乌朵朵,道:“刚才我让安安,乐乐,康康,试了一下,他们的力气果然很大,是个练武的材料,再过两年,到时,我打算让他们去学武,朵朵,你又什么看法吗?”

    “啊,什么?”乌朵朵没个准备,嘴里还含着饭呢,就听到一个晴天霹雳,乌朵朵咽下嘴里的饭,强笑道:“爷爷,再过两年,安安他们也才三岁,是不是太早了点了?我觉得平常我们自己先教一下,打一下基础,等到五六岁的时候再送他们去学武好了!”

    姜涛沉吟了一下,倒也不是不体谅人的,见乌朵朵这么不舍,道:“自古以来慈母多败儿,既然你不想,那就算了,等过两年再说吧!我也知道你舍不得,不过,既然要在家里打好基础,也不能松懈了,我看你的功夫也不错,由你教着,也不会耽误了孩子。”

    乌朵朵的心放下了,姜涛却又开始说第二件事:“过两天,孟城就会过来,我打算给孩子们举办一场大的周岁宴,你也趁机认识一下各方的人吧,让大家都认识一下三胞胎!”

    乌朵朵对这个没有异议,道:“嗯,爷爷,我知道了!阿城知道吗?”

    “阿城知道,这件事是我跟他商量的结果!”姜涛道:“姜家的孩子,自然要出现在众人面前,怎么能畏畏缩缩,不为人所知呢?满月席不办也就算了,但是周岁宴,一定要办!我们家的孩子,是要站在舞台上的,朵朵,你也要适应啊!”姜涛语重心长的道。

    “嗯,爷爷,我知道了!”乌朵朵道,又问:“那我需要做什么吗?”

    “不用了,请帖自然会有人写,你给孩子做几身衣服就好了,到时,准时到你公公婆婆那栋房子里就好!”姜涛道。

    “是,爷爷!”乌朵朵点头。

    听着姜涛对乌朵朵的训话,乌山河跟越云挽也不敢说什么,还要陪着笑,姜涛伸手,止住了乌山河的话,道:“亲家,我不是指责朵朵什么,你们放心,我也是从小门小户出来的,上层的礼仪我也不会,你们不用担心的。”

    乌山河笑着点点头,确实是这样,道:“嗯,亲家爷爷,我知道你是为了朵朵好!”(未完待续……)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2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