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乌朵朵忧心的道:“这样的话,郝叔叔,你还是雇佣两个保镖吧,如果没有人,我让阿城介绍两个退伍特种兵!”

    郝百胜刚开始还不以为意,等到乌朵朵补充说:“郝叔叔,我说的是真的,你别不在意啊,要知道你现在贷款的事被他们阻碍了,肯定是为了看你的工程能不能弄不成,到时没有后续资金,你的工程不会就烂尾了吧,这样的话,他们是不是可以花更少的代价接收你的地盘?到时,再在郝叔叔已经建好的基础上再建设下去,岂不是他们受益了?但是现在郝叔叔你的资金充足了,整个项目还可以进行下去,他们的打算落空了,肯定还会想办法的,为了钱,很多人什么事都做的出来,所以,还是小心些为好!”

    郝百胜的脸上也有些凝重了,觉得乌朵朵说的很有道理,本来他焦头烂额的也就是想着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自己没有完成会怎么样,现在被乌朵朵旁观者清点出来,郝百胜才觉得其中真的不简单,也再次确定了京城的水太深了!

    但是,郝百胜没有后悔选择转战京城,人不可能一生都没有风险,更何况是郝百胜这个白手起家的人,其中遇到过多少的困难挫折,比这更难的也不是没有,每次他都是迎难而上,只要过去了,那么就会是一片彩虹!

    郝百胜对于保镖方面的,虽然认识几家保安公司,但是对姜家的势力也有所了解。知道这种事对于姜家来说是小意思。因此也不推辞。道:“那朵朵,这事就麻烦你了,帮我安排几个吧,除了两个要保护我的,工地那里也需要几个人呆着帮忙,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要防范他们捣乱。不会为难吧?”

    “不会,不会。郝叔叔你放心吧!这些都是小事呢!”乌朵朵道。

    郝百胜点头道:“这样的话,就麻烦你了!我要十个吧,每个特种退伍军人的工资,每个月一万,如果有遇到事情,根据事情的大小,解决的程度我会另算做业绩的,价钱不等,年底也会有奖金,不会少于一万。你看怎么样了?”一万块钱。在n市看着不少,但是在京城。也就中等的工资水平吧,不过,郝百胜说的这个显然就是基本工资,如果再加上其他的,也不少了,就算没有,这个价钱在特种部队里也是中等水平了。

    乌朵朵道:“嗯,这个价钱我看可以!”

    乌朵朵极力邀请郝百胜留下吃饭,郝百胜借口说要赶回去重新布置工地的事推了,乌朵朵也只能罢,不过,等道第二天,乌朵朵让乌山河带一堆的菜给郝百胜送过去。

    晚上的时候,乌朵朵虽然不会动用什么权利,但是,现在郝百胜让自己得了股份的事,要帮忙动用关系,也更加的名正言顺了,所以,乌朵朵打算让姜涛知道,最好,姜涛能帮帮忙,乌朵朵心里有个小狐狸在偷笑,嘿嘿!

    晚上吃饭的时候,恰好越云挽问乌朵朵下午赶自己等人走了是发生了什么事,乌朵朵觉得老妈真是跟自己有默契啊,自己正想着不知道该怎么提呢。

    趁此机会,乌朵朵好似不经意的道:“妈,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就是郝叔叔不是在京城发展房地产嘛!结果不知道得罪了谁,本来要贷的一笔钱贷不出来,郝叔叔的工程就完成不了,烂尾的话,前期投入的心血要全部废了,正好我手上有钱,就借给了郝叔叔一些!可是郝叔叔硬是不肯占我便宜,说要给我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啊,朵朵,你可不能接受!郝先生当时帮咱们多少忙啊,你的工还是他帮忙的呢!这可不行,借钱就借了,利息也不准要啊!”乌山河开口了。

    乌朵朵无奈的笑道:“爸,我何曾不知道,我也没有想要要的,但是郝叔叔非要给,你说我能怎么办?只能接受了!你也知道,郝叔叔这个人最不喜欢欠人情了,这一次,要不是他接电话的时候,我耳力好,我逼问郝叔叔,他都不跟我说呢,所以,我也只能接受了!”乌朵朵也没有说自己借了多少,乌山河还能知道数目不小,但是越云挽就以为几百万就是顶天了。

    这时,姜涛开口了:“朵朵,你说的郝叔叔到底是什么人?听着以前经常帮你?”

    “是啊,爷爷,当时我们住的那栋小区就是郝叔叔建的呢!”乌朵朵心中大喜,果然,爷爷问了,面上却如常的道,又把自己怎么结识的郝百胜一一道来,还说了n市商界对郝百胜的评价。

    姜涛听着,赞道:“你这位郝叔叔还真是个妙人呢!现在在商场上,听的更多的就是你死我活的竞争,很少有人像你这位郝叔叔这样,竟然能给敌人留下一席之地!”

    乌朵朵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装着很忧愁的开口道:“唉,可惜这一次在京城他遇到的麻烦不小,爷爷,京城的水到底有多深啊,郝叔叔之前准备的资金完全不够用!这一次,郝叔叔临走前还找我要了是个保镖,生怕这一次对方的计谋没有得逞,会再使用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招数!我也担心,那我的钱还不打水漂了!”

    姜涛看着忧愁的孙媳妇,有些不顺眼,自己的孙媳妇的公司谁敢为难?还让自己的孙媳妇这么烦,哼,反了他们了。姜涛道:“这么点小事都这么愁?朵朵,你放心,爷爷帮你出气,保证你的公司能挣大钱!那是个保镖也包在我身上,我给你找几个特种部队中精英的精英!”

    乌朵朵大喜,忍不住面上露出一丝的得意,正巧被姜涛看的正着,顿时哎哟一声,乌朵朵不悦的道:“爷爷,会把我敲笨的,干嘛无缘无故的敲我?”

    “不敲你敲谁?敢算计起爷爷来了!”姜涛一看乌朵朵那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顿时哭笑不得,活了这么久,整过儿子,整过孙子,算计过别人,今天却不妨被孙媳妇算计了,这能不让他郁闷吗?简直是郁闷坏了!

    乌朵朵干脆光明正大的笑:“嘿嘿,爷爷,我这不是仗着你疼我,才敢嘛!”姜涛听着这话,很是受用。

    乌山河斥道:“朵朵,别没大没小的!”

    姜涛反而冲乌山河摇摇手:“亲家,没事,朵朵其实挺乖的!”然后斜睨一眼乌朵朵一副正是如此的表情,又补充道:“除了偶尔胆大包天以外!”见乌朵朵又蔫了下去,这才大笑起来。

    姜涛既然说出口,自然会行动了,更何况这可是孙媳妇的生意,怎么能不上心呢,等回到卧室,直接打电话告诉姜日澜,自己要十个保镖,又打了个电话给自己曾经的一个老部下:“喂,诶,我是姜涛!”

    “啊,姜首长,你好!”对方道。

    姜涛道:“呵呵,不当首长好多年了,别这么说!我这是有个事想请你帮忙,……,对,那块地现在被我孙媳妇占了,对,那家公司有我孙媳妇的股份,麻烦你多多照顾一下吧!……”

    这几天,乌朵朵特别的忙,因为过两天就是安安三兄弟的周岁宴了,一些菜品,高丹朱就跟乌朵朵商量,还有要跟着高丹朱学习一些交际上的事,特别是要记住几大世家,京城一流的世家,各地顶级的世家,等等的关系网,按照高丹朱的意思是最好把这些资料都背下来,总是有用的,还有比如说各个世家之间的恩怨纠葛等等都要背清楚了,在宴会的时候,有利于那些人不能安排在一张桌子上,否则会激发矛盾,甚至会在宴会场合吵闹,这就是宴会主人的失职了,等等,让乌朵朵受益匪浅,很是认真的记住高丹朱说的每一句话。

    这一次是在姜日澜的别墅举办的宴会,到时邀请社会各界顶级名流,一些二流的世家都不会收到请柬,宴会的意义又不同于他们结婚的时候,那时,是每个世家都要邀请,而现在,最主要的是把乌朵朵正式介绍给姜家族人,还有一些世家,表示,对这个媳妇的重视,同时也是介绍三胞胎的正式场合,让大家认识三胞胎。

    所以,这一次不光是三胞胎重要,乌朵朵也很重要,穿什么衣服,自然更是要讲究了,这一次算得上是三胞胎跟乌朵朵第一次亮相在世家社交场合上,如果有一丝的不合礼仪,以后要再融入这个圈子里都难了,第一印象很重要。

    乌朵朵看了很多套的礼服都觉得不合适,三个小家伙的服装也没有准备好了呢,最后,乌朵朵终于想起了自己通过关系购买的一批上好的丝绸在空间里堆着呢,放了也有一年半载了吧,按照自己曾经试验过的结果,这些丝绸应该变得很好才是。

    想到这里,乌朵朵合上册子,拉上三个小家伙,关上房门,进了空间,现在空间里有专门一块地方用来存放东西,都盖上了黑布,虽然时间久远,但是空间里没有灰尘,所以黑布还是像新的一样。(未完待续……)

    ps:感谢sxy1256为本书贡献第26张粉红,感谢雨夕颜的评价票!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2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