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乌朵朵一看不妙,拔腿就跑,这时,也就距离姜孟城说的出口没有多远了,乌朵朵这才有把握,直接跑掉,她是不会演戏,但是她功夫好啊,跑个几千米,就是两个刘翔都赶不上。

    就在这时,对方反应也很快的开了一枪,乌朵朵凭着直觉闪过这时,从另一边冲过来一个要帮忙的,幸运的是这个人手上没有带枪。

    说到这里,乌朵朵都忍不住骄傲一下,只要对方没有带枪,她还真不怕对方,美国也就仗着自己的武器先进,要真是单打独斗,别看是大块头,输的都不一定是谁呢,z国可是卧虎藏龙啊,随便拉一个人来,说不定都习过武的,更不用说中国的功夫精深,派别林立,各种功夫那真是争奇斗艳,百花齐放。

    所以,别看对方大块头,过来一个照面,就被乌朵朵摔晕了,而后面的人也没有想到乌朵朵竟然这里厉害,本来还以为有对方帮忙,自己能轻松一点,就这么一松懈,就让乌朵朵彻底逃出去了。

    跑出去了以后,乌朵朵也没有松口气,反而更加的紧张了,看看迎面而来的一辆的士,乌朵朵随即上了的士,付了几百美元,让对方把自己从这边送到另外一座城市,开了几个小时,又是走高速,又是走山路的,终于到了城市。

    乌朵朵下了车以后,又换了一辆的士,继续走,又换,又走,直到一天一夜以后。乌朵朵终于停了下来。中间。乌朵朵也没有跟另外的人汇合,乌朵朵直接跑到机场去定飞机票。

    也是凑巧,就在离乌朵朵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就有一架飞机要起飞,乌朵朵订飞机票的速度很快,立刻就走进去了。

    而美国却已经乱成了一团,都在找乌朵朵,可是。这个可不大好找,毕竟乌朵朵又没有受伤,他们只能凭着印象,弄了一张四不像的图片,找乌朵朵,鉴于z国人的脸型跟美国人的脸型不一样,在他们看来,所有的z国人都长得差不多。

    所以,依照着这图像要找出乌朵朵很难不说,顶多多了一个乌朵朵是z国人的信息。现在美国人已经凭着乌朵朵的心虚,断定了乌朵朵肯定知道姜孟城的下落。或者是根本就是跟对方在一起。

    因此,,美国人要找可以的人,一个个子矮小o(╯□╰)o,且皮肤白净,五官精致的女人,身边有可能跟着一个男人。搜寻的方向再一次出现了偏差

    就在这样的巧合中,乌朵朵终于踏上了回国的路,在美国还在四处寻找姜孟城时,却又觉得奇怪,姜孟城就像是凭空蒸发了,而乌朵朵还是有迹象可寻的,毕竟又要拿身份证,去坐飞机,只是那会儿美国人已经知道的晚了,乌朵朵甚至都已经下飞机了,他们才把乌朵朵的行径查出来,让他们不解的是,乌朵朵是一个人坐飞机回去的,那么说明之前来取情报的人还是在这边,可是,却愣是让他们找不到人,又或者,乌朵朵根本就不是那个取情报的人的同伙,难道方向又错了?

    fbi第一回碰见这么诡异的事件,一时间搜索的方向全都乱了。

    乌朵朵却在踏入中国的土地时,心情就开始放松下来,直到打车回到家里,乌朵朵才兴奋的跳起来,跑进空间里,把姜孟城拉出来。

    这几天在空间里专心的休养身体,姜孟城的元气大有好转,面色也开始红润起来,不再看着能吓死个人的惨白。

    见乌朵朵跑进来,姜孟城就知道已经安全到家了,摸了摸乌朵朵显得有些风尘仆仆的脸,心疼的道:“阿朵老婆,这一次实在是辛苦你了!”

    乌朵朵红着眼眶道:“不用说了,只要你以后能平平安安的,就算是我再辛苦一点也没有什么。”

    姜孟城不禁紧紧的抱住乌朵朵,乌朵朵兴奋的给姜日澜打电话,道:“爸,你知道吗,我已经到家了,阿城也回来了!”听着那边的声音好似有些噪杂,但是回家这种获得新生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让她忽略了那边噪杂的声音。

    乌朵朵还道:“爸,你有空吗,要不,我带阿城去找你?”

    姜日澜忙道:“朵朵,你先别带孟城过来,你们现在在哪里?”说话的时候,姜日澜还压低了嗓音。

    乌朵朵还是没有多想,虽然不明白,但是她觉得大人物考虑事情都比较全面,听他们的没错。

    挂掉电话以后,乌朵朵又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之前乌朵朵就想先给自己的父母打了,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乌山河跟越云挽,但是因为姜孟城回来的事情不是小事,还涉及到国家的一些问题,之前姜孟城跟乌朵朵有提过一点点,就这都能让乌朵朵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乌朵朵忍着想给自己父母先打电话的念头,先打给了姜日澜。

    乌山河大松一口气,连连道:“平安回来就好,平安回来就好!”

    越云挽在一边上听着,心里也很安慰,跟妈祖感谢,真是妈祖保佑啊!

    眼看着越云挽就要高兴的四处去嚷嚷了,却被乌山河制止了,斥责道:“行了,你瞎嚷嚷什么?那嘴巴捂严实点,你也不想想,女婿是怎么回来的?那回来的法子能公开吗?朵朵打电话来跟我们说一声,那是不想要我们担心,但是这件事还没有解决呢,女婿现在不能露面,要等亲家他们安排好了以后再说!听见没?”

    越云挽听的一惊,顺从的点头,也是有些后怕,好在老头子提醒的快,否则自己这张嘴,可不就是没把门么!

    乌朵朵也不是傻的,在挂掉电话后,就开始若有所思。不一会儿就想明白了关键之处。现在姜孟城不能露面。好在这栋房子里都是可靠的人,否则,这一次自己真的是大意了!

    关心则乱,平常乌朵朵真没这么不淡定,可是面临姜孟城的这些问题,乌朵朵如何能淡定的了呢!

    而就在姜涛的宅子里,一阵哭天震地的喊声传遍了整栋别墅,姜涛痛心疾首的听着大哥姜世年的控诉。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自己不是告诉过他们吗,不能这么对待他们的大伯,孩子们这是怎么了?难道是自己老了?

    算计了人一辈子的姜涛忽然觉得自己都不认识自己家的孩子了,有一种被人背叛了的感觉,甚至对自己的人生观产生了怀疑,打击太大了,一时姜涛都有些承受不住。

    胡琳紧紧的抓住姜涛的手,反倒是一脸的镇定,时不时的拍着姜涛的手。说着从姜世年的投诉开始就一直在说的一句话,不管是对姜日澜。姜日珏,还是姜世年,胡琳都异常坚定的道:“我信我的孩子不是这种人!”

    也就是这句话,让姜涛的情绪一直得到控制,狼告诉他,应该听双方之言,而不是单听一人之语。

    可就算是这样,姜涛的情感上也受不了,没有想到在自己的照拂下,哥哥姜世年还被孩子们这么打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受到了那么多的欺负与侮辱?

    大家没有看错,从来只是讲究小人之策的姜世年用了一回明谋,不过,姜世年没有想到自己的弟弟还会这么淡定的听着,难道平常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哼,说什么兄弟情深,一旦涉及自己的子女,这话就大打折扣!

    姜世年也不想想,就算是他自己,不也是一样吗,有哪个父母不是护短的?姜涛能为了他这么生孩子们的气已经很不容易了。

    姜日珏跟姜日澜也没有急着辩解,反倒是都紧张的看着姜世年,一个劲儿的告诉姜涛:“爸,你别生气了!爸,你别急!”很害怕姜涛有个什么,一边关心姜涛,一边也在心里恨的不行,哼,都说狗急了还跳墙,这话真是不假,这姜世年被逼到这份上了,竟然不顾脸面在那么多人面前哭起来,被父亲听见了,否则自己都安排好了,就算是他来父亲,也万万见不到父亲的面,真够不要脸的。

    为什么兄弟俩这么怨念呢,为什么姜世年这么不顾脸面呢,这还要从打压姜世年所有参与的产业开始,本来,兄弟俩以为这一次姜世年根本就没有打探到关于姜孟城的消息,也只打算一点点的,慢慢的蚕食姜世年的势力,把他们主要的房地产业务交给郝百胜,正好郝百胜的名誉也不错,其中又有乌朵朵的股份,这个巧合的太妙了,让他们简直有种不肥水不流外人田都不行。

    但是,在姜孟城受伤的消息传来,兄弟俩猜测是姜世年派心腹去了美国,害得姜孟城差点死了以后,兄弟俩一边心急如焚的等待着,一边自然也是没有忘记部署,不管姜孟城有事没事,这一次,俩兄弟再也不能容忍他们一家的行为了,他们一直以来针对姜孟城不是跟他有仇,而是跟整个姜家有仇,谁落单了,谁身上有空子可以钻,他们就要杀了姜家的谁。(未完待续……)

    ps:书名:颠覆玄黄

    者:爱就差那一点

    简介:修炼至极,资源匮乏,致使战连绵,终是战得天崩地裂,玄黄尽散,五界龟裂,各自隐于混沌之中,灵气匮乏,修炼一途一片萧条

    谁说天地崩裂便不可修炼!灵气匮乏能如何,不能人修先魂修!

    阴魂——吞了,凝凝魂!

    灵尸——灭了,取点尸丹聚聚灵!

    大冢——这玩意儿好,掘了,撬撬棺椁弄点尸血煅煅体!

    阴地——闯吧,最好能捞点阴宝奇材冲冲筋脉伐伐骨髓

    魔经如何!妖典怎样!人经何为!魂札哪般!最终不都尽掌在手,修过才知,亦不过如此,还是混在一起练吧,看看能整出个什么新玩意来

    天地崩裂?小事!费点手脚凝炼一下即可!

    玄黄散了?那就让它散了吧,回头抬手颠覆了便是
  https://www.shuquge.com/txt/43042/6541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